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文中的女二重生了 第六章凤清淮和谭修远的第一次交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想什么呢?”花雨用胳膊肘捣了一下才可离,终于等到把才可离的思绪拉了回去。“嗯?怎么了?”才可离还我以为花雨叫她是有什么事。花雨坐到了才可离身边,也剥了颗栗子放到手心,伸回去想喂凤清淮,怎奈凤清淮看都不看她几眼。花雨随手将栗子放进了自己的嘴里,边“嗯?怎么了?”。...

“想什么呢?”

花雨用胳膊肘捣了一下方可离,终于把方可离的思绪拉了回来。

“嗯?怎么了?”

方可离还以为花雨叫她是有什么事。

花雨坐到了方可离身边,也剥了颗栗子放在手心,伸出去想喂凤清淮,奈何凤清淮看都不看她一眼。

花雨顺手将栗子放进了自己的嘴里,边吃还边说着话。

“其实颜净秋师兄挺好的。我看你之前一直躲着他,就知道你会拒绝他,但没想到你会拒绝的这么快,一点余地都不给自己留。”

对于花雨话语中的可惜,方可离反应很平淡。

“不是一条路上的人,终究走不到一起的。”

花雨听着,有些莫名其妙。

但看着方可离不想多说的份上她也没有多问,毕竟是人家的私事。

凤清淮吃的差不多了,站在桌面上,昂着凤头:“方可离,别担心,以后我给你找夫君,只找那种样貌出众修为高超的,一个不够就两个,两个不够就三个,保证不会委屈了你。”

“那我呢?”一旁的花雨将头伸到凤清淮面前,虽然她并不信凤清淮的话,但这不妨碍她出来刷存在感。

“你吗?”凤清淮眼中带了几分嫌弃,“给你找个会做饭的,你要不要啊?”

“要!当然要啊!这可说好了,以后你要给我找个会做饭的夫君,不然我就把方可离给带跑了。”

见这一人一鸟约法三章,方可离笑着摇了摇头。

“整天夫君夫君的,都不知道修炼。时辰差不多了,我要去修炼了,师姐一起吗?”

花雨快速的摇头,顺带着翻了个白眼,“我才不去呢,之前跟着你一起修炼了两天,简直是要了我的老命了。那么累,我还是看看话本子嗑嗑瓜子吧。”

“放心,我会在心中给你加油的,你们去吧。”

“那我们可就走了。”

花雨挥挥手送她们离开,接着就躺回了床上,从枕头下拿出了话本子。

方可离抱起凤清淮来到了后山的断崖。

这处断崖是方可离前世发现的地方,很少有人来,崖边还有一颗歪脖子树。

这棵树一年四季都会开着粉色的花。听别人说,这个花十分的神秘,可以保佑有情人终成眷属。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方可离心中十分不屑,天底下最会骗人的话,便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好了,我要修炼了,你自个找虫子吃去。”

放下凤清淮,方可离坐在树下打坐。

这些日子,她将那本阵法书看了大半,只是一些地方还需要加强修炼。

一个阵法在脑中浮现,指随心动,很快在空中画出了个奇怪的图形,最后双手结印,一个五芒星图案的阵法出现。

方可离睁眼看到阵法时,脸上是遮掩不住的欣喜,她终于将五芒星阵法给画出来了。

这个阵法并不是多高级的阵法,但是在这个阵法中,敌人行为会受到限制,阵主人的速度却会得到提升。

凤清淮双爪落地就想扑腾翅膀飞到树上的,但他不知为什么竟然飞不起来,只能迈开它金贵的双腿在附近转悠。

哼,他可是尊贵的凤凰,怎么可能找虫子呢,就算是吃也是吃蛟啊龙啊之类的东西。

不过,还是栗子更好吃些。

在附近转悠了许久,凤清淮有些累了,想回去靠在方可离怀里睡一会儿,转身才发现自己迷了路。

试探着往前走着,凤清淮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不是那天看着方可离受罚的那个什么长老吗。

不知为什么,凤清淮一看到对方就心生厌恶。

虽然对方长得确实不错,一看就是那种正人君子。而且,以对方的资质来日飞升成仙,指日可待。

不过这个人身上好似还多了些其他的东西,具体是什么,凤清淮也说不上来。

“谁在那里?”谭修远双手一抓,凤清淮便不可控制的飞到了他的手里。

见凤清淮呼吸有些困难,谭修远略微松了松手。

“竟是一只凤凰,”谭修远多了些惊讶,继而道:“你既跟在了方可离身边,那就应该好好守着她,不该在这边乱走。”

凤清淮努力的伸直脖子,想和谭修远视线齐平。

“她在修炼,我只是在旁边转悠,看看会不会有隐藏的危险,防止心怀不轨之人对她耍见不得人的手段。”

谭修远冷笑一声,“这里是风清门,怎么会有人耍见不得人的手段?”

凤清淮翻了个白眼,轻“嗤”一声。

“越是自诩名门正派的人越是肮脏,因为他们那些不可见人的内心需要用一些东西来掩盖,而自诩的正义就是最好的掩饰。这样丑恶的人性,这样简单的道理,活了这么久的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又何必自欺欺人。”

“妖言惑众。”谭修远将凤清淮从手中甩了出去。

凤清淮摔在地上滚了两下,金色的羽毛都粘上了灰尘。

这般狼狈,凤清淮还是不肯服软,“我是不是妖言惑众,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到时候你可别自欺欺人的好。”

放完狠话,凤清淮撒开脚丫子就跑走了,他现在修为还未恢复,不能与谭修远硬碰硬。

本来以为在方可离被责罚那日,他躲得好好的,谭修远不会发现他。原来对方早就察觉了他的存在,只是没说而已,弄了半天,他才是那个跳梁小丑。

哼!他也要努力修炼,早晚有一天把谭修远踩在脚底下。

凤清淮远远的就看到了打坐的方可离,一个冲刺,在最后一段距离猛跳起来,“嘭”的一下落到了方可离的怀中。

方可离吓得睁开了眼,双手都举了起来。

“凤清淮,你这是怎么了?后面有老虎追你吗?”

凤清淮用翅膀压下方可离受惊举起的双手,“从今日起,本尊要和你一起修炼。”

“那你为什么要钻到我的怀里呢?”方可离一句话就让凤清淮僵住了。

对视了一会儿,凤清淮跳出了方可离的怀中,咳了两下,“我刚刚迷了眼,不小心跳错了。”

方可离调笑道:“那你是要跳哪儿?跳崖吗?”

瞥了一眼旁边的断崖,底下深不可测,要是跳下去的话也不知会发生什么。

但如果不是方可容的话,跳下去大多都是九死一生。

记得上辈子,方可容就是不小心跌落崖底,机缘巧合之下得了莫大的机缘。

方可离并不想以这种手段抢夺别人的机缘,上辈子就不是她的东西,这辈子又能有什么例外呢?

既然是姐姐的,那就还是姐姐的。不争也不抢,这样就不会有人骂她恶毒,骂她奸诈了吧。

方可离继续练习着阵法,凤清淮却在无意中瞟到了不远处的谭修远。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霸王妃(上) 排球少年之ACE 精灵掌门人 最是无爱无恨解云端 诸界末日在线 穿成甜宠文恶毒女配之后 我的女友是二货 轻河记 北地巫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