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一只小龙仙 第五章 入仙界02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半雪在华池宫已渡过了十日,这十晚盘始终也没机会看见柏麟。柏麟做为天宫的太子确实非常忙碌,总是会早出晚归。她也悄悄地和主要负责寝殿内务的子鱼打探过几次,就连子鱼都鲜少看见柏麟。半雪低下头叹口气拿着扫帚打扫宫门,她的位阶过低,而锦瑟不知道为何又非常不喜她,半雪低头叹气拿着扫帚清扫宫门,她的位阶过低,而锦瑟不知为何又十分不喜她,给她派的任务都是围绕在宫墙外围,要么是给花施肥,要么是清扫落叶,她根本没有机会接近柏麟。。...

半雪在华池宫已度过了五日,这五日内一直没有机会见到柏麟。柏麟身为天宫的太子确实十分繁忙,总是早出晚归。她也悄悄地和负责寝殿内务的子鱼打听过几次,就连子鱼都甚少见到柏麟。

半雪低头叹气拿着扫帚清扫宫门,她的位阶过低,而锦瑟不知为何又十分不喜她,给她派的任务都是围绕在宫墙外围,要么是给花施肥,要么是清扫落叶,她根本没有机会接近柏麟。

不行!若是这样下去,她何时才能完成任务?半雪不确定墨澜会给她多少时间,若是这个大魔王突然没了耐心,那花溪怎么办?思前想后,半雪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在心中盘算一番后,特意在换岗休息间隙提前回到阁楼等待子鱼归来。

“你今儿个怎么回来这么早?”子鱼一进阁楼就看到半雪懒洋洋地躺在床上,“莫不是提前翘岗回来的吧?”

半雪侧眼望向子鱼,装作自己很疲惫的样子,缓缓坐起身下床倒水喝,顺手也给子鱼倒了一杯,“当然不是,今日不知为何,宫门那颗歪脖子树一直在掉叶子,搞得我清扫了好几遍,难不成它已经修炼成精要化作人形,所以不停的脱去叶子?”

子鱼笑着接过水,喝了一口后说道:“你休要嘲笑那颗树,人家可是正经的灵树,虽然是长得歪了点。我想它不停的掉叶子大约是见你可爱,在与你玩闹罢。”

半雪瘪瘪嘴,回身坐到床上。她静静的等待药效发作,对不起了,子鱼。

桌上茶壶里的水早被她偷偷下了灼石散,灼石散有致热发晕的药效,服用后如不细查,不会轻易发现。不过一会儿,子鱼便觉得头晕脑胀,直到下午换岗都下不来床。半雪借机忙去寻了锦瑟,悄无声息地将水倒去。

锦瑟见子鱼浑浑噩噩的样子,其它仙娥均已有任务在身,只好大手一挥,不情愿地让半雪暂时顶替子鱼。

半雪在柏麟殿中慢慢擦拭着每张桌子和椅子,她心想,只要她做的慢,就一定能等到柏麟回殿。柏麟是上神之位,要剜他的心谈何容易,所以半雪打算先见到对方,看看双方实力悬殊多大,再做计划。

她虽不知墨澜为何要取柏麟太子的心,但她隐隐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一个换取自己和花溪自由的机会,只要拿到柏麟的心,到时候再和墨澜谈条件。

窗外的毕方鸟来来回回地落在杆上,而半雪也在这殿中反反复复地擦了七八遍,柏麟一直未归来。她实在无聊,只好在殿中瞎晃,看看能不能找点其它事情做,不然锦瑟进来看她无所事事,定会将她安排去别处,她必须把握住这次能见到柏麟的机会。

半雪这一乱晃导致的结果就是刚一进入柏麟的书房,就不小心碰到了插在瓷瓶中的千机旗,千机旗被触发之后整个书房千箭齐发。半雪还有困灵索锁着背脊,无法驱动过多的灵力施展法术,就在她来不及躲闪,差点死在箭下时,柏麟回到了寝殿,救下了她。

“殿下恕罪!”锦瑟一进书房便看到地面上铺满了千机箭,书架、砚台全倒了,大大小小的仙书也被射得千疮百孔,半雪跪在柏麟跟下,锦瑟只觉得眼前发黑,急忙跪下。

柏麟坐在椅上,神情充满无语。这一片狼藉给他的冲击也着实大,看到跪在眼前一脸惶恐不安的小仙娥,他轻叹了口气:“此前从未见过你,可是新到华池宫的?”

半雪以为柏麟会大怒,并会将自己拷打几日关进天牢,却不想跪了半天也没见柏麟下令狠罚自己。又听到柏麟耐着性子询问自己,她回声应道:“回殿下的话,这是我到华池宫的第六日。”

跪在旁边的锦瑟急忙接话道:“殿下,原本今日在殿下寝殿当值的子鱼仙子生病了,我见她平日倒老实本分、做事勤快,这才让她顶替当值,未想却酿此大祸,还望殿下息怒,一切皆是锦瑟安排不到位,望殿下念她初来乍到,能从轻责罚,锦瑟也愿一并受罚。”半雪闻言有些惊讶,她本以为按照平时锦瑟对自己的刁难,此时应该火上浇油将她推出去落罪才是,没想到字语间居然流露出为她求情之意。

柏麟站起身,朝锦瑟微微抬了抬手,“不必如此,孤没生气,只是下次一定要交待好新人,孤这宫殿里什么能碰什么不能碰,若是今日孤来晚了一步,那才是真的酿成大祸了。”说完便朝半雪看了一眼,“这千机箭也不是什么上等的兵器,就能差点要你的命,你这功法也太弱了,日后定要勤于修炼明白吗?”半雪连连说是,柏麟无奈地摇摇头,“念你初犯,回去写一篇思过文罢了。”说完一脸不想在这儿多呆的神情,径直离开书房。

锦瑟躬身相送后,赶忙招呼门外的仙娥们进来一起收拾这惨况。瞧见半雪还愣愣的跪在地上,气不打一处来,“还跪在那里干嘛?等我拉起你吗?”

半雪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起身,“多谢姑姑,我下次一定小心,不惹麻烦!”

锦瑟闻言挑了挑眉,算了,以后就不要指望这种富贵仙家出身的大小姐能做好什么,只要不整出什么辱没殿下的事情她就拜谢天道了。

“听说你今日差点丧命于殿下的书房?”半雪一回到阁楼,得到消息的仙娥们立即围了上来,“你没事吧?”半雪听罢心头暖暖,大家没有指责议论她毁坏了柏麟的书房,只是关心在意她有没有受伤。

半雪轻轻地摇摇头:“我没事,就是殿下的书房可能有点糟,就怕......”

“半雪!”子鱼着急忙慌地冲进来,“你还好吗!有没有受伤!”

半雪一见子鱼就越发愧疚,她闪躲着子鱼关切的目光,回应道:“我没有受伤,殿下回来得及时,救下了我。”

“那就好那就好,殿下房内机关太多,有很多的神器看着普通,实际不能随意乱动,一不小心触发了机关,就会像今日这样,你以后可得小心!”

半雪说:“怕是没有以后了,殿下哪里还能容得下我?”

“没事没事,殿下一向宽宏大量,他既然没有降罪于你,那这个事情就过去了,你不要放在心上了。”子鱼见半雪一脸郁色,温言安慰道:“只是写一篇思过文罢了,没事的。”

提到这个思过文,半雪更加僵硬地笑了一下,“你说的对,殿下只是罚我写思过文。”

思过文,思过文,她连自己的名字都写得七扭八歪,更不要说写出一篇文章!

半雪趁着大家歇息的时候,悄悄从柜子掏出刚刚借的砚台、笔和纸,哪知抓起笔的时候她已觉得是如临大敌。其实她是认识字的,但是只停留在认识字的阶段,提笔写字是不怎么会的,毕竟从小没有人正经教过她握笔写字。

她思来想去,觉得这个情况可以列入非常紧急。第二天便假装自己昨日惊吓过度,告假回家休养,锦瑟巴不得她现在离得远远的,自是点头答应,还嘱咐她可以多休息几日,切记回来时把思过文写好交给殿下,于是半雪就这样回到了鬼王山。

当她说明回来的原因时,墨澜一贯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难得露出了生动的神情,对,一种在看笨蛋的神情。

漪澜殿内。

案桌上摆放着极北雪狼族献上的摩尼果,还有那萦绕淡淡安神香气的菩提香。半雪坐在案前屏息静气,墨澜的呼吸就在她的鬓角,拂过她的发丝,有一种发痒的感觉。他放低了声音后竟带着一丝哄人之意,“落笔再稳一些,别发抖。”半雪只觉得声音近在耳畔,有些酥麻。本来就不会写字,被这旖旎的气氛弄得下笔无力,字写得断断续续。见此,墨澜从身后擎着她的手,慢慢一笔一划带着她写。半雪有些不自在地想要挣脱,墨澜似是感受到了她的害羞,便放开了她的手,移到了她的身旁,“你先练好我给你写的名字,剩下的就由我写吧。”

嗯?半雪顿了一瞬,“魔君这是愿意给我代笔吗?”

墨澜闻言轻笑了一声,这笑声听在半雪的耳中颇有嘲弄之意。半雪知道自己能力有限,又觉得被嘲弄有些不爽,铁着脸抓起笔练字。墨澜瞅见她一脸不高兴,心情越发得好,于是命门外的侍女拿来凤旬刚猎杀的坤地兽,其兽皮制成的坤地软甲送给她。“坤地兽兽皮不容轻易刺穿,制成的软甲贴身,可保你,像千机箭那种中等的仙器是绝无可能刺穿你的。”

半雪听完在心中冷笑,若是能打开她的困灵索,恢复她的灵力,千机箭也近不了她身。

“多谢魔君。”

墨澜在一旁飞快的写好了思过文,半雪扫了一眼惊讶于他竟能变化笔迹,后又想想墨澜的本事通天,好像没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一想到墨澜这么强,她又觉得烦躁,只得拿笔撒气。墨澜又命侍女掰开了摩尼果,喂给半雪,而后靠在椅上摩挲着半雪的头发,似笑非笑。

“见到柏麟的感觉如何?”

半雪一惊,直觉这个问题如果没有答得让这个魔头开心,他说不定立刻会扯断她的头发。半雪在脑中思来想去,才开口答道:“柏麟的实力远在我之上,我还没想到要如何才能剜他的心。”

墨澜坐在她的身后,她看不见墨澜是什么表情,只听到墨澜又问了一句:“柏麟没有罚你,你当是为何?”

为何?人家天界的上神,心有大爱,宅心仁厚呗。半雪心里腹诽,但面上依然淡淡的说道:“不知。”墨澜道:“我也看不懂他,所以你得把他的心挖过来给我看看。”

半雪:“........”

她觉得这个对话令人无言,只能干笑一声。墨澜又觉得无趣,于是下了逐客令,命她赶紧回到天宫。

才过一日半雪便回到了华池宫,在锦瑟的带引下,捧着思过文去见了柏麟。

上次事出突然,半雪未能好好细看柏麟,这次觐见终于切身感受到了为什么那些仙娥都向往华池宫,向往柏麟上神。

“见过殿下。”半雪躬身行礼,柏麟轻抬手让她坐下,她恭顺地递上思过文。柏麟看后有些惊讶,这小仙娥看着资质平凡,没想到倒写得一手好字。

“你的字不错,文笔也十分流畅,日后便在孤的书房为孤研墨。”半雪闻言略感意外,此前一直找不到机会可以接近柏麟,现在倒有机会直接摆在自己面前。

半雪面露喜色,低声回是。锦瑟在一旁神色复杂,暗自决定一定要多加留意这个半雪,提防她做出什么出格之事。

半雪自从得了这个研墨的差事,本以为会日日见到柏麟,没想到柏麟事务繁忙,平时回宫殿的时间都很少,更谈不上在书房写字。半雪平日里只得无聊地翻翻柏麟收藏的字帖,直到她翻到书架上被封存在盒子里保存得很好的字帖时,不敢相信的确认了几遍,如果她没认错的话,这似乎是墨澜的字。

“你在做什么?”九离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半雪见是九离,不慌不忙地将字帖收好放回盒子,“我瞧着这个字帖上的字很好看,于是多看了几眼。”

九离飞快地扫了一眼盒子,“那是墨澜上神,哦,大魔头在殿下寿辰的时候送给殿下的。”

半雪闻言一怔,“那个魔头以前与殿下关系很好?”

九离皱了皱眉,“殿下原先也是在蔽月上神那学习法术,自然与那个魔头熟识。”

半雪哦了一声,接着道:“那也就是说殿下、清河神女还有墨澜魔头自小是一块长大的咯?”

九离点点头,“从前墨澜上神时常与殿下一道,下棋、写字、抚琴、谈心。”

谈心?半雪心中笑道,墨澜那厮没有心吧。

“既是这样,那墨澜入了魔道,殿下应该很是失望。”

“岂止!”九离拉过半雪悄声说道,“当年墨澜入魔,屠了半个天宫。殿下从东海赶回来,跪在重阳殿跪了七天七夜,求天帝同意,说是要自行前往鬼王山带回墨澜,殿下不信墨澜真入了魔道,但过去了这么多年,那个大魔头做的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情,殿下不信也得信了。”

半雪觉得好笑,墨澜曾与柏麟是知己,而如今墨澜一心要取了柏麟的心,魔头果然是魔头,什么友情爱情,道无情立马就无情。



帝世无双 美人请自重 我要当主角 爱妻如宝 暖心贵公子 最强特种兵之战狼 异次元红警世界 重生之勇夺世界杯 末世之曲终化神 大国工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