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开云层见星辰 第七章 出名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萌芽,你带赵姑娘先回营帐,换身非常干净衣服。”“好的,王爷。”赵云朵这才行为意识到自己全身已全湿,后来情况紧急也顾不了其他,现在的貌似觉得有些凉意,低下头查询了自己身上湿嗒嗒的衣服,这衣服贴紧着皮肤更能显现出来出这具如玉有致的身材,现在的才觉得到有些羞惭想“好的,王爷。”。...

“萌芽,你带赵姑娘先回营帐,换身干净衣服。”

“好的,王爷。”

赵云朵这才意识到自己全身已湿透,当时情况紧急也顾不了其他,现在倒是感觉有些凉意,低头查看了自己身上湿嗒嗒的衣服,这衣服紧贴着皮肤更能显现出这具玲珑有致的身材,现在才感觉到有些羞愧想把自己的头埋进土里,幸好面前的俊美王爷给她披了一件外衣,不然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有劳萌芽了!”

赵云朵现在最想离开这里,听王爷这么说,双手紧了紧披在身上的外衣抬起双脚快步走过众目睽睽的人群中,但又停住脚步,往后退了退见地上女子虽然醒了,但没见人抬走有些担心。

“王爷,您可否叫人先把这女子抬回帐中,虽然她已醒但不要在这里吹风,她需要大夫再给她看看,还需多加调理才是!”

赵云朵走到顾星辰面前,指着被这些女人们围在中间的云丽。

“你们几个先把地上女子抬回帐中。”

顾星辰看着走近的女子,见她一头湿发,额头二边的发梢还在滴水,双唇还有些泛白身体还在发抖,她还有心思去关心她人,见她说起招呼了一旁的几个士兵。

“是王爷…”

几位士兵忙上前把地上女子抬起,往营中走去,围在一起的女人们也纷纷的跟上。

“多谢姑娘,救我们云丽一命,受红姑一拜。”

那名身穿红衣的女子倒是没跟那些女人们一起,而是走到赵云朵身侧向她行礼道。

“红姑,你不用如此,小女子刚好会些水性,也刚好有人教过我怎么救溺水者,不然我也没办法,你要谢就谢高护卫救我一命,我才有机会去救他人!”

赵云朵忙上前扶住名唤红姑的红衣女子,按她这么说,她还真的很感谢高萌芽他们的救命之恩,她有些感激的眼神向高萌芽投去。

“哪有…哈哈。”

此时的高萌芽见赵云朵如此说,现在的他只有一身白色内衣,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自个的后脑勺,看他这模样还有些滑稽。

赵云朵有些好笑的看着面前高萌芽,突然感觉头有些晕晕的,脚有些站不稳。

“姑娘,你快快回帐休息吧,你的手好凉!”

一旁的红姑见赵云朵身体有些摇晃忙上前扶住,当碰到她手时这双手有些冰凉。

赵云朵身体突然腾空,脚已离地,手碰到了硬硬的铁片,抬头望去只见身旁的王爷把她抱在怀中,也不看她直接往营中走去。

留下呆呆的高萌芽和那红衣女子,易将军还有那傻站着想事的军医。

“王爷等等属下。”

在河边风比较大,使得高萌芽抱紧了身子又看王爷抱着赵姑娘走了,忙上前追去。

“王爷,属下去营帐等您!”

易将军名唤易查查,他见王爷抱着赵姑娘就走,微笑的摇摇头也跟了上去,对女人不感兴趣的他何时对一个女子如此关心了?这回王爷总算开窍了,要给他自己找个王妃了。

“红姑,你去帐中取些女人用的衣物,来本王帐中。”

“是…”

红姑看着被王爷抱走的姑娘,心中有些疑惑,这赵绵绵是没认出她,还是故意当不认识,这张脸就是赵绵绵她是确认无误,但赵绵绵今天所做的事跟她认识的赵绵绵完全截然不同连说话的语气也是不同。听见王爷唤她,她忙拉回了意识向营地走去。

是的,这红姑也是重楼里的一个杀手,她主要任务是把三王爷顾星辰一举一动汇报给主上,而赵绵绵是她的师妹,她现在想的是她师妹接了什么任务要呆在顾星辰身边,红姑是一边想一边走着。

赵云朵有些累又不见抱她的俊美男子说话,就当他是行动的床吧!躺在顾星辰怀中睡着了。

顾星辰看着怀中的女子,在他怀中还能这么安稳睡着也只有她了吧。

昨日已让方奇去查这位姑娘的来历,离凤奇山百里之外无一人认识此女子,这女子究竟是何人,她装作失忆目的又是什么?杀他?探过她的脉搏无一点武功迹象,他要探探此女子的底,到底是何人派来的又派她做何事,还在和北域国大战之际不能掉以轻心,还有她为何懂得这溺水者的救治法子?

杀他的人何其多,就比如他的亲兄弟们,还有他父皇,最想除去他的莫过于他父皇,在世人眼中他是一个受宠的皇子,但世人不知的是他父皇最厌倦的也是他,从小他以为他父皇待他如此的好是因为爱他,但在他八岁那年他因为顽皮躲在母妃床底下亲眼所见的事让他这辈子都难以忘怀。

当年八岁的顾平王还只是个顽皮的孩子,有母妃的庝爱也有父皇的宠爱让他变成了全天下最幸福的小孩,但身在皇家之中幸福二字是何等的刺眼。

那天他和宫中的小太监捉迷藏,躲在了母妃床底下等了半天都未等到那小太监来寻心中实在无趣,想从床底出来,但不料房中多了父皇和母妃,想爬起来又怕父皇责怪他玩皮想等他们走了再出去,而不知接下来的一幕,让他这辈子恶梦连连难以消去。

“皇上,你为何如此绝情,你利用了我们萧家势力登上了皇位现如今你要赶尽杀绝?”

床底下的顾星辰听到自己母妃今日为何如此愤怒的向自己父皇吼叫,平时的母妃是那么温柔的一个人,而母妃口中的赶尽杀绝又是何意?

“哼,朕的好皇后,朕已经容忍你们萧家很久了,现你们萧家的势力已荡然无存,那朕留你们萧家和你这个皇后又有何用处?”

“难道你我之间一点情分都没有吗?而你口口声声的甜言蜜语都是骗我帮你拿的皇位稳固皇座?”

“你身得皇后之位,连这点意识都没有哪能配的上这皇后头衔?”

“哦,那静妃配的上?”

“啪…”

“贱人,你没有资格提到她,要不是你和你们萧家,逼得朕亲手杀了自己所爱之人,还有朕和静妃所生的艺儿,对艺儿朕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都怪你和你们萧家这一切都是你们逼的!”

而在顾星辰眼里现在的父皇已不是那个笑容满面宠他的那个父皇,他的父皇变得他从不认识的那个父皇,现在的他张牙舞爪满脸凶光对着母妃吼叫。

“求皇上,你赐我死罪我认,请你放过星儿他是无辜地。”

顾星辰看着他的母妃泪流满面跪在父皇脚下。

“朕留下他还有用处,这你不必担心他还能活挺久,等他助我艺儿登上皇座之时再将他除去。”

“皇上,他是你的亲皇儿,你怎会说出如此话?”

“只有我和静妃所生的才是亲皇儿,其他都是棋子。”

“皇上…”

“不必多言…,陈公公拿白绫来。”

“是,皇上。”

房门被推开,进来的是父皇最得宠的陈公公,他手拿一根白绫向自己母后走来,他想叫母妃,哪知一个大手捂住了他的嘴,向身旁的人望去,这是她母妃的陪嫁丫鬟婉玉,只见婉玉姑姑眼睛红肿咬住嘴唇向他拼命摇头。

“皇后请吧。”

看着自己的母后拿着白绫,走到房梁处,而他只有眼睁睁的看着他的母妃用他父皇赐得白绫吊在房梁之下,当时已泪流满面心中悲伤之极又喊叫不出。

顾星辰现在一想到他的父皇心中满身恨意,手中的力气加重了些,使得怀中的人口中“嗯”了一声,这才把他从回忆中拉回,加快脚步向自己营帐走去。

而那军医也跟着他们身后,他心中是十分好奇这位姑娘是如何做到的,明明是把出死脉了,心中有些赞叹还是这位姑娘医术高超应该要向她请教一二。

顾星辰抱着赵云朵回到帐中,见红姑拿着手中的衣物进来,吩咐她帮赵云朵换衣裳之时,他已走出营帐去易将军讨论军事去了。

而赵云朵睡的很沉,夜中醒来发现自己湿衣已被他人换过,她才知道自己回营帐了。

很快顾星辰抱着赵云朵进入营帐中和赵云朵救那军妓的事在军中已传的沸沸扬扬。

她赵云朵已在军中出名了,而她本人毫无知晓。



诸天游魂系统 良膳小娘子(上) 情人我来当 瓦窑夫人 我在未来逆天了 江湖有间八卦社 我在东京克苏鲁 网游之剑仙破空 我主宰了灵气复苏 最强逆天神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