女医青枝 第四章 如此过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青枝和钱六回自己宅里,还未到宅门前,就看见门前有个穿粗布蓝底绣粉色腊梅上衣的老妇正抬起头往上望着自家药房门上的牌子上写着的“医者仁术”几个大字。这老妇边看边嘟哝着:“看这门牌,所以是这儿了。”青枝我以为她是来看病时的,心里又是一急,问着:“这老妇边看边嘟囔着:“看这门牌,应该就是这儿了。”。...

青枝和钱六回到自己宅里,还未到宅门前,就看到门前有个穿粗布蓝底绣粉色腊梅上衣的老妇正在抬头往上看着自家药房门上的牌子上写着的“医者仁心”几个大字。

这老妇边看边嘟囔着:“看这门牌,应该就是这儿了。”

青枝以为她是来看病的,心里又是一急,问道:“老奶奶,您是来看病的?”

这种老妇一旦来看病,多是难看的重病。因为在这江北城里,穿粗布衣着的人,尤其是老人,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求医问药的。

老妇一笑道:“不是。”

青枝这才松了口气。

“那您是来干什么的?”青枝见她腿脚不便,便上前扶了她一把。

“我啊,是来找刘娘子唠唠的。”

青枝以为这老妇是母亲认识的,于是一路小心翼翼扶着这老妇进了院子,一直将她护送到母亲房中。

在母亲和老妇在里间闲聊的时候,青枝无所事事地在外间里徘徊着。她有疑问要问问刘氏,所以暂不离开。

在老妇唠完离开后,青枝走到母亲在的里间,先放下自己的疑惑,问母亲:“娘,这老奶奶是来干嘛的?”

“来和你说亲的。”母亲轻笑。

“什么,说亲?”青枝惊乎。

“是啊,你现在也确实到了该说门亲事的时候了。”

“那是哪家的公子?”

青枝想着,如果对方是个知书达礼的公子,又合自己眼缘的话,嫁过去还是不错的。

曾经,在读书时代,她最向往的就是古代陌上人如玉的翩翩公子了。

她在脑海里勾勒着与一翩翩美公子相亲相爱,相敬如宾的画面。

正想入非非之际,只听刘氏说道:“哪家的公子?你想什么呢?江北城哪个来给你说媒的,不是说的哪家的姑娘?”

“什么?姑娘?”

“是啊,难不成别人还会来给你介绍哪个公子不成。”

想像中美好的画面突然之间破碎,青枝觉得自己有些……承受不住。

顺着这个话题,她问出自己刚才就一直想问的:“娘,你能说说,为什么我父将我从小就装扮成个男孩子吗?”

刘氏疑惑看了她一眼,“你几年前问过,我当时不是和你说过了?”

“我忘记了。娘你再和我说一遍吧。”

“好吧好吧,娘就再说一遍。”刘氏说着叹了口气,“这个啊,还真是要怪你父当时一时糊涂,害苦了你了。”

刘氏陷入回忆,边回忆边说着:“十八年前,娘刚怀你的时候,人人遇到你父,都会问他一句:这回你家娘子怀的是儿子还是女儿?你父总是斩钉截铁地回答人家说:儿子!”

“他因何会觉得一定是儿子呢?”青枝不解。

“怀你之后,他每次做梦,都梦到一个男孩对着他笑着。所以他就认为,这是老天爷在告诉他,他将有个儿子了。”

“那就算这样,我出来之后,是个女孩,他也不该欺骗世人。”

“事情如果有这么简单就好了。你父是个行医的,我们孔家这些本家,个个都盼着他生不出儿子,好遗传他的医术。因为他们认为,将医术传给女儿,以后医术就是传给了外人。但你父不想被他们牵着鼻子走。他的医术高明,但都是他自己看书和四处游历学来的,孔家可不是祖传医家,除了你父,其他本家没一个懂医学的。他自个儿学的医术,却要被迫传给那些本家,他能甘心?所以,在你出生后,他就决定,先将你当儿子养活,好堵住那些本家的嘴巴,等你慢慢长大的过程中,他可以物色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将他的医术传下去,而不是被迫传给那些本家。”

“可是我怎么办呢?我就一辈子当个男子了吗?”

“那怎么会,等到合适的时机,你父就会将你的身份公布于天下。”

“什么时候才是合适的时机?”

“等他物色到了一个天资聪颖,爱好医术,亦有医德之人时,就把你的身份公布出来。”

“可是,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他从你十岁以后就开始每隔两年就出去游历,除了为了增进自己的医术以外,更是为的这事。那个人啊,也不知道找不找得到,要是找到那个人的时候,你人老珠黄,就太晚了。”

“找到那人和我人老珠黄有什么关系?”

“那个人将是你的夫婿。”刘氏语气不能再淡定了,仿佛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什么?简直……”她高声喊道,后面的话当着郭氏的面,她无法说出口。

“简直什么?你以前不是很赞同吗?”刘氏诧异。这个从前她说什么都言听计从,从不反抗的女儿,如今似乎变得有些不那么听话了。

“我以前赞同?如果那个人虽然天资聪颖,爱好医术,亦是有医德之人,但如果不是我中意的那一类的,我如何能赞同?”

刘氏叹气,“你说的为娘不是没想过,但与你父的医业相比,就只能如此做了。你也知道,要找到这么个人,是极不容易的。如果他什么条件都能达到,却仅仅不合你眼缘就把他拒之门外,那你父这么多年的功夫,不是白费了?你忍心让他失望?”

“你们可以将医术传他,和我无干,我的身份是否要公开,和他可以毫无关系。”

“你父传他医术,为的是让他再传给自己的后代,哪怕那个后代是个外孙,也总好过传给那些本家。”

青枝不再作声。

但她是绝不会照着这个步骤走的,若是父亲在外面找到的夫婿合自己眼缘倒也罢了,否则,她是宁死不嫁。

不过,这些眼下还很久远的事情,她可不想费心思去想,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得罪母亲。

刘氏看她不再出声,以为自己已经说服她了。

“那个姑娘,你还是要去见一下的。这也能更好的将你的身份藏起来。你要是一个姑娘都不见,江北城更会人人都怀疑你的身份了。”

“放心,我会去见的。”

关于和一个姑娘的相亲,青枝之所以同意,是因为她觉得也许相亲这事,还挺好玩的,即可以打发打发这在古代的无聊时间,还可以暂时伪装自己的身份,何乐而不为?

反正自己见过以后不同意就是了。

刘氏见她同意了,连忙写了个便笺,派了家丁孔海,送到刚才来的那老妇家里去了。

青枝穿过庭廊,从母亲房里走到自己房里,又开始苦读起厚重泛黄的医书来。

看到半中午时又想起今日早上在陆世康房间里的一幕,在心头喃喃自语道:“他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

不行,她得什么时候借行医之名再去陆府试探试探。

毕竟,被这么一个纨绔子弟看出自己真实身份的话,是极其危险的。

因为他交际广泛,狐朋狗友众多,他知道的话,也许很快就会传遍整个江北城。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