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到休书后,咸鱼王妃掉马了 第5章 草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两个侍卫立马回来,雪儿回过身,望着沐清瑜的目光中透着不屑,正想再讽刺两句,突然整个身子失重,被那两侍卫拖着就走。雪儿大惊,赶忙叫道:“你们弄错了,也不是拖那个女人吗?松绑我,是拖那个贱女人!”“嗤……”沐清瑜笑了一声。楚昕元的脸色更黑沉了,冷馨儿大惊,急忙叫道:“你们搞错了,不是拖那个女人吗?放开我,是拖那个贱女人!”。...

两个侍卫立刻过来,馨儿回过身,看着沐清瑜的目光中透着鄙夷,正想再嘲讽两句,突然整个身子失重,被那两侍卫拖着就走。

馨儿大惊,急忙叫道:“你们搞错了,不是拖那个女人吗?放开我,是拖那个贱女人!”

“嗤……”沐清瑜笑了一声。

楚昕元的脸色更黑沉了,冷冷道:“杖毙!”

馨儿这才知道大事不好,急忙求情:“王爷饶命,王爷,奴婢犯了什么错?您不能这么对奴婢呀!奴婢都是为了王爷呀!”

楚昕元当然不会听一个奴婢的所谓解释,因为这个奴婢的无规矩,不知尊卑,不守本份,他被沐清瑜给嘲笑了,就凭这一点,这奴婢就死有余辜!

眼见得马上要拖出门口,馨儿慌了,急忙叫道:“王妃,王妃,奴婢知道错了,你饶了我……县主,县主,你帮奴婢求求情,求王爷开恩,奴婢以后一定做牛做马报答你!”

听到杖毙两个字,沐清瑜皱眉,果然是万恶的君主特权时代,人命如草芥。

不过,她也不是圣母,从原身的记忆中可以看出,这个丫头心思歹毒,一直在踩她,捧着梅静雪,大概是觉得梅静雪以后才是正经梁王妃,做了不少小动作,原身上吊而死与她也脱不了干系。

沐清瑜没开口救人。原身软弱,这丫头明里暗里没少使坏,受伤害的是原身,她没办法替原身原谅!

本来诡异的气氛因着馨儿的惨叫声更寂静无声。

梅静雪转头看着楚昕元,温温雅雅又满带着同情地道:“王爷,没想到清瑜姐姐院里的丫头竟然这般胆大妄为,清瑜姐姐受委屈了!”

“姐姐?”沐清瑜捕捉到这两个字,立刻笑了,毫不留情地道:“梅小姐怕不是弄错了,我娘只生了我一个就去世了,在沐家我尚且没有姐妹,在别的地方更不会有,梅小姐还是不要随便攀亲的好!”

梅静雪睁大眼睛,完全没料到沐清瑜会说出这样的话,她那如烟似雾笼罩的大眼睛里迅速蓄了一些水汽,焦急又委屈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哦,我明白了!”沐清瑜并不让她说完,看了她一眼,又看了楚昕元一眼,意味深长地道:“听说同侍一夫的,大都以姐妹相称,莫非梅小姐是这个意思?”

“放肆!”楚昕元脸色更沉,怒斥:“静雪是本王表妹!她叫你一声姐姐,是抬举你!”

“是吗?”面对那双似要吃人的眼睛,沐清瑜根本不在乎,反倒言笑晏晏:“你的表妹,不应该叫我表嫂吗?偏要叫我姐姐,这不是上赶着让我误会吗?梅小姐,如果你没这个意思,那算我对不住,给你道歉了!”

梅静雪:“……”

这叫她怎么答?

若说不用道歉,就表示她有这个意思。她脸色涨红一片,又急又窘迫地道:“表……嫂,是我叫错了。”她轻轻地道:“表哥,之前的事是误会,不怪表嫂。不是她把我推下水的!”

沐清瑜心中冷笑,真要解释,之前一句话的事,可她偏不说,这都一天一夜过去了,该受的屈辱原身都已经受了,现在这句解释,不嫌太迟了吗?

她或者也应该装出委屈巴巴的样子,含嗔带怨看着楚昕元,让他意识到自己错怪了人?

只是想想,沐清瑜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算了,这种白莲路线,不适合她!



帝世无双 美人请自重 我要当主角 爱妻如宝 暖心贵公子 最强特种兵之战狼 异次元红警世界 重生之勇夺世界杯 末世之曲终化神 大国工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