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开云层见星辰 我赵云朵真穿越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赵云朵心里有些忐忑不安,救她的这俩人不知道是好是坏,要带她到何处,身体虚弱无力到很想安安静静的睡一觉,但戒备心不不允许。上次是有听他们交谈是有说到过军营。军营这二个字眼对她而言也仅有在电视剧中会出现的次数频繁地,而在现实中基本上会遇上。看他们的打扮是像刚才是有听他们谈话是有说起过军营。。...

赵云朵心里有些忐忑不安,救她的这俩人不知是好是坏,要带她到何处,身体虚弱到很想安安静静的睡一觉,但戒备心不允许。

刚才是有听他们谈话是有说起过军营。

军营这二个字眼对她而言也只有在电视剧中出现的次数频繁,而在现实中几乎不会遇到。

看他们的打扮是像古人?

真如穿越剧演的一样,自己是魂穿了?

不一会,马停了下来,赵云朵心里有些紧张。

身体被腾空而起,像似被人又像麻袋一样扛在肩上,一路起覆。

没走几步,又停了下来。

“方护卫…”

“高护卫…”

“嗯,王爷可在帐中?”

“回方护卫的话,王爷正在帐中还有易将军也在。”

“好的。”

方护卫?高护卫?王爷?易将军?这些古装剧才会出现的词,现在在赵云朵耳中游荡。

我赵云朵真穿了?

还有救我的这俩人一个姓方,一个姓高。

“方奇,高萌芽你们进来。”

耳畔处传来像流水一样清澈又富有威严磁性的声音。

“是王爷。”

身体又起覆了几下,没几下又停了下来。

“本王交待你们的事可有完成。”

“属下已办成。”

“恩,晚些你们再跟本王详细说说。”

“萌芽,你肩上扛的是谁?”

“军中规定不准带外来人员?难道你不知?”

萌芽好萌的名字!

“属下看到此女子衣冠不整躺在路旁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

“恩?”

“属下这就下去领五十军棍!”

“属下见者有份愿承担萌芽的一半军棍。”

“你们俩下去领罚吧!”

“是…”

“可是王爷,这女子要如何处理?”

“这…”

“就放易将军帐中吧!”

“王爷这不妥!”

帐中一男子低沉浑厚宏亮粗豪的声音中带了些着急的语气。

听这声音应该是位中年男子。

“有何不妥?”

“王爷,属下已有家室之人,若这女子住我帐中,他日流言传入我妻子耳中那就不好啦!谁都知道我妻子是个醋坛子!”

“王爷这我敢保证嫂子吃起醋来,咦…,谁能受的了。”

赵云朵身子被肩下的人耸了耸肩她的身子也跟着耸了几下。

“萌芽把这女子放我床榻上吧!”

“好勒。”

赵云朵身体再次高低起伏了几下,又被人放在了床上?猜测应该是张床?身下有些柔软,脚下传来些凉感,不一会,又十分柔软的触感从脚到脖颈处。

鼻尖传来一股淡淡清香,很是好闻,赵云朵放下了戒备心,闻着清香沉沉睡去进入梦乡。

梦里她身在一片白雾之中,伸手不见五指,在白雾不远处听到熟悉的哭声,她寻着哭声走去。

赵云朵一直往前走,围绕自己周围的白雾越来越淡,她看到了自己家的客厅,还看到了自己的老爸,本来比同龄人看上去比较年轻的他,现在在赵云朵眼中已苍老了好多。

她的父亲眼中泛起泪光怀中搂着泪流不止的妈妈。正往赵云朵这边看来,她激动的上前想抱住父母,可惜身体穿过了他们,她有些不敢相信,跑到父母面前喊叫和挥手,但依然无济于事,自己的母亲看了看前面又抱着父亲哭泣,父亲看着前面不语只是眼中泪眼婆娑。

赵云朵往父亲看的地方望去客厅墙上挂着自己合不拢嘴的灰白大照片。

她吓的往后退去,又跑向父母俩人面前喊道:“爸妈我没死…”

“你己经死了!”

空气中一女子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空间。

“谁…”

没人回应赵云朵。

“给我出来?”

赵云朵朝空气大喊,她有些害怕又有些生气。

回头不见自己父母,刚才还在家里的客厅中,现在又一片黑暗。

“你已经死了。”

“我没死…”

赵云朵被黑暗中的声音弄得蹲在原地,双手贴耳有些激动的喊着。

而坐在一旁靠椅睡的顾星辰,被榻中的女子喊叫声弄得无法安神。

只好从坐椅上站起绕过隔着屏风后方的床榻走去。

只见床上女子满脸汗珠,嘴上一直喊着:“我没死…”,手贴着耳,皱着眉头表情十分难受。

他也不知为何,见这女子难受皱眉鬼使神差似的坐在床榻旁轻轻的说道:“你没死,你还活着。”

赵云朵耳畔处又传来像流水一样清澈又富有磁性的声音。

这道暖音就像救命稻草般向她伸出了暖意之光。

想睁开眼去瞧瞧,眼皮动了几下,眼前有一身影从模糊慢慢变得清晰。

是位男子,高发髻盘,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身穿一身铁甲,正用他那双深邃的眼睛又带一些探究的眼神看着她。

见床上的女子醒来,“姑娘可是做了恶梦?”

这声音就是方才在耳边回响的那一道暖音。

“谢谢这位公子。”

赵云朵向面前男子说出自己的谢意。

她环顾了四周,她这是在一个古气古香的帐中,床头左侧挂着一个红木架子像似衣服架,架顶处放着一顶铁头盔,架子旁放了一个小小的方形案几,上面整齐的叠着几件衣服。

在案几旁隔着一张比较简单图案的屏风,屏风外模糊的能看到有张红木大案几上方放了几本书和些笔墨纸砚,旁边放着一张红木靠椅。

赵云朵身下是一张木床,身上是薄薄的丝被。

顾星辰看着面前的女子一直打量四周向她唤道:“姑娘身体可否好些。”

“嗯。”

赵云朵向面前的男子点了点头。

“姑娘你这浑身是伤的,是遇到了何事?”

顾星辰上下打量了赵云朵,向她询问道,看她一弱女子怎会孤身一人在这凤奇山,又为何偏偏被他那俩护卫碰到,这些难道都是巧合?

“我醒来的时候,被几个男子关在山顶的旧屋内,我趁他们不注意时,跑了出来,在跑的途中脚拌到石头从上坡摔下。”

赵云朵如实的向面前的男子交待,但没说自己穿越也没说在旧屋内发生的事。

“几个男子?姑娘可看清那些男子长何模样?”

“我记得其中一人长得有些胖肥,一脸胡须,脸上还有刀疤!”

“那姑娘不记得自己为何来这凤奇山?”

“我醒来的时候后脑勺有些痛,但什么都不记得了!”

赵云朵说完摸了摸后脑那道伤痕。

“那姑娘可曾记得自己是谁?”

“不记得!”

“名字可曾记得?”

“赵云朵…”

“赵姑娘家在何处。”

赵云朵摇了摇头。

顾星辰看着面前女子的回答,漏洞百出?心中疑惑更重,先留此女子几天,再观察观察她究竟要做什么。

赵云朵不知面前心中所想,向他询道:“请问公子这是何处?”

“军营…”

“王爷粥来了。”

这时外面响起一男子的喊声。

吸引赵云朵向外看去。



诸天游魂系统 良膳小娘子(上) 情人我来当 瓦窑夫人 我在未来逆天了 江湖有间八卦社 我在东京克苏鲁 网游之剑仙破空 我主宰了灵气复苏 最强逆天神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