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狐在彼 第三章 明河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树上坐着的那个人带着一脸的贱笑,完全也没意识到自己有被揍的危险。沧雪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忍着也没不动手。也不是所以沧流说的什么要“镇定理智”,主要原因是所以打但是。打但是也有打但是的办法。做为狐狸的沧雪本事也没,心眼但是有的。她淡定从容地拍了拍掌上的泥,手沧雪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忍住没有动手。不是因为沧流说的什么要“沉着冷静”,主要是因为打不过。。...

有狐在彼

推荐指数:10分

《有狐在彼》在线阅读


树上坐着的那个人带着一脸的贱笑,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有被揍的危险。

沧雪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忍住没有动手。不是因为沧流说的什么要“沉着冷静”,主要是因为打不过。

打不过也有打不过的办法。身为狐狸的沧雪本事没有,心眼还是有的。她淡定地拍了拍手上的泥,手上的铃铛镯发出悦耳的声响。她站起身来——

打道回府了。

沧雪完全无视了这个实力可怕的莫名人物,转身就走。

纵然江衍浪迹天涯,天南海北地混了那么多年,也被这丫头的霸气惊到了。

“喂,小狐狸。”江衍忍不住叫住了她。

沧雪站住了,回头望了望,活像在看只树上的活猴儿。

那眼神让江衍感到不爽:“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沧雪干脆双手抱胸,道:“你要杀,早就杀了。”

“聪明。”江衍满意地点点头,纵身跳下了树,靠在那棵灵树旁,看着沧雪面纱外的大眼睛,道:“狐族尚美,引以为傲。你怎么一直戴着面纱?”

沧雪忽然一笑,那双大眼睛越发灵俏动人,道:“你过来,我就告诉你。”

江衍承认自己被那双美眸吸引了。然后,他微笑着后退了一步:“狐族美人,难以捉摸,怎可随意……”

“随意”二字还没说完,他的脖子上就已架上那位“难以捉摸的狐族美人”的匕首。

“那也没事,我过来了。”沧雪目的达到,便又恢复了弥漫的杀气,“说,你是谁,为什么来青丘?”

江衍着实是个勇士。即使刀刃加身,亦面不改色地胡扯:“我找你爹有事。看姑娘你也老大不小了……”

“找死!”沧雪一皱眉,手中的匕首一转,险些擦破他的脖子,手腕上那铃铛也配合的发出清脆的声响。

“哎……狐仙饶命,饶命。”江衍立马怂了,听到那铃铛镯的声音,便道:“咦,这镯子怎么到了你的手上?”

“你知道这镯子?”沧雪见他认识这镯子,似乎明白了什么,“这,这镯子不会就是你送给我爹的吧?”

“你这小狐狸果然是冰雪聪明。”江衍都这时候了还不忘贫嘴,“不过,这镯子不是我的,是别人托我带给你爹的,在下充其量就是个跑腿的。”

沧雪一脸狐疑地望着他,有些不相信:“这镯子到底是谁的?又是谁让你送给我爹的?”

江衍真是个老实人:“不知道。”

“不知道?”沧雪毫不客气地上前紧逼,“帮不知道的人送个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你觉得是你蠢还是我好糊弄?”

江衍见敷衍不过,就只好道:“这镯子的主人我也不清楚,让我送这镯子的老头就给我讲了个有关这镯子故事,也不知是真是假。”

沧雪见他说的认真,半信半疑地坐下道:“把那故事说来听听。”

江衍被她的匕首逼着坐在了她旁边,却丝毫不显狼狈,反倒真像个说书先生般讲起了故事:“话说当年神界动乱,几个年轻神仙凭着满腔热血,愣是击退了魔界的几次进攻,也可谓是一代英杰。”

“可惜好景不长,”江衍叹了口气,继续道:“这些年轻人中,到底也有几个沉不住气的,加上天妒英才,最后殒命在那场动乱中,令人惋惜。”

“这镯子叫明河镯,就是当初死去的一个神仙生前所戴的。”不知为何,说到这里,那江衍的眼中似乎有不易察觉的动容。

沧雪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神界传说。虽说他爹和天帝交好,但他爹似乎不喜欢说那些神界往事。青丘固守一方净土,对于神界那些或大或小的事也从未听闻过。

“那我爹……是不是也是那些神仙中的一个?”沧雪觉得,他爹既然说这明河镯的主人是故人,那他自己多半也和当年那场变乱有关。

“你觉得呢?”江衍没有明确回答她,而是转移了话题:“你看,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你也得有点诚意吧?”

“啊?”沧雪还没从那个简单粗暴的故事中反应过来,“什么诚意?”

江衍手贱地伸向沧雪的面纱,被沧雪一巴掌拍开:“你的脸怎么了?”

“慢着,”沧雪看着他那不自觉的爪子,忽然想起这人下午震断自己鞭子的事:“你去‘朝花颜’干什么?”

江衍举起那个风骚的扇子扇了扇,摆出一副世外高人的姿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嘛!”

“你相助的方式就是躲在后面等到人都死光了再出来?”沧雪觉得他骗人都骗不出水平。

江衍眉头一皱,似乎不满意她所说的事实:“我不过就一客人,当时也不止我一个人在那儿,谁知道那些人里面有人和那掌柜的有仇?一开始,那掌柜的和他们还有说有笑的,谁知那掌柜的突然开始赶人。我出于好奇,就躲到了后院想看看他们干嘛,结果他们就打起来了。”

沧雪一下就发现了问题:“那你就躲在后院看着他们杀人?!凭你的实力要‘拔刀相助’应该不是问题吧?”

沧雪始终都忘不掉眼前这个人一下就震断了她的鞭子。

“我的实力充其量也就哄哄你们这些小姑娘。”江衍无奈道:“再说了,他们那么多人,手段又那么毒辣,我和那个掌柜的非亲非故,暗地里出手解个围就了不起了,豁出性命就犯不着了吧?”

这说法似乎也没有道理。

沧雪仍然不死心:“你一个男的,去胭脂铺做什么?”

“当然是买胭脂去哄小姑娘啊!”江衍油嘴滑舌,颇有人间纨绔公子的风格,想来在人间没少欺骗小姑娘的感情。

江衍说了那么多,沧雪都是半信半疑,唯独这一句,沧雪深信不疑,因为这行为挺符合此人的人设的。

只是她以后才知道,江衍说了那么多,就这句最假。

“呐,我把我知道的可都告诉你了,现在可以告诉我,你面纱之下……”江衍一双桃花眼眯成一条缝,“到底是怎样的如花美貌呢?”

沧雪的眼神暗了暗,有些嘲弄道:“你是神界的人,居然不知道这件事吗?”

江衍一愣。刚才沧流也是一语道破他是神界中人,他以为是沧流道行高深,但现在看来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你也不必疑惑,”沧雪终于找到了看大傻子的优越感,“青丘结界外人不得擅进,要么有人进来通报,要么就是位列仙班之人。你既然是潜进来的,自然是仙家之人。”

原来是这么回事。江衍也不得不承认,一向行事缜密的他还是百密一疏,但江衍总有办法自圆其说:“什么仙家之人?我不过是早年在蜀山修炼了一段时间,一不小心,就飞升成了太乙散仙。”

一不小心……好拙劣的瞎话。

大凡凡人修仙,必然要经过练气境、筑基境、结丹境、元婴境和化神境五个小境界,中阶段依次为炼虚境、合体境和大乘境,上阶段依次为真仙境、金仙境、太乙境和大罗境。这个中过程之复杂,则又是一番话。大多人捱到修炼成仙时,基本上都是胡子一大把了。

沧雪隐晦地看了一眼这满嘴胡话的小年轻。江衍心虚地转过头去,原以为会得到一顿暴打,没想到这小狐狸居然没有再深究。

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可言说的秘密,江衍有,沧雪也有。沧雪虽然没读过几年书,但还是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的。

沧雪无所谓地一摊手,说出的话却让江衍都感到心惊:“我的脸,开了花。”

气氛顿时沉默了下来。

江衍看着这狐狸漂亮的大眼睛,忽然心里没有来由的一阵难受。

狐族尚美,人尽皆知。可独她是不美的,偏这要强的丫头还是青丘帝姬,指不定以前受了多少神界的嘲讽。

江衍很想知道是谁干的,但是再问下去,无异是在她的伤口上继续撒盐。

“对不起。”

“和你有什么关系?”沧雪好笑地看着像霜打的茄子似的江衍,知道他心里是真觉得对不住,“皮囊如钱财,都是可有可无的东西,这道理连凡人都懂。世人会称赞丑女无盐,也会抨击美人妲己,不会因为他们的外貌而影响对他们内在的评价。”

许久没有得到回音。

沧雪一转头,就发现打算偷偷离开的某人。

那人还是带着一脸贱笑,眉眼中却平添了许多温柔,往那里一站,便是清风朗月,玉树临风:“之前打断了你的鞭子,以后若是有缘再遇,我再赔你一件好的。”

说完,那人身影一闪,就如同下午沧雪所见那样,很快消失在了夜幕中。

“可真是个怪人。”沧雪对着他离开的方向怼了一句。

可是,就是这个怪人,沧雪却和他鸡同鸭讲地聊了一晚。

夜幕下,沧雪缓缓摘下面纱。

面纱下,她那原本皎洁的右脸颊上,竟然当真开了一朵血红色的花朵!

花瓣在夜风的吹拂下微微摆动,呈现出一种莫名的诡异。



红尘小仙 我在异界当牧师 江湖有间八卦社 绝世红颜只为你倾倒 好想有个系统掩饰自己 大唐霸道太子李承乾 昆吾心纪 农门商女种田忙 LOL首席设计师 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