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别慌,换我来 第003章跟我走吧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上次那个男人望着但是凶,但实际上人还很不错,起码也没对她动手动脚的,也也没像钱二那样始终盯着她看,所以是个好人吧?陈知许也是也没办法了,没办法带着斗笠,提着篮子,深踹浅踹的走在泥泞的道路的山路上。做为伯府千金,陈知许哪里我们走过这样的山路,又因为她现在的作为伯府千金,陈知许哪里走过这样的山路,又因为她现在的这具身体十分虚弱,腿上手上还带着伤,因此每一步都走的十分艰难。。...

刚才那个男人看着虽然凶,但其实人还不错,至少没有对她动手动脚的,也没有像钱二那样一直盯着她看,应该是个好人吧?

陈知许也是没有办法了,只能带着斗笠,提着篮子,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泥泞的山路上。

作为伯府千金,陈知许哪里走过这样的山路,又因为她现在的这具身体十分虚弱,腿上手上还带着伤,因此每一步都走的十分艰难。

而前面的钱长锋,即使扛着个人,脚步也走的十分快,渐渐的,隔着厚重的雨幕,陈知许都快看不见他的背影了。

陈知许有些着急,也加快脚步跟上去,结果就不小心踩进了泥坑里,摔倒在地,泥水溅了一身。

篮子掉在地上,鸡蛋和猪肉都浸在了泥水里,一个粉底碎花的钱袋掉了出来。

陈知许顾不上腿上的疼痛,赶紧将鸡蛋猪肉,以及钱袋都装回到篮子里,然而鸡蛋还是碎了好几个,十分可惜。

陈知许把浸湿的钱袋放进篮子里,红着眼眶站起身,觉得此时此刻的经历简直跟做梦一样。

如果真是做梦就好了,噩梦快点醒过来吧。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还能回去京城吗,可是她已经不是她了,回去又有什么用呢?

她的父亲还带着伤卧病在床,她原本想送完兄长后,就回家去照顾父亲的,如今也不能了,那父亲该怎么办?

更重要的一点是,她变成了如今的模样,那她自己的身体呢?是不是也被那个女孩占了?

如果她们两个人交换了身体的话,那么那个女孩大约是会被她的护卫们找回去,然后带回京城。

那么变成她之后的那个人,会不会帮她照顾她的父亲呢?

以及,她的夫家,她刚知道自己一家会变成这样,都是他们害的,结果却什么都做不了,也不知道那个姑娘变成她回去后,会不会被那些人迫害。

毕竟那姑娘跟她如今的状况一样,彼此都没有对方的记忆。

这样实在是非常被动。

陈知许满身泥水的坐在地上,脸上的水不断滑下脸颊,她红着眼眶垂着头,看着碎掉的那几个鸡蛋,悲从中来。

钱长锋走着走着,就见身后没了人影。

他回头看了一眼,十分无奈,又扛着钱二走了回去。

站在陈知许跟前,垂头看她。

陈知许抬头,看到他回来了,低声道:“鸡蛋碎了。”

钱长锋:“......”

不是,几个鸡蛋啊?就难过成这样?

不至于,真不至于。

与鸡蛋相比,钱长锋觉得人还是比较重要,毕竟这雨这么大,再淋下去人都要傻了,重点是他担心钱二顶不住。

他抹了把脸,十分无奈的冲陈知许伸出手。

陈知许愣了一下,便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袖,缓缓站起身来。

钱长锋心想,这姑娘还挺讲究,知道男女授受不亲,都这样了也不敢拉他手。

他也没说什么,就放慢脚步,任由小姑娘扯着他的袖子,慢慢往村民们居住的方向走去。

*

乌石村的老村长家敞着门,他站在天井边往外看,没见着有人来,便又沿着天井转了两圈,有些坐不住了。

他的妻子钱刘氏看不过眼,问:“你不好好坐着在那溜达什么呢?咱家米多也经不住你这样消食啊。”

老村长:“......”

他气闷的一吹胡子,瞪了妻子一眼,道:“我是看这时辰不早了,钱二那混账小子还没回来,这雨这么大,也不知道他在路上有没有事。”

钱刘氏看了眼往天井里灌的瓢泼大雨,不以为意的说:“他能有什么事,混水摸鱼么?”

老村长没说话,依旧站在那看着门口,皱的满脸褶子。

老村长觉得这样不行,虽然钱二平日里不太靠谱,但是给神明办事他敢怠慢吗?

估计是路上不好走,耽误了,又或者摔着了。

老村长不放心,得再找个人过去看看才行。

他拿起挂在门边的斗笠,弯腰挽起裤脚,准备出门去喊人,刚出门就见不远的村道中,钱长锋高大的身影走在暴雨中,肩上还扛着个人。

老村长脚步一顿,赶紧迎上去,有些紧张的说:“阿锋,小年这是怎么了?”

平时都是混账小子的喊,现在知道喊小年了。

钱长锋道:“没事,他就是额头受了伤,一会儿让正叔给他止血包扎一下就行了。”

老村长听到这里,顿时放下心,外面雨天大,他赶紧带着钱长锋进了屋里。

等钱长锋进了屋,将钱二放在地上之后,老村长才注意到跟在钱长锋身后的陈知许。

刚才雨大没注意,小姑娘又被钱长锋高大的身体挡了个结实,老村长竟然都没有发现。

他愣了愣,上下打量陈知许好几眼后,才将狐疑的目光转向钱长锋,道:“阿锋,这就是你那位在白石村的未婚妻?”

钱长锋在白石村有个未婚妻,这事无人不知,不过本村的人鲜少见过,毕竟基本都是钱长锋过去看人家,对方基本没有来过。

所以老村长才有此一问。

听到老村长的问话,钱长锋脸色一黑。

他道:“村长,以后别跟我提未婚妻这三个字。”

老村长疑惑:“怎么了?”

钱长锋不耐烦的说:“我烦。”

老村长:“......”

这是有故事啊!

老村长心里想着这事,回头让自己的妻子去喊自己儿子过来,给钱二看伤口。

钱刘氏早就看到了,这会已经从里屋的走廊经过,来到隔壁自己儿子钱流正家中,把人叫过来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