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靠种田成为首富 第4章 做一本书(求收藏、求推荐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所以练了半宿的进出空间,第二天姜云成功起晚了。等她醒过来的时候,苏先生正好从里间出。姜云眼睛一亮,苏先生目不眼睛斜视地走出来卧房。姜云急忙要一下床去追,却被周俏一把拦下了,“小祖宗,把衣裳穿好先,伤还没好呢,一会儿再受凉了。”直到姜云穿好衣裳出的等她醒来的时候,苏先生正好从里间出来。。...

因为练了半宿的进出空间,第二天姜云成功起晚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苏先生正好从里间出来。

姜云眼睛一亮,苏先生目不斜视地走出卧房。

姜云连忙要下床去追,却被周俏一把拦住了,“小祖宗,把衣裳穿好先,伤还没好呢,一会儿再着凉了。”

等到姜云穿好衣裳出来的时候,苏先生已经走出小院,身后跟着姜杨挑着一小担柴。

姜云被周俏拉着胡乱洗漱了一番,又喝了一碗菜粥,然后迈着小短腿追了出去。

“哎哟,你慢点跑,别再摔着了。”周俏站在廊下操心地叮嘱着。

姜云头也不回地挥手应道:“知道啦,二婶,我会小心的。”

姜云家在村子的西面,苏先生住在村子的北面,姜云一路追过去,最终在苏先生的住所堵住了他。

“苏、苏、先生,你、还没、给我、换药呢。”姜云上气不接下气道。

苏先生瞥了她一眼,淡淡道:“药效一日才耗尽,昨日是申时上的药,今日也申时换。”

苏先生顿了一下,捋着胡须继续道:“我见你身强体壮的,想来不用我这把老骨头再跑一趟了,等到申时的时候,你自己来找我换药吧。”

说完苏先生绕过她进了院子,悠扬的声音传来:“四郎,柴放到后院去,来帮我翻药材。”

姜杨应了一声,给姜云递了一个怜悯的眼神,挑着柴绕过姜云也进了院子。

姜云:……

在经历了空间白雾的磨练之后,姜云明白了一个道理——世上无难事,只要不放弃。

于是……

姜杨在帮苏先生晾晒药材的时候。

姜云垫着脚道:“四叔,我来帮你一起翻吧!”

然后……

因为个子太矮,成功打翻了一个药材架。

姜杨:……

……

苏先生喊姜杨烧水的时候。

姜云:“四叔,我来帮你看着,你去忙别的吧!”

姜杨怀疑地看她,“这很危险,你不许碰啊,好了就叫我。”

姜云连连点头,“知道了,知道了。”

然后……

积极地想要端茶倒水,成功碎了一个陶壶。

姜杨:……

……

姜杨帮苏先生扫院子的时候。

姜杨也拉着扫帚冲进战场……

“四叔,我来帮你一起扫!”

然后……

尘土飞扬。

姜杨:……

为了避免院子里晾晒的药材遭殃,姜杨不得不收缴了她的扫帚。

姜云委屈地直噘嘴。

看到在廊下喝茶的苏先生,姜云眼珠子一转又凑了上去,殷勤道:“苏先生,您热不热啊?要不要我给你扇扇风?”

苏先生右手夹着一枚黑棋,认真端详着棋盘上的棋局,淡淡道:“立冬都过了。”

姜云显然不知道尴尬为何物,看到棋盘上的黑白棋子,瞬间转移话题:“先生在下棋啊?!我也会啊,一个人下多无聊啊,要不我陪你下?”

苏先生这下终于抬眼看她了,“你会下棋?”语气满是不信任。

姜云拍着胸脯道:“我当然会!我下过很多次的!”

五子棋嘛,她在空间里和霸霸玩过很多次。

只不过空间里没有棋,他们是在纸上下的,但是乐趣丝毫不减。

虽然她总是被碾压的那个……

苏先生虽然不信,但见她信心满满的样子,又好奇她是不是真的会。

于是清了棋盘,抓了几个子压在棋盘上,“猜先。”

姜云眨了眨眼:霸霸教她的没有这一步啊……

苏先生见她迟疑,眼睛一眯。

姜云顿时一个激灵,“我们不是这么开始的!”

“哦?那你们是怎么开始的?”苏先生问道,心里却已经认定她在撒谎了。

姜云:“我教你!”

于是苏先生在姜云的指导下,学习了——石头剪刀布。

苏先生:……还挺有趣。

主要是他第一把就赢了。

苏先生先下。

两人你来我往地下了几个棋子。

苏先生看着她一个挨着一个下,忍不住摇头。

姜云见她都三子连了苏先生还不拦她,也忍不住抬头看他,那表情很清晰地传递了她的想法:你真的会下棋吗?

苏先生:……

……

“我赢了!”姜云看着棋盘上连成一排的五个白子高兴道。

苏先生:……

运了运气,苏先生问道:“你下的这叫什么棋?”

“五子棋啊!”姜云也看出苏先生显然是不会下五子棋了,于是很大方地教他:“谁先把五个棋连在一起,谁就赢了。”

苏先生:……

姜云还在那自顾自地道:“下棋嘛,这样才有趣,先生刚才那样胡乱摆了一整个棋盘,眼睛都看花了,一点意思都没有。”

明明是在尝试破解传世棋局的苏先生:……

……

姜杨拎着姜云,把她轻轻放在院子外。

“苏先生说他这几天都不想再看到你了。你头上的药,晚点我会带回去帮你换药的。”

看着小侄女可怜巴巴的小眼神,姜杨无奈劝道:“回去找岳水、岳山他们玩吧。先生年纪大了,经不起气。”他也经不起折腾了。

姜云:……

垂头丧气的姜云回到家里先去看望重伤的爹爹。

姜云看着浑身到处都绑着布条的父亲难过道:“爹爹,你是不是很痛?”

“爹爹不疼。”姜松扯了扯嘴角。

姜云沉默了一下,并不相信这话。

她只是脑袋撞破皮都痛得要死,爹爹浑身是伤还吐血,怎么可能不疼。

于是轻轻抓着他的手吹气,“云娘给爹爹呼呼就不疼了啊。”

……

看过重伤的爹爹,姜云更难过了。

她想赚钱给爹爹治病,可是联盟语要学很久才可以,那样爹爹就要疼很久……

苏先生现在又不理她,她到底要怎样才能借到书呢?

心情低落的姜云最后在后院找到了她娘。

刘素背对着姜云坐在矮凳上不知在忙些什么。

姜云走过去趴在刘素背上,难过道:“娘,苏先生不理我怎么办……”

刘素反手摸了摸姜云的脑袋,“云娘很想要一本书吗?”

“嗯。”姜云的脸埋在她的肩膀上闷闷地应道。

“那娘给你做一本好吗?”

“嗯?”姜云瞬间精神了。

然后她就看见了刘素针线篓子里的一堆……树皮?

姜云呆了呆:“这不是……四叔给我记账的树皮吗?”

这树皮是姜杨在山里找来的,不知道是什么树的树皮,不如寻常树皮那样厚,但是很有韧性。压平整晒干之后,会变硬,但是也不会一掰就碎。

且晒干之后树皮里面还是浅黄色的,用炭笔在上面画可以留下清晰的痕迹。

因为姜云年纪小,怕她和小伙伴们算钱记不清,姜松特意弄了这些树皮来给她画图计数。只是没想到树皮才用了三张,生意就黄了。

刘素想到姜云之前在树皮上画的“鬼画符”忍俊不禁,“你四叔现在回来了,你们的生意也做不成了,娘就找他要了这些树皮。”

听到“生意”二字,姜云少见的不好意思了起来,“娘,你都知道啦……”

刘素摸了摸她的脑袋,“嗯,娘知道,我们云娘是个好孩子。”

刘素说着,把针线篓子拿起来抱在怀里,拍了拍旁边的凳子,让她坐下,“你坐着等一会儿,马上就好了。”

姜云这才发现,那些树皮被裁剪成同样大小的方形,侧边整齐地戳了一排孔,刘素正用一截截细麻绳穿过那些孔。

因为树皮做的书页有点硬,无法像纸张那样翻动,所以刘素把树皮上的孔眼留得很大,一个孔眼的位置,用一根麻绳串起来打个死结。

全都串好后,树皮的左侧就是9个麻绳圈,这样树皮就可以灵活翻动了。

树皮固定好了之后,她又拿了一根用麻绳缠绕的木炭。

只见那木炭前端削得尖尖的,刘素抓着那木炭在最外层的树皮上小心翼翼地写下三个字——三字经。

姜云张圆了嘴,直到接过这本树皮书都没回过神来。

“这是三字经。”刘素指着封面上的字教她。

在刘素的指导下,姜云轻轻翻开书页,小心翼翼的生怕把它弄坏了。

当翻开封面,看到第二张树皮上整齐排列的字,姜云激动地在脑海中呼喊金霸:“霸霸,霸霸,快点,你看看这书行不行?!”

围观全程的金霸也激动了,摩拳擦掌道:“应该可以,你先找个地方把书收进来我试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