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誓 第6章 假作真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说着这句话,宋归尘笑着看向青衣女子。姑奶奶我不管怎么说是真的活了十年的人,会被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堵上不成?但是见对方披着自己的皮盈盈鲜艳欲滴的模样,宋归尘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她可从来不会露着这般柔弱姿态的!看向林逋,对方好像了习以为常。宋归尘不由得姑奶奶我好歹也是真的活了二十年的人,还会被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堵住不成?。...

青衫誓

推荐指数:10分

《青衫誓》在线阅读


说完这句话,宋归尘笑着看向青衣女子。

姑奶奶我好歹也是真的活了二十年的人,还会被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堵住不成?

不过见对方披着自己的皮盈盈欲滴的模样,宋归尘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她可从来不会露出这般娇弱姿态的!

看向林逋,对方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宋归尘不由得疑虑更深。

这七八个月以来,自己的身体里不是自己本人,师父一向细心,竟然没有发现么?

就说方才这茶,自己煮茶的手艺和比之厨艺更甚,绝不会煮出这般味道的茶,师父显然也尝出不同来了,为何却一点儿也不感到蹊跷呢?

宋归尘不相信,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到了自己的身体里,会和自己平时的习惯一样。

就说从方才自己进屋,院内的那只白鹤竟然被关在笼子里置于院角。

师父是知道的,自己最是喜爱那只白鹤,决计不会将它锁在狭小的笼子里。

宋归尘更不相信,一向关心自己的师父会没有发现这些异样。

“我听说先生最爱两物,一是梅,一是鹤,今日一见,仿佛传言有误。”

“哦?传言怎么有误?”

“先生喜梅,与传言相符;可说先生爱鹤,似乎并不如是。”宋归尘缓缓道,“我师父曾经和我说,众禽中,唯鹤标致高逸,《诗经》有云‘鹤鸣九皋,声闻于天’,因此我师父也爱鹤,然而我师父爱鹤与先生爱鹤却不一样。”

林逋兴致大起:“如何不一样法?”

“我师父常说,古往今来,不少爱鹤者实为害鹤者,伤鹤天性而自命清逸,将鹤锁于牢笼,是假爱鹤也。

故而师父养鹤,从不锁鹤于笼,而是‘野鹤无粮天地宽’,才能得养鹤之逸趣和清兴。”

“好,好,好!”

林逋大喜,连说了三个“好”字。

“好一个‘野鹤无粮天地宽’,小友之师真乃林逋知己,不知小友师父今在何处?林逋欲登门拜访。”

宋归尘黯然,心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我师父就是您啊。

只是这句话她还不能说出来,只怅然一叹:“师父他漫游江淮,行踪不定,我至今也没能找回他。”

“如此,真乃一大憾事。”

“看先生模样,似乎亦是真爱鹤。”宋归尘试探道,“方才我见到院中两只白鹤挤在窄小的笼子里,想必不是先生所愿吧?”

林逋道:“小友有所不知,那两只鹤原本也是放养在院子里的,只不过半年之前,两只鹤突然凶残起来,伤了小徒,为避免此事发生,我便让小徒将它们关了起来。”

宋归尘心里一痛,师父这个时候,还在维护他的徒儿。

同时她也从林逋的话里得到了一个天大的信息,就是半年前,两只在自己面前乖巧的白鹤突然伤了魂穿到自己身体里的段小尘。

这是不是说明,两只鹤是通灵性的,感受到了自己原本的身体里的灵魂不是自己了?

事到如今,宋归尘也只好相信灵魂互换这样离奇的事情了。

她开口道:“我在师父身边之时,受师父影响,也爱鹤成痴,见那两只白鹤神态消沉,实在心有不忍,先生可否让我去近看几眼?”

“这有何不可?”林逋快意道,“只是两鹤认生,小友可得当心些。”

说话间,三人来到院中,宋归尘走到木笼面前,蹲下身,打开木笼,笼中白鹤立即出笼而来,愉悦地在宋归尘身侧引颈高歌,四处打转。

宋归尘感动得快要哭了,半年多不见,换了个身体回来,这两只鹤竟然还能记得她。

林逋也大为惊讶。

这两只鹤以往除了自己和小尘,绝对不会轻易接近任何人的,今日这是怎么了?

“呀,这两只鹤果然识得爱鹤之人,段姑娘爱鹤,鹤也喜欢接近姑娘。”假宋归尘上前,故作镇定地摸了摸一只鹤的头,立即又缩回手去,“都是我不好,半年前醒来后就不记得以前的事了。”

原来如此。

宋归尘不由得佩服起这个段小尘起来,小小年纪,居然这么会撒谎,连师父都被她骗过去了。

只是,假的就是假的,骗得了一时,她还能骗得了一世吗?

宋归尘对假宋归尘道:“小尘姑娘,鹤乃通灵之物,分得清你对它是真好还是假好,古人云,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小尘姑娘日后可不要忘了。”

宋归尘顶着一个瘦小的娃娃脸,却说出这样老成而有深意的话。

知道实情的假小尘心下大惊,惨白着脸,嘴唇微微发抖,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一旁的林逋不知其意,只觉得宋归尘小小年纪,思想却深邃智慧,是个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由此,林逋更加想见她口中所说的师父了。

不过,这个面黄肌瘦的小姑娘给他的感觉,却十分亲切,倒像是他的徒儿似的。

林逋将脑海里这个荒谬的想法挥之脑后,人家从帝都开封府而来,自己也就小尘一个徒儿,怎么竟生出这般想法来?

宋归尘这时郑重地朝林逋抱拳曲礼:“这半日叨扰先生了,天色不早,我这就回去了,改日再登门拜访先生。”

“好。”林逋道,“他日小友找到师父,可一定记得向我引见一番。”

“一定。”

下了孤山,走在人来人往的街头,宋归尘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身份被占,虽说自己也同样占用了对方的身体,但很明显,那位真正的段小尘并不想换回来。

就算她也想换回身份,如何换回还是个大问题。

宋归尘觉得,这事实在太棘手了。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她现在成了无家可归之人了,身上卖斗篷的二两银子已经花去了几百文。

而且,她如今顶着一张不算好看的脸,就算要去卖身,估计也值不了几个钱。

宋归尘低头在水边打量自己现在这张脸。

杜青衫说得没错,这幅身体连让人劫色的资本都没有!

这波操作,自己实在亏大发了。

这个段小尘一个没人要的小乞丐,被人扔在了乱坟岗中,如今进了自己的身体,有吃有喝,还有一个师父,她不愿换回来,也是情有可原。

可是!

宋归尘哀嚎一声,自己也没有义务去可怜她呀,虽说原来自己的样子也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可是好歹也是个清秀美丽的妙龄少女啊!

只不过年纪到了二十,师父一心要宋归尘嫁给吴郡顾家子弟顾易。

可惜宋归尘早已心有所属,便和师父闹了些矛盾。

魂穿当日,亦是和顾家定好的议亲之日。

宋归尘心里有气,下山去了耸翠楼,多喝了几杯酒,醒来之后,便进了现在这幅身体,出现在了千里之外的开封府。



轮回堕神 乐善小财女(下) 养只暴龙变男神 混沌星墟 我真是实习医生 极限保卫 开局假装是神壕 奶爸的异界餐厅 修真妖孽混都市 都市超级女婿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