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摸鱼日常 第三章 就这?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的确是真的要我进来请你了。”老人的声音中参杂着一丝狠厉。得了,躲是躲但是了。方奈楒刚准备好站起身,就觉得自己整个人腾起,接着砸在了车厢的另边。还也可以,屁股着地,减震效果非常良好,是疼。之后被她压在身下的那个白白净净富贵荣华的小少年此刻目光如炬,几道寒得了,躲是躲不过了。。...

“看来是真的要我进去请你了。”老人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狠厉。

得了,躲是躲不过了。

方奈楒刚准备起身,就感觉自己整个人腾起,然后砸在了车厢的另一边。

还可以,屁股着地,减震效果良好,就是疼。

之前被她压在身下的那个白净富贵的小少年此刻目光如炬,一道寒光蹑影追风直射向老人后脑。

干瘦的老人早有防备,身上好像有一层无形的盾一般挡住了这一击,只听见一声清脆的撞击声,那寒光竟然伤不到他分毫。

这时方奈楒才看出刚刚的寒光竟然是一把短剑。

而少年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的身前,长剑以贯穿他的心脏。

此时那张枯槁的脸上还停留着意料之中的诡异笑容。

身后的短剑像是有灵一般直刺入老人的脑袋,少年抽出长剑又插入老人腹部下方似是丹田的位置。起势收剑,短剑也飞向少年,双剑合一,竟然是一柄子母剑。

方奈楒睁大眼看着眼前的一幕,太快了,发生的太快了,呼吸之间角色倒转,猎人和猎物就这样互换了身份。

干瘪的身子倒在地上,马车的马竟然变成了一张剪纸,轻飘飘的落在老叟胸口处,慢慢变成了红色,好像在贪食人血。

再看少年的剑,甚至没有粘上一滴血,这让她想起了自己做饭切豆腐时的轻松。

就这?

就这?

反派说了三句话就死了,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报上自己的姓名。

还有刚刚那短剑是自己飞起来了吧?

这是御剑术吧?

还有那护罩。

合着这是个修仙世界呗。

方奈楒现在不觉得自己在做梦了,做梦不可能连人脸上的容貌都看的清啊。

方奈楒看着小少年叼着根笔,拿着个小册子在那翻翻找找,然后心满意足的划了一笔,嘴里还嘀咕着“韩历,筑基后期……完成。”

这就是个死亡小本本啊。

方奈楒现在感到很尴尬,一车人,除了死了的就是睡得喝死了没两样的,只有她和小少年两人意识清醒。

其实她离少年也没有很远,毕竟马车再宽敞能宽敞到哪去呢。

她刚才没有一屁股坐在人家身上,也没有随便乱摸吧。

刚刚硌到她的不会就是那把短剑吧,如果是的话看起来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意外压在他身上没准人家早动手了。

可惜了自己那些复杂的内心活动了。

方奈楒深刻的意识到无论是哪个世界,摸鱼才是世界的真谛。

救世主的担子还是交给那些英雄,自己就是条咸鱼罢了。

少年突然看向了方奈楒,用那稚嫩的声音略带疑惑的说:“奇怪,你怎么没中迷魂咒呢?”

因为刚才少年杀人时那干脆利落的劲儿,方奈楒现在看他越看越像少年变态杀人狂。

也有可能是什么少年杀手,看见他的人都要被灭口。

不行,越想越可怕。

身上被激出了一身冷汗,方奈楒磕磕巴巴的回答:“是,是呢,你——您说我怎么就没睡着呢?”她现在是巴不得自己全程没醒,一觉醒来啥事没有。

陈宿被这小姑娘胆小炸毛的小刺猬行为笑到了,说:“不用紧张,我是入云宗的修士,下山来剿灭邪修的,这个邪修平时非常狡猾,不得已我才伪装成普通孩子假装被抓诱他上钩的。”

“哦,哦,入云宗好,修士好,正道好。”方奈楒像只呆头鹅一样,说啥啥都好。

正道好,正道妙,别看平时看书的时候为那些病娇精分反派框框撞大墙,真到了现实生活还是正道最棒啊!

方奈楒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

她早就看出来这少年眉宇间正气凛然了。

她就说吗,小孩子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陈宿看着方奈楒的神色从绷紧到躺平,觉得如果她真的是只小刺猬的话,这都要把自己柔软的肚皮露出来让人随便摸了。

他哪知道方奈楒是觉得实力相差太大,真要有什么事自己也反抗不了,不如躺平,活的糊涂,死的开心。

“在下入云宗陈宿。”少年正式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姓名。

方奈楒到是觉得这修士态度还挺和蔼的,到是没有像小说里面那样将凡人视为蝼蚁,不由跟着答道:“在下……呃……我叫方奈楒。”说完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挠挠头,尴尬飞走。

不过入云宗,好熟悉啊……



贫穷使我无所不能 玉帝叫我来直播 红颜送行者 浪子不放浪 从诛仙开始复制诸天 从火影开始每日签到 食物链顶端的忍者 司礼监 横刀行 夜烬天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