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她总想和我离婚 第2章 不近女色的厉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陈彬搂着温苒转了身,“各位,我还有点儿事,就先先走一步了。”见此,有人调侃道,“陈少但是女人堆里摸爬滚打出的,这怎么跟刚荤腥的毛头小子像呢?”陈彬回过头笑应,“温家大小姐的滋味,可也不是别的女人能比的。”众人循声,都禁忍不住哈哈大笑。后转身的时候,温苒余见状,有人打趣道,“陈少可是女人堆里摸爬滚打出来的,这怎么跟刚开荤的毛头小子一样呢?”。...

陈彬搂着温苒转了身,“各位,我还有点事,就先失陪了。”

见状,有人打趣道,“陈少可是女人堆里摸爬滚打出来的,这怎么跟刚开荤的毛头小子一样呢?”

陈彬回头笑应,“温家大小姐的滋味,可不是别的女人能比的。”

众人闻声,都禁不住大笑。

转身的时候,温苒余光里瞥到厉景宴好像往这边看了眼。

他眸色阴郁深沉,整张脸都显得晦暗无比。

待两人离开,厉景宴身边的友人轻推了他一把,笑问:“厉少,如今人人都知道霍非驰是您的准妹夫,两家的好事应该将近了吧?”

霍非驰,就是温家十八年前抱养的那个男孩,温苒青梅竹马的前男友。

厉景宴轻啜口酒,并未回答他的问题。

他目光往门口的方向扫了眼,漫不经心地问:“刚才那位,就是温家的大小姐?”

听到他突然问起温苒,友人不禁愣了下。

他们圈子里谁不知道,厉少最讨厌的就是女人,从来不让女人近身不说,就连身边的秘书和助理都清一色是男人。

有人甚至说他是个gay。

可现在,他却主动打听一个女人?

“对,是她,”友人回过神,“温家原来的大小姐,温苒。”

厉景宴又喝了口酒,深沉的目光意味不明。

友人猜不出他心里的想法,只得字斟句酌地问,“厉少,您对她有什么看法吗?”

厉景宴笑了笑,回了他三个字:“胸挺大。”

“……”

**

陈彬搂着温苒的腰,离开包厢后径直去了楼上的套房。

刚推开门,就迫不及待的将她压到了床上。

温苒咬紧唇瓣忍着,体温却一点点的冷了下去。

她也不想就这样将自己卖掉,但她无路可走。

霍非驰毁了她的家,还逼得她连份兼职工作都找不到,沦落到只能在这里陪酒。

爸爸如今还躺在ICU里,一天的花销将近上万,她根本负担不起。

就在陈彬将要把她的衣服扯下来的时候,裤兜里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操。”陈彬嘴里低咒了声,不耐烦的摸出手机想要挂断,却陡然看到了屏幕上闪烁的名字。

他愣了下,然后才迟疑的接起来。

“喂,霍总……对,温小姐和我在一起……啊?”

电话那边不知道又说了什么,他的脸色逐渐难看下来。

但最后还是强忍着脾气没敢发作,只说道:“是,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他又转头看向温苒,冷着脸说,“今天算了,下次再找你。”

说完从床上爬起来,转身就要走。

温苒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却又忍不住一慌,连忙拉住他,“为什么?我们说好了的。”

她可以不要自己的贞洁和尊严,但她需要这五十万。

“霍非驰给了我十倍的价格,从我这里买下了你。”陈彬甩开她的手,满脸的烦躁。

陈家虽不属于锦城的四大家族,但也不差钱,只是霍非驰开口要人……

他还真不能不给。

温苒又挡在他面前,“那五十万……”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