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发疯后 第五章 问鬼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姚守宁也会觉得有些一点遗憾。她出走这一趟也不很容易,倘若母亲再耽搁一时之间半会,她说没准还能多听一些。“守宁!”柳氏了出了茶楼,才特别注意到小女儿也没跟上去,扭头一看,见她磨一磨噌噌噌的站在店门口,半只脚也没往外迈。她沉了脸,唤了一声。姚守宁叹了口气,出她出来走这一趟也不容易,若是母亲再耽误一时半会,她说不定还能多听一些。。...

男主发疯后

推荐指数:10分

《男主发疯后》在线阅读


姚守宁也觉得有些遗憾。

她出来走这一趟也不容易,若是母亲再耽误一时半会,她说不定还能多听一些。

“守宁!”

柳氏已经出了茶楼,才注意到小女儿没有跟上来,转头一看,见她磨磨蹭蹭的站在店门口,半只脚没有往外迈。

她沉了脸,唤了一声。

姚守宁叹了口气,出来之时,才听到那说书人道:

“……骊县自此妖祸为患,百姓深受其害,不少人举家逃离。”

“当地县尊对此格外头疼,因此发布重赏,想寻求高人除此妖患。”

那说书人讲到关键时刻,语气逐渐激昂了些:

“那悬赏发出数日,一直未有人敢将其揭下。”

“正当众人一筹莫展之时,突有一日,市井之间出现了一位喝得醉熏熏的闲人,盯着那告示看了半晌,也不知是不是借了酒劲,竟一把将那告示扯了下去!”

“告示被揭,当即惊动县尊,最终查出此人踪影。”

“揭了告示的人姓朱,已经年过三十,还未娶妻。”

“话说这位姓朱的好汉身长八尺,长相那是威猛无比,能令小儿止哭,闲人莫敢惹。”

“他为人最重情义,结交了数位异姓兄弟,成日喝酒取乐,在市井之间便如一个地痞,走街过市。平日许多商家见他重诺,也都乐意与他结交,送他一些买酒钱,受他庇护。”

“如此一来,此人越发游手好闲,行走于街道之间,所以附近十里八乡没有好人家的女儿敢与他说亲,愁坏了家中的父母——”

“这一日,姓朱的好汉醉酒之后揭了告示,还不知惹了大祸,昏昏沉沉便回了家中倒头就睡。”

“梦中此人得遇一黄眉老者,自称仙人,说他命中有真龙之命,将来是要立下大功德,未来会飞升仙班之列,因此要授他一部斩妖除魔的仙家修行功法,正学到一半之时——”

那落叶先生讲到这里,长叹了一声,似是十分遗憾的样子:

“却被父母强行唤醒。”

“啊——”

听众们发出遗憾至极的叹息,姚守宁也不由伸手拉了拉挡了自己大半脸的斗蓬帽子。

“原来那县尊已经查到了他的住处,并令他揭榜之后,即刻准备去收除妖孽,还骊县太平。”

“父母早就已经吓得惶恐不安,那妖精格外凶狠,至此已经害了无数人的性命。”

“可是这姓朱好汉仗着醉酒,已经揭下榜单,若有反悔,便会被刺字发配。”

“正当情况危急之时,那好汉却想到梦中所得黄眉老仙的传授,突然接下了这桩差事!”

“父母惊讶万分之时,他却像是换了个人般,突发惊人之语。”

“只道自己前些年像是被猪油糊了心,尽干糊涂事,如今受仙人梦中指点,终于清醒。”

“他年纪不小了,好男儿也该建功立业,因此发誓要斩妖除魔,以积累功德。”

说书人讲到这里,语气有些激动,终于将此好汉身份揭露:

“这位姓朱的好汉,正是本朝开国的太祖——”

后面姚守宁已经走得远了,便听得含糊不清。

马车内,柳氏伸手替姚婉宁整理了一下额前的碎发,难得流露出几分慈爱的样子。

见到小女儿慢慢上前,不由瞪了她一眼:

“还不快点上车。”

姚守宁听得意犹未尽,又心中想要知道说书人口中的太祖后来做了什么事,如何利用那半部仙术扫荡骊县妖魔,也没有将柳氏的不快放在心上。

她上车之后,马车便被下人随即驱离,姚婉宁乖巧的靠在嬷嬷怀中,见妹妹伸手托腮,一脸若有所思,不由有些好笑,轻轻的咳了两声。

“怎么了?”

柳氏一见她咳,顿时紧张无比,要吩咐下人拿熬制好的琵琶膏喂她吃。

姚守宁也回过了神,脸上露出些担忧之色。

“没事。”姚婉宁细声细气的回答,柳氏却像是没听到一般,自言自语:

“是不是将才听了那些故事的原因,惊扰了心神?”

女儿的病已经成为了她的心疾,她的脸上露出几分焦虑。

“就是呛到了些,咳了两下而已。”

她其实是看出来了,妹妹今日出门,说不准就是冲着这说书先生来的。

但柳氏已经有些不快,姚守宁刚刚出来磨磨蹭蹭,恐怕会被母亲斥责。

为了转移话题,姚婉宁不由偏头问道:

“娘,刚刚那说书人讲的是太祖的故事吧?”

大庆朝的史书记载之中,早前妖族祸乱人界,致使百姓不得安宁。

当时出身骊县的太祖朱威受梦中神仙所托重任,凭借天授仙术,最终斩妖起义。

他屠杀天妖一族,将妖族赶至荒芜人烟的野岭,将笼罩了人类世界数百年的妖祸之患一举扫除,还人类太平。

太祖称帝之后,还设了镇魔司,专剿妖邪。

如此一来,天下几乎再也没有听说过有精怪的影子,妖患逐渐消失无踪,至今已经六百多年的时间了。

而当年太祖杀妖以称帝一说,则更像是记载于历史之中的神话传说。

不再受妖祸之苦的人们,对于当年的这些历史,也是半信半疑。

但坊间却有不少人喜好听这些传说,许多说书人也根据当年的历史,编撰出各种各样的太祖纪事,有些越讲越离谱,增添了许多诡秘故事,显得并不真实。

城北望角茶楼之中所请的这位落叶先生,也是根据当年的史记,编造出来的又一个故事而已。

“不过是三教九流的,为了愚弄百姓,胡言乱语而已,信不得真。”

柳氏舍不得苛责这个病重的大女儿,便温言回了她一句。

太祖当年的传奇事迹已经过去了六百多年的事,真伪早就无人能知。

更何况根据柳氏以往读书经历,但凡这种声名赫赫的大人物,最终都会由史官编造一桩神奇非凡的事,以增加他们的传奇性。

“古有汉皇斩龙成圣,你也看过书的。”

柳氏脸色慈爱的将女儿揽入怀中,怜爱的摸了摸她消瘦的脸颊,早将姚守宁先前磨蹭不肯出门的那点事儿抛到了脑后。

姚婉宁乖乖的点头,一面冲妹妹使了个‘安心’的眼色,顺从的被柳氏抱住,接着又问:

“娘,这个世界上,真有神鬼精怪么?”



帝世无双 美人请自重 我要当主角 爱妻如宝 暖心贵公子 最强特种兵之战狼 异次元红警世界 重生之勇夺世界杯 末世之曲终化神 大国工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