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不良人 第二十六章 齐王的权衡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永和县主李太平赶回齐王府后,就将昨日在曲江池的所见所闻与父王李象讲了。谈到赵洵作的那首诗,李太平语气中满是钦慕之情。“父王,的确这赵洵也不似坊间传闻传闻的那样不堪入目。若他真的是一个放荡子,岂会做出如此有志向的诗来?”“自古以来逢秋悲孤寂,我言深秋胜春谈及赵洵作的那首诗,李太平语气中满是倾慕之情。。...

永和县主李太平返回齐王府后,就将今日在曲江池的所见所闻与父王李象讲了。

谈及赵洵作的那首诗,李太平语气中满是倾慕之情。

“父王,看来这赵洵也不似坊间传闻的那样不堪。若他真的是一个浪荡子,岂会作出如此有志向的诗来?”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好诗,确实是好诗啊。”

齐王李象一边拍着怀里的李太平,一边感慨道。

“父王,既然连你都觉得赵洵有才,何不与他结交一番?”

李太平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说道。

“倒也无不可,不过本王不能出面,叫你哥哥去吧。”

对这个女儿,李象向来是宠爱有加的,不忍心她受到哪怕一丝一毫的委屈。

他轻拍了拍李太平的肩膀,眼神之中满是宠溺。

都说生儿子好,可在皇室宗亲中,却更偏爱女儿。

因为儿子不知不觉的就会成为竞争对手,只有女儿毫无威胁,让这些天潢贵胄能够感受到一丝不易察觉到的温情。

亲情对他们来说是极为奢侈的东西,所以他们就会愈发珍惜。

对于京师长安的诸多勋贵,齐王李象基本上都有所了解。

这个赵洵也算是勋贵子弟中的头牌,成国公的名头也是响当当的,与其结交倒也没有什么问题,不会堕了齐王府的面子。

但是李象毕竟是亲王,主动出面结交一个后辈勋贵子弟,到底有些不妥。此事由齐王世子来做最合适不过。

齐王世子李建业向来喜好诗词歌赋,是个读书人坯子,这次也算是能够发挥一些作用了。

“那我一会就去找大哥说。”

说来李象乃是当今天子显隆帝的次子,受封齐王。

按照大周定制,亲王年长后必须前往封地就藩。

但规矩说到底也只是个规矩而已。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说到底,亲王到底就藩与否,全看天子的意思。

若是天子宠爱,便是藩王成年也可以赖在长安不走。到头来,那些灰溜溜的离开长安赶到封地的都是些不受宠的王爷。

齐王当然是受宠的,因为他的母妃乃是显隆帝的宠妃崔贵妃。

陈皇后薨逝后,中宫的位置一直空悬,无数嫔妃觊觎,但都没人敢做什么实质性的动作。

道理嘛其实也很简单,君心难测啊。

陈皇后乃是当今天子的发妻。

早在显隆帝还是太子的时候陈皇后就是太子妃了。

二人一直相敬如宾,显隆帝登基后也理所当然的把太子妃封为皇后,母仪天下。

陈皇后诞有一子,就是当今的太子。另有两女,其中一位为永康公主也就是长公主,另一位是显隆帝最宠爱的老幺平阳公主。

陈皇后死后,显隆帝一直不另立皇后,其实态度很明确了,那就是不希望其他皇子产生不切实际的想法。

因为一旦另立皇后,东宫太子的地位就会很尴尬。

而如果不立皇后,太子的地位就会相对稳固。

齐王乃是庶长子,若说对储位完全没有想法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不能轻易的表露出来,因为他很清楚他的父皇显隆帝是个什么样的人。

工于心计,精通权术,对于人心的把控可堪化境。

便是李象再有心机也不敢跟自己的父皇耍,那是老寿星上吊,活的不耐烦了。

隐忍,静观其变才是当下最合适的做法。

但是隐忍并不是意味着不作为。

事实上,李象一直都在暗中培植自己的势力。

这一点想必显隆帝也心知肚明。

拥有着不良人这样一个庞大的情报机构,满朝王孙公卿的一举一动显隆帝都该是了如指掌。

但是天子并没有发声,并没有出面制止,这说明天子默许了。

天子并不是完全不想看到皇子们的争斗,适当的争斗可以让太子有压力,也能让天子过得更安心。

只要不触及到他的底线,天子是不会多说什么的。

只是这个底线在哪里,这个度如何把握并没有人告诉李象。

他也是摸着石头过河,靠着对父皇的一些了解来做。

在他看来,吏部管的是官,户部管的是钱。只要他不动这两个地方,父皇就不会管。

至于不良人...

不良人衙门有些特殊,若说重要性,其肯定没有六部、御史台重要。

但它又是独立于大周官僚体系的存在,是绝对意义上的天子耳目。

如果李象结交的是不良帅冯昊,那绝对是犯了大忌,李象绝不会这么蠢。

但是齐王要交好的赵洵不过就是个青袍,是不良人等级体系中的最低等存在,仅仅比帮闲的白袍高,后者不在不良人编制内。

天子当然不会在意齐王府拉拢如此一个普通的不良人。再加上李象会授意世子李建业去做这件事,就更加不会授人以柄了。

身为龙子龙孙,一举一动都受到旁人的注意。

李象自然要谨小慎微。

生在帝王家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但皇位只有一个,所以势必会拼的你死我活。

最后赢家通吃获得一切,输家则可能会输得一塌糊涂甚至丢掉性命。

但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会认为自己一定会输。

齐王李象也是如此。

在他看来他府中门客极多,但像赵洵这样有文采的还真是没有。

相反太子东宫中有不少有文才的年轻人。

如果李象能够把赵洵拉拢到身边来,一来是对太子的反击,二来也是千金买马骨,可以吸引到更多的有才之人前来投靠。

这种局面一旦形成,就可以对东宫方面造成巨大的压力。

李象甚至自己都不需要发力,就等着东宫犯蠢给机会就好了。

有的时候李象觉得坐到储君的位置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因为这就相当于成了别人攻击的目标。

而作为一个隐藏在暗处的追赶者往往会更容易发力。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当李象决定发力的时候一定是时机成熟的时候。

到了那时他一定会让天下人明白,他齐王才是最适合做大周天子的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