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你道侣又换人设了 第三章 道侣精分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清风拂来,细细碎碎的阳光从竹叶间隙渗漏现象下去,照在身上温暖又迷蒙。明天是结契的日子,谢家上上下下都很忙绿,谢逢君每次回来,嘴里总要喊累。反而是谢朝雨和叶无讳这俩结契的主角,一个身体太弱,一个需要照料病患,闲得很。谢朝雨左手撑着下巴,斜躺在竹林里明日就是结契的日子,谢家上上下下都很忙碌,谢逢君每次过来,嘴里总要喊累。。...

清风拂面,细碎的阳光从竹叶间隙渗漏下来,照在身上温暖又迷离。

明日就是结契的日子,谢家上上下下都很忙碌,谢逢君每次过来,嘴里总要喊累。

反倒是谢朝雨和叶无讳这俩结契的主角,一个身体太弱,一个需要照顾病患,闲得很。

谢朝雨一手撑着下巴,斜躺在竹林里,叶无讳在一旁打坐。

一时无话。

阳光打在叶无讳身上,银白的发镀上一层浅浅金芒,冷白的面庞也染了暖色调。

谢朝雨咂嘴,这男色,绝。

把嘴里叼着的竹芯吐掉,谢朝雨开始没话找话。

“你的识海怎么样了,这几天吃药有没有好一点?”

叶无讳睁开双眼,“暂无变化”

“那也算好消息,起码不再恶化,要不让我看一下?”

识海便是神识空间,相当于绝对的个人领域,外人很难窥探,需要极大的信任。

二人明日就要结契,是很亲密的关系了,叶无讳点头,来吧。

谢朝雨坐到叶无讳对面,两人闭上眼,手心相连。

“啊!”

谢朝雨一下子缩回手,捂住额头,痛呼出声。

叶无讳连忙扶住她,“没伤到吧?”

谢朝雨摇头,方才她的神识刚准备进去,就被巨大的斥力弹了出来。

叶无讳为谢朝雨按揉太阳穴缓解头痛。

谢朝雨不痛了,开始分析,“一定是那些白鹭太吵了,影响我发挥”

她起身掠上竹梢,霸道的火灵力散开,一大群白鹭扑棱棱飞出,惊叫声四起。

叶无讳:“......”

谢朝雨再试。

“啊!!”

再次弹出。

谢朝雨:“是风吹竹林声音太大...”

叶无讳拦住她,免得竹林也遭殃。

“我心中信你,竹子也不吵闹,应当是缺了魂玉。”

谢朝雨泄气,“行吧,那只能等明天了,不用按摩,我头不痛了”

.

三月初九,风和日丽,谢朝雨和叶无讳要结契了。

外出的谢夫人赶了回来,谢家亲眷与北辰的剑修们齐聚一堂,执明剑尊为主礼人。

虽然不是正式的合籍大典,但必要的步骤并没有省略。

二人宣誓,拜过父母师门,便要缔结道侣契约。

谢夫人取出一只木匣,小心翼翼地交给谢朝雨,“拿去吧,大道玄妙,娘只盼望你们万事随心,能顺遂安康便好...”

打开匣子,里头躺着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这珠子通体浅红,表面七彩霞光流溢,内里点点金芒,似玉非玉,澄澈似水,又硬如玄铁。

谢朝雨将珠子托在手心,叶无讳伸手覆上。

“这便是魂玉?”

谢朝雨点头,“对,娘去水云宫解了禁制”

“开始吧”

执明剑尊浑厚的灵力翻涌而出,灵力经过魂玉淬洗,刻画雕琢,化为两道,沿着谢朝雨二人交握的手蔓延开来,一路朝着眉心灵台前进,最后没入神识中。

谢朝雨闭眼内视,便见自己的识海里多了一道繁复华丽的印痕。

“成了!”

一种不可名状的感觉,从温热的手心传递给对方。

谢朝雨能感觉到一点微凉的、带着金属质感的灵力钻进识海,和自己的火灵力相交融,像是一片雪花落在了火山口...

叶无讳的感觉更加强烈。

他神魂受伤后,识海原本是漆黑寂静一片空旷,如今多了一些朱红的光点,就像火种一样,忽闪忽闪,又分外顽强。

契成,两方亲友祝贺,宾客们各自落座。

这时,一颗锃光瓦亮的秃头来到谢朝雨身边。

秃头行完佛礼,指指身后,眼神询问。

一队光头和尚,个个特意换了红黄僧衣,手上拿着法器,虽然看起来精心收拾过,但脚上半旧的草鞋还是暴露了他们贫穷的事实。

谢朝雨摇头:“不行”

秃头皱眉,咬咬牙开始掏袖子,半晌拿出一对珠串,递给叶无讳,双手合十,表示已经开光。

叶无讳接过,给自己和谢朝雨都戴上,“多谢大哥。”

谢朝雨熟练付灵石。

秃头接过,心中暗喜,又从怀里摸出一本经书,表示那可以念经吗?

谢朝雨摆手,严词拒绝:“今天真不行,改日我包场!”

秃头失落转身,光头都黯淡几分,贫穷,可怜,又落寞。

谢朝雨给叶无讳传音解释:“万佛寺很穷,我大哥经常带师弟们回来,有时是杂耍,有时念经作法,完了得给灵石!”

“他怎么不说话?”

“带师弟回家啃老太丢人,大哥好面子,每次回来就假装自己修闭口禅。”

“大哥也不容易,要不...”

“你要看和尚铁头碎大石钢牙断剑?”

“......”

大舅哥的背影看起来太可怜,叶无讳试图再帮忙争取一下,“...要不找个僻静地方让他们念一会儿?”

谢朝雨觑他一眼:“听完会失去世俗的欲望,今天新婚”

“而且这佛珠,是万佛寺的赠品。”

.

新婚之夜,这真是个叫人脸红心跳的话题。

春夜微凉,叶无讳只着中衣坐在榻上,谢朝雨还在寝房后面的温泉池子里没出来。

一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叶无讳就心跳如鼓,觉得这床再也坐不下去,会着火。

他起身走到窗边,试图吹吹风冷静一下。

然而没用,已经结契,他下意识就要注意道侣的一举一动,神识强大,水波荡漾声、谢朝雨舒服绵长的呼吸声,他听得一清二楚。

思绪也渐渐不受控制,他忍不住开始想象,水珠滑落肩头是什么样子、热气会不会熏红她的面颊、再往下,不能想...

谢朝雨出来时,叶无讳还在抓紧时间看那本婚前教育小本子,试图通过丰富的理论知识给自己壮胆。

“哈哈哈你也有这书吗?”

谢朝雨走到他面前,拿过他膝上那书翻了翻,便扔到一边。

“看它没用,得看我...”

谢朝雨占据了书的位置,对他一笑,解开了自己身上纱衣带子。

叶无讳:“......!”

要炸了!我该看哪里?

谢朝雨玉白的手划过叶无讳眉心红痕,拇指摩挲他淡色的唇,末了轻轻拍他的脸,红唇轻启:“呆子,愣着干嘛,亲我啊”

反正是自己道侣了,该浪就浪,穿越人士啥没见过,躁起来!

前半夜,谢朝雨兴风作浪,叶无讳羞得面红耳赤。

后半夜,化神期仙君的体能展现出来了,脸皮也越磨越厚,谢朝雨渐渐招架不住。

丑时过后,叶无讳一往无前,愈战愈勇,谢朝雨偃旗息鼓,苟延残喘。

“...好了没啊”

“再来,刚才忘了用双修功法”

“呜你快点儿,我疼...”

天光熹微,谢朝雨累极,沉沉睡去。

叶无讳俯身亲吻她汗湿的额头,取出两人合握着的魂玉,给她掖好被角,起身挨着谢朝雨打坐。

方才神魂交融,识海中火种不断增加,最顶峰时,甚至燃起了小火苗,他得尽快吸收这股力量。

.

谢朝雨是被一阵大力摇晃弄醒的。

浑身酸疼,谢朝雨不想起来,“唔,做什么,让我再睡睡啊...”

拉被子,要盖住脑袋接着睡,没拉动——

“起来!今天你总该放我回去了吧?”

一把缠着布条的剑,正指着自己脖子。

拿剑那人披头散发,雪白的中衣胸前染着血迹,握剑的手还在不住颤抖。

谢朝雨愣神,这什么情况,不是刚过新婚夜吗,怎么早上起来就要杀我?

她要起身,脖子碰到了剑尖,她还没怎样,对面就吓了一大跳,抖得更厉害了。

谢朝雨找了一条裙子往自己身上套,边穿衣服边问自己新鲜出炉的道侣:

“你刚才说什么?放你回哪去,北辰剑宗吗?那得等你伤好一些啊...”

道侣震惊:“北辰剑宗?!你用完了就要把我送给那些鲨人不眨眼的剑修吗?”

谢朝雨:“???”

你在说什么猪话,我为什么听不懂。

“不去北辰,那是要去别的哪里吗,对了你胸口的血是哪来的?”

道侣扔了剑,站在床上跺脚,更伤心了,“我就知道女人靠不住,大骗子!一得到我的身体就要言而无信...”

谢朝雨腰疼,伸手想给自己捏捏。

道侣看她要叉腰,激动道:“你又要骂我了吗?我站在床上跳一下都不行?你是不是还想打我,呜呜呜母老虎!”

道侣坐在床边地上哭了起来,梨花带泪,我见犹怜。

谢朝雨:“...那你倒是说你要去哪里,是不是有急事,我这就喊人安排?”

道侣撒泼:“我要回天一门!”

谢朝雨困惑:关天一门什么事?“叶无讳你到底怎么了?”

道侣比她还困惑:“你喊我叶无讳?好哇谢九,你还惦记你前任那小白脸呢!”

“我就知道,你买我只是因为我长得像他,我太可怜了呜呜呜...”

......

鸡飞狗跳一个时辰后,接连换了三位医修,谢朝雨弄明白了。

昨晚双修之后,叶无讳的神识吸收了她和魂玉的灵力,不知道咋回事,她好好的道侣现在傻了。

“也就是说,他现在认知出现偏差,觉得自己是另一个人?”

医修点点头,为叶无讳写方子,“仙子莫要着急,原因虽未查明,但观仙君体内,这是好转的迹象。”

娘诶,精分!谢朝雨还是第一次遇见。

“那我需要怎么做?有什么要注意的?”

“最好是尽量顺着他,过多干涉恐遭逆反。”

送走了医修,谢朝雨试图和道侣沟通。

道侣正在挑衣服,指挥侍女们,“不要白的,青的也不要,蓝的也拿走!”

谢朝雨看向他最后给自己选的衣服,“为什么要穿这件红的呀?”好看是好看,但这件衣服开到腹肌的领口会不会有点夸张?

道侣瞪她,愤愤系上腰带,“你还敢问我?你当初把我买回来,不就说你喜欢看我穿鲜艳颜色吗”

一边瞪,道侣一边踢掉了自己的鞋,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串铃铛,戴在了脚踝上。

谢朝雨:“......”没看错的话,那铃铛原本属于后院胖猫。

谢朝雨试探问道:“你还记得我怎么买你回来的吗?”

道侣气愤拍桌子,开始讲述。

“能不记得!我叶狗蛋原是城外渔村人,因为天赋还成,便进了天一门,被李长老收为外门弟子,那日我跟随李长老来你谢家吃酒席,没成想被你这恶霸看上,只一块玉,李长老这没见识的,就把我卖给你了,可恶!都怪我太貌美!”

谢朝雨:“然后呢?”天呐,叶狗蛋!这个故事里还有李长老吗?她都快忘了这人。

道侣撸起袖子,说的愈发激动:

“我知你心中对那个剑修前任念念不忘,虽说他收了和尚一串佛珠就跟人家私奔了,但我只是个替身罢了,并不敢要求你对我一心一意。我们说好了,你既是看上了我的皮囊,那你得到我了就要放我离开,我还要回天一门继承李长老的衣钵...”

连大哥都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谢朝雨忍不住了:“噗嗤!”

“那你知道李长老是屠夫证道,专门负责天一门猪羊宰杀的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