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谋妻之婚不由你 第二章我要去告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一时间,首都太子爷陆景行在江城洲际酒店被人下毒的消息不胫而走,众人面色一凛,深怕这股妖风刮到自己头上,整个宴会厅,人心惶惶,鸦雀无声,就连这一次绯闻事件女主角的父亲,都敢言语,此时陆景行抱着沈清朝宴会厅中央而过,沈家家长沈风临很复杂的眸光落在陆景行阴孑的眸子扫过宴会厅众人,随即冷声道,“烦请各位稍呆些时候。”。...

一时间,首都太子爷陆景行在江城洲际酒店被人下药的消息不胫而走,众人面色一凛,生怕这股妖风刮到自己头上,整个宴会厅,人心惶惶,鸦雀无声,就连这次绯闻事件女主角的父亲,都不敢言语,此时陆景行抱着沈清朝宴会厅中央而过,沈家家长沈风临复杂的眸光落在自家女儿身上。

陆景行阴孑的眸子扫过宴会厅众人,随即冷声道,“烦请各位稍呆些时候。”

若让他知晓今日之事是谁捣鬼,定然不会轻易饶过此人。

霎时间,宴会厅鸦雀无声,只因陆少面目阴沉,语气阴孑,如刀的眸光在宴会厅一扫而过,惊的众人一身冷汗。

陆景行本身气质卓然,众人见他第一眼,便知这人不可招惹,此时有人在太岁头上动土,岂不是找死?

宴会厅一众莺莺燕燕见太子爷一双金手抱走沈清,自然少不了有人咬碎一口银牙。

人生倒塌不过一瞬间。

此时,对于沈清而言,人生再无任何意义,她以为,自己这辈子最糟糕的时刻已经熬过,却不想,今日的一切颠覆了她所有的自以为,一时间,整个江城上层社会都知晓她被人给强了,她天生傲骨,为了一丝尊严年纪轻轻远走异国他乡颠沛流离,多年不在踏足国土,若非他已死相逼,她又怎会归来?

这年,她二十三岁,在历过人生低谷走过跌宕起伏之后以为人生最坏也不过一人终老,却不想中间插进一个陆景行,将她细心修补的心,再次击碎,让她似是被人扒了脊梁骨似的,通体发寒,颤栗不止。这些年,她一路跌跌撞撞,与沈家斗智斗勇已然让她身心疲倦,她像只刺猬将自己包裹起来,不被世人窥探,隐藏自己脆弱的心脏,今晚,陆景行的暴行无疑是将她血淋淋的身心扒开,供世人观赏,傲娇如她,怎能忍受。

美到极致,有一种凄凉,沈清便是如此。

感受到怀里单薄的身子有一丝颤栗,随即坚硬的臂弯抱着她往怀里带了带。

他面色如炬,她面色惨白。

他心中千思万想,她心中只剩绝望。

她心中怒火难消,越想越恶寒,随即不顾身体疼痛翻身而已,捞起外套口袋的手机。

砰……手机撞上墙壁落地开花五马分尸。

陆景行单手夹烟,反手将手机扔向墙壁,使的一部无辜的手机落地开花。她怒意猛增,怒目圆睁瞪着他,语气凶狠且绝望,带着一丝嘶吼,“我要去告你,让你把牢底坐床。”

你就是个强奸犯,你就是个畜牲,她心中哀嚎不断。告我?陆景行似是听了天大笑话似的,冷笑着俯身在床头柜烟灰缸上用食指轻点烟灰,轻嘲道,“告我?警局大门朝哪边开你知不知道?”

放眼M国,敢说这话的人只怕也独有她一个。

“你就是个强奸犯,”她声泪俱下,沙哑着嗓音怒吼道。

“强奸犯又如何?”他傲然,单手夹烟站在床边居高临下俯视她。

“你对得住你那一身戎装?国家有你这样的人简直就是耻辱,”她怒不可揭,怒火喷张,恨不得撕了面前这个面色从容的男人,一个强奸犯,怎能如此理直气壮?天底下还有没有王法?闻言,陆景行眸间倏然冰冷,冷冽的气息蔓延至整个房间内。

眯着眼睛注视她,随即深吸一口烟,望着她半晌,直至身旁小兵提溜个人进来狠狠扔在地毯上,她才得以在凌迟的眸光中解脱出来。

他眯着眼睛眸光似猎虎,抬步往服务员而去,那人抖的跟破片筛子似的,还未待他开口,便开始跪地求饶,嗓音瑟瑟发抖,“陆少饶命,陆少饶命。”

见此人,他倏然眯起眼眸,去阳台时,这人端着托盘在阳台门口徘徊不定,那杯酒?眸底闪过一抹阴光,冷冽道,“谁?”服务员听闻如此冷冽语言,只觉房间气温骤降,哆哆嗦嗦恐慌道,“我不知道,是有个女的给我打电话,让我将下了药的酒端给沈大小姐,我不敢,准备走的,陆少来了。”

闻言,沈清眸光倏然粹满毒,朝那人狠狠射过去,顾不上身上支离破碎的连衣裙,翻身而起,踉跄过去利爪狠狠附上他的脖颈,恶狠狠道,“是谁?”

是谁要害自己,她素来不喜与人为伍,独善其身,独来独往,还有谁想如此糟蹋自己?

到底是谁?她心中怒火咆哮,恨不得将面前人手撕了他。

她虽手劲不敌陆景行,但也赛过常人,陆景行见她如此凶狠有一丝晃神,眼看被她狠狠扼住咽喉的服务员近乎窒息,将手中香烟往地上一扔,随即抬脚捻灭,而后将沈清拉开。

“滚,别碰我,畜牲,”沈清面目猩红,言语恶俗。

陆景行抬眉,看了眼被她挠出血的臂弯,随即冷嘲道,“性子还挺烈。”

陆景行伸手将她从地上捞起随即大力甩回床上,居高临下看着她语气清冷道,“沈小姐若是不傻,就应该知晓我今日是替你躺了雷,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事儿外人干干也就行了,别不识好歹。”

“你强奸我也是好心?”她怒吼,你要不要脸,你夺我清白毁我名誉,还让我对你怀感恩之心。

“陆景行,你怎么不去死,”她怒吼咆哮,撕心裂肺。

“我若死了,你岂能独活?”他笑容轻蔑,有一丝轻嗤。

“拖下去示众。”

这晚,江城上层圈子沸腾不已,陆景行在江城洲际酒店被人下媚药,强了江城首富沈风临长女、江城第一美人沈清,随后,陆少手下小兵拖下来一位服务员,当众警告,一时间宴会厅哀嚎声此起彼伏,而后出言警告,霎时间,有人欢喜有人忧。



从道果开始 从剑网三开始的新世界 宠物饲养守则 江湖之非常系统 报告师傅他有系统 修仙归来当奶爸 异能神医在都市 碧血倾心 快穿之改变结局甜甜甜 飘香剑雨传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