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同缘 履癸帝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十七岁了。正常地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了都当娘了,而我却还也没婚娶。相对于和那些憨头憨脑的小伙子谈情说爱说爱,我更不喜欢带着仲国的女孩子们采桑养蚕、养蚕、纺纱织布,或是向小挚学一些医药知识,以帮组更多人的穷苦百姓。仲国是个自在的生活的地方,父亲更不愿意让我自己可以选择顺心伴比起和那些憨头憨脑的小伙子谈情说爱,我更喜欢带着仲国的女孩子们采桑、养蚕、织布,或者向小挚学一些医药知识,以帮助更多的贫苦百姓。仲国是个自在的地方,父亲更愿意让我自己选择如意伴侣,不会逼我随意嫁人的。。...

十同缘

推荐指数:10分

《十同缘》在线阅读


我十八岁了。正常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已经都当娘了,而我却还没有婚配。

比起和那些憨头憨脑的小伙子谈情说爱,我更喜欢带着仲国的女孩子们采桑、养蚕、织布,或者向小挚学一些医药知识,以帮助更多的贫苦百姓。仲国是个自在的地方,父亲更愿意让我自己选择如意伴侣,不会逼我随意嫁人的。

但天不遂人愿,履癸帝的宣召打破了我原本平静而自在的生活。

当来自大夏的使者宣召,命我入夏侍奉帝王时,我的母亲是直接晕了过去。父亲跪在地上用颤抖的双手接过诏书,脸上已是老泪纵横。

大夏、斟鄩、履癸帝,就像是厚厚的阴云,始终笼罩在仲国的上空,不时的暴风骤雨,是永远逃不开的宿命。

仲国又乱成了一团,最冷静的人反而是我。我淡然地坐在院子里和女奴们一起为布料染色,头上系着一块深蓝色的帕子。

不时的有人在我耳边述说着夏王的可怕,似是青面獠牙,吃人不吐骨头的怪兽。而我神色平静,波澜不惊。

既知无可奈何,便安之若命。这些年,有莘氏付出的岂止是一个小小的公主。有莘氏国小势微,在强大的夏王朝面前,除了委曲求全,是别无他法的。

出发的那天,我虽衣饰华美,却毫无喜色。百姓们来送行,更像是送葬。整座城,一片孤寂哀凄。

小挚不在,他和大巫师去北芦山静休,数月不归,音信全无。

大夏的都城斟鄩,繁华热闹超过我的想象。我却无心观赏,我猜不到我会迎来怎样悲惨的境遇,我也不知如何去应对。我像是一具鲜活的祭品,即将被生生的抬进夏宫,任人宰割。

“兰煦,仲王最小的女儿,你抬起头来,让本王看看!”威严的声音,透着一丝慵懒随意。

彼时,我已经在冰冷的地面上跪了很久了。我知道上面说话的就是夏王。我有条不紊的行过大礼,然后缓缓的抬起头来,又轻轻的低下头。

一瞬之间,我只看了个大概。他很高大,浑身散发着令人震慑的威势,我不敢再抬头,身子微微的发着抖。

“听闻有莘氏出美人,先祖禹帝的母亲就出自有莘氏。”

是女人的声音,甜美中带着一丝柔媚。

“可她怎么长得跟土包子一样,真是辱没了有莘氏的好名声了。”

我心酸不已。这些年,父亲教导我们要与民共苦,我们姐妹几人都是自小学习劳作,更是每年都要亲自下田,以为万民榜样。风吹日晒,自是缺少一些娇嫩和风情的。

这女人一定就是外面流传的“妖姬”妺喜了,我也是堂堂公主,竟会落到如此被羞辱的田地,却毫无办法。

我不吭声,依旧跪着,头深深的埋在双臂间。如果有可能,就让我做一段木头,或者做一块石头。我忽然羡慕起空桑山上的湘妃竹,临风而立,与流水为伴,静看世事变幻,不声不响,安安静静.........

“哈哈哈哈.....”夏王大笑起来:“这世上女子,自是跟我的喜妃无法可比的!”

笑声渐渐的变小,消散,他们离开了。

我瘫坐在地上,膝盖已经肿痛到几无知觉。

我生平第一次见到如此华丽高大的宫殿,听说它的名字叫做“倾宫”。在这座奢华的建筑物面前,即使花容月貌的少女也要黯然失色。

我沿着奶白色的台阶往上走,轻轻的触碰楼梯的扶手,清凉的滑腻的触觉告诉我,这扶手都是由上乘的白玉做成的。再往前走,是由象牙镶嵌的长廊。金器、玉石这些在仲国难得一见的宝物,在这的角落里随意的摆放着,无处不闪亮,无处不奢华。

图片

来回走动的宫女,都身着薄纱,妙曼的身材,雪白的肌肤隐约可见。只有我一人,穿着素净的衣服,不施粉黛。我依然是不惧不怒,不悲不笑的样子,我希望自己可以渺小清淡到和背景墙一样颜色,被人漠视和忽略。

这次来参加宫宴也是被迫的,我不敢违背夏王和妺喜的命令,虽然苟活不容易,可我还不想死的太早。

倾宫里真是美女如云。除了活泼嬉笑的宫女以外,还有很多很多女子,有些像是夏帝的妃子,有些应该是来自民间的姑娘。大家的脸上都带着笑。我仔细的看,却分辨不出那笑是敷衍还是麻木。

大厅上摆满了果品、美酒、烤肉,夏帝和妺喜高高的坐在上面,我们分成两列坐在下面。音乐声响起,不停有人唱歌跳舞,叫好、嬉笑之声不绝于耳。

我听着乐曲声,调笑声,望着衣着暴露的舞女做出各种粗俗不堪的动作,一时如坠梦中,困顿迷离,却又悲从中来。

恍惚中,我仿佛看到了空桑山上的弯曲小路,看到伊水河辛苦劳作的百姓,看到那一张张瘦削憔悴的脸,看到因病痛而死的百姓.......

小挚说,仲国已算是人家乐土,很多小国早已是饿殍满地,惨不忍睹。

我抬起头去看着高高在上的,帝王。他正张大了嘴巴接着妺喜扔过来的一颗葡萄,然后笑的前仰后合,色眯眯地等着下面欢快舞动的女子们。

“喜妃,你们有施氏的女子真是能歌善舞啊!”

“那是当然!”妺喜附和着:“我还有一个保留节目,保证大王您喜欢!”

妺喜拍拍手,一位衣着无比艳丽的女子走上前来。

“她叫琬琰,最是善舞,您要好好看着哦!”

名叫琬琰的女子开始跳舞,动作很少柔美。我看出她的特别之处是腰肢格外的软,并且,随着舞蹈动作,她在一件一件的脱着衣服,然后以及飘逸的动作将衣服抛出,甚至抛在夏王的身上。夏王似乎完全被勾去了魂,目不转睛的盯着琬琰。

一曲终了,琬琰身上只着一层透明的丝绸抹胸和底裤,然后走上去坐在了夏王的腿上。

尽管难以置信,我还是努力地低下头,掩盖住内心的波澜起伏。

“那个谁........仲国的那个,叫什么公主来着,你过来!”夏王指着我,嚷到。

饶是装的再镇定,在那一刻我也整个惊呆了,不知道接下来等着我的是什么。

“你倒是快点啊,没听到王上叫你吗?”

我怯懦的站起来,往前走了一步,腿发软,浑身都颤抖的厉害。

图片

“禀大王,关大人已经闯到殿外,小人们拦不住他了......”

侍卫的话还没说完,一位怒气冲冲的老人就闯了进来。

关大人,难道是夏相关龙逄?常听父亲提起他,说他最是仁义、正直,现在的大夏王朝,甚至都是靠他一人在支撑。

我不禁也肃然起敬,望着这须发皆白的老人。

关龙逄环视四周,眉心紧紧拧在一起,痛心、悲哀、厌恶,各种复杂的情绪一时都出现在这年逾九十的老人脸上。

他没有行跪拜礼,只是站在那,注视着夏王。

虽贵为国相,他却身着灰色麻布衣衫,雪白的头发顺从的披在他的身后,脸庞瘦削,眼里藏有刚直和决绝。

夏王皱了皱眉头:“关相有什么事吗?”

“臣有一张黄图,想献给大王。”

宫女将黄图呈给夏王。夏王随手翻了一下:“不就是一张地图吗,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连日大雨,阳城百姓死伤无数,庄稼更是全部被淹,王上可知晓?”

“昆吾氏作乱,我帝丘的百姓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王上可知晓?”

“有仍氏川竭地崩,数以万计百姓流离失所,王上可知晓?”

关龙逄一字一句,铿锵的语调中满是悲凉。他仰起头去,看着前侧的高墙,目光仿佛穿过高墙,看向远处那些可悲可怜,贱如蝼蚁的生命。

“四百年前,黄河决堤,我们夏后氏的祖上付出了多少条的生命去治理洪水!先祖禹王更是开山挖渠,冲在最前面。他才三十多岁就身形佝偻,小腿浮肿,三过家门而不入,才战胜洪水,取得万民之心,开创了我大夏王朝!”

关龙逄眼含热泪,直直的看向夏王:“可是你,身为万民之主,你做了什么?你荒淫无道,百姓大难当前,死生无计,你却广选美女,醉生梦死!你奢侈无度,竭天下百姓之力,共你一人享乐!你嗜杀成性,弄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你还配做万民之主吗?”

许是从未听过如此犀利直白的指责,夏王一时之间面红耳赤,指着关龙逄好一会儿才大声叫嚷着:“你......你竟敢如此跟本王说话!你不要以为你是两代国相,本王就不杀你!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

有侍卫走上前抓住关龙逄,关龙逄年岁虽大,力气却不小,狠狠的甩开侍卫,用手指着夏王:“你竟厚颜说自己是太阳,以为自己可以永不灭亡,可你忘了,太阳是护佑万民,恩泽天下的!可你,却只顾自己享乐!你知道百姓怎么说你吗?他们指天骂日,要跟你这个太阳同归于尽!”

“你们还不快上前把他拖走,要气死大王吗?”妺喜在旁边尖声叫到。

侍卫死死地拖住关龙逄。

“姒履癸,臣死不足惜,可你要是不醒悟,我们大夏四百年的王朝,就要毁灭在你的手里了!”

“把他拉下去,斩首!”

夏王一字一顿的下了命令。高高坐在上面的他,满脸怒气,肃杀、似乎又孤独。

“哈哈哈哈.....”关龙逄毫不畏惧:“王上,老臣活了93岁了,死没什么可怕的,倒是你,大难临头尚不自知,不仅会死的惨,还会被万民唾弃,背负千古骂名!”

说完,关龙逄用力甩掉两个侍卫,背着双手大跨步的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斩首!斩首!竟敢诅咒本王!本王要看到他的人头!”

片刻,关龙逄的人头被呈了上来。

依然是雪白的头发和胡须,半睁的眼睛似乎怒气未散。

我发现自己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手扶着桌子,站在桌边。我趁人不注意,偷偷抹了一下满脸的泪痕。

豢龙氏的后裔,两代国相,忠心耿耿,为民请命的关龙逄,就这样死在了我的面前。

我抬起头去,夏王正指着关龙逄的人头大声骂着:“你倒是继续骂本王啊?本王执掌万民生死,受神灵护佑!就如太阳一下,你见过太阳灭亡吗?太阳不灭亡,本王的统治就不灭亡!”

他嚷的很大声,歇斯底里的。我的耳边似响起一片喧闹,但喧闹中,我似乎只听到了两个字:“灭亡......灭亡......灭亡......”

“还有这张破图!赶紧烧掉!”

黄图被夏王扔在了地上,离我不远处。

那是一张在兽皮上绘制的大夏地图。除标注了受灾的城市和各部落,我看见由朱色圈出的一块区域,上面标着一个字“商”。

旋即,图被捡起,在我的眼前被点燃。我看着那图一寸一寸的燃着,闪耀着明亮的柔和的光芒,最后化为一堆灰烬.....



帝世无双 美人请自重 我要当主角 爱妻如宝 暖心贵公子 最强特种兵之战狼 异次元红警世界 重生之勇夺世界杯 末世之曲终化神 大国工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