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盛景 第五章对‘变态’两字过分痴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新的场景会出现,吕安如置身于于茂盛的森林中。看似仅有一条笔直的道路,看似有两条可选,她的背面、背面。来回四处张望,仔细观察基础环境。她背面朝北的远处,缕缕阳光玻璃窗树枝交叉缝隙透着。较为的她背面朝北远处看起来很是荒芜,几颗枯木孤零立于。再往远看,浓浓雾气笼看似只有一条笔直的道路,实则有两条可选,她的正面、背面。。...

年年盛景

推荐指数:10分

《年年盛景》在线阅读


新的场景出现,吕安如置身于茂密的森林中。

看似只有一条笔直的道路,实则有两条可选,她的正面、背面。

来回张望,观察基础环境。

她正面朝向的远处,缕缕阳光透过树枝交叉缝隙透出。

相对的她背面朝向远处显得很是荒凉,几颗枯木孤零而立。再往远看,浓浓雾气笼罩,无法看清。

此情此景,让吕安如想起恶补文综基础课里的一句古诗词。

枯藤老树昏鸦。

几声应景的‘呀——!’叫声响起,三只乌鸦从干瘪瘪的树枝上飞走,震落枝头仅留的黄叶。

吕安如双手抱臂,打个寒颤扭回头。

脚踝传来软绵绵的触感,低头瞧见有只肥硕的白兔用头在蹭她。

察觉到她注视后蹬动四肢,哒哒哒蹦走,停在不远处的灌木丛外围。红眼睛认真与她对视几秒,甩动两下长长的白色绒毛耳朵,欢快跳入正面森林深处。

跳得速度很缓,宛若在故意等她跟上。

吕安如考虑几秒,并未立刻跟上。找块干净的裸石盘腿而坐,深吸口清新的泥土芬芳,凝神思考提示给出的信息。

三条内容以递减的方式出现,照常人思维推理,P出现在找到的提示中,那么它肯定是突破下步的核心要素。

关键从小道消息听说啊,月翔惩罚室的出题官比较心里变态,特别喜欢折磨人。尤其爱呆在监控室欣赏出局者被他构思困住,着急到抓狂的样子。

以此做为判断基点,再集合吕安如的经验,放弃掉送到嘴边的捷径。

虽说兔子蹦远的正面方向看起来更友善点,但她总觉得引路兔子好像诱饵,勾引她出错的诱饵。

抬头重新观察四周,根据第一感观森林大环境重新做出思考构架。联系起最有可能性的点,PLK代表生物链吗?

脑海对应冒出尚算符合的三组词,pig猪,lion狮子,kangaroo袋鼠。

意思找到猪,顺着猪找到狮子、袋鼠,完后替狮子杀掉袋鼠?

莫大的荒唐感让吕安如连摇两下头,并非质疑出题老师的变态程度,只是太了解对方对‘变态’两字的痴迷了。

她有次遇到更为混乱的惩罚,要求她与海豚比游泳速度。累死累活的完成任务,走出惩罚室被告知,她只需趴在海豚身上探出头便能获胜。

那晚吕安如没和其他出局者一样隔空问候出题老师,她倒不是不想,主要一丁点力气不剩。

正是让整的次数了,久病成良医的她摸出套规则。

像帮狮子杀掉袋鼠此类脱裤子放屁的设定,低龄、幼稚、简单,可以直接宣告作废。

沉思中,眼底出现熟悉的小兔子。只不过这次来了只花兔子,又丑又脏,明显没纯白的讨喜。

两次出现在她脚边,她犹豫下,便试探性的伸出手摸向兔子。

轻碰到灰白黑三色茸毛,柔软触感透过指尖传递向大脑,微微放松她紧绷的神经。

见并无异样,吕安如心宽地多摸了几把。女孩子对胖嘟嘟、软绵绵的生物,抵抗力都不高。

可就在抚过兔子脊背第四下时,兔子突然如触电般,浑身猛烈抖动几下,停止时转头咬向她的手。

“去!坏兔子。”

吕安如抽回手,气呼呼喝声,抬脚向圆墩墩的小屁股虚踢下。

受惊的兔子在地上滚圈,慌乱爬起来,撒开四肢蹦向与第一只兔子相反的方向。

吕安如朝兔子努努嘴,用手整理整理粘在冷汗上的刘海。

手指刚撩动发丝顿住,小鹿般的眸子瞳孔快速收缩下。

随即指尖擦过遗留在额间的湿漉漉液体,看看再放在鼻前闻闻。她微微蹙起眉头,闻到淡淡的血腥味,那不是汗。

抬起刚刚抚摸花兔子的另只手,定睛一瞧,相同的鲜红色。

不再犹豫,扭身走向背面的雾林中。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中前行,吕安如捂住口鼻,低头穿梭。

身形略显狼狈,可俏丽的小脸未见一丝迷茫或害怕之色,每步走得规律,全踩在鲜红的血点上。

没有表,无法统计时间,凭感觉判断大概走了半小时左右,走出森林进入另片天地。

豁然开朗的草原一望无际,草地的青绿与天空的湛蓝完美相接。青草用努力贴近的颜色,换来充足的日照。

草原中心有幢木头搭建的矮房,自然而然的坐落于那。

能看出房子的主人非常热爱生活,木屋红顶黄墙,有圈小花园环绕,里面种满色彩斑斓的鲜花。

靠近发现,两窜风铃挂在门框上,随风发出清脆好听的声响。

吕安如矮身侦查番花园四周,确定无狗子等看家护院的凶狠动物,单手扶住护栏,撑臂跳入院子。

落地的同时做出猫腰动作,蹑手蹑脚来到窗户底下,悄咪探出半张脸朝屋内望去。

并非她猥琐,从小父亲就教育她:匹夫逞一时之勇、莽夫抒一时之气,冒冒失失的性格难成大事。人不怕身处绝境,就怕乱来雪上加霜。

必须确定好主人方位和身份,方便根据实际情况采取下步行动。

探视两圈未发现屋内有人,但随处可见主人们恩爱的象征,比如摆在桌上的画像,再比如干净漂亮的成对餐具。

透过画像,吕安如了解到两位主人大体情况。

男主人金发碧眼、鼻梁高挺,英俊潇洒。

女主人黑发如墨,肤白如雪、温柔可人。

感叹好一对郎才女貌之余,回味起一处细节,两人全戴皇冠。

察觉到这点,吕安如再看照片,莫大的熟悉感反复冲击她所有思绪。

她和盛冥儿时的睡前故事比较独特,妈妈喜欢讲盗墓题材类阿飘怪谈。美名曰,帮他们从小锻炼胆子,实际在重温自己喜欢的故事。

而他们爸爸又是个彻头彻尾的老婆奴,老婆开心第一,压根无心去管是否会给孩子们造成童年阴影。

纵使她从小的经历再与众不同,总归听过大名鼎鼎的《白雪公主》故事,还在艾拉家看过相关动画片。

画像里的两人正是白雪公主和白马王子啊!还是她看过的动画片那版形象呢。

莫非她来到《白雪公主》婚后生活了?需要她阻止王后雇佣的杀手?

等等!好像杀手的英文是K打头啊,killer。

顺这条思路往下想,愈发觉得贴近事实,公主:princess,王子:prince。

两个P和K找到了,L人未出现,脑海中的构想同样毫无头绪。

她相信等杀手现身,L会随之暴露。



透视仙王在都市 良人找上门(上) 霸王妃(下) 首富杨飞 新手村中一千年 三界最强保险员 平成骑士的旅行 丞相大人来求婚? 小可爱的功德日志 恋战新梦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