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帝国 第2章 无路可退【新书求收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嘭!嘭!嗤……山谷幽林深处,外壳上长满金属苔藓的冷藏仓被人从里面狠狠地撩开。任重浑身哆嗦着钻了出。他手脚用地爬进仓体,再双手死死地拽着冷藏仓壁,省得从上面跌落时屁股砸到下面的两块尖利石头上。上一次从冷藏仓里这样出时,他就一下子横着坐了上来,髋骨任重哆嗦着钻了出来。。...

嘭!嘭!

嗤……

山谷幽林深处,外壳上长满金属苔藓的冷冻仓被人从里面狠狠掀开。

任重哆嗦着钻了出来。

他手脚并用地爬出仓体,再双手死死拽着冷冻仓壁,免得从上面滑落时屁股砸到下面的一块尖锐石头上。

上次从冷冻仓里这样出来时,他就一下子斜着坐了上去,髋骨和尖石来了个硬碰硬,给他疼得龇牙咧嘴。

这次,吃过亏的任重下意识多了步操作,让双脚先着地。

随后他背靠金属仓板,缓缓滑落坐到地上。

咳咳咳!

他猛烈咳嗽起来,咳了许久,再大口大口地喘粗气。

他拼命深呼吸,以确定自己还活着。

他一下又一下地拍打自己的胸口,试图冷静下来。

他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几秒钟前自己被一枪洞穿胸膛,再给开颅取脑的画面。

他充满恐惧地四下打望许久。

入目所见,依然是东倒西歪乱七八糟的废弃冷冻仓、枝繁叶茂的巨树、满地乱窜的藤蔓、密密麻麻的灌木丛、斑秃一样的苔藓。

没有那飞行器,谢天谢地。

等等,我怎么又回冷冻仓了?

任重再用力捏了捏自己的脸,确定不是在做梦。

他开始产生新的疑惑。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不是死了吗?

真死了?

还是我的大脑被取走后,给装在什么容器里人工培养着,这是我的大脑被人引导出来的脑中梦境?

任重想了很久,依然没个主意。

他甚至狠狠拧了下大腿。

嘶,确实痛。

可能不是梦,可能是这梦太真。

他想事情想得太投入,以至于他身旁的冷冻仓又开始自动播报信息都未曾察觉,直到又听到爸妈的遗言,他才猛回过神来。

又听了一次遗言。

他冷静下来了。

虽然搞不清这究竟是真实还是幻境,现在又究竟什么个情况,那飞行器为什么二话不说就要杀人取脑,但总得走走看看。

爸说过,凡事得向前看。

正好他又觉着口渴,出发!

循着记忆,任重再次来到小溪旁,再次蹲下喝水,洗脸。

但这次他没躺着思考人生,也没捡石子打水漂,稍作歇息,便选了个与上次相反的方向走去,是为了避开那倒霉催的飞行器。

往出走没两步,背后又是啪嗒一声。

任重诧异地回头看。

依然是那个红油油的果子,摔得稀碎。

他往回走去,仔细端详,再抬头看看旁边。

那里有块扁平的石子儿,如果没记错的话,上次这块石子是被他捡起拿来打了水漂。

现在那石子的位置与上次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再看粉身碎骨的红果子,正砸在一灰一黑两块巴掌大的地面斑痕中间。

任重闭目回忆许久,面露惊奇。

红果子砸落的位置、在地上拍碎后散落的方位、或大或小的碎块的形态与位置……

这种种细节,与他记忆中也是一模一样,一一对应,分毫不差,恍如时光倒流,岁月重置。

任重形如石化,在原地呆立许久。

他心中已然有了些不可思议的猜想。

约莫十分钟过去,任重所化的石像突然动了,直奔先前选中的与飞行器相反的方位。

走没多久,他又突地捂住脖子,蜷缩倒地。

痛过一阵后,任重慢慢起身,再在心中掐算一下时间。

他心头更笃定了。

病痛发作的时间、规模、程度、方位等等细节与上次也完全一致,分秒不差。

那么只剩下两个可能。

这要么是被取走的大脑产生的梦境,要么……是死亡之后时间真被重置了,一切又回到了自己刚苏醒的瞬间。

目前看来,第一种情况的可能性更高些,第二种情况是美好的愿景。

……

嘭!嘭!

任重又一次爬出冷冻仓。

他软绵绵的趴在地上,瞳孔猛烈收缩,眼神里是挥之不去的恐惧与迷惘。

刚他又“死”了一次,又死在飞行器的手上。

这次他是重新选的方向,在离开密林后也小心翼翼地勾着腰悄然前行,但却还是被巡睃而至的飞行器远远察觉,再飞过来干净利落的一波带走。

手法与上次如出一辙,一炮轰穿胸膛,再开颅取脑。

任重愤怒地一拳砸在地上。

这不就和做噩梦时碰到的鬼打墙一样,无限套娃么?

我就不信了!我再换个方位!

以太阳的方位为标准,他第一次选的正东,第二次选的正西,这次他选的是正南。

比起前面两次稍好些,他起码在空旷的草地里多走出去两三里路,但最终却还是给呼啸而过的飞行器当场收割。

这次任重利用死后短短几秒的“阴间上帝视角”多观察了一点细节。

他记下了这飞行器侧面的编号,11899,也记下了11899巡逻飞行时出现的方位以及行进路线。

这编号,是用阿拉伯数字写的!

阿拉伯数字!

……

嘭!嘭!

又一次钻出冷冻仓。

这次任重一路向北。

……

嘭!嘭!

……

嘭!嘭!

一阵烟雾缭绕,任重再度钻出冷冻仓。

在上一次,任重又回到了正东方向,并且在走出密林之前,用衣服兜住那个从天而降的红果子,先吃个半饱。

毒不毒什么的,不管了。

反正横竖都是死,如果能先吃饱点,更有力气些,那么冲出去的希望也能更大一分。

很幸运,红果子无毒。

这次在离开林子之前,他先蜷缩在森林边缘一丛灌木中,只透过灌木的缝隙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外面。

他想试试看能不能避开飞行器,然后趁这玩意儿飞远了再溜出去。

数分钟后,呼啸破风声从远处传来,那飞行器的再度破空而至。

屏息静气的任重静静观察着。

他从飞行器后方风压伏倒的植物判断出,这飞行器的行进路线呈十分规整的弧线。

弧线不断延伸,飞行器与任重之间的直线距离不断拉近。

任重的呼吸压得越来越低,靠肉眼感知着两者间的距离。

他开始有了新的期待。

如果飞行器沿着既定路线前进,在与林子距离最近时都没能发现自己的话,逃生计划就要成功一大步了。

突然,那飞行器猛的一个九十度转角,往任重的方位直扑而来。

任重叹口气,随手从地上捡起块巴掌大的石头。

石头徒劳地飞了出去。

这次他不是空手而归,他记住了飞行器变向扑过来那瞬间两者间的大体距离,五百米。

……

时间或许也只是过去一瞬,又或许过去了很久。

神情麻木的任重再度从冷冻仓中钻出。

他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悲伤。

基本可以确定了,这肯定不是梦境,因为他已经第一百三十六次死亡。

如果是梦,那这就是梦的一百三十七次方,太过分了。

时间真会随着自己的死亡而重置到刚苏醒那瞬间,就像个无限庞大的庞加莱回归。

根据热力学第二定律,自然界中的微观粒子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随机运动,孤立系统中的熵永远处在永恒增加的状态。

宇宙正以不可逆的趋势,由有序向着无序发展。随着时光飞逝,宇宙注定走向代表万物混沌的热寂。

但从概率学上讲,假定粒子进行的是真·随机运动,那么在无穷长的时间周期内,任何粒子在经过无限漫长时间的随机运动后,必然可以回到无限接近其初始位置的位置。

宇宙中的所有粒子,也同理。

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在有限的时间内是无限小。

但只要这概率存在,在无限的时间内,它却又无限趋近于百分之百。

总有一天,宇宙中的万事万物,都会在经过一个无限庞大的循环轮回后,回到他曾经存在过的某种状态。

这可以理解为,宇宙的时光倒流。

这,就是人类最大的恐惧所在——熵增的绝对对立面,庞加莱回归。

1895年,Jules Henri Poincaré(庞加莱)历史性的用理论证明了这一点。

2018年3月,维也纳大学里的一群研究人员成功的在一套多粒子量子系统中用实践证明了“庞加莱回归”现象,论文发表在《Science》上。

同为《Science》正刊论文作者的任重从不信鬼神,他会习惯性的尝试用科学来解答自身的一切疑惑。

现在,除了疑似庞加莱回归,他再找不到第二个更好的解释。

明白到这一点,本该是件好事,但他体会真相的过程,实在太痛苦,太绝望了点。

现在,他已经摸清飞行器的规律,在这占地面积几十平方公里的密林外,有从11896到11899号四个飞行器沿着环形轨迹,以固定的速率巡逻着。

当自己与飞行器的直线距离在五百米内时会被感知到,无论视野是否被遮挡,都会被发现,飞行器拥有的疑似是一种生命感知系统。

现在的他可以卡距离轻易避开飞行器扫荡,从任意方向冲出包围圈。

他已经成功了不只十次。

但悲伤的是,无论他从哪个方向钻出去,都会在碰到人类之前提前遭遇一些奇奇怪怪的玩意儿。

有翼展三米,体表泛着金属光泽的巨型飞行昆虫,远远的看见他便会扑过来,轻易撕碎他手中捡来自保的木棍,将他扑倒,再用那绞肉机般的口器……

还有只拳头大,看起来还挺萌的一蹦一跳的小动物,仿佛是只人畜无害的兔子。但当这东西在地上卷起烟尘飞扑而来时,却用头顶两支尖耳朵轻易撞碎了任重扔出去的石块,再给他来个透心凉。任重临死前也看清楚了,这白色兔子体表的也不是毛发,而是仿佛电镀了防锈漆的金属外壳。

还有电压高达数百万伏的潜伏在水洼中的金属鱼类,当时他只是一脚踩进去,就给瞬间烧成了焦炭。

还有站立起来后如同小山的铁甲巨兽,一口一个小朋友。

这些东西没有飞行器那么干脆利落,弄死他的过程也稍微慢一点,他起码还能像个垂死蚂蚱那样蹦跶两下,但也仅此而已了。

其过程比死在飞行器手中还痛苦,更惊悚。

任重觉得好像不管怎么努力,最终都难逃一死。

这天与地就是个放大了无数倍的恐怖邮轮,是一场无止境的噩梦的无限次方。

他濒临崩溃。

就在上上一次,他甚至真尝试了自杀,以求个解脱。

但他却还是从冷冻仓里醒了过来。

他寻思,是不是别离开树林就行了。

他也真尝试了。

然而,五天之后,他倒在了小溪旁的树荫下。

这次他是死于癌症。

没治了,等死吧。

任重环抱双腿,像个行尸走肉般蜷缩在冷冻仓旁边。

他脑子里浑浑噩噩,各种各样的临死惨状在脑子里不受控制地花式轮播。

他耳朵里嗡嗡作响,身子时不时因心灵被恐惧吞噬而下意识打冷战。

他甚至开始下意识的怨恨起父母。

为什么要给我冷冻?为什么要把我扔到这完全看不见希望的噩梦里?我当初就干脆的死掉不好吗?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要受这样的惩罚?

此时摆在任重面前有两个选择,要么屈服于恐惧和现实,就此彻底疯掉,然后在可能无限循环的死亡噩梦中承受无尽的折磨。

要么斩却所有杂念,扛住一切痛苦,重新站起来,再用一千次、一万次、甚至可能无限次的死亡拼出个冲出去的希望。

这两个念头不断撕扯着他的大脑,让他下意识发出痛苦呻吟。

隐隐约约的,他耳畔又响起爸妈的遗言。

“既然无法改变,也只能承受。”

“可要好好地活着啊。”

“凡事得向前看。”

任重猛地回了魂。

在意识行将沉入深渊的刹那,还是爸妈的遗言将他拉了回来。

他渐渐回忆起,爸妈本是得过且过的普通人,前半生平平凡凡,不求大富大贵,平时与人为善,更也懒得去辛苦钻营,人生里最为自傲的成就是养大了他这个了不起的儿子。

这儿子却英年早逝,爸妈只能面对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境。

当爸妈卖了房子卖了一切,却还要每年挣五十万给儿子续命时,内心里其实应该也是绝望的。

年近半百的他们在放弃原有的人生,举债经商时或许并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只是因为没得选了,抱着拼一次,不成功就成仁的念头。

他们最终做到了。

虽然他们在遗言里说得很轻松,但任重却能想象得出来,在那样处境下的爸妈是怎样的起早贪黑、殚精竭虑且毫无保留地奋斗着。

自己这百多次死亡的确痛不欲生,但其实每次痛苦持续的时间顶多也就几秒。

爸妈却是在生意一旦失败便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去死的恐怖压力之下,在他们并不喜欢的领域,用尽全力的奋斗了整整四十五年。

那样活着,并不比死轻松。

“虽然我处境糟糕,但这是爸妈用一生努力给我换来的新生,我怎能轻易放弃。”

任重深吸口气,瞳孔里渐渐迸发出不甘的怒火。

他又一次强行冷静下来,并逐条分析情况。

“我可以不断复活,不断重置,这是我的优势。我能‘未卜先知’。这是我的S/L大法,立于不败之地。一定能找到逃生希望!”

“飞行器在杀死我之后会割掉我的大脑,在碰到那些具有攻击性的怪物时却不为所动。怪物在杀死我之后却是会将我整个吞噬,就连骨头也不浪费。”

“背后一定有某种深意。有阿拉伯数字,这世界里,一定有别的人类!”

“这是好事,更是希望。”

【新书求收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