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红他的小耳朵 01 喜欢一个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巴黎的夜幕降临时下着银丝般的雨,走红毯拉了警戒线,昼亮的聚光灯将黑夜拉大了几道亮白的口子。赵白粟美若芳物,扶着助理的手从黑色轴距加长的宝马中优雅高贵走出。现场气氛登时喧热。面对自己无数镜头与急切的记者,赵白粟带着美艳动人的笑,艳丽又从容不迫。昨天出席发布会团队租借方式的是ju赵白粟美若芳物,扶着助理的手从黑色加长的宝马中优雅走出来。。...

巴黎的夜晚下着银丝般的雨,红毯拉了警戒线,昼亮的聚光灯将黑夜拉开了一道亮白的口子。

赵白粟美若芳物,扶着助理的手从黑色加长的宝马中优雅走出来。

现场气氛顿时喧热。

面对无数镜头与急迫的记者,赵白粟带着美艳的笑,明艳又从容。

今天出席团队租借的是justefy高定红色抹胸礼服,一天的费用高达几十万元。在昼亮的聚光下和红裙的映衬下,她裸露出来的肌肤越发白的发光,哪怕被镜头放大好几倍,她依然美得没有瑕疵。

记者发问:“赵白粟,作为第一个受邀参加GES的华语艺人,你现在心情怎么样?”

“嗯…我很激动,非常感谢粉丝的支持,让我有机会参加这么隆重的场合……”

屏幕里的美人一娉一笑,哪怕是一个眼神,都牵动着无数粉丝的心。

“今天我也收到很多粉丝的鼓励,谢谢大家!”

云城国际机场广场里响起一阵阵激动的尖叫与狂欢。

在拥挤而嘈杂的广场上,站着一个清爽干净的年轻男子,目光清明,蓄意温柔。

他十分钟前才下飞机。

想过无数次见面,只是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快再见她。

白嘉扬无声的弯了弯嘴角。

喜欢一个人,就是在想到她,看到她的时候,心里莫名开心,嘴角莫名翘起。

“快看,我旁边那个帅哥!”有姑娘小声拉着身边的女伴。

“啊,你不看女鹅看什么帅哥??”

“不是一般帅啊……你小声点,别让他听见了。”姑娘红着脸,警惕地瞠了女伴一眼儿。

拍屏幕上赵白粟的镜头,悄悄挪到侧面,偷拍帅哥。

白嘉扬轻微蹙眉,假装不知道。

实在是他这出众的清隽样貌,甚至比大部分出道的明星还好好看。

手机震动,是白嘉雯的微信消息。

白嘉雯:【落地了么?】

“姐?”白嘉扬直接拨了回去,热热的风拂过少年的脖颈,声线慵懒好听,“已经下飞机了,在国际购物广场。”

“王叔半小时前出发了。”

“好。”他走远了些位置。

结束通话后,白嘉扬的目光又锁定在屏幕上。赵白粟的采访还未结束,记者抓紧时间提出一个个问题,提到季瑞林的名字时,白嘉扬听见身边粉丝的坑骂声。

记者:“上周您和季老师在一块录制《美好的生活》综艺,当时季老师有为您今天参加活动提供什么建议嘛?”

这个问题,赵白粟冲着镜头笑了笑,顿了半秒才道:“最近季老师工作比较忙。”

记者:“季老师说过比较喜欢红色,所以今天这条礼服的选择,有参考季老师的审美吗?”

“没有,礼服是公司安排的。”

赵白粟和季瑞林是靠着去年一部BE古装剧火起来的,两人荧幕CP感强,加上剧中两人没有在一起,CP粉就更加渴望两人在现实中在一起了。

原本今晚的视频应该是CP粉疯狂磕糖吃的机会,但现在粉丝都骂了起来。

“那个渣男怎么配得上我们粟粟,男人没个好东西,吃着碗里瞧着锅里,还不挑食!”

“我真是吐了,那个女的有我们女鹅千分之一好看吗?”

“季瑞林就是渣狗,根本就配不上粟粟,恶心死了。”

“季瑞林哪里是工作忙,分明是脚踩两只船!”

白嘉扬侧目,是身边小姑娘一边看手机一边骂季瑞林。

“季瑞林怎么了?”有人好奇地问。

“你上微博看看,新出来的大瓜,这种人哪里配得上我们女鹅,女鹅现在肯定还不知道,我现在真希望他们就是为了炒作,不要在一起!”

“季瑞林出轨了?!”

听到一声惊叹,白嘉扬眼神斜视看了她们眼,拿起手机点开微博。

微博热搜第一#赵白粟红毯美艳造型

热搜第二#季瑞林深夜搂美女出夜店

“不好意思,今天的采访到这里结束,赵白粟后面还有活动。”助理上前拦住了想继续采访的记者,赵白粟美艳的朝着镜头点了点头,摆了摆手朝红毯里面走去。

看着赵白粟提着裙摆的背影,少年清透的黑眸中有些复杂。

手机再次震动,屏幕上跳动的备注,王叔。

“嘉扬,我已经到机场了,你具体在什么位置。”

看见王叔的车,白嘉扬又往大屏幕上瞥了一眼,赵白粟的镜头已经结束了,现在是一个欧美长腿女艺人的采访镜头。

“帅哥,可以加你的微信吗?”

白嘉扬刚走了两步,被刚才偷拍他的女孩拦下来,女孩红着脸儿,眼神殷切渴望地看着他。

“抱歉,不能。”

路边,王叔从驾驶座出来,含笑着接过白嘉扬手上的行李箱,放入后车厢,“刚才那小姑娘是跟你告白吗?”

“三年不见,嘉扬真的是长大了。”三年前,15岁的白嘉扬手腕受伤,选择出国治疗和学习,也是他送来的机场。

白嘉扬扯了下嘴角,没应他的话。

回程路上没有堵车,不过到家也已经十一点了。

“嘉扬,你的手好了吧?”

“痊愈了。”

白嘉扬应了句。

进入客厅,白嘉扬便听见他姐白嘉雯的声音,比电话里听到的要明亮悦耳。

又或许,和沟通电话的人有关系。白嘉扬打开鞋柜,从里头拿出一双崭新的拖鞋。

“钱我已经打到你账号上了,我要的包你要是明天带不回来,你肯定完了。”

“对了粟粟,《入糖三分》本子你今天有没有和顾导聊……”

走廊上的白嘉扬听到“粟粟”二字,下意识太阳看向客厅沙发上的白嘉雯,清明的黑眸里闪过一丝惊愕,哑声喊道:“姐。”

实在是白嘉雯顶着一张绿油油的泥膜,他没有心理准备。

“嗯,回来了。……不是和你说,是我弟刚到家了,明天下午我派司机到机场接你。”

白嘉雯安排好,嘱咐了电话那头的赵白粟两句。

挂完电话,她抬眼看着身高一米八几的少年,笑道,“肚子饿不饿,我给你点外卖?”

“赵白粟明天回来?”白嘉扬不答反问。

“是啊,她在巴黎出席活动,明天下午回云城。”白嘉雯回道,虽然这三年也不是没见到白嘉扬,但看着眼前干净清隽的小子,白嘉雯还是很高兴的。

若是别家的小子,她定会劝他进娱乐圈,保准不出个一年半载,将人捧得大红大紫。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霸王妃(上) 排球少年之ACE 精灵掌门人 最是无爱无恨解云端 诸界末日在线 穿成甜宠文恶毒女配之后 我的女友是二货 轻河记 北地巫师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