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萝莉修仙记 第4章 护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一阵鸡飞狗跳后,黑豆丁小屁屁被揍肿了,死蛇则被办理移交到了胆子很大的何二丫手里。但是很难看了点,可有肉不吃是傻瓜。贵娘李春兰盼咐,“拾掇好一锅炖了,等会盛碗作为礼物去你大伯家。”另过后,何爷爷带着老婆子跟大儿子过,其他儿子有非常好吃的就会送点过去的。八虽然难看了点,可有肉不吃是傻瓜。。...

一阵鸡飞狗跳后,黑豆丁小屁屁被揍肿了,死蛇则被移交到了胆子比较大的何二丫手里。

虽然难看了点,可有肉不吃是傻瓜。

便宜娘李春兰吩咐,“收拾好一锅炖了,等会盛碗送给去你大伯家。”

分家后,何爷爷带着老婆子跟大儿子过,其他儿子有好吃的就会送点过去。

八岁的何晓谷欢呼,“太好了,终于能吃到肉了。”

讲真,要不是蛇的模样太过凄惨,李春兰也舍不得让闺女煮了吃,估摸着得送去镇子上换几个铜板。

何晓江捂着受伤的地方哼哼唧唧,“不公平!”

兄妹俩一起往深处走的,凭啥只教训他一个人。

“因为你是哥哥,”何大树撂下话,黑着脸去劈柴了。

“唉,江子你也真是,”何大丫轻叹了口气,“你是哥哥,怎么能带妹妹去危险的地方。”

何晓山拧着眉头道,“大妹你别跟他废话,下次再这样继续揍。”

“大哥你别这样,”何晓谷替弟弟求情,“他年纪小不懂事,哪里能听懂。”

多揍几次就能涨记性了,要是能让他们多吃几次肉更好,他不嫌弃是蛇肉。

何晓江眼泪汪汪的,“你们都是坏人。”

还有妹妹,扔下他躲回屋子里去,也不帮忙说点好话求求情,实在太不讲义气了。

“咳咳,大树在家吗?大树?”

院门外传来假模假式的问话声,何晓山闻言顾不得再教训蠢弟弟,小跑着去开了门,“李大夫,您有什么事吗?”

李言捋了捋半长不短的胡须,笑呵呵的道,“听说小江子抓到条大蛇,我来看看蛇胆还能不能用。”

“蛇胆?”何晓山挠头,“二丫在收拾,我也不知道她有没扔掉。”

李言瞬间变了脸,一把将人推开,“那你还堵着门干啥。”

慌了吧唧的冲进院子,对着在井边忙活的何二丫喊,“刀下留蛇呀!”

何二丫手一抖,笨重的菜刀滑落,好悬没把自己的脚丫子给剁了。

“呃~”李言差点惹祸,止步讪讪的道,“不好意思,我有点激动。”

“李大夫,”何二丫回过神来,不高兴的抱怨,“您老就不能小声点,要是害我成了残废咋办。”

何晓山也被吓得不行,“还好还好,二丫本来就丑,要是残废了还怎么找夫家。”

何二丫,“……”这可真是亲哥。

“胡说,二丫怎么会丑,”李言说了句公道话,“她那是营养不良,要是吃喝跟得上,哪里会是这样。”

作为大夫,李言的话还是挺有说服力的,何二丫立刻笑开了,“大哥真傻,连这个都不知道。李爷爷,您来是为了这蛇么?”

瞬间改了称呼,语气可真诚了。

躲在屋里竖着耳朵偷听的何晓婷偷笑,果然啊,不管什么年龄老脸皱成了一团,“怎么打成这样了。”

也不知道蛇胆还有没有用。

何二丫愣了下,三丫力气大家里人都知道,却是刻意瞒着外人的,不好解释得太清楚,只能含糊道,“好像是江子和三丫被吓到了,胡乱拿东西砸,运气好砸死了的吧。”

把三弟也牵扯进去搅混水,小妹就不会那么显眼了。

李言其实不在意蛇是怎么来的,伸手去拽蛇,“我看看蛇胆还能不能用。”

蛇胆可是味治病的药,有祛风除湿、清凉明目、解毒祛痱的功效,还能调补人的神经、内分泌和免疫系统,延缓机体衰老。

年份越久,效果越好。

村子里的猎户上山都会带驱蛇驱蚊虫的药,很少会捉蛇,即便有也只是些小蛇,好不容易遇上条大的,哪里能放过。

李言利落的剖蛇取胆,完了满意的笑了,“不错,没有被拍扁,这蛇胆我要了。”

“喔,”何二丫眨眨眼,“那蛇肉?”

“放心,不抢你们的肉,”李言将蛇胆清洗干净,从腰间取下个竹筒,小心翼翼放了进去,“告诉你爹,以前欠的三十二文药费不用给了。”

何二丫大喜,“太好了。”

爹农闲时出去打短工,最多也不过每天十二文钱,还要运气好才能找到活,没想到小小的蛇胆竟然这么值钱。

旁听的何大丫也很高兴,“李爷爷,您吃了早饭没,要不就在这吃点?”

“不用,我早已经吃过了,”李言婉拒。

还未秋收,家家都不容易,他怎好厚着脸皮留在这里蹭吃蹭喝。

在后院菜园子里忙活的何大树闻声赶过来,忙拉住人,热情的道,“李大夫帮了我们家这么多忙,既然赶上了,怎么也得留下吃点。”

以前的野菜黑面窝头拿不出手,不好意思留客,今天有龙凤胎拿回来的蛇,正经算得上一道好菜了。

主人家盛情难却,李言也不好意思再拒绝,便答应了。

何晓婷见有客人在,也从屋里钻出来了,笑盈盈的跟李言打了招呼,然后小尾巴似的跟在二姐身后。

蛇已经清理好切成段,没了先前狰狞的模样,清水下锅煮一煮,加点盐就很鲜美了。

若在从前,何晓婷是碰都不碰的,可在两个月没吃肉的现在,估计能吃得下几碗。

当然,她是吃不到几碗的,肉汤刚出锅就被分成了三份,一份送去了大伯家给爷奶加菜,一份端上桌招待客人。

有客人在,女眷是不能上桌的,她们只能凑合着在厨房的小桌上吃饭。

有肉菜,便宜娘难得大方了点,不止煮了黑面糊糊,还让做了苞米窝窝头,每个人都能分上一个呢。

何晓婷捧着黄黄的窝窝头热泪盈眶——

曾经有许多大白馒头摆在她面前,她却不懂得珍惜,直到失去后才发现,那是多么美味的存在呀。

等她赚钱了,一定要买很多的白面,天天吃大白馒头。

“妹妹?”何晓江歪头瞅着自家妹妹,好奇的问,“你不喜欢吃窝窝头吗?”

何晓婷,“怎么可能!”

啊呜咬了口窝窝头,证明自己没撒谎。

黑豆丁有点失望,他还说妹妹不喜欢吃可以帮忙来着,可惜……

“小哥怎么会在这,”何晓婷目露凶光,“你想吃两桌?”

送去堂屋里的分量本来就比较多,小哥在那边吃完,又跑这边来搜刮,也太不厚道啦。

“不不不,”何晓江忙退后几步表示清白,“我只是来盛糊糊的。”

话落忙跑去灶台边,远离护食的小妹。

那么大的蛇都被妹妹砸扁了,他这小胳膊小腿的,哪里受得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