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魔教鼎炉到万古共主 第六章 天妒之人,二十八大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他我道身……”“命相……”“奇遇……”“转世重生……”陆沉眉头紧锁,寻思着这些词汇。那枚伴生物而至的阴阳双鱼玉,而如今化成眉心之中的一线烙印。其色朱红,熠熠熠熠。印衬得陆沉仿若忘忧天仙,气质更加出尘。刨除这点变化,在他的识海内,还会出现了几道形如太那枚伴生而来的阴阳双鱼玉,如今化为眉心之中的一线烙印。。...

“他我道身……”

“命相……”

“奇遇……”

“转生……”

陆沉眉头紧锁,琢磨着这些词汇。

那枚伴生而来的阴阳双鱼玉,如今化为眉心之中的一线烙印。

其色朱红,熠熠生辉。

映衬得陆沉好似忘忧天仙,气质更为出尘。

除去这点变化,在他的识海内,还出现了一道形似太极阴阳的圆盘玉碟。

其中,有两尾黑白游鱼上下环绕,散发出极为神秘的古朴气息。

“此物能够让我凝聚一尊他我道身……等于重新开启一段人生?”

陆沉暂时还没有弄明白,何谓“他我道身”?

不过他想了想,自己被囚于天命宫后山禁地。

纵使绞尽脑汁,使尽手段。

也不可能挣脱牢笼,逃离魔师的掌握。

莫说才接触武道,就算是陆沉天资卓绝,短时间内连破数境。

也不可能追上俯瞰大盛王朝,一身武功盖世的魔师羽清玄。

更何况。

天命宫高手辈出,底蕴雄厚,乃是乌北三十九府执牛耳的顶尖势力。

他能逃得到哪里去?

如此之大的实力差距。

犹如一道无法逾越的天堑鸿沟。

若不是陆沉心志坚韧,恐怕早就屈服认命,甘作鼎炉了。

并非每个人都能在日复一日的绝境消磨中,还能保持自我。

“也许是个机会,试一试也好。”

陆沉眸光闪烁,凝神望向那一方旋动不休,好似阴阳交替的圆盘玉碟。

念头微动,其上便显现出一行行古拙字迹。

【是否凝聚一尊他我道身?】

【需耗费两千道力!】

“凝聚!”

陆沉无声喊道。

他已经退无可退,只能向前而行。

哪怕面对着万丈悬崖,一步踏空就要粉身碎骨,也要博上一把!

前世逢场作戏,早就厌倦了。

重活一次,与其继续忍辱受欺,坐以待毙,还不如险中求胜,搏个机会!

陆沉心神激荡之下,整个识海掀起惊涛骇浪。

一道道光点涌动,灿烈无比!

仿佛有一轮大日炸开,迸射出无穷精芒!

“这是……”

异象之中,陆沉感觉自身的心神,像是被吸扯进了巨大的漩涡。

不知道过去多久,方才清醒过来。

他的视线之内,苍茫一片!

只有无数行古拙字迹,如瀑布般流泻而下。

【他我道身】:【燕还真(正直、仁善、中庸、任我、狂邪,任选其一)】

【功体】:【武骨通灵(赤色,绝顶天资,凡武学之属,无所不通)】

【命相】:【天妒英才(紫色,生而不凡,刑克双亲长辈,三灾三劫,天寿大限二十八)】

“只能活到二十八岁?这算什么开局?”

陆沉无语。

这一尊凝聚出来的他我道身,明显是个短命鬼。

哪怕是天纵奇才,用二十八年能做成什么事?

【重新摇取命相,需耗费五百道力】

似是感知到陆沉的念头,那方太极阴阳的圆盘玉碟荡漾出一行字迹。

“凝聚他我道身,已经耗费两千,还剩下一千八百四十二点道力。”

“摇取命相,五百一次。”

“倘若不够满意,还得继续。”

“等于是个无底洞,到时候只怕得不偿失,心生懊悔。”

陆沉克制住了内心的冲动。

上一世。

他所经历过的消费陷阱、氪金圈套不计其数,怎么可能会被轻易骗到。

略微思索了一下,陆沉选定了“任我”性格,接受了这尊他我道身。

在他看来,正直仁善之辈,向来容易吃亏。

运气好,去到什么传统武侠世界,或许能得到高手传功,女侠青睐。

运气差,碰到黑暗冷酷的写实江湖,估计下场极惨,死得难看。

像是丁典、狄云之辈,就是明证。

做个狂邪之辈,也非他所愿。

行事太过,容易树敌。

而中庸之人,又难以出头。

陆沉思来想去,不如随心所欲,任我独行。

选好之后,他看向那方太极阴阳的圆盘玉碟。

彷如一扇通天彻地的巨大门户,等待着自己投身其中。

“再等一等。”

“若是立刻就去,万一像烂柯人的故事那样,沉睡一日,过去数年,或者一睡不起,难以醒来……我就算没有饿死,也会被魔师注意到。”

陆沉按捺住心中的迫切之念,熄了烛火,离开琅嬛书屋。

回到寝居,他又把魔师赐下的玉石书简拿出来。

粗略扫过去,将其默记在心。

“只有武道第一境的介绍,以及一篇打坐、站桩、练拳的基础功夫……想要练到精深,怕是很难。”

陆沉有些失望。

今晚折腾了那么久。

他已经没有精力再去练习。

于是就和衣睡下。

……

……

数日之后。

陆沉一如往常,来到琅嬛书屋。

小桌前放了一些瓜果点心,辟谷丹药。

这是防止自己心神沉睡太久,腹中饥饿无比,提前备好食物。

横梁上挂着一桶水,底下是三根蜡烛,以及系在绳子上的铃铛。

陆沉特地做了机关。

若他久久未醒。

蜡烛便会烧断麻绳,使得铃铛响起。

这样还吵不醒,那桶水就会当头浇下。

做好准备。

陆沉闭阖双眸。

识海中。

那方圆盘玉碟宛若星辰悬空,庞大无伦,仿佛覆盖一切。

“他我道身……燕还真!”

陆沉心神专注,投入进去。

仿佛坠入无形的漩涡,光怪陆离的画面飞快掠过。

等到他再睁开眼时,外面的景象朦朦胧胧,如同雾里看花。

陆沉下意识地想要张开说话。

却只发出了一声啼哭声音!

“我是个婴孩?还刚出生?”

四周的感受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陆沉啼哭着,乌溜溜的眼珠子转动。

先是看到了一位脸色苍白、衣着华贵的中年美妇。

对方用慈爱的眼神注视着自己,让人忍不住生出亲近之意。

“母亲?”

陆沉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词。

而后。

是接生的稳婆。

这个老妇人嘴里喊着:

“恭喜夫人,是位公子!”

说罢,她还高高地举起陆沉,把那小小地雀儿展示给美妇看。

“真是羞耻啊。”

陆沉恨不得捂住脸。

前世今生加起来,他都没有见识过这种场面。

“快把老爷叫进来!让他也瞧瞧!”

中年美妇有气无力的说道。

稳婆连连点头,还没等她呼喊,一位身材昂藏,紫衣金冠的中年男子便闯了进来。

对方撩开帘子,龙行虎步之间,自有一股雄浑的威势。

这人看也未看稳婆手里捧着的婴孩,率先坐在床榻边上,拉住美妇的手,神色关切的问道:

“素心,你没事吧?”

十月怀胎,分娩生子,本就是天底下第一等的痛楚。

更何况,妻子中途还遭遇难产,差点一尸两命。

站在门外的燕问天听到那一声高过一声的痛叫,简直心急如焚,可又没什么办法。

论及比武斗阵,他得心应手,傲然无比。

可说到接生,那就没辙了。

“我哪有什么事,快看看咱们的儿子!生得多可爱啊,粉嫩嫩的,将来一定是个俊秀的少年郎!”

名叫“素心”的美妇母性发作,一双眸子只盯着稳婆怀里的新生婴孩。

“眼睛长得像你,鼻子像我……给我抱一下。”

稳婆笑呵呵的附和两句,说了一些好话,然后用双手把陆沉递了过去。

燕问天瞧着抱着婴孩,再看看脸上洋溢慈爱之色的妻子,威严面庞也不由露出一丝笑容。

“燕郎,快给咱们孩子的取个名。”

美妇低头道。

“本末一相返,漂浮不还真……就叫燕还真!”

燕问天略一思索,随后答道。

“真儿,真儿……你喜欢这个名字吗?”

美妇欣喜无比,温柔亲着婴孩粉嫩的脸颊。

只不过眼角余光,忽然捕捉到浓烈血色闪过。

她疑惑地看向婴孩的肚子,伸手去摸。

只见一道道鲜红欲滴的丝线交错,乍然显现。

仿佛蜘蛛织网一般,构成了触目惊心的“劫”字。

“燕郎!这是怎么回事?”

美妇大惊失色。

“赤血劫!”

燕问天同样也看到了,脸色霎时凝重,盯了半晌,最后咬牙切齿道:

“思无常!我一定灭你密宗满门!”

听到“赤血劫”三个字,美妇瞪大眼睛。

似是想起什么,如遭雷击。

“气血沸腾,五脏如火!先天早衰,二十八大限!真儿,他怎么会中了赤血劫!?”

她无助地望着丈夫,而后又看了眼安静恬淡的婴孩。

只觉得怒急攻心,眼前一黑,登时昏死过去。

“赤血劫?那是什么东西?”

陆沉仰起纯真的小脸,含着手指,暗自想道。



贵妇命 神医斗鬼才 路神他落地成盒 傲娇王爷求合作 陛下实在太强硬了 红龙传记 没金手指照样无敌 炼魔道 秦清的穿越奇缘 烬之纪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