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干翻了全场外挂 第一章 灭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大夜立国491年,最后一任帝王驾崩,膝下两女皆丧命宫廷突然呼啸而来的一场大火之中,萧氏皇族最后的血脉断了。从此,沿续了300多年的大夜分崩离析,群龙无首,世家争相跑马占地能自立,史称门阀之乱!乱世,就是不断地地并吞、侵略战争,饱含了血雨腥风的时代。大夜灭国乱世,便是不断地吞并、侵略,充满了血雨腥风的时代。大夜灭国后,经过长达十几年的战争,数百个大大小小的门阀世家,依然留存下来的门阀只有夙、楚、战、叶、奚、阮六阀,余者或灭门,或被吞并。。...

大夜建国315年,最后一任帝王驾崩,膝下两女皆死于宫廷突然而至的一场大火之中,萧氏皇族最后的血脉断绝。自此,延续了300多年的大夜分崩离析,群龙无首,世家纷纷圈地自立,史称门阀之乱!

乱世,便是不断地吞并、侵略,充满了血雨腥风的时代。大夜灭国后,经过长达十几年的战争,数百个大大小小的门阀世家,依然留存下来的门阀只有夙、楚、战、叶、奚、阮六阀,余者或灭门,或被吞并。

30年后

那是腊月里难有的好天气,屋檐上的积雪已经化开了,阳光暖洋洋的,撒在人的身上,让人昏昏欲睡。这样的天气,最适合倚靠在临窗的塌上,盖上薄被,小憩一会儿了。

街边一个酒楼的三层雅室中,临窗坐着两个妇人,其中一人衣着华贵,肩上的狐皮斗篷纯白如雪,半丝杂毛也无,正如她的那张脸,永远都挂着纯洁无辜,眼里盈满了怜悯和不忍,这样的一个人,谁看了又会不心疼,哪怕她已经四十多岁了,可是看起来,却只有30岁左右的样子,岁月在她的身上,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另一人则是与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身灰色的缁衣,头发花白,同样四十岁左右的年纪,脸上却早已皱纹遍布,唯有从那不太分明的轮廓和五官,仔细去寻,方能找到昔日的风采,又有谁能想到,这便是曾经的六阀第一美人—夙家大小姐,夙弦?

夙弦的手无意识地拨弄着佛珠,努力地睁着眼睛看向对面。她的眼睛早就不好了,看什么东西都是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却能清晰的听到弦月城大门碎裂倒地的轰响,数万铁骑踏过的“哒哒”声,妇人惊恐绝望的尖叫,刀戟刺入肉里的声音,厮杀、哭喊、哀嚎声充斥着她的整个世界,让她又一次明白了人生只有更绝望。

隔着整个长街,她都能嗅到血腥的味道,仿佛那温热的鲜血也喷洒在了她的身上,那是,夙家人的血。

“姐姐,忘了你眼睛看不到,是妹妹的不是。”对面的女子,此时终于开口了,她的声音婉转娇媚,一如当年。

“如今我们楚阀的军队已经攻破了夙家祖地的大门,可惜了大哥,在楚阀连破了12座城后,便在病中吐血身亡,看不到这一切了。不过也没关系,大哥一向最疼姐姐你,将你看得比眼珠子都重要,你替他看看这一切,也一样的。

哦对了,大门那里挂着的人头,好像是瑜儿的,我记得未出阁的时候,瑜儿最黏姐姐了,姐姐出嫁的时候,瑜儿还哭得不肯撒手呢。姐姐,可惜你看不见啊,不然就可以送他最后一程了,瑜儿泉下有知,也会高兴的。

不过姐姐放心,瑜儿虽然死了,琅儿还活着,那毕竟是我们夙家最后的血脉,我会好好的保护好她,我们楚阀夺得了天下,多亏了这些将士的勇猛,琅儿能好好的服侍他们,也是琅儿的福气。”

夙弦手中的佛珠,不知何时一寸寸的碎裂,掉落在地上,她的身体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却依旧死死地睁大了眼睛,想要看牢牢记得眼前的一切,也不想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

夙绫见状,笑得愈发温柔,“姐姐想哭,便哭出来好了,何必强撑着呢,这种滋味可不好受呢,我哭了这么多年,现在也该轮到姐姐了。”

哭?真是可笑,自她夙绫作为滕妾,与她一起嫁入楚阀开始,哭的人便一直都是她夙弦,她的这双眼睛,便是自襄儿死后,这样哭坏了的。

开始几年还好,她与楚洛,虽谈不上恩爱,却也是相敬如宾,但是随着楚阀的势力越来越强,而夙阀逐渐式微后,她的日子,便越来越难过了。

而同为夙氏女,她夙绫,不过是个滕妾,却得到了楚洛全部的宠爱,不仅从滕妾升为侧夫人,还在夙家逐渐失势后,彻底将她这个大夫人架空,成为楚阀真正的当家主母。

若不是她当机立断,在林嬷嬷的帮助下,在楚洛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毒杀了楚洛,利用嫡长子的名头,迅速扶持襄儿上位,驱逐了夙绫,恐怕她夙弦根本活不到今天。

即使活着所面临的一切让她更加的痛不欲生,她还是想活着,因为,活着才有无限的可能。

可是,这短暂的胜利终究不是结局。襄儿因为早产体弱,本就不是楚洛属意的少主人选,除了一个嫡出的身份,其他的样样都不如夙绫的儿子楚辰。

即使在她的心中,襄儿聪明乖巧,是最好的孩子,可是在楚阀其他人的眼中,辰公子才应该是他们未来的主君。

她能杀了楚洛,却让夙绫带着楚辰逃了出去,虽然借助夙阀的力量和襄儿嫡子的身份,勉强让襄儿坐上主君之位,却终究是空中楼阁,不堪一击。

对内,楚洛的二弟楚泽一直倾慕夙绫,他在楚阀中威望极高,而夙绫打理楚阀的那些年,与楚阀有实权的家臣都相处的极好。在外,夙绫和叶家少主交好,外有叶家出兵襄助夙绫,内有楚泽等家臣,里应外合之下,她终究没能护住自己儿子的命,而她也被囚禁于佛堂,不得见天日。夙绫却携子风光归来,而她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调集兵马,攻打夙阀。

若不是这次楚阀攻破了弦月城,恐怕她这辈子,都没有再走出楚阀大门的机会。

“夙绫,你以为你赢了吗?”夙弦没有哭,反而笑了,笑得意味深长。

夙绫脸上的笑容微敛,心中莫名升起一股不安,作为对手十几年,她知道自己这个姐姐,也是个狠角色,她如果不是穿越而来,熟知历史走向又开了外挂,还真未必能斗得过她这个土著。

可是,夙家都要灭了,她儿子也死了,她还有什么底牌呢?夙绫不相信。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大夫人,不好了,不好了……”

夙绫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大夫人,楚家祖地被火药炸毁了,家主、二爷还有几位小少爷小小姐,全都死了,尸骨无存……”

“轰隆”一声,夙绫的脑海里顷刻间一片空白,仿佛被炸毁的,不是楚家的祖地,而是她的脑子。

她几乎是踉跄着跑到来人面前,一手死死地掐住他的脖子,声音里的每一个字都在泣血,“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来人被她脸上的狰狞吓到了,似乎不敢想象往日里那样温和的大夫人,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说啊!”夙绫开始嘶吼。

“大夫人,祖地被炸毁了,家主、二爷还有几位小少爷小小姐……”

他的话终究没有说完,因为愤怒痛心到了极致的夙绫,已经掐断了他的脖子。

夙弦笑了,笑的心满意足,“夙绫,我送你的这份礼物,你可喜欢?”

“是你做的,你这个贱人,我一定要杀了你,不,我要你生不如死!”

夙绫这时才想起夙弦刚才的那抹微笑,终于明白了那笑容中的含义,可是,已经晚了。她的儿子死了,最爱她的楚泽死了,她的血脉后代全都死了,那她呢?她这个楚阀的大夫人,还能坐得稳吗?

她几乎可以预见,楚阀易主,而她被人取代、架空,送至佛堂囚禁的人生,便与当初的夙弦,一模一样。

乱世中容不得慈悲,更不会有人对你仁义,只要你倒下,便有无数人扑上来吸干你的血肉,将你彻底取代。而她这样的弱女子,失去了所有的依靠,等待她的又会是什么呢?

这个道理,夙弦明白,夙绫也明白。所以夙绫此刻,是真正的,彻彻底底的崩溃了。她谋划了这么多年,只要再灭了最后一个夙阀,这天下马上就唾手可得,她会是皇太后,会是史册上可媲美夜氏女帝的传奇人物,这是她夙绫的人生,却就这样的毁了。

可是为什么,历史上可以统一天下的楚阀家主,竟然就这样的死了?难道就因为他不是从夙家嫡女的肚子里爬出来的?她不甘心,不甘心啊……

夙绫想不明白,却不妨碍她将所有的疯狂和绝望,都宣泄在罪魁祸首的身上。她此刻悔得肠子都青了,后悔为了折磨夙弦,没有早点杀了她。

可这一次,她还没来得及动手,夙弦便已经倒下了。丝丝缕缕黑色的血迹从她的唇畔缓缓溢出,任凭夙绫再如何疯狂嘶吼,她也不会再睁开眼……

在她杀死楚洛,将夙绫赶出楚阀的那一刻起,便早已做了最坏的打算。无数个夜晚,她一点点的,用自己的双手,一点点地挖开院子的每一寸土地,又将火药埋了进去,从不假手于人。

她曾在楚洛的书房,找到过一本残破的阵法,那得自已被楚阀灭族的战家。

楚府的地形在她脑子里早就描绘过千百回,她选的每一个位置,都恰到好处,只要轻轻一点燃,每一颗火药都会被引爆,然后,将整个楚氏祖地炸毁。

这是她最后的博弈,若是夙绫没有那么狠,若是她不对夙阀下手,这样残忍的手段,她永远都不会动用。可惜,夙绫毁了夙阀,也毁了她心中最后一丝善念。

在闭上眼睛的前一刻,她用力地望向了夙阀的大门,她的家,已是一片狼藉。

哥哥,母亲,瑜儿,琅儿……我无能救下你们,所以,就让我来承担这滔天的罪孽,我愿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为厉鬼,只愿你们走的安心。

夙绫,楚洛,是你们毁了我原本应该光明的人生,那么,便用楚氏嫡系所有人的命,来为我夙氏一族陪葬吧!



秦道孤仙 寻唐 金色绿茵 盛宠之毒医世子妃 诸天次元大乱斗 我和师姐共系统 盗墓险途 策妖之三界风暴 重生欢姐发财猫 第一重装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