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后让为师来 第三章 开膛!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阴风来又急又猛,让乌云很合常理地遮挡住月亮后,不多时又吹开乌云。“看,那里有个教堂。”能见度提升了不少,有人指指离处的一栋建筑地说。夜色中,勉强也可以看清楚轮廓。哥特式的尖顶风格。任务要大家找寻的是开膛破肚手杰克。这是一个十分最著名的连环杀手,以毫无人性“看,那里有个教堂。”能见度提高了不少,有人指着不远处的一栋建筑说道。。...

阴风来又急又猛,让乌云不合常理地遮住月亮后,不多时又吹开乌云。

“看,那里有个教堂。”能见度提高了不少,有人指着不远处的一栋建筑说道。

夜色中,勉强可以看清轮廓。

哥特式的尖顶风格。

任务要大家寻找的是开膛手杰克。

这是一个非常著名的连环杀手,以残忍手法连续杀害至少五名女支女,“活跃”于1888年的伦敦白教堂区。

开膛手杰克是他的代号,至于真实身份,众说纷纭。

甚至连丘吉尔的老爹都被怀疑过——民间怀疑。

也有最后确定真凶是亚伦·柯斯米斯基说法,此人是当时警方确定有重大嫌疑之人中的一个。

当然,最终的真相,谁也不敢百分百保证。

开膛手真实身份已经成为了历史上的一桩永远无法解开的悬案。

既然是1888年的伦敦故事。

那么,大家觉得现在所在的地方,自然也是伦敦了。

出来的地方就是墓室,不远处就是尖顶建筑,多半是一座教堂。

教堂附近就是墓地这种搭配,并不少见。

甚至有些教堂的地下,就是大型墓群。

“去看看吧。”

周振国说话。

大半夜的,先找个落脚的地方。

就算要寻找开膛手杰克,也不至于在这样的阴森、诡异的夜晚急功近利。

况且,连基本的情况都没有搞清楚,上哪找人去?

教堂的大门紧闭着,但没有锁住。

推开门,众人鱼贯而入。

教堂内有空无一人,有一些蜡烛燃烧着。

一排排用作祷告的长椅整齐地放置着。

周振国四周探查了一下,没有看到什么牧师或者修女之类的角色。

“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吧,明天早上再开始任务?”

周振国开口问道。

虽然是询问,实际上却已经是做出决定了。

“好。”

众人没有意见,非常干脆地坐在了木质长椅上。

所谓休息,一开始也不是睡觉,就是稍微放松下紧绷的神经,再聊一聊个人和这神魔游戏的相关。

唐洛被拉入的时间是下午。

其余人也一样。

生物钟还在发挥作用,尽管在这里是黑夜,大家也没有任何的睡意。

刚才互通了“代号”,现在众人开始自报一些“家门”。

年纪最小的那位少年是一个高二的学生。

在上自习课的时候打瞌睡,清醒的时候就出现在车厢内了。

眼镜小楚也差不多,大学生,在寝室躺着玩手机,人倒是很清醒,就突然换了一个环境。

其余人大同小异。

那个自称小李的男子,毕业就失业的待业青年,正在找工作,就被拉入其中。

两个女人则是朋友,大二的学生,在外面逛街的时候,一脚踩空,就跌坐在了车厢的座椅上。

周振国则是不同。

作为一个已经经历了几次任务的玩家,他提前一天得到了信息。

养足了精神,端坐等待。

至于唐洛,从此车厢到彼车厢。

没有什么生无可恋,YES-OR-NO的选项框,也没有死者苏生,“为我所用”。

神魔游戏拉人粗暴无比,根本不给任何选择。

没有一点点防备,就被迫入伙。

完成任务后,不是回归到什么特殊的空间。

而是从哪来回哪去。

若是觉得任务过于危险,不愿意去完成,也可以选择苟起来。

等待任务失败。

短则两三月,长则一年半载,也会回归。

而任务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时间流逝速度并不相同。

在任务世界所度过的时间,于现实世界而言,基本都是刹那间的事情。

但周振国也有听过一些特例。

具体情况,他并不特别了解。

对于小楚他们来说,周振国的确是大腿了。

但实际上,他也只是一个经历了五次任务,还只有两次成功的苦逼中年大叔。

勉勉强强度过了自己的新手时间罢了。

“周大叔,那个技能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聊了一阵,小楚忍不住问道。

其他人也竖起耳朵,非常好奇的模样。

“就是技能,类似于游戏里面的。”周振国言简意赅,“会消耗体力,精力,还有冷却时间,可以随着使用不断提升熟练度。”

“哦。”

大家恍然点头,没有人提出让周振国演示一下。

关系没有亲近到这种地步。

不能因为别人好说话就蹬鼻子上脸。

“玩家这个称呼,总感觉有些儿戏啊……”小楚喃喃低语了一句。

“也可以叫神魔行走。”周振国说道,“玩家其实是一种自嘲,更多的人喜欢自称神魔行走。”

“这个好!”惨绿高二生显得有些激动。

他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时而愤怒,时而快意,显然是陷入到自己的幻想世界中去了。

成为神魔行走,怼校霸,泡校花。

想想都觉得美滋滋。

“回神了。”

周振国在惨绿少年眼前拍了一下手,有些郑重地提醒道,“身为玩家,神魔行走,是不能在现实世界肆意妄为的。”

“啊?”

“不是说完全无法利用神魔游戏带来的好处给自己谋利或者去做一些事情,但会有一个界限,超过界限,下场……”周振国没有继续说下去。

那凝重的表情却让大家恍然。

是啊,若是一群玩家,神魔行走可以现实世界肆意。

那现实世界不早就群魔乱舞了?

肯定会有限制。

“不过,我也听说,似乎限制有所松动,你们最近有没有听说过什么异常的新闻事件,我感觉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多了很多。”

周振国说道。

这话引起了大家的兴趣。

除了唐洛外,纷纷诉说着自己“朋友”所经历的异常事件。

原本只做笑谈,现在仔细想想,似乎是确有其事?

聊了约莫一个多小时,外面的天色丝毫没有明亮的意思。

大家不知道时间,又处在昏暗的环境中,难免有些发困。

一个接着一个沉沉睡去。

周振国没有说什么,自觉地担起了守夜的职责。

是不是好大腿不知道,但无疑,这是个好人。

唐洛睁开眼睛看了周振国一眼,又重新闭目调息。

这里的元气要比地球浓郁,多多少少对恢复伤势有所帮助。

伤势恢复,才可以大力锤爆那些妖魔鬼怪的狗头——不是,才可以救人,行善积德。

也不知过了多久,教堂内的一部分蜡烛都燃尽了。

外面依然是夜色。

周振国似乎也累了,闭上眼睛,脑袋微微低垂着,好像已经睡着。

那位小李动了两下,从长椅上爬起来,匆匆忙忙地朝着教堂外面走去。

小李真名李量,这个名字,听上去不太好。

也给他毕业后找工作带来了一些困难,四处碰壁。

至少李量本人是这么认为的,一切都是他名字的错。

不然堂堂大学生哪能找不到工作?

更别说,他在学校里面,还当过学生会的干事呢。

被拉入到这场神魔游戏前,李量正想着给自己改个名字。

但现在,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找工作?不存在的。

以后就要走上人生巅峰了。

走出教堂,李量朝着旁边的四方小房子走去,那里是厕所。

他需要方便一下。

“19世纪就有电灯和抽水马桶了?”

走进厕所中,李量很是疑惑。

相关历史知识,已经在高考结束后还给了老师。

他不太确定1888年的伦敦是不是有这两样东西。

也都做好了不忍直视,赶快结束了的准备。

结果居然在墙边摸到了电灯开关,打开之后看到的是一个颇为干净的厕所,还有一个坐便抽水马桶。

这个厕所,很现代化。

带着几分疑惑,李量拉开裤拉链,身子一抖,打了个舒服的冷颤,闭上眼睛开始释放。

淅淅沥沥的水声传入到耳朵中。

李量有一些手脚都开始瘫软的感觉,同时,身子莫名地有些发冷,这冷颤怎么这么长?

“尿尿还能尿出这种感觉?”

明明快要结束,水声却更大了,李量仿佛身体被掏空,竟然有些站立不稳。

他睁开眼睛,低头,原本略带疑惑的表情,变成了无边无际的惊恐。

流到马桶中的液体,呈现出红色。

胸膛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撕开了一个可怕的创口,大量的红色鲜血,喷涌出来。

李量却丝毫没有疼痛感,如同被撕开这道可怕伤口的人不是他一样。

只是觉得身子有些发冷,发软。

令人牙酸的摩擦声传出。

是某种金属物质和骨头摩擦发出的声音。

冰冷无比的吐息从背后袭来,吹在李量的脖子上。

背后有人?!

沾染着鲜血的刀子从胸腔中伸出,又缩了回去,接着再度伸出。

一点点扩大着伤口。

开膛!

从背后洞穿整个人的开膛!

惊恐、绝望、无力。

李量双眼开始涣散,别说挣扎,就连声音也无法发出。

黑暗如同潮水一般涌来,吞没了他所有的意识。

周振国睁开眼,环顾四周。

所有人都睡得东倒西歪,除了那个法号玄奘的家伙。

此人盘膝而坐,好似在打坐,依然给人一种宁静祥和的感觉。

外面的天色已经有所变亮。

“小李没有回来?”

周振国站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李量出去的时候,周振国其实是知道的,也猜到他可能是去厕所了。

他没有阻止。

就算是神魔游戏,也不是一来就生死挣扎,稍有不慎就会身亡。

如果是这样,也不会出现放弃任务,苟起来能活的情况了。

周振国不觉得这样出去上个厕所,就会遇到危险。

毕竟这是一群新人的任务,只有他周振国一个伪·资深者罢了。

难度不会太高才对。

可是,估摸着时间至少都过去了一个小时。

天都变亮了,李量还没有回来。

让周振国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

片刻后,他推开厕所的门,好像推开了一座被封闭的屠宰场。

刺鼻的血腥味和鲜血一同弥漫。

脚下一摊血泊。

李量的尸体歪斜地躺着,胸膛被剖开一个可怕的伤口。

里面也被破坏得一片狼藉。

简直让周振国想起了异形破体而出的画面。

“开膛手杰克!”

周振国的脸色瞬间变得无比难看。

他转身快步走向教堂,留下一串红色的脚印。

这次的任务,似乎远比他想象中的要艰难很多!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霸王妃(上) 排球少年之ACE 精灵掌门人 最是无爱无恨解云端 诸界末日在线 穿成甜宠文恶毒女配之后 我的女友是二货 轻河记 北地巫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