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载 第四章莱泽因(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册子每一页都记满了密密麻麻的信息,有的直接关联不太大的人信息仅有半页,有的直接关联很大则信息之多四五页。毕竟,其中最最重要的的,整整占有了册子三分之一篇幅的,但是维拉克所要冒充的克里斯的信息。从克里斯最基础的家庭背景、性格、兴趣爱好、社交圈,到曾高中就读莱泽因当然,其中最重要的,足足占据了册子三分之一篇幅的,还是维拉克所要假冒的克里斯的信息。。...

册子每一页都记满了密密麻麻的信息,有的关联不太大的人信息只有半页,有的关联很大则信息多达三四页。

当然,其中最重要的,足足占据了册子三分之一篇幅的,还是维拉克所要假冒的克里斯的信息。

从克里斯最基础的家庭背景、性格、爱好、社交圈,到曾就读莱泽因帝国大学商学院经济学专业的经历、前段时间的工作总结报告内容、一些不时会被亲朋好友提起的童年糗事,都事无巨细地标注清楚。

“呼……”

一滴汗滴落在册子上,正抑制亢奋感的维拉克这才察觉自己的额头已经渗满了混杂着激动与害怕的汗珠。

历史的车轮再次滚动,这次他一定要改变人生,跨越阶层,成为富有的人。

弗莱彻始终观察着维拉克,注意他脸上翻涌着的被各种思绪牵动而起的表情。

维拉克感受到弗莱彻的目光,抬头与之对视了一瞬间,又立马低下头看起册子来。

他倒是不怎么担忧自己的表现会出现什么疏漏,以至于被怀疑。

别人在没有动机质疑自己的情况下,自己的任何反应,在别人的眼里都会有一万种友好的解读方式——这句话还是上一世弗莱彻告诉给他的。

维拉克没有太过控制自己的表现,专心翻起了册子。

这册子上的大部分人他在上一世都打过交道,面对面的交流可比书面上的文字更容易印象深刻,所以他现在还记得很清楚。

不过他现在认认真真看册子,不只是在弗莱彻面前装样子,也不只是再一次加深一下记忆,而是要在克里斯的社交圈里找自己上一世不曾注意到的细节。

作为在莱泽因格外活跃的反叛组织的核心成员,以及为组织提供大量财物支持的不可或缺的巨大助力。在克里斯的社交圈里,一定有着明面上并无异样,暗地里却负责传递信息,连通克里斯与反叛组织的‘枢纽’。

维拉克记得上一世自己参加多次活动,都曾有人刻意地跟自己接触,试图传递信息。当时他只感到惶恐,担忧是克里斯的熟人,所以所做的应对要么是在穿帮前匆匆离开,要么就让弗莱彻前去挡着。

直至被设计惨死前得知克里斯的真正死因后,这二者才被他联系起来,并且得出重要的信息。

前世和自己多次尝试接触的神秘人很有可能就是反叛组织的人,而这如果属实,那就延伸出一个更加惊人的情报:反叛组织并不知道维拉克是假冒的克里斯。

布列西共和国新政府刚组建没多久,正是极度敏感、会不留余力打压任何有可能威胁其统治的势力的时期。

虽然自维拉克冒充克里斯起,他就已经同反叛组织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但他自认自己目前还没有能力在这多方中周旋,因此还不急着接触这烫手的山芋。

这条线索被他视为关键时刻的救命稻草,如果自己和托马斯家族博弈失败,那么有反叛组织这条线在,自己也不至于走投无路。

正是考虑到了这点,维拉克才有了一定把握与信心选择了一条和前世相同又截然不同的道路。并且选择带上了诺德、邓普斯两位好友,在暗流涌动的莱泽因里,由两位心腹帮助自己尽早站稳脚跟。

赶往茨沃德火车站的这一路上,维拉克一边翻看册子上的内容,一边规划着抵达莱泽因后的发展。

要是在莱泽因再度失败,他的处境会比在贫民区的生活还要恶劣一万倍。

所以他必须要在这两个月里保全自己,并且借助托马斯家族攫取巨大的利益,改变自己的人生。

一个小时后,他们抵达了茨沃德市的火车站。最近要发往莱泽因的列车,将于凌晨零点三十分发车。弗莱彻直接包下了一整节车厢,一行人进入车厢,等候发车。

“记得怎么样了?”弗莱彻摘下大礼帽,脱掉厚实的黑色大衣,坐在维拉克的对面问道。

“还好。”维拉克模棱两可地回道。

弗莱彻并不满意这个答案,稍稍探身从维拉克面前拿走册子,随意翻开一页问道:“先说说克里斯的基本信息。”

基本信息是最先要记的东西,维拉克虽然不想表现得很惹眼什么都能记下,但也不至于要装作连基本信息都还半知半解:“克里斯今年二十四岁,比我小两岁。身高一百八十四公分,比我高三公分。身材匀称,体重和我差不多。不抽烟、左撇子、轻微近视但不喜欢戴眼镜、喜欢表,对表颇有研究……为人温和谦逊,几乎不会生气,因此在一些人眼里他甚至有点好欺负——”

“好。”弗莱彻伸手让维拉克停下,“克里斯最喜欢什么酒?”

“茱莱酒。”

“对什么过敏?”

“对柠檬过敏。”

“通常周二会去做什么?”

“周二上午……记不清了,晚上会去古典音乐会。”

“他喜欢骑马吗?”

“他小时候被马伤过,所以不喜欢骑马。他的姐姐倒是精通马术,经常去马场。”

一番询问,虽然维拉克专门装作有几个地方没记住,但弗莱彻对这样的进度还是大为满意:“还不错,接下来的路上你还要试着尽可能记住更多的信息。不过我们也不会让你陷入险境,到时候参加宴会时,会有我们已经安排好的人同你谈论提前准备好的内容,你只管把脑子里记下的话原封不动地说出来就好。”

“明白。”维拉克点点头,扭头看了眼坐在隔壁桌位因为劳累和醉酒已经迷迷糊糊的诺德、邓普斯。

弗莱彻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他们两人我会安置妥当,你不必担忧。”

“我可以把他们留在身边么?”维拉克试探道。

弗莱彻看向维拉克,目光意味深长,沉默了几秒后答道:“当然可以,但不是现在。我们现在要先把托马斯家族的巨大丑闻危机解决掉,之后再谈这个。”

“好吧。”维拉克对此无可奈何。

“虽然你和克里斯长得近乎一模一样,但还是要打扮一下。”弗莱彻招了招手,车厢里几名早已候着的人员过来,服装师开始为维拉克挑选合身的衣服,理发师准备给维拉克理一个和克里斯一模一样的发型。

半个小时后,焕然一新的维拉克将垫了三厘米增高垫的锃亮皮鞋穿好,站在弗莱彻面前接受检查。

看到维拉克换了身笔挺的礼服,乱糟糟的头发被打理得和克里斯一样精神得体,弗莱彻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如果只是站在这里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很难有人可以认出你不是克里斯。”

坐一旁还死撑着不睡觉的诺德、邓普斯看着仿佛变了个人一样的维拉克,都惊叹着说不出话。

“接下来还有什么要做的?”维拉克问。

“克里斯是左撇子,你接下来也要习惯使用左手——”

“我也是左撇子。”维拉克道。

“那自然更好了。”弗莱彻笑容更盛,“另外看上去你性格内敛沉稳,和克里斯有些像,这一点继续保持着就好。”

“嘀——”火车鸣笛,接着缓缓向前挪动,速度逐渐加快。

正交谈的维拉克、弗莱彻一同望向了车窗外,茨沃德火车站很快就被甩在车后,火车在茫茫深夜里朝着莱泽因驶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