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纵横之渣渣的崛起 第1章 过几天、来我家吃席吧!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当一阵冷嗖嗖的夜风吹落伍,胡彪浑身较为明显的浑身哆嗦了那么一下。此时此刻,他人正身处于一个满是杂草和野树的小树林中,头顶一轮冷冽的月光映照之下,周围的温度顶破天了也就在10度左右。更最关键的问题关键在于,现在的胡彪的全身上下只穿的一条有着小裤头,脚上穿的一双人字此刻,他人正身处在一个满是杂草和野树的小树林中,头顶一轮清冷的月光照耀之下,四周的温度顶天了也就在10度左右。。...

当一阵冷嗖嗖的夜风吹过时,胡彪浑身明显的哆嗦了那么一下。

此刻,他人正身处在一个满是杂草和野树的小树林中,头顶一轮清冷的月光照耀之下,四周的温度顶天了也就在10度左右。

更关键的问题在于,现在胡彪的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有着小裤头,脚上穿着一双人字拖鞋。

此外这货身上就没有半点其他的衣物,连双袜子都没有。

于是,在忽然刮起的一阵寒冷夜风下,这货全身的鸡皮疙瘩都不受控制的都竖起来了。

如同一个狂风暴雨中的鹌鹑一样,胡彪在全身哆嗦的同时,他也开始努力转动着自己的脑壳,试图搞清楚这么一点:

作孽啊!

为什么在一两分钟之前的时候,他还记得自己人在茂城二环路的廉价出租房中;躺在了那一张自己从旧货店花了120块,所买回来的寒酸单人床上。

并且是关紧了门窗、放下了窗帘、关掉了电灯。

甚至在粤省6月份的炎热天气里,居然是连电风扇也都关了;就这么直挺挺的在床上躺着,咬牙承受着身体上巨大的不适。

结果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脑壳上的高温,让胡彪产生了幻觉?

总之,当他的眼前一花之后,就发现自己来到了这么一个陌生的所在。

一块大概有着一个足球场大小,满地都是杂草和野树的小树林;在紧挨着小树林的一侧还有着一个小土丘,土丘也就是十来米高的样子,一眼看过去上面全是人头高的野草。

没有迟疑,右手的指尖捏住了大腿上的一块皮肉后,胡彪就是用力扭了一把。

很快在大腿内侧传来的一阵剧痛,清楚的告诉他眼前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没错!他就是神奇的被传送到了这里;而在整个神奇传送的过程中,似乎就没有发生什么过于不同的地方。

突兀的场景转换,是那样的让人措不及防。

如果期间一定要说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估计是自己当时在迷迷糊糊间拿起了手机,打算看下时间的时候,随意点中了手机屏幕上某个弹出来的对话弹窗。

因为当时脑壳迷糊的厉害,胡彪都没有来得及看清楚弹窗上的具体内容。

再然后,自己好像就来到了这里……

许是被传送到这里之前的一段时间里,胡彪已经熬过了发病时的各种身体并发症,此刻正处于一段短期的平静期。

又或者是此地清冷的温度,让他的全身、特别是脑壳上的高温降低了下来。

总之,当胡彪开始转动了脑壳之后,发现脑壳中居然是难得的清明。

在他的观察下,发现这是一个位置非常偏僻小树林,四周根本看不到半点灯光,也没有任何的车辆和行人经过的声音传来。

唯有阵阵的蛐蛐声,以及众多不知名的虫鸣声,大合唱一般在耳边响起。

再加上了眼前的位置上,那些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在不断飞舞,让这里的环境显得静逸无比。

见状之下,胡彪首先完全能够确认一个事实,自己贪便宜租住的出租房,虽然位置于茂城的城乡结合部区域,确实是偏僻了那么一点。

但是要说偏僻成这样,那是绝对的不至于。

而且在胡彪的记忆中,自己的出租房周围各种小巷子和老旧建筑有不少,住着大量操着各地口音,从事各种职业的人员也没错。

可是在周围数公里的范围里,绝对没有这么一个这么大的小树林。

其次,胡彪也一点都想不起来,自己有着任何出门之后,一路走到这里的任何记忆。

所以综合以上的两点,胡彪基本能确定这个小树林,绝对不是在茂城城乡结合部的出租房附近。

自己也不是以什么正常的途径,在迷迷糊糊中一路到了这里。

换成以前的时候,若是陡然间遇上了这种状况的胡彪,可能会有着担心、惊慌、兴奋等不同的复杂情绪出现。

只是刚刚人生遭受了一场巨变的年轻人,如今却是显得非常的淡定。

确实!他如今的情况都糟糕成这样了,再糟糕的话又能糟糕到哪里去了?大不了让自己提前几天完蛋呗。

整理了一番心情之后,带着这样一丝自嘲,胡彪打算先爬上身后小土丘去看看。

毕竟在很多荒野求生节目中,像是贝爷、德爷等大神都说了嘛:

在荒郊和野外迷路了不要紧,应该第一时间里登上附近的地势高点看看,先确认了自己周边的地形和位置再说。

有关于这样一点,胡彪认为非常的有道理。

这种时候,总不能先发个朋友圈什么的吧?再说了,自己被传送过来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根本就没有带手机过来好不好。

只是在借着月色动身之前,他忽然的发现在自己的左手上,还死死的攥着那一张医院的诊断报告。

正是这上面的内容,宣判一般的将他从原本平静的生活,打入了如今绝望的深渊,

迟疑的片刻后,胡彪的一双手掌开始用力。

很快就将手里的一份诊断报告揉巴成了一团,信手一扔之后,纸团就在夜风的吹拂下飞出去了老远……

******

胡彪,性别男,湘省人,一个在长相、个人经历、学历、家庭情况等众多方面,都算是平平无奇的单身狗。

还有3个来月的时间,他的年龄就满27周岁了。

自从差不多四年前,在某不知名三本大学毕业后,胡彪前后换了几份不同的工作;最近一段时间的具体工作,是在茂城某个装饰公司的小职员。

每月的工资扣除了五险一金之后,拿到手里差不多是0.4个W左右。

正常的情况之下,他这一辈子是别想指望赚到有些人嘴里,那一个说起来轻飘飘的小目标了。

而且现在都是21年了,这样的一份在收入确实是少了那么一点,让胡彪基本上属于月光族的状态。

甚至很多时候到了月底,还需要刷花呗来坚持一段时间。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样的一个生活状态,不正是当前很多年轻人的共同写照么。

如果一切按照正常的情况发展下去的话,也许是在三五年后,当胡彪三十来岁的时候,会成功找到一个不是多么优秀,但是可以结婚的对象。

最终在老家父母的帮助下,在某个三线城市的郊区新楼盘交上一套房子的首付,娶妻生子后供房、供车,开始后续的一段人生过程。

可惜的是,胡彪应该等到不到那么一天了。

就在一个多的礼拜之前,胡彪身体上毫无预兆的出现了多种症状,比如说:前期的厌食、疲劳、发热,以及最近几天的畏光、恐水、怕风这些。

被吓坏了的胡彪,用微信给上司请了一个假后,就飞奔去了医院。

至于假期有没有被苛刻的上司批复,这样的一份小职员的工作能不能保住,在小命的威胁之下,如今的胡彪已经不是多么的在意了。

因为在医院经过了详细的检查和化验,各种的检查仪器都经历的一番之后。

那一位秃头的中年副主任医生,带着同情的语气对胡彪交代了起来:

“小伙子!很遗憾的告诉你,以当前的医疗手段你的这种病症是没有办法治愈的了,甚至连有效的缓解和控制都不行。

所以,今后你想继续住院也可以,想要办理出院也行。

主要是在出院之后,最少在症状缓解期间,你可以想吃什么就去吃点,想去什么地方走走也抓紧一下时间。

总之不管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都可以尽量的去完成一下。”

天可怜见!听到了这样的一个说法之后,那一刻胡彪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

他像是一个木偶一样,在身体没有发病的一段时间里,自己办理了一应的出院手续,回到了出租房里这里躺着。

期间不要说工作的单位了,他就连家里的父母、亲人、好友都没有通知一下。

不然了?难道还能告诉家里年迈的父母,用不了多长的几天时间,全村的人都要来我们家吃席了。

吃完了席面之后,就吹吹打打的将他们唯一的儿子送走?

因此,当前这样一个绝望状态下的胡彪,对于身上所发生的神奇事件,其实已经是没有多么的恐惧了。

家里养的那一头大肥猪不用等到过年,现在就可以准备杀掉了。

然而,自问已经可以平淡对待一切的胡彪,费力的爬上了小树林边上的那一个小土坡,看清了不远处的一番景象之后。

依然是被震惊的目瞪口呆,好一会都说不出话来。



贵妇命 神医斗鬼才 路神他落地成盒 傲娇王爷求合作 陛下实在太强硬了 红龙传记 没金手指照样无敌 炼魔道 秦清的穿越奇缘 烬之纪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