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异代言人 第五章 倒悬的沼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想法是一回事,做什么则是另一回事。宁永学边暗笑,边摆出尬尴的表情,放佛是很不好意思地又低头。“我的译法不太精确,”他谨慎小心地说,“——‘阴影向下牙齿咬合时,血珠横穿过人的表皮和后见的眼瞳,就能将祭神品献给自己幽暗而变化无常的徘徊者们,来换一枚钥匙的碎片“我的译法不太准确,”他谨慎地说,“——‘阴影向上咬合时,血珠穿过人的表皮和先见的眼瞳,就能将祭祀品献给黑暗而无常的徘徊者们,换取一枚钥匙的碎片’。”。...

怪异代言人

推荐指数:10分

《怪异代言人》在线阅读


想法是一回事,做什么则是另一回事。宁永学一边腹诽,一边摆出尴尬的表情,仿佛是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我的译法不太准确,”他谨慎地说,“——‘阴影向上咬合时,血珠穿过人的表皮和先见的眼瞳,就能将祭祀品献给黑暗而无常的徘徊者们,换取一枚钥匙的碎片’。”

白钧眉头直皱,显然想揣摩这故弄玄虚的话语有何意义,阿芙拉却跟着问了起来,“你懂古文字?”

“这是萨克提语,”宁永学说明道,“来自古代北方冻土的游牧民族,后来他们的分支语群之一演变成当代萨什人的萨卡普语。海场本地的图书馆有几本萨克提语以及后来语群的藏书,不过这肯定是最古老的一种。”

“不错,很好。”她点头说,“接下就来报考内务部机构吧,学弟,我会帮你通融过去。我这边需要一些人,最好能从古老的语群追根溯源。待遇还不错,偶尔会遇见些麻烦事,不大也不小。”

你管这两条断了的胳膊叫不大不小的麻烦事?你可是真是幽默极了。

“呃,我还在研读学术资料,要等几年才能毕业,来年我一定会考虑。”

“真是可惜,”阿芙拉说,“不过再过段时间,内务部会和海场的大学展开一些合作,为此也会拨比款项给你们。到了那时,记得把入职申请给我递交过来。”

她话里根本没有考虑的余地。

不过,要是真能进内务部供职,未必不是好事,至少钱的问题能解决,只是她描述的麻烦事里似有太多令人不安的因素。

好奇心和危机感实在很难抉择。

话说回来,眼前死人了的事情还没解决,想那么远当真有意义吗?

万一影子又咬合过来,把审讯室里这两人变成另外四条胳膊,事情会怎样?到时候我还能把自己的入职申请递交到哪儿?疯人院的看护?

说到这里,阿芙拉再次提笔划过胡庭禹做的笔录,好像是要记住他交待的底细:“让我看看你的出身之所吧,学弟......”她眉头稍蹙,轻轻摇头,仿佛意识到某种不安的征兆。

怎么回事?我的出身地怎么了?

她稍作迟疑,然后略过了宁永学在意的事项。

“熊先生——”阿芙拉朝审讯室的铁门摆摆手,意思显而易见,不过看到白钧圆睁的眼睛,她又摇摇头。

“算了,白钧,帮我把门推开。我想透下气,非常感谢。”她说。

宁永学没作声,也没显露表情。她看着不像是要透气的模样,她的语气轻松惬意,面色也很平静,眼睛还稍稍眯了点。

假如这是个借口,那她要白钧把门推开,兴许是为确认某种猜测。联想到胡庭禹的瘟疫已经扩散开,安全局这个地方显然已经不安全了。

他俩目视白钧踱步过去,捏住把手,用力一拧。

门不仅没开,甚至一点动静都没有,看起来像是被谁给焊住了似得。人为吗?不太可能,不过跟胡庭禹毫无征兆的死亡关系一点不浅。气氛一时间安静得可怕,阿芙拉倒是在笔录上勾画了起来,也不知是在写什么东西。

不过,将祭祀品献给......

某人献出了祭祀品,诅咒了胡庭禹,紧跟着审讯室的门就堵死了,把他们关在里面。如过这个人真想做什么,内务部的来访者可能会遭遇麻烦,他这个傻乎乎交待了古语译文的白痴,可能也会出麻烦。

宁永学瞥了阿芙拉一眼,没想到她也侧过脸来,还对他眨了下眼,好像是在传达某种心领神会的暗示。

白钧能看出内务部的女士正拿他探路兼踩陷阱吗?宁永学自然能看出来,但他不想多话,除非他能保证拉拢到白钧,还能保证不受内务部人士威胁。

宁永学刚想到这一茬,白钧就后退了一步、两步。他面色难看,正往头顶望去,好像本来还浮在水面的心情直接沉到了底。

在场三人都抬起头来,看到门扉边有茂密的阴影交错。在光暗交界处,黑暗的水泊顺着门的缝隙无声漫入,淹没了头顶的天花板,倒悬在半空中,违背了现有的一切物理规则。

阴冷潮湿的空气随风弥漫,一股腐败的甜香让宁永学胃里一阵翻涌,险些吐了出来。

正是胡庭禹刚刚死去时弥漫的气味,但要浓郁得多。

说来奇怪,宁永学也见识过这一幕,不过是在某人梦呓般的故事中。

当时从长启图书馆里找到的著述很残破,有些字迹已是模糊难辨,无法看得清晰,不过其中一段他记得非常清楚:

“我已献上必要的祭祀品,请将表皮内外的门扉张开,接我穿行,引我渡过沼泽,越过林地,在荒芜中展示出跻身通晓者的路途......”

见得白钧和内务部的女人正注视门那边,宁永学稍稍踮脚,伸手划过淹没了天花板的沼泽,其中触感相当黏稠,像是在抚摸沾满血污的动物眼珠,似乎要用点力气才能剜进去。

这东西肯定不是现实意义上的沼泽。

说实话,他想潜进去看看。

目前没必要,除非他有潜水服和氧气瓶。

宁永学环顾四周,扫视审讯室里一切异常的征兆。

——不知为何死死锁住的门扉,淹没了天花板的黑暗沼泽,来历不明的内务部人士。除了它们以外,审讯室里可还有其它异常事物?

无论是锁死审讯室的门,亦或淹没天花板,总该有什么目的,不然何必大费周章地封锁住审讯室,一点点引发不安?这地方不是恐怖片,自然没有毫无理由的惊吓。

然后他看到了胡庭禹两条鲜血淋漓的断臂。

这两条胳膊就是钥匙的碎片,他想,也许还是什么关键物品,值得某人来取。

想法很荒谬,不过总该有什么东西是钥匙的碎片。

也许我可以把它们拿起来,试试古语里的祷文,看看我能不能得到什么仪式的奖赏?

想到这里,白钧终于退到老胡的断臂旁。他撞在桌子上,发出咣当声。

“我还以为你会英勇地撞开大门呢,白钧。”阿芙拉说。

“我不会犯错误。”白钧嘶声说。

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奇怪,宁永学想到,和他的外形也不匹配,嘶哑,低沉,就像不久前还沸腾着的热血忽然熄灭了,而且是被他自己给熄灭了。

也许他本来就没什么热血,只是他在城市中生活的伪装?

“喔,这么说,你见过其他人犯错了?”她问道。

“我在边防的时候见过差不多的事情,我不会再冒然犯错了。”

看得出来,白钧不是个愚钝的白痴,也绝非普通的强壮监察,——他在国境交界处受过训练,虽说不像内务部的官僚一样难以揣度,却也不会全然受情感左右。

除此以外,他经历过真正的恐怖,就和审讯室的情况差不了多少,因此,他能做出的决断也非常人可比。他也许会心一狠当场杀人,然后毁尸灭迹,这事不是没可能。

宁永学不擅长观察,很多看人的结论他都要慢慢思考才能总结得出。至于阿芙罗西卡·菲奥多洛夫娜,她暂时是团迷雾,无法看得清晰。

话说回来,安全局里还有其它退役军官吗?

“安全局里还有其它退役军官吗?”阿芙拉问了完全一样的问题。

“目前只有我。”

好极了,先杀最有威胁的肯定是对的。要是这地方有人得先死,要么就是内务部的,要么就是边防退役的,既然威胁最高的两位都待在一起,捎带一个无关紧要的大学生,又能有什么所谓?

宁永学参与过村人在森林的狩猎,虽说没有持枪证,但他用过猎枪,设过捕猎的陷阱,也伏击过大型猛兽,更见过被熊咬死的尸骨。

在他看来,狩猎中最重要的首先是保证自己的安全,待在最为隐蔽之处,然后再伺机行动。

眼下的情况还不好说,不过和在危机四伏的森林里公然行走也没太大差别。

虽说当年老家的叔叔吹嘘自己手里的步枪能击中好几百米开外的靶子,在森林中无所畏惧,但是若干年前他被棕熊伏击的时候,他手头的所有专业器械没有一个派上用场。

哪怕一个都没有。

结果,还是要宁永学帮忙给他收尸,把那堆骨头、内脏和肉片都归拢到麻袋里面。

宁永学擦拭掉指尖的黏液,平缓呼吸。他决定先探探这两人的口风说。

“看起来你很平静,白钧先生。”他带着合乎现状的胆怯问道,“既然以前遇过差不多的事情的,也许......你能给我一些建议?”

“我不能给你任何建议。”白钧睁大眼睛,瞪着他的视线里充满不信任,“而且我怀疑这地方每一个人。”

“这话似乎有深意。”阿芙拉拿圆珠笔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桌子,“你也怀疑我和他吗,白钧?”

“我只是想挽救自己。”白钧说,他没正面回答,不过他的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他是不是出于怀疑杀过同僚?

“还没退役的时候,你是什么级别?”内务部的家伙若无其事地问道。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在问你是什么级别,白钧,你能听到吗,嗯?”

“没有任何级别,我被剥夺权力了。”

“你还想取得其它权力吗?”这话不可谓不诛心。

“没什么,”白钧哪怕在这困境中也很谨慎,“我早就认命了。”

你看起来可一点都不像是认命了,就像我也从来没有认命过。



帝世无双 美人请自重 我要当主角 爱妻如宝 暖心贵公子 最强特种兵之战狼 异次元红警世界 重生之勇夺世界杯 末世之曲终化神 大国工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