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商娇 第四章 不止变聪明那么简单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马寡妇那边也得有个交待。”李加大力度复述了里正的话,至于其他事情倘若她们有意见那就去告官好了。“去,现在的就去,我得看一看他死了也没。绵绵上去,娘亲背你。”陆娘子蹲下去,拉了拉陆绵绵的手。她的手很瘦,硌得她心里发痛,她的样子比自己还得狼狈还得憔悴不堪“去,现在就去,我得看看他死了没有。绵绵上来,娘亲背你。”陆娘子蹲下来,拉了拉陆绵绵的手。。...

“马寡妇那边也得有个交代。”李大力转述了里正的话,至于其他事情若是她们有意见那就去告官好了。

“去,现在就去,我得看看他死了没有。绵绵上来,娘亲背你。”陆娘子蹲下来,拉了拉陆绵绵的手。

她的手很瘦,硌得她心里发痛,她的样子比自己还要狼狈还要憔悴,陆绵绵摇了摇头,“我不累,我能自己走。娘,我下山的时候摘了些果子,给你,很好吃的。”

“好吃,好吃。”陆娘子吧唧了一下嘴巴,顿时泪流满脸。

“慢点吃,别噎着。”陆绵绵垫高脚,拍了拍她的后背。

李大力和张家兄弟面面相觑,怎么感觉她们娘俩互换了角色。

一行人耽搁了片刻,然后马不停蹄地去山洞找到了马安柱的箩筐,又在陆绵绵不经意的引导之下还原了马安柱被老虎追赶并掉落悬崖的真相。

“活该!”陆娘子恨恨地唾了一口唾沫。

“我们赶紧下山吧,天色不早了。”李大力看着天边的晚霞叹了一口气。

下山很快,但一行人还是走了一段夜路才到家。

李大力回家前先去里正家说了一下情况。

而陆绵绵被她娘亲抓住手睡了一宿,然后在马寡妇的骂声中醒了过来。

果然村子里是没有秘密的,马安柱和叶寡妇的事情早已传遍了整个村子,马寡妇也知道儿子没了。

此时她正火气十足地指着她家来骂,大意就是说她是个扫把星,如果不是她撞破了她儿子的好事,她儿子就不会抓她上山,不抓她上山那她儿子就不会死。

三观碎裂,陆绵绵了无睡意,挣脱了她娘亲的手,走到窗前偷偷往外瞄了一眼,看热闹的人很多,没人敢上前去劝一个刚刚死了儿子的寡妇娘。

“别理她。”陆娘子起身,下了床,收拾了一下床铺,该干嘛干嘛。

“我不想理她的啊,但人家来到家门口来骂了。”陆绵绵揉了揉头发,一把推开了大门,撸起袖子,扛起门边的长棍,然后力不从心地走了几步。

哐当一声,棍子不偏不倚倒在马寡妇面前,陆绵绵揉了揉手腕,“马大娘,你怎么能说是我的错呢?你不生他下来他就不会死,最错的人应该是你才对。”

旁观的人顿时哄堂大笑。

马寡妇被气得满脸通红,颤颤巍巍地指着陆绵绵,“你这扫把星好狠的心啊,害死了我儿子还一点愧疚都没有。”

“我想跑的,但打不过他,还被他打了一顿,你看,我手都破了,还被塞进箩筐里,撞得我到现在还头疼,想看大夫又没钱,你赔我医药费。”陆绵绵揉着脑袋,带着哭嗓祈求。

“呸,想得美!”马寡妇双手叉腰,不甘示弱,继续泼妇骂街。

“你儿子是被老虎害死的,有本事去找老虎报仇去。”陆娘子出来,将陆绵绵拉至身后,大声斥责马寡妇。

马寡妇见陆娘子这个闷葫芦出声了,骂骂咧咧地转身离开。

“喂,山上真的有老虎吗?老虎怎么没吃掉你?”围观的村民散去,陆田欣留了下来,瞅着陆绵绵好奇地问。

“你希望我被老虎吃掉吗?”陆绵绵白了她一眼,整个陆家也就她敢和自己说话。

“我不是那个意思。”陆田欣赶紧摆手。

“走走走,被你祖母看到了又该骂我们了,别给我家绵绵添麻烦。”陆娘子不高兴了,板着脸赶人。

“娘,我肚子饿了。”陆绵绵怕她说出更过分的话,连忙转移她的注意力。

“我热了馒头,我吃过了,你赶紧吃,吃饱了我们一起上山。”陆娘子不管陆田欣,担心留陆绵绵一人下来会被马寡妇找麻烦,便想带着她上山。

“好啊,好啊。”陆绵绵兴奋地应着,进屋三两下吃掉馒头,然后催促她娘亲上山。

“山里危险,不许乱跑,要听娘亲的话。”陆娘子忽然有些后悔,万一把孩子的心养野了,以后可就不好管了。

“知道了。”陆绵绵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怕陆绵绵触景伤情,陆娘子走的是平日里村民上山的路。

她们没有地,就靠着大山过日子,有时候是卖山货,有时候是卖柴火,偶尔靠李大力接济,勉强度日。

“啊。”陆绵绵捡起一棵人参,激动不已,压低了声音,“是人参啊。”

“这么小,快要死了,不值钱的。”陆娘子若有所思地望着某个方向,轻叹。

“还没死的,种活了就行了。”希望还是要有的,陆绵绵四下打量了一番,“娘,那个地方够隐秘,等我一下。”

陆绵绵东张西望了片刻,然后蹑手蹑脚走了过去,扒开草丛把人参种了下去。

“绵绵,你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陆娘子看着她,呐呐地说道。

她不自信,害怕失望,还夹带着些许愧疚。

当初孩子发高烧,若非她没来得及及时将她送去看大夫,或许她就不会像现在这般呆呆傻傻的了。

“娘,我和以前不一样了,我变聪明了。”陆绵绵大大方方地承认。

“变聪明就好,变聪明就好。”陆娘子泪眼婆娑地望着陆绵绵,欣慰地笑了,随即又担忧地问,“你脑袋还痛吗?”

“不痛,我吓唬马寡妇的。”陆绵绵狡黠地笑了笑。

“她要骂就骂,反正我们也不会少块肉,别和她较真。”陆娘子叮嘱。

“知道了。”陆绵绵爽快的应着,“咦,是三七,哪个混蛋扔的,浪费。”

陆娘子再次意外地望着陆绵绵,她好像不止是变得聪明那么简单,“你怎么认识这些草药的?”

“一个白胡子爷爷教的。”陆绵绵愣了片刻,随口说道。

藏于暗处的萧墨顷却是眯起了眼,时岳老是说他是华神医唯一的嫡传弟子,这小姑娘应该不是华神医的徒弟,而且老头子胡子不白。

且那妇人似乎察觉到他的存在,这对母女浑身上下都透着古怪。

不行,他得回去和华神医确认一下此事才行。

药谷里,华神医正在咆哮,“哪个混蛋拔了我的人参!”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