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运小农女 第三章 悲伤那么大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哎……”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赵玉初试一次失败,此时此刻,她正蹲在在角落阴凉处处,双手缠住下巴,双眼无神的盯着味道飘满庭院的腐臭鱼干。么,她的鱼头大业,就这样离她离去了吗?就在赵玉在那里悲春伤秋,无尽感伤,并为了自己还未就就已结束了的鱼头大业悼念时难道,她的鱼头大业,就这样离她而去了吗?。...

福运小农女

推荐指数:10分

《福运小农女》在线阅读


“哎……”

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赵玉初试失败,此刻,她正蹲坐在角落阴凉处,双手拖住下巴,双眼无神的盯着味道飘满庭院的腥臭鱼干。

难道,她的鱼头大业,就这样离她而去了吗?

就在赵玉在那里悲春伤秋,无限伤感,并为了自己还未开始就已结束的鱼头大业哀悼时,从她身后的位置突然窜出一人。

嗯,严谨一点,这是一个小姑娘。

而且,这个小姑娘,看起来又黑又壮,emmm…有些眼熟。

赵玉半眯着眼睛,扭头看着对方好一会儿,才猛的一拍大腿,呦呵,可不熟悉,这不就是之前说她傻的那个小黑妞嘛。

不是,这小黑妞刚刚才哭着跑出去,啥时候又躲到她身后了?

还有,那几个萝卜头呢?

赵玉一脸问号,还不忘扫一眼周围。

而站在她对面的小黑妞,也就是赵春花,被吓得一脸惊恐。

完,完了!

赵春花心说,二丫姐咋还自己打自己了,莫不是,真像娘说的那样,傻了吧。

她忽然想到了村子东头的那个大傻子,每天穿的脏兮兮,臭烘烘的衣服在村口咧嘴傻笑,还喜欢打人,村里的孩子都不和他玩……

唔,她二丫姐……

一定是了,二丫姐都开始打自己,接下来肯定就要打人了。

“哇…哇哇……”

突兀的孩童哭声又一次响彻整个农家小院。

赵玉,“……”

被这中气十足的哭声震的两耳发疼,脑门发晕。

不,不是……她啥都没干,小黑妞为什么哭?

黑人问号脸的赵玉,看着站在她眼前,哭的直打嗝的小黑妞,表情一言难尽。

赵玉:真的,要不是她刚刚没说话,这画面还真不好解释……

无声的叹了口气,赵玉直觉的生活不易,分外艰难。

赵玉硬着头皮想缓解一下,结果刚来口,“你”字还没说完,她又遇到了一个问题。

呀!不对!

这小黑妞叫什么名字来的!

被磕了脑袋,就这点不好,记忆总是时断时续,像断片一样,总想不起来这些人的名字。

嗯?

刚刚,她想的断片,又是什么意思?

十分正常的,赵玉的思绪又一次被自己那小脑瓜里出现的新鲜词汇带跑偏。

以至于,眼前这个还在哭的小黑妞,嗯,不重要。

被安排一个不重要的标签,仍哭的肝肠寸断的赵春花:呜呜,哇哇哇……

“那个,赵春……春花,三丫啊。”

一连换了好几个称呼,赵玉看着赵春花那张满是鼻涕眼泪的黑脸蛋时,露出一抹她自认为和善的笑容,“告诉二姐,你这是咋了?”

“……嗝”

赵春花瞪眼大眼睛。

伸出有些脏的衣袖毫不在意的擦完鼻子,赵春花低下头,盯着自己乱踢石子的脚尖,好半晌,才状如蚊声的回道,“没,没咋。”

赵玉,“……”

没想到人长的高高壮壮,说话跟小媳妇似的,还挺有反差萌。

被认为有反差萌的赵春花:我只是怕你打我!

……………

姐妹两人的脑电波虽然不在一个频道上,但意外的,聊的到挺和谐的。

当然,这只是赵玉单方面的想法。

因为在赵春花眼里,她一定要听二丫姐的话,不然会被打(村东头的傻子就是这样的)。

眼见聊的差不多,赵玉话题一转,进入正题。

“三丫啊,我记得,家中菜园里的野草都是你拔的,三丫可真能干,我今儿一看,就发现咱家菜园里的菜比隔壁王婶家的还水灵。”

赵玉为了表示自己说这话的可信度,努力的冲着赵春花眨了眨眼睛,面部表情浮夸不说,还特别做作。

也亏赵春花年纪小,不理解这些,不然还得哭。

赵春花看着赵玉,觉得二丫姐的表情很熟悉。

唔,对了!

这很像每次铁蛋和铁头冲娘说话时露出来的表情。

每次铁蛋和铁牛这样做,她娘都会很高兴,然后铁蛋和铁头就会有甜甜的鸡蛋汤喝。

她娘说,这叫好话。

赵春花知道,好话是用来夸人的。

二丫姐正夸她呢。

“我听奶的话,每天早上都要去拔一遍呢。”

赵春花拍着自己的小胸脯,面部表情也变得鲜活臭屁起来。

赵玉看了心生感慨,果然是小孩子,单纯好骗,她还没怎么发挥呢,就上钩了。

果然,适当的马屁是拉进两人之间距离的最佳方式。

“三丫啊,咱家菜园这么多青菜,你天天薅,肯定知道里面种的都是什么吧。”

赵玉搓着小手,表情激动。

她心说,这丫头天天跑过去拔草,肯定能分的清青菜和野草,不然,按她奶的脾气,拔错了指定挨骂。

“是啊。”

赵春花说的那叫一个豪气,毫不犹豫的往赵玉挖的坑里跳。

漂亮!

赵玉在心里默默的击了掌。

“是这样吗?我不信,你才多大,咋能都记住。”赵玉故作迟疑的摇了摇头。

“当然了,我七岁嘞,过两年就要相看人家,咋记不住,”赵春花见二丫姐不信她,急了,“菜园里面的菜,还都是我从河边挖过来的呢。”

话说到这,赵春花生怕赵玉不信,她脑子一转,直接拉起赵玉的手,把人往后院的菜园拽,“走走走,二丫姐,我领你去看菜,你就知道了。”

赵玉:……

赵玉此时有些发懵。

等等,不对啊!

为啥他们家的青菜,都是河边挖来的。

河边?

河边有菜吗?

赵玉被赵春花拖着往菜园走,只觉得自己的小脑瓜转不动了,这都是什么都什么!

“咕咕哒…咕…咕咕……”

赵玉余光一瞟,就见菜园旁边的鸡架上面,正站着几只咕咕乱叫的母鸡。

赵玉的眼睛突然瞪大。

糟,糟糕!

她的鸡没喂!

!!!

她又忘了!

偏偏这个时候,赵春花还在叨叨,

“二丫姐,你快点,一会儿五丫他们回来嘞,我还要玩呢,也不知大丫姐和四丫打猪草要到啥时候,奶他们真是的,太阳都要落山嘞……”

赵玉,“……”

家,家里……这么多人吗?又要被绕晕了。

磕到的地方开始隐隐作痛,突然,一小段有些熟悉的记忆出现在赵玉的小脑瓜里。

回忆完毕。

赵玉发出灵魂感慨,哇!他们老赵家真的好能生啊!

不仅大人多,孩子也多。

还因为还没分家的缘故,所有人都住在一起生活,所以,每天家里都闹哄哄的不消停。

她奶李氏为了让他们消停,给他们这些儿容易惹事的小孩子都安排了的活。

其中,三丫带着自家的两个弟弟就被分派了菜园拔草的活。

而赵玉和自家弟妹则被分派了喂鸡捡鸡蛋的活。

剩下的大丫和四丫则需要每天打猪草喂猪。

赵玉这两天磕破了脑袋,但家里的鸡,还是要喂的,结果她今天就把喂鸡的事给忘了!

糟糕!这心惊胆战的感觉,她要被奶骂了。

赵玉想甩开赵春花去喂鸡。

emm,没甩开!

赵玉,“!!!”

悲愤的盯着赵春花的背影,赵玉心里嘀咕,这丫头,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手劲大的不行,根本抽不出来。

赵春华咧嘴,“二丫姐,马上要到了,我指给你看。”

赵玉,“……”你开心就好。

很快,两个小姑娘到了地方。

赵春单手叉腰,对着前方豪气一指,“二丫姐,看,从这里,到那里,都是我从河边挖会来的。”

赵玉抬眼一看,只见这倒霉孩子,比划一大圈,直接圈了整个菜园的四分之三。

一股不详的预感悄然升起。

赵玉嘴角僵硬,“那,那,这些菜,都,都叫什么?”

赵春花扭头,眼神无辜,“野菜啊!”

赵玉:……

!!!

她就知道!

失去动力,仿佛灵魂出走的赵玉,“那剩下的呢?”

赵春花闻言愣了愣,接着挠了挠脑袋,诚实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为啥要知道名字?

奶让种,她就种,奶让拔,她就拔。

反正种在菜园子里的菜都可以吃!

看了眼突然蔫哒哒的赵玉,赵春花有点不明所以,“二丫姐,你咋了?”

咋就突然不高兴了,真奇怪。

赵玉抬头,要哭不哭,表情牵强,“我没事!”

呜呜呜,她的剁椒鱼头已经不在了!

难受,想哭!

……………

又一次失去梦想的赵玉再一次坐回了原来的位置,仍保持着原来的动作,只不过整个人看起来更沧桑了些。

这时候,拎着装满一水桶鱼的李氏,又一次从门口走了进来。

一抬头,又看到了坐在下房阴凉地方的二丫。

啧了一声,李氏心里嘀咕,这孩子看着傻呆呆,一副不灵光的模样,不会真磕傻了吧。

赵玉看着李氏依旧蹲在小院中央晒鱼,她想了想,回忆之前常说的客套话,打了声招呼,“奶,晒鱼干呢。”

李氏,“……”

这孩子,说的不是废话嘛。

一脸复杂的看着坐在门口冲她滋着满口白牙的赵玉,李氏有些愁。

真摔傻了?

这孩子,咋看咋有问题啊。

鱼嘛,不用来晒鱼干还能干什么?



快穿之我家娘子是上神 重生之独步江湖 虞书 遮天之大帝饶命 骑马与砍杀之立马横枪 修真家族平凡路 全职赘婿 御魂师之无猜小主 我有一拳的能力 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