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医妃权倾天下 第6章 长嫡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王御医战战兢兢,的话也不是谢知微说破,就算到了现在的,他也不能够凭出脉象来,如此隐讳的脉象,别说他,是御医院判首,也难摸出。这一次要也不是谢知微,王御医不敢想,自己会有什么下场。宫里动了胎气的娘娘们,有几个保全过胎的?保全了,救了这个,也开罪了那个。这次要不是谢知微,王太医不敢想,自己会有什么下场。宫里小产的娘娘们,有几个保住过胎的?保住了,救了这个,也得罪了那个。。...

王太医战战兢兢,如果不是谢知微点破,哪怕到了现在,他也不能凭出脉象来,如此隐晦的脉象,别说他,就是太医院判首,也难摸出来。

这次要不是谢知微,王太医不敢想,自己会有什么下场。宫里小产的娘娘们,有几个保住过胎的?保住了,救了这个,也得罪了那个。

他没想保住自己的命,能不株连九族就好。

谢知微也算是救了他一命,一个十岁的孩子,居然有一手好脉息,这真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王太医站起身,朝谢知微拱手施了一礼,便站在一边不说话了。

皇后看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谁都知道,小产最伤身。身为皇后,若总是流产,皇帝和朝中大臣们会怎么想?

想到前两次小产,虽然瞒了下来,可到底瞒不住皇帝,她已经从皇帝的眼中看到了失望。

对方好歹毒的心思!

人,怒到极致,很快就能平静下来,皇后深吸一口气,“好孩子,这次真是谢谢你了!”

大公主也是吓了个够呛,她挂着眼泪,“薇妹妹,我母后和弟弟真的会没事吗?”

大公主还从来没有对哪个姑娘这么客气过,她是皇后嫡出,大雍朝唯一的嫡公主,活得肆意张扬。

“大公主,有臣女在,皇后娘娘和娘娘肚子里的龙子,不会有事。”

谢知微这话,可不叫猖狂,王太医甚至跟着心里承认,能够有这把好脉息,有施一手好针的人,自然是有这个能耐。

大公主和皇后都放下心来,如果这一次皇后真的又流产,大公主会一辈子无法原谅自己。

过了一会儿,谢知微便给皇后拔了针,她用针快,拔针也快,一拂手的功夫,皇后身上数十根银针就没了。这手绝活,王太医练了一辈子也没有练会,此刻,他都要自闭了。

皇后用过药后,就睡了。

大公主守着皇后,让奚嬷嬷亲自送谢知微出来。

刚刚出了皇后住的院子,一个总角年纪的小和尚跑了过来,仰着头问道,“请问是谢大夫人和谢大姑娘吗?谢家来人,奉谢老夫人的命,命大夫人和大姑娘尽快收拾行李回去,不要扰了皇后娘娘和大公主的清净。”

奚嬷嬷想到方才在山脚下的时候,似乎遇到过谢家的车驾,那会儿怎么不见谢家大夫人和大姑娘跟着一起回去?

她心里疑虑,但这会儿,却不是好问的时候,她连忙对谢知微躬身道,“大姑娘,皇后娘娘那边怕是暂时离不得姑娘。”

谢知微对那小沙弥道,“劳烦帮忙传句话,就说我和大公主一见如故,想在寺庙里多陪大公主玩两日,过几日再回府。”

谢知微是扎扎实实地救了皇后娘娘腹中的胎儿,否则今日又要打杀一批人,闹个沸反盈天。

奚嬷嬷并不觉得谢知微这话是在借大公主的虎皮抖威风,相反,她觉得,谢大姑娘能瞒住皇后娘娘的事,小小年纪说话行事便如此妥帖,不愧是谢家这样的世家大族教养出来的女儿,真是再好不过了。

小沙弥得了话转身就走了,等他把话传给于嬷嬷派来的人,那人听了,傻眼了。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这媳妇子急了,赶紧回去禀报,生怕老太太一生气,会迁怒到自己身上。

天地可鉴,她分明是想尽了办法,第一时间把老太太的命令传达到,谁曾想,大姑娘是真厉害,这才多大点功夫,果然就攀附上了大公主。

那媳妇子赶回府中的时候,老太太刚刚收拾妥当,薛婉清也在,她梳洗过了,换了一身衣服,正挨着老太太坐着。

见袁氏和谢知微都没有跟着回来,薛婉清心里就有一丝不好的预感,随着这媳妇子的禀报越来越多,她已是难掩复杂的情绪,难道说,她和谢知微的第一次交锋,就要失败不成?

冯氏坐在红木镶云石七屏风罗汉床上,手里捏着一串迦南香嵌金长圆寿字纹十八子手串,她薄唇微抿,脸颊下垂,隐约可见法令纹。

居然给了那一对母女一个好机会,让她们攀附上了大公主。

皇后生了大公主后,虽然多年无子,但母族势力很大,且皇后娘娘端庄贤淑,是皇帝的原配,很得皇帝的敬重,这么多年在中宫稳若泰山。

皇后娘娘自然是不能得罪的。

不但不能得罪,还不能让皇后知道,自己对长房不慈,否则,谢家就会成为整个京城的笑柄。

“既是她们母女想在法门寺为元柏祈福,那就晚两天再回来吧,你派人去通知一声扶云院,让底下人把大太太和大姑娘日常要用的收拾妥帖送到法门寺去,就说过两日我亲自派人去接。”

薛婉清有点懵了,她唤了一声“外祖母?”

委屈得不行。

老太太没办法,心疼地看着薛婉清,安抚道,“清姐儿,你别担心,一切都有外祖母替你做主!”

薛婉清垂下眼帘,她当然知道冯氏心里在想什么,眼中翻滚着恨意,嘴上却道,“外祖母,清儿是替大表姐担心,和大公主打交道,可不比和府里的姐妹们玩耍,因大表姐居长,我们都会让着她。若大表姐不懂得谦让,得罪了大公主,岂不是会给府里肇祸?”

于嬷嬷忍不住朝薛婉清看了一眼,似乎有点不认识这个表姑娘了。

老太太忙喊住了去传话的婆子,“东西送过去就行了,不必说我会派人去接的话。”

等到了那日,若谢知微没有开罪大公主,再思忖如何做?

皇后睡了一觉,精神多了,她靠在一个大红彩绣云龙捧寿大迎枕上,刚刚用过一碗粳米粥,精气神好了一大半,听奚嬷嬷在说谢家的事。

“原来谢家老太太是这等糊涂,先谢大夫人的嫁妆算得上是百里红妆了,去了之后,都落到了老太太的手里不说。今日,谢老太太因谢大姑娘和薛表姑娘起了争执,偏护薛表姑娘,特意不带谢大夫人和谢大姑娘回府,后来听说皇后娘娘来了,就派了个媳妇子带话,让谢大太太和谢大夫人赶紧回去。”

是怕谢家的事,机缘凑巧落到了皇后娘娘的眼里吧!偏生,谢家姑娘是个厉害的。

大公主听得气愤不已,“母后,谢老太太这么欺负薇妹妹,真是太过分了,等回了宫,母后把谢老太太宣进宫,好好训诫一番。”

“你呀,就是冲动了些。若本宫把谢老太太宣进宫训斥一番,谢大姑娘脸上就很好看吗?不过,该敲打还是要敲打一番,这些年,京城里都不知道,谢家还有个嫡长女了。”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霸王妃(上) 排球少年之ACE 精灵掌门人 最是无爱无恨解云端 诸界末日在线 穿成甜宠文恶毒女配之后 我的女友是二货 轻河记 北地巫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