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元娘子飒又甜 第5章 讲究VS不讲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陈氏腾的一下子站出来,“臭小子,娘什么时候让你自己洗衣服、进厨房了,什么时候让你刷锅刷碗了。你为了那个女人?”黑着脸望着他轻松上手拧着他的耳朵地说,“你还是也不是男人啊!咋娶了她成这样了,她是真公主又如何?亲娘没了,爹不疼的,你如珠如宝的图啥呀“娘,疼疼疼!”沈舟横掰着自家娘亲的手夸张地叫道。。...

陈氏腾的一下子站起来,“臭小子,娘什么时候让你自己洗衣服、进厨房了,什么时候让你刷锅洗碗了。你为了那个女人?”黑着脸看着他上手拧着他的耳朵说道,“你还是不是男人啊!咋娶了她成这样了,她就是真公主又如何?亲娘没了,爹不疼的,你如珠如宝的图啥呀!”

“娘,疼疼疼!”沈舟横掰着自家娘亲的手夸张地叫道。

“你还知道疼啊!我以为你不知道呢!”陈氏松开他的耳朵,捶着他的肩头道,“人家都享儿媳妇的福,我这是造了什么孽,伺候你还不够,还得伺候她。”

“娘,夭夭这事你咋知道的?”沈舟横满眼疑惑地看着她问道。

“你那婚礼够风光!那气派,能闪瞎人的眼睛,着实让人忘不了。”陈氏撇撇嘴冷哼一声道,“跟驴粪蛋儿是的表面光。”

“咿……”沈舟横一脸嫌弃地说道,“娘,咱说话斯文点儿。”

“驴粪蛋儿咋了,上好的肥料,庄稼也得靠它。”陈氏冲他翻了个白眼道,指指自己的眼睛道,“你娘我眼不瞎,那些来观礼的,有哪一点儿喜庆。那嘲笑的嘴脸,嘴碎的跟村里的老太太没啥区别。你媳妇儿那点儿事生怕咱不知道似的。‘窃窃私语的’,想不听见都难!”嘟嘟囔囔又道,“我还以为宫里的人都是特有讲究的人,结果……”微微摇头,真是幻想破灭。

沈舟横在心里腹诽道:这皇家要说讲究那是特讲究,一言一行都有礼仪规范,要说不讲究,那也不讲究,因为人家就是理!

“现在远离京城了,这事咱就别提了,夭夭嫁给我就是我娘子。”沈舟横琥珀色的瞳仁看着她认真且严肃地说道,“娘,娘,我现在去抓药,她现在真干不了活,心脉受损,多走几步路都无力,得赶紧医治。”

陈氏嘴张张合合的,真是被气的没脾气了,“快走,快走,你在这儿我真是手痒的想揍你这个不孝子。”

沈舟横闻言笑了,知道他娘亲刀子嘴、豆腐心,“我走了。”

“回来,回来,你就穿着这个去抓药啊!不怕吓着人家掌柜的呀!”陈氏上前两步抓着他的胳膊道。

“没事。”沈舟横混不在意地说道,低头看着胸前的血迹咧嘴一笑。

“你瞧你那傻样,真是没眼看。”陈氏闭了闭眼没好气地看着他说道,“快走。”

“这嘴上什么味道?这糊着啥呀?”陈氏抬手一摸一手的土,想起儿子,气呼呼地说道,“这臭小子。”蹬蹬几步出了饭厅,看着他的背影喊道,“你先洗洗手再去,那一手的土,咋抓药!”

“知道了!”沈舟横闻声转头看着陈氏说道,然后又大步地朝外走去,去了县里的医馆抓药。

陈氏在儿子走后,“我这天生的劳碌命哟!”念叨着朝儿子的卧室走去。

陈氏走到床前看着齐夭夭嘴角还残留的血迹,转身出去,打了盆温水进来,拿着湿布巾,给她擦了擦脸,“唉……可怜介的,落架的凤凰不如鸡,公主又如何,失去庇佑真是谁都能踩一脚,还不如俺这平头百姓。”

&*&

此时陷入黑暗的齐瑶,被迫接受齐夭夭那乏善可陈的记忆,皇家嘛!后宫之争那是主流,作为元后被宠妃给打败了,被打进了冷宫。

废后进了冷宫才发现自己怀孕了,却不敢声张,本想着生下个儿子,母凭子贵,重新获得恩宠,谁知道历经艰难生下个女儿。

废后的心情可想而知了,所有的怨气都撒在了她的身上,能活下来可真是命大。

废后只要心情不好,那小夭夭就是出气筒,轻则骂,动则打。

能平安的长大全靠跟着进冷宫的废后的奶嬷嬷庇佑!

在冷宫的孤寂没有希望的生活让废后等到绝望,最后彻底疯了,疯疯癫癫的她不知道怎么地出了冷宫,不慎落入荷花池给淹死了。

那一年齐夭夭七岁,生活亦如从前没有什么改善,只是少了打骂而已。

夭夭这个名字是奶嬷嬷起的,理由则是因为命大,没有夭折,贱名好养活。

在这四方天空下,过着清冷孤寂的生活,就在齐夭夭以为会在冷宫终老的时候,在二十岁这一年,无意中碰见宠妃也就是继后的儿子,现在应该是叫太子了。

太子知道夭夭这个姐姐后,脑门子抽风自认她可怜,求了皇上放她出来。

而太子那母后则认为齐夭夭蛊惑自己的儿子,留不得,当然人家不会这么直白的说。

而是在皇帝面前跪下认错、认罚,态度真诚的让人挑不出错来,‘是臣妾失察,请皇帝责罚,把公主留成了老姑娘了。’忏悔之际还不忘挖坑。

在这个成亲较早的年代来说,二十岁的齐夭夭可不就是老姑娘了。

这嫁人好比女人第二次投胎,这里面可操作的空间就太大喽!

就她现在这个身份,这糟践起来能让她生不如死,有苦说不出!

至于这驸马,正巧赶上秋闱殿试,沈舟横虽然年轻,可这幅尊荣与其他学子,世家子弟相比,那简直就是粗野的莽夫。

倒霉的被钦点成了驸马,还被打发到了这穷山恶水。

齐夭夭能平安长大,多亏了奶嬷嬷。虽然奶嬷嬷大字不识一个,但奶大了世家大小姐的元后,又在宫中浸淫多年,可以说这后院斗争经验丰富。

宫中是天下最最势利的地方,跟红顶白,捧高踩低,翻脸不认人。

奶嬷嬷却以一己之力护着废后和齐夭夭。

想要转移继后对她们的注意力,那就是不要让继后的眼神放在她们身上。

按说已经是废后了再无翻身的可能了,这继后还怕什么?这里面还真有些渊源,废后和继后乃是同父异母的姐妹,而继后是庶出。

这也就解释了继后为何对着一个废后,念念不忘了。

也解释了,为何废后的娘家,世家大族对她不闻不问的,因为要捧着、讨好继后。

这嫡庶就没区别了,关键看的是能力、手腕,谁能笼络住皇帝的心。

现实的很!



透视仙王在都市 良人找上门(上) 霸王妃(下) 首富杨飞 新手村中一千年 三界最强保险员 平成骑士的旅行 丞相大人来求婚? 小可爱的功德日志 恋战新梦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