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与她逆光而行 第3章 开始盯夫了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她叫苏云笙,与江漓大一岁,去年二十三。名字很江南水乡,实际却个飒到不得了的姑娘。“不说话的,你在不在家里啊?”不说话的,是苏云笙给江漓取的闺名儿。她俩小时候就认识了,江家和苏家之间隔了三栋别墅,勉强算邻居。那一年,苏云笙问:“江漓,我们是朋友了吗名字很江南水乡,实际却是个飒到不得了的姑娘。。...

她叫苏云笙,与江漓同岁,今年二十三。

名字很江南水乡,实际却是个飒到不得了的姑娘。

“不说话,你在不在家啊?”

不说话,是苏云笙给江漓取的闺名儿。

她俩小时候就认识,江家和苏家之间隔了三栋别墅,勉强算是邻居。

那一年,苏云笙问:“江漓,我们是朋友了吗?”

江漓立刻回答:“不知道。”

行吧。

你对我“不知道”,那我就喊你“不说话”。

十六岁就被喊做“小苏总”的人未来是要纵横商界的,怎么能做亏本生意?

江漓语调淡淡:“不在。”

虽然冷冷清清,却添了几分柔。

大概她是江漓知道名字,又知道电话的那类人里联系最密切的一个。

苏云笙失望极了:“啊,我明天晚上要去你家吃饭,你不在我很无聊的。”

虽然江漓在也很无聊。

但至少有个人可以让她拉着去角落肆无忌惮的说话。

“既然你不在,那我就不客气了,”苏云笙拖着懒洋洋的调子,“朱敏和江淇这对贼母女,别指望我会给她们好脸色。”

江漓默了几秒:“别在意。”

苏云笙惊讶,瞬间来了劲儿:“哟喂,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金口难开如你,居然会接我的话了?”

江漓倚靠在门框上,没说话。

风挺大的,也很凉。

道路两边的几株梅树开花了,花香乘着风,弥漫了整条巷子。

小时候她闻过这种味道,从那间封闭的阁楼传出来的。

“对了,你走的时候有没有把房间门锁好?”苏云笙转了话题。

江漓站直了身子,巷子里偶有三轮车经过,“叮铃叮铃”的响着铃。

她答:“没有。”

“啊呀!”苏云笙急了,“你怎么能不锁门,万一江淇趁你不在进去偷东西怎么办?”

她去年送给江漓的一颗蓝宝石,那贼婆娘可是从年头惦记到了年尾。

其他诸如老坑冰种翡翠镯子,羊脂玉扳指,粉钻手链等等,都是藏在江漓房中的珍品。

全是霸气小苏总从拍卖会上用高价标回来送给她家这位“不说话”的。

小苏总不差这点钱,但给人占了便宜就很不爽:“算了,明天我过去时候上楼把你房门给锁了,就是你不喜欢那些玩意,也不能平白无故给人偷了去。”

风声里,姑娘的嗓音弥散其中,很轻很淡,丝毫听不出她动了些心念:“云笙。”

苏云笙:“嗯?”

江漓:“什么是喜欢?”

苏云笙:“你有喜欢的人了?”

谁打碎了她的铁石心肠?

牛逼啊。

江漓:“想知道。”

想,就是没有。

苏云笙开始认真思考她的问题,好久没回话。

这时,一双干净的白色鞋子出现在眼前。

“你好。”

江漓顺着声音抬头。

男孩有着清秀的五官,面庞带着稚嫩,看上去十三四岁的模样。

他身旁竖着一只嫩黄色的行李箱。

“不好意思,我想问一下,你认识沈焰吗,就是前几天才搬来的住客。”

这个村子不大,如果是当地人,遇到面生的肯定有印象。

尤其沈焰还顶着那张让人看过就忘不了的脸。

男孩摸出手机,点进相册,放大其中一张照片,把屏幕转了过去:“他是我哥哥。”

照片中的少年离镜头有点远。

他侧着脸,手中捧书,在实况模式下,出现了一瞬间翻书的动作。

江漓认出来了。

是早上买六个苹果的人。

江漓刚点了下头,那男孩的手机就响了。

屏幕正对着,她看到漆黑屏幕上显示的备注——世界上最帅的单身狗。

备注旁的头像是系统自带的狗头,耷拉耳朵,咧着嘴。

背景是粉红色的,挺少女心。

“是我哥哥!”男孩兴奋的接了电话,“喂,哥哥!”

听筒里,他哥哥的声音很焦急:“沈栖,二叔说你带着行李走了,你现在在哪里?”

男孩仰起头,看了眼顶上的招牌:“周家果铺。”

沈焰反应过来:“福祉村?”

沈栖:“嗯。”

沈焰没责怪,只担心他安全:“你怎么跑来了?”

沈栖有着充分的理由:“给你送咽喉片。”

真是个不听话的小孩。

沈焰拿他没办法:“你在原地等着不要乱跑,我马上就来。”

挂了电话,沈栖嘿嘿嘿的笑:“我哥哥来接我了。”

江漓还举着手机。

电话那头,苏云笙开口了:“诶,不说话,关于你的问题,我想了想……”

“云笙,”她打断,“我挂了。”

话音落下,耳边响起了忙音。

“嘟嘟嘟……”

苏云笙:……

她家“不说话”第一次先挂电话!

……

沈栖年龄不大,话却不少,等他哥哥来领人的这段期间,对着不言不语的江漓,都能扯出好些话题。

妥妥的社交牛逼症。

“姐姐,我叫沈栖,栖息的栖。”

“我来找我哥哥,我哥哥叫沈焰,火焰的焰。”

“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

眼前的姑娘看起来并不比他大,出于礼貌,沈栖喊了声“姐姐”。

谁知这句“姐姐”喊出口了,好像有点上瘾。

“姐姐,你是本地人吗?”

“我是从二叔家来的,我二叔家在北港市。”

“我哥哥也在北港市住过,后来就不住了。”

“姐姐,这儿是你家开的店吗?”

“早上我哥哥说买苹果了,是在你家买的吗?”

“姐姐,你是什么星座啊?生日是几月几号啊?”

“我哥哥摩羯座的,生日十二月二十三号。”

“还有还有,我哥哥他是……”

不止有社交牛逼症,还是哥控。

话没说完,远处传来了沈焰的声音。

“沈栖!”

他一路跑过来的。

沈栖转过脸,冲着阳光里越来越靠近的人影挥着手:“哥哥,我在这里。”

他哥哥走近,有点喘,看得出来他跑得很急。

确认他是安全的,沈焰语气里才带了些责怪:“你怎么不听我的话非要跑出来呢?”

沈栖耷下脑袋,像只打架输了的小狗:“明天是除夕。”

我想跟你一起过年。

沈焰叹了口气。

起了一阵凉风,灌入了他嗓子。

不舒服了,他抿紧唇轻咳两声,偏头的刹那,眼神不经意扫过了水果店。

站在门口的姑娘,目光停在了他身上。



帝世无双 美人请自重 我要当主角 爱妻如宝 暖心贵公子 最强特种兵之战狼 异次元红警世界 重生之勇夺世界杯 末世之曲终化神 大国工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