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神奈川继承神社 1、“我可以给你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2015年,3月,18号日本,神奈川,佐藤站。一位穿着县立深泽高中黑色制服的青年,蹲在车站进站口旁,全然不顾往来人流古怪的目光,低下头望着手机,两个大拇指飞快敲打着手机的虚拟键盘。【问你们一个问题,的话你们醒过来意外发现,自己再次穿越到了一个写满日文的地方,该一位穿着县立深泽高中制服的青年,蹲在车站出站口旁,不顾来往人流怪异的目光,低头看着手机,两个大拇指飞快敲击着手机的虚拟键盘。。...

2016年,4月,17号

日本,神奈川,藤泽站。

一位穿着县立深泽高中制服的青年,蹲在车站出站口旁,不顾来往人流怪异的目光,低头看着手机,两个大拇指飞快敲击着手机的虚拟键盘。

【问你们一个问题,如果你们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写满日文的地方,该怎么办?】

飞快码好问题。

青年迅速将问题检查了一遍,然后点击发布。

等‘发布成功,让更多人看到你~’的提示出来后,他又复制这个问题,丢到了某个刚加的闲聊群里。

相比较于帖子,即时通讯软件在这种时候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

稍微等了一会。

群里面就出现了回复。

“嗨,不就是日本嘛,说清楚一点!我知道这个套路!接下来是不是该打脸了?平常不起眼的人突然像被下了降头一样,一副‘我之前都是暗弱哒!’的表情,一路打脸,从街坊邻居打到妖魔鬼怪,嗨呀……说吧,是小说剧情吗?”

看到跳出来的回复。

青年沉吟片刻,回道:“我理解你渴望套路,但原主看起来不弱……很社会的样子,街坊邻居的脸也不用打了,穿越之前,原主就打得七七八八了。”

“原来是这种套路吗?社会人渣一路奋斗然后登顶的故事,有意思,说吧,到底哪本小说?”

“不对,兄弟,你还是太年轻了,穿越最熟悉的套路是穿越没妈啊,跟狗管理一样。”

“哈哈哈哈。”

“太过分,气抖冷.jpg”

【嘴香王者被禁言1小时】

“狗管理来啦!”

“吗的,进来之前说好众生平等一起发涉图,进来之后就不一样了,真的狗。”

“……”

话题有些歪了。

蹲在车站的青年赶紧回了一句,将话题拉了回来。

“敲里吗,在父母双亡这种事上,你们为什么那么熟练?”

“……”

“不会吧?大兄弟,妈这就不要了?这么舍得?开个脑洞而已。”

“我们刚刚说到哪来着,都给狗管理打断了。对了,说到社会人渣一路奋斗然后登顶的故事,是这个套路对吧?”

“不是。”青年敲击着虚拟键盘,回道,“原主还是个高中生,登顶不太可能。”

“什么?你不打脸,不登顶,竟然就想去泡JK!?”

“jk?什么jk?是这种吗[图片]”

“这种![图片]”

“[图片]”

“[图片]”

“……”

看着快速跳动的图片。

青年面无表情。

得,彻底歪了。

他问个问题,除了得到几条套路之外,就只得到一堆涩图。

翻开刚发的帖子。

更过分。

各种+3什么的,要么就是各种沙雕图,反正就是没人把青年发的问题当真,也没有人给他一个切实可行的建议。

看了一会,保存了几十张图片后。

青年有些烦躁了,他收起手机,惆怅地叹了口气,靠着墙壁,仰头望天。

“牙白……(やばい,糟糕不妙)”

刚叹完气。

青年就意识到了不对劲。

他皱起眉头。

冷静分析。

稍加思索。

然后灵光一闪。

“牙白个屁!应该是……”

“草!”

……

怨天尤人不能改变现状。

望了一会天,青年也慢慢缓了过来。

他现在其实挺混乱的,连自己是谁都有点搞不清楚。

就像刚刚,他发现自己的处境,第一时间就爬梯子下载了国内的软件求助,但烦躁郁闷的时候,脱口而出的却是牙白。

他的头不疼,就是有点乱。

记忆翻腾。

混乱不堪。

这时候,周围和国内迥异的环境,反倒就成了记忆的‘锚点’。

街道的风格,周围路人的交谈。

渐渐让一个名字在脑海中浮现。

北原南风。

其实另一个名字,或者说外号,更早浮现,但有点羞耻。

叫阿跃,谐音阿月……这完全就没男子气概嘛。

就因为这个外号,他经常被朋友损。

至于被哪些朋友损过这事,阿跃一时之间,记不太清楚了……

至于北原南风的那份记忆,倒是没有那种缺了一块的感觉。

毕竟是年轻人嘛,活得短。

不过。

“活那么短,人生经历就这么复杂啊。”

阿跃梳理了一下北原南风,也就是现在他自己的人生经历,自嘲了一句,再次抬头望了望天。

童年和母亲被人渣父亲家暴。

好不容易亲手将亲生父亲送进去蹲大牢。

人渣父亲留下的高利贷阴影又笼罩了过来。

千辛万苦渡过难关。

母亲重新找了个经历相同的单亲男人改嫁了。

眼看生活就要好起来了。

半年前又出了车祸……继父生母双双亡故。

不公平!

老天对我不公平!

这是听到母亲身亡,第三次被打击的北原南风,离家出走时满怀怨恨说的话。

也是北原南风最深刻的记忆。

“不公平吗……”

阿跃或者说北原南风脑袋抵着墙壁,有些惆怅地望天。

不过,他一个穿着高中制服的年轻人,蹲在车站出站口这种地方,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

“喂喂,那边那个人……”

“在这种地方……不良吗……?”

“就是不良……不过好帅,真浪费那张帅哥脸啊。”

“觉得浪费可以去搭讪啊,这种男人看起来很好勾搭的样子。”

“诶……你想死是吧!?”

“嘻嘻……”

三个jk(女子高中生)从车站里出来,看到蹲在车站出口的北原南风,惊讶之余,小声交谈打闹了几句。

北原南风没听到。

他拿着手机,依旧在惆怅地望天。

在想接下来怎么办。

直到。

一道身影,遮住阳光,挡在了他身前。

一个同样穿着高中制服的jk。

鹅蛋脸,桃花眼,皮肤很白,特别是短裙下的一双玉腿,在阳光下泛着迷人的光泽,白得晃瞎人狗眼。

然后,大概是校服换季的日子还没到,这么大热天的,她依旧穿着长袖的校服,为了凉爽,她把袖子给挽了起来,看起来很元气的样子。

“……?”北原南风视线下落,慢慢看向眼前的女子高中生,露出了不解的神色。

而女子高中生,看清楚北原南风的脸后,深吸口气,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

她丢下单肩包,将柔顺的长直黑发拢了拢,接着擦了擦脸颊上的汗水,柔声道:“去上学吧,这样逃避也不能改变什么,渡边老师已经打了几通电话询问你的下落了,他只是一个普通老师,你再不回学校真的会被退学的。”

北原南风:“?”

“另外,跟我回家吧……我知道你对只生活了几个月的家没什么归属感,对我也没什么好感,但阿姨已经把旧房子卖了,你应该没地方可以住,我不可能让你一直在外面流浪,出了那样的事大家都不好受……”

漂亮的JK小姐姐抿了抿嘴唇,顿了顿后,继续道:“但我希望你能走出来,自我放逐并不能解决问题,如果你实在讨厌我们家,高中毕业有稳定工作可以搬出去,到时候我不会有意见。高中这段时间,就请住在我家吧,至少……我可以给你钱。”

北原南风:“……?”

JK小姐姐看到北原南风的表情,以为他在假装不认识自己。

她抿了抿红润的嘴唇,沉默了一会后,有些僵硬地伸出右手,很勉强地朝他笑了笑。

“哥……”

“……”

北原南风听到称呼,眨了眨眼睛,看了看眼前白皙的小手,又看了看伸出手的JK。

想到了重案组之虎。

然后。

或许是被对方的话打动了,或许是因为想起了眼前这位JK,是自己异父异母的妹妹。亦或者是想起了自己没地方去的事实。

总之,他鬼使神差般伸出了手。

“……”

握住北原南风的手,JK小姐姐愣了愣,似乎是对叛逆凶恶的义兄突然那么听话这回事感到不可思议。

但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很开心地笑了起来。

带着一丝腼腆,两个浅浅的梨涡随着笑容显露出来……

挺好看的。

北原南风蹲着,微微仰头看着眼前的jk。

而jk小姐姐,微微低头,正看着他。

【あぁこのまま仆たちの声が……】

北原南风颅内开始播放你的名字主题曲《梦灯笼》……

他张了张嘴,正准备问对方名字。

但突然……

北原南风的话刚到嘴边,眼角余光就捕捉到了一抹一闪而逝的火光。

接着,耳畔传来爆炸声。

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蹲着的他掀飞了出去。

也将站在前头的jk小姐姐,掀飞了出去。



贵妇命 神医斗鬼才 路神他落地成盒 傲娇王爷求合作 陛下实在太强硬了 红龙传记 没金手指照样无敌 炼魔道 秦清的穿越奇缘 烬之纪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