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同缘 巨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仲国翻了天,是从大哥自斟鄩回去那天。听大哥说,去年的赋贡减少了近十倍,虽然耗光了仲国的民力,但是也没凑过数量。而履癸帝又其要求征召民夫为他兴建行宫。父亲心痛自己的子民,而已说了几句实情,就被关进了监牢,生命令人堪忧。大哥带着家族的长者们商议对策,听大哥说,今年的赋贡增加了近十倍,尽管耗尽了仲国的民力,还是没有凑过数量。而履癸帝又要求征调民夫为他修建行宫。父亲心疼自己的子民,只是说了几句实情,就被关进了监牢,生命堪忧。。...

十同缘

推荐指数:10分

《十同缘》在线阅读


仲国翻了天,是从大哥自斟鄩回来那天。

听大哥说,今年的赋贡增加了近十倍,尽管耗尽了仲国的民力,还是没有凑过数量。而履癸帝又要求征调民夫为他修建行宫。父亲心疼自己的子民,只是说了几句实情,就被关进了监牢,生命堪忧。

大哥带着家族的长者们商量对策,一整天都没出来。

我满心焦虑却也无法可想,只好一路向伊水走去。路上不停有人向我行礼问好,我第一次注意到他们的衣裳是那么肮脏破旧,他们的脸颊是那么憔悴瘦削。为了与父亲共渡难关,大家都拿出家里几乎全部的收成。

“兰煦公主。”

我抬起头,紧皱的眉头还没舒展,一位俊挺的少年站在我面前。是小挚,他很恭敬的向我行礼,然后向我身后的空桑山走去。

“等等我!”

我紧跟了几步,他转身看着我。十二岁的小挚,个头终于快赶上我了。这几年他渐渐长大,懂得了尊卑,极少到我身边来。

我常常看着他跟奴仆们一起,或者耕地种田,或是采桑养蚕,整日里的忙。小小的人,总是凝眉思考。只有晚上,换成了他坐在城墙上看风景,我站在墙下看他。

他似乎很喜欢看星星。

此时的小挚穿着一身麻布短衣,后面背着一只大竹筐。

“你去采药吗?”

他点点头。

“我和你一起去。”

他又点点头,扭转身自己走在前面。

小挚是公认的仲国最聪明的孩子,所以被大巫师收为徒弟。他除了在田地里劳作,帮他的父母在厨间忙碌,也常常去大巫师的家里,捧着看一些古旧的医书,他看得懂。空桑山上植物繁多,草药齐全,是他最常去的地方。

我提着裙角,跟着他走在山间的小路。山路虽难行,可虫鸣鸟唱,不时的有野鸡和小兔子窜出来,很有趣。他心无旁骛的采着草药,不知疲倦,也不大理我。我帮不上什么忙,就专捡艳丽的野花采来,有时也追着大蝴蝶跑一阵。

“小挚,你听说了吗?履癸帝不仅肆意的攻打别的小国,掳掠财富,杀人也不问理由,我真的很担心我的父亲。”我叹口气,向这个看似除了采药什么也不懂的小男孩唠叨。

“履癸帝还把自己比作成太阳,说自己永远也不会灭亡。如果再出来一个后羿就好了,把太阳射死了,我的父亲就能回来了。”

小男孩却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仰起头去看天。

“我不希望再出现一个后羿。”他缓缓地说:“人们需要太阳,只不过,需要的不是毒辣的太阳,也不是躲起来让百姓挨饿受冻的太阳,我希望,能有一个温和的太阳,柔柔的光,照在人的身上,给天下一片安宁和温暖。”

我抱膝坐在草丛中,也仰起头去,一片云缓慢的划过来,挡住了半个太阳。

“所以呢?”我歪着头看着这个一本正经的小孩儿。

“换个太阳!”小挚坚定的说。小脸上带着一点热切,像他吹“音”时的样子,有一丝淡淡的欢快。

傍晚,我拾柴禾,小挚在河边做鱼羹。这小孩子居然随身携带一个小鼎,跟着他还真是饿不到。

夕阳下,晚风微凉,小挚在做汤,目不斜视,专心致志。他对火候的要求很高,不时是要添柴或者减柴。我不愿做一个看客,就拿着一个大树叶当蒲扇帮他扇火,发辫散乱,尘灰满面。

一切都是值得的,当一阵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我兴奋的看着他掀开鼎盖,瞪大了眼睛,就差没掉口水了.....

“兰煦!”

我被怒喝声惊到。是大哥,身后还带着一群人。

“父亲生死未卜,你却跑出来胡闹!你知道我们多担心你吗?”大哥气愤地指责我。

我无声地低下头,眼泪落了下来。

下一秒我就被大哥拉着手腕硬生生地拉走了。我不停地回头,看着夜色下的小挚,和泛着香气的鱼羹。

“大王子,小臣有话要说!”

小挚跪在地上,虔诚地叩头行礼。

大哥似乎怒气未平,但还是转过身,耐着性子看着这个小男孩。

“我听说,履癸帝荒淫无度,又最爱美人。履癸帝身旁有一大臣叫作赵梁,您只需要在有莘氏选出一个美人,然后带着钱财去行贿赵梁,让他在履癸帝旁说些好话,再把美女献给履癸帝,或可救我们国君。”

大哥的表情在微微变换,从狐疑到思索到惊喜,然后他不可置信的望着小挚,满是赞许的点头。

那天,我终是吃到了鱼羹。

不久,父亲被放了回来,一切都如小挚所预料。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霸王妃(上) 排球少年之ACE 精灵掌门人 最是无爱无恨解云端 诸界末日在线 穿成甜宠文恶毒女配之后 我的女友是二货 轻河记 北地巫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