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带着甲方系统去逃荒 第六章 做自己的shero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老大的头淹进水缸里,两个小弟哪除了心思管孙佩芳挣不争扎,撒丫子了手就去捞人。朱六七蜷在地上将这些看在眼里,除了悔恨和怕心底还记忆着他姐的一颦一笑,一低眉一颌首。那叫一个温柔如水温柔贤惠。再看他外甥女。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回旋踢,什么时候学的呢。这头打朱五六蜷缩在地上将这些看在眼里,除了懊悔和害怕心底还回忆着他姐的一颦一笑,一低眉一颔首。。...

老大的头淹进水缸里,两个小弟哪还有心思管孙佩芳挣不挣扎,撒开了手就去捞人。

朱五六蜷缩在地上将这些看在眼里,除了懊悔和害怕心底还回忆着他姐的一颦一笑,一低眉一颔首。

那叫一个温柔贤惠。

再看他外甥女。

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回旋踢,什么时候学的呢。

这头打完了人,周欢还学着李小龙的样子蹭了一下鼻子,心里那个舒爽。

在她上大学的时候,学校的告示板提醒过她们小公园里有色狼,她们寝室八个女孩一为了防身,二为了能继续去公园跳广场舞,三图个团购便宜一合计就集体报名了女子防身术。

没想到在现代没用上,刚到这就耍上了。

琢磨一下,幸好是学了,这地方法律不健全,说不定以后需要以暴制暴的时候还不能少。

“大哥!大哥!”

两个小弟扶着一脑袋酸味的小混混,眼睛从下往上的瞄着周欢,看了怕被打,不看还忍不住。

“这什么味?”小混混问道。

孙佩芳憋着气没吱声。

还能什么味,她辛辛苦苦刚腌进去的大白菜,这回等人走了又得重新涮,瞅瞅他那头发几天没洗了,都生虱子了。

“大哥。。。好像是酸菜味。。。”

小混混摸了一把头油放鼻尖闻,气的红了脸。

“你们给我上!上啊!”

俩人一哆嗦,他们这身手吓唬人还行,哪敢真动粗啊,何况这小丫头不是白给的。

这位“大哥大”遇事就让他们上,他自己有胳膊有腿也没摔咋地怎么自己不上呢。

小混混发现指挥棒没发挥作用,瞪眼瞅着俩人,又呵斥道:“不听话了是吧,不听话回头我就告诉老爷,到时候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终于还是害了怕。

什么叫伸脖子一道缩脖子一刀,俩人明白了。

战战兢兢的往前走,围着周欢两边一左一右慢慢撒开。

周满赶忙回到了他姐身边,照刚才看他姐一打一是没问题了,一打二还是不放心。

小混混气红了眼,看着俩人跟转么么似的绕着小丫头,一步也不上前,这给他急的直喊。

左边那个没了办法,闭着眼往前冲,右边的那个一看挑了挑眉也不管不顾了。

眼瞅着人不要命的轮着胳膊过来,周欢哼哧了一声“假把式”,原地不动先是用胳膊挡住了攻击,紧接着一个右勾拳打在了左边那个人的脸上。

右边的那个被周满拦着伸不上手,又气又怕的将孩子抡了起来顺势就给扔了出去。

“艾玛小满!”

关键时候还得是孙佩芳。

一把接住了孩子不说,放下了人顶着一头蓬乱的头发就冲了上来一把薅住了那人的头箍,可劲的打人脑袋。

嘴里还叨咕着:“让你们欺负人!让你们打我家孩子!让你们弄坏了我的酸菜!”

周满也不甘示弱有一份力出一份力的咬在了领头那位四爷的屁股上,只见那位“大哥大”大叫了一声弹跳了起来,可劲的甩着屁股。

一时间,院里院外鸡飞狗跳,声浪嘈杂。

而在离这里不远的村头驴车上,往这瞧又是什么样呢。

除了朱五六蜷缩在水缸边上手里拿着一个竹筐自卫外,其他的人能上手的上手,能吵吵的吵吵,院外还有一帮连声叫好的看官。

这可把驴车里的老爷子给吓坏了。

他一路跟过来本来是为了躲开家里几个娘们在这车上稀罕稀罕小姑娘的,一早他就看上了周欢的身子,看上了周欢的模样,心里痒痒的厉害。

可如今他不想要了,也不敢要了,这得亏是跟过来了呀,要不然真把人扛回去了,入洞房的时候遭罪的是自己。

还好他留了一手。

要不起人,他还要不起钱吗。

一声马哨从嘴里吹出来。

这是暗示:撤退!

院子里的三个人压根没听见,只顾着抱着头四处逃窜。

“打得好!”

“继续打!打死这帮黑心的!”

篱笆外的小脑瓜们扯着脖子喊,跟看擂台似的,就差饮料瓜子啤酒瓶了。

十五岁的周欢已经没啦,现在的她会不知道这些人是个什么心思?

该收手时就收手,甭管在哪,出了人命都是要偿命的。

再说了,自己现在这身子骨才跑几下就开始喘,真有点抗不下去了。

松开了手,看着小混混没头没脑的往远了跑,压着火喊道:

“从今往后,我见你们一次打你们一次!咱们可说好了,有种就弄死我!”

“你、你们、给不了人就给钱!一个月后、、收钱!”

小混混想说“我来收钱”,可又怕周欢打他,干脆什么也不说了,到时候爱谁收谁收。

三个人落荒而逃,赢得了全场一片欢呼。

篱笆外的人看了个白捡的热闹口水呲的满地都是。

不过热闹归热闹,这事一过去,他们心里明镜儿的,往后得长点心了,一是对那些奸商,二是对这朱家的小外甥女。

他们看明白了,现在的朱家人和以前不一样了,不是个好欺负的不说,以后什么事也不能怂恿朱五六干了。

这要是出点什么事儿,以后他家里有人拿命和他们拼。

旁人这么怕,朱五六心里更怕。

想来昨天就是孩子身体受不住了没和他急眼,要不然被打趴下的就是他了。

“欢儿啊,你、你身子还受用不?”

周欢弯腰不敢张口只用鼻尖小心翼翼的呼吸,生怕喘大劲儿了带动了气管跟着酸疼。

“姐,你咋样?我背你回屋。”

摆了摆手,周欢渐渐缓过来说道:“不用,姐能自己走,你没事儿吧?”

他没事。

他没保护他姐,反倒是他姐把他护的很好。

眼泪水汪汪的涌在眼眶里。

怕他姐心疼又咽了回去,扶着周欢道,“我也没事,我扶姐回屋。”

周欢点头,只能这样了,让孩子背自己跟被拖着走也没什么区别,还是扶着好。

转眼间,周满头顶上的数字忽的增加了不少。

周欢心里一紧。

不是这孩子容易受感动,是这孩子心里真的苦。

既然这么苦,那她以后就让他甜一点。

屋里头,朱五六的两个孩子早就醒了,爬窗户缝看着外面的打斗看的津津有味。

等她们表姐一回屋,俩孩子在炕上就按捺不住了。

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周欢,拍起了热烈的掌声。

“表姐好厉害。”

“表姐那是什么把式,也教教我。”

周欢被扶着上炕,喜宝和元宝一个给锤肩一个给捏腿,可会打溜须了。

没想到自家的小妹妹不但模样可爱还对她还挺热情,心里头挺欣慰,同时也很费解。

她那怂包的老舅是怎么生出这么可爱懂事的小姑娘的。

想起这一出出的破事儿都出自朱五六的手,周欢斜了他舅一眼,不解气又瞪了一下。

朱五六不敢顶嘴。

转移话题道:“对呀欢儿,你瞅你那两下子那么厉害呢,在哪学的?等回头也教教老舅。”

“我爹娘教的。”谎话顺口就来。

周满纳闷了,“那我咋不会?”

“你当然不会了,你是男孩子本来就不用会。”周欢拧了拧僵硬的脖子,反正俩老人已经去了,自己还得照顾他们儿子呢,拿他们当挡箭牌不为过吧。

“咱娘说了,女孩子在外面容易受坏人欺负,要是他们不在了有人欺负我了他们该心疼了,所以咱家就背地里让爹找师傅教的,还嘱咐我了轻易别显摆,容易把人吓着,但是谁要敢欺负咱,我就揍他。”

几个孩子星星眼的看着姐姐挥舞着小拳头。

周满茅塞顿开,说的是啊,那些色狼专对他姐这种漂亮的女孩子下手。

周欢说完还白了朱五六一眼,谁让她受了欺负这人心里有数。

就问他怕不怕吧。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霸王妃(上) 排球少年之ACE 精灵掌门人 最是无爱无恨解云端 诸界末日在线 穿成甜宠文恶毒女配之后 我的女友是二货 轻河记 北地巫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