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娇无双 第三章 洪水来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PS:想听见更多人你们的声音,想发来更多人你们的建议,现在的就搜素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更多,给《骄娇无双》更多人需要支持!世族们了明白了,这些人为什么丢下兴建得好好的的土龙了,原来是是当地的巫料想到会有大雨。这些世族,但是里面有几个学识很不错的,可这这些世族,虽然里面有几个学识不错的,可这观天象知时节的人,却是没有。所以,世族们听了也就听了。。...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骄娇无双》更多支持!

世族们已经明白,这些人为什么丢下修建得好好的土龙了,原来是当地的巫料到会有大雨。

这些世族,虽然里面有几个学识不错的,可这观天象知时节的人,却是没有。所以,世族们听了也就听了。

又议论了谢琅一会,世族们一声令下,众仆役开始在卢子由的木屋旁搭建起茅屋来。

自三国以来,世间以隐士为贵,而不管是世族还是大士族,又或是皇家,都以礼遇隐士为荣。这卢子由在这荆州一地,乃是有名的隐士,陈十九等人前来寻访,一是借此机会游山玩水,二是借他抬高自己身价。

可是话说回来,这世间隐士,多是狷介狂妄之人,陈十九等人虽有世族身份,却无贤名,他们直接求见卢子由,最有可能得到的结果是被扫地出门。所以,他们每访一个隐士,便会选择在其侧住上几天,其间能够与隐士说上几句话自是很好,如果对方白眼相加,那也不要紧,只要能相伴为邻结庐而居,把诚意摆出来了,回去后就是谈资。

转眼到了第四天了。

这四天里,世族们白日畅游青山,夜则回到罗水村里居住,猎兔烤肉,谈玄论道,真真风雅无限。

第四天傍晚,卢子由从木屋里出来了。

卢子由年约三十岁,五官清癯,宽袍大袖,于夜风吹拂下飘然有神仙之姿。

陈十九等人见他出现,一个个站了起来。

就在他们迎上时,卢子由却朝着村中走去。

不一会功夫,卢子由便与忙忙碌碌赶回的村民们遇上了。村民们显得心事重重,一个个在那里大声谈论,“四天过去了,天空连朵云也没有,太阳火辣辣的,哪里像是有雨的样子?”“对呀,我看这天热得很,根本不像要连下暴雨的样子。”“不会是黄叟相错了吧?”

连下暴雨?

卢子由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天空,清声说道:“谁说要下雨?”

村民们不敢说话了,里正连忙走上前去,恭敬地行了一礼,说道:“回卢公的话,是巫祝说的,他说这半个月里青山县会连下暴雨。”

“连下暴雨?”卢子由哈哈笑了起来,他指着西方,说道:“太阳沉下去的地方光明灿烂,众虫也都安守本位,兼之北风徐徐而来,谁说有雨?”卢子由抚着长须,说道:“别说有雨了,之后半个月,没有干旱算是好的。”

卢子由那是何人?他是连那些高高在上的权贵也上门求见的大人物!

于是,在一阵安静后,众村民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说不出话来了。

过了一会,一个村民大叫道:“不好,黄叟自己无能,却妨碍我等祀神。我们香都点了,黄道吉日都选好了,却在垒土龙时半途而废,若是真个下暴雨,我们还有个理由,现在这情况,只怕土地神会怪我们怠慢。”

“去问过黄叟!”

“对!找他讨个说法!”

“……”

众村民越说越激动,一个个转过身,拿的拿起锄头,提的提着扁担,一窝蜂地朝着黄叟的住处赶去。

卢子由眯着眼睛看着义愤填膺的村民们,一直没有说话。这时,陈十九等人围了上来,他们忙着行礼时,一个管家说道:“那个黄叟,家有二层阁楼,置有婢仆,其妻还着锦罗,要不是知道他只是个普通巫祝,还会让人以为是富豪之家呢。当初我还以为他有真本事才如此富裕。”

这罗水村的村民家家都是茅草屋,可他们供奉的巫祝,却是华屋婢仆,这不是吸了民脂民血还有什么?这管家的话一出,卢子由便皱起了眉头,说道:“既如此,我等也随着这些村民,去问问黄叟。”

陈十九等人连声说好,于是,众世族也跟在了众村民的身后。

罗水村的村民,在发现卢子由等世族也出动时,更是激动了,不知不觉中,整个罗水村的男女老少都跑了出来,村们们汇成浩浩荡荡的人流,朝着住在堤坝上小镇里的黄叟家走去。

这时刻,凑热闹的,闹事的,以及来看世族的,挤挤攘攘足有近千人。近千人组成的人流,出现在傍晚这个农闲时份,一时之间,连十里外的镇上诸人也给惊动了。

就在众人上了堤坝时,一阵急促的驴蹄声传来,却是陈十九的两个仆人早早赶到了镇上,把黄叟抓了过来。

看到前方黑压压的人群,有了不详预感的黄叟已是身如抖糠,再到他扑通一声被扔在村民们面前,黄叟已是大汗淋漓了。

众村民一窝蜂围上了黄叟,一个个怒骂起来,“黄叟,你为啥要哄骗我等?”“明明没有雨,你却非说有雨,要是土地神震怒,这个罪过谁来担当?”“黄叟,这些年来俺们信你,你却欺骗……”

热闹中,也不知里正喝了一句什么,众村民安静了下来。

黄叟本来心中一喜,抬头看到逆光走来的几个贵族时,他脸色如土,本能地自救起来。

只见黄叟猛然扑到了卢子由脚前,涕泪交加地叫道:“大人,大人啊!不是这样的,不是小人非要说有雨,是有人逼迫小人这样做的啊。”

他越说越清醒,又道:“大人,小人是被胁迫的。那伙人有四个,为头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他们就住在镇上,小人可以带你们前去。”

这说法有点新鲜了,不管是苏十三还是陈十九,都笑了起来,便是卢子由也蹙起了眉头,浑然不信的样子。

就在这时,黄叟看到了正从土地庙方向过来的姬姒四人,他猛然站起,以一种高亢得尖利的声音叫道:“就是他们,大人,就是他们四个!”

嗖嗖嗖!所有的人都回过头去。

姬姒今天是来检查堤坝的,远远看到这边人山人海的,她一时起了好奇心,可刚一靠近,便看到黄叟跪在那里,还指着自己大喊大叫,瞬时,姬姒后悔了。

而这时,一千多双目光都在盯着她!

姬姒抿了抿唇,明白了:退是无法退的。

于是,在黄叟兀自尖利的喊叫声中,姬姒缓步朝着卢子由等人走来。

来到卢子由面前,姬姒朝他和众世族行了一礼,声音清脆地说道:“荆州姬氏女,见过诸公。”

陈十九等人本来是不相信黄叟的话的,毕竟,姬似一个好好的小姑,无缘无故地为什么要哄骗村民们?

可现在,他们看到姬姒身后的三仆,看到四人的表情,马上明白了,黄叟说的是真的!

一时之间,卢子由有了兴趣,他抚着长须,好奇地问道:“这个女子,你为什么要撕这等大谎?”他道:“老夫实在不知,这对你有何好处?”

姬姒抿了抿唇。

她想苦笑,她也想辩解,可她竟是发现,此时此地,她竟是说什么都不对。

她不能把自己的猜测告诉眼前这个似是智者的老人,因为,她只是个普通的小姑,她还有自己的人生,还有许多计划要完成。她不能把自己的未来,以及自己的家族都挂上巫的名号,从此被人定为下九流,永远无法登上大雅之堂。

看到姬姒唇瓣嚅动,却久久无一字辩解说出,村民们强忍着怒火,便是卢子由,脸上也有了不耐烦。

陈十九率先开口了,他说道:“子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女子明明做错了事,却讷讷不能言,分明是心中有鬼。卢公,对这等又是女子又是小人的贱民,何必多加废话?”

陈十九声音一提,喝道:“来人,把这女子送到县衙里去!”

姬姒嗖地抬起头来。

就在她唇瓣一张,准备开口时,猛然的,远方传来了一阵轰隆隆的巨响!

那巨响是如此惊人,它震动着地面,似是万马奔腾,又带着一种让人胆寒的天地之威!

而就在巨响传来的那一瞬间,牛也罢驴也罢,都嘶叫起来,它们拼命地挣扎着,想要逃离主人的束缚。

也是巨响传来的那一瞬间,远方哭喊震天,有嘶心裂肺的惨嚎声传来,“发大水啦——发大水啦——”

紧接着,是一个策马而来的护卫身影,只见他远远的嘶喊道:“快,快!全部赶到高处来,锂县堤溃了,大水淹来了!”

不过,护卫的嘶喊声,转眼被那轰隆隆的巨响掩盖了。众人急急抬头,却见视野的尽头,一道冲天白浪奔泄而来,不过几句话的时间,它们便从小镇的方向冲到了众人眼前!

从来天地之威,最是可畏可怖!一时之间,众世族吓得尖叫不已,村民们更是一个个软倒在地。

眼看众人都乱了套,卢子由暴然厉喝道:“安静!安静!”

这个时候,民众最需要的便是权威,卢子由喝声一起,乱成一团的村民和世族,一个个眼巴巴向他看去。

于洪水暴泄而来的嗡鸣声中,卢子由暴喝道:“慌什么?别忘了你们这几天加固了堤坝!”同时他朝土地庙方向一指,再喝道:“再则,那里地势更低,洪水来了自有去处!”卢子由的喝叫声刚止,他便悚然一惊,腾地转头,不敢置信地看向了姬姒。(我的小说《骄娇无双》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