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谋妻之婚不由你 第三章满城风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第二日早,满城风雨,相熟她的人都获知她被首都太子爷给上了。满城风雨肆无忌惮刮起来,打的她一个措手不及,当看见了网络上大篇幅绯闻媒体报道时,她整个人只觉热血喷张,满目猩红。【江城首富之女与某男阳台一夜倜傥】图片隐讳,细致描写之处无一不矛头自己,砰……手中平板跟满城风雨肆意刮起,打的她一个措手不及,当看见网络上大篇幅绯闻报道时,她整个人只觉热血喷张,满目猩红。。...

次日早,满城风雨,熟识她的人都知晓她被首都太子爷给上了。

满城风雨肆意刮起,打的她一个措手不及,当看见网络上大篇幅绯闻报道时,她整个人只觉热血喷张,满目猩红。

【江城首富之女与某男阳台一夜风流】

图片隐晦,描写之处无一不指向自己,砰……手中平板跟墙壁撞击声。秘书章宜昨晚将她从酒店接回来,见她如此模样,吓的衣不解带照顾一宿,此时正在沙发补眠,听闻响声,吓得一激灵,赶紧从沙发爬起来,眸光投向她时,只见她满目隐忍,痛恨至极。

手掌血迹滴落在床单上,形成了一朵朵血红梅花,昨夜陆景行断人一手一脚都未有人提及,所有舆论的苗头悉数指向自己,怒及不言,她现在恨不得撕了某些人。

陆景行的面容从她面前闪过时,她恨不得能伸出手将他撕的稀巴烂。

一时间,她心头怒火难消,一声低吼从嗓间溢出,痛心疾首喊着某人名字,“陆景行。”若爱一个人,喊出来的名字必是娓娓道来,若恨一个人,喊出来的名字必是咬牙切齿,沈清、属于后者。

此时,她恨透了毁她清白的陆景行,恨不得能马上将他送进地狱。

可却无能为力,世人知晓陆景行背后是谁,放眼全球,敢动他的能有几人?

秘书章宜见她如此,吓得不敢言语。

她初出大学便跟随她一起从盛世干起,从最底层跟着她一起爬上来,多年以后她成为行业内最贵的企业规划师,而她成了她最得利的助手,工作时,她们是上下属,私底下,她们更像是朋友,初见时,她只觉她周身气质阴寒,不适合在这种跨国大企业生存,却不想她一步一个脚印稳扎稳打过来了,短短几年,成了脍炙人口的顶尖规划师。

她不屑笼络人心,但有足够的魅力让人追随于她,她从不喜过多言语夸奖下属,但从不会亏待每一个人,她深得人心,却时常孤身一人。众人都说她清高自傲,可只有她知晓,她甚是孤独。

多年来,她像一抹游走在大街上的孤魂野鬼,无处可去,家庭于别人来说可能是个温暖的港湾,但于她来说可能是战场,屠宰场。

众人都知晓她是沈家大小姐,但她所从事的行业与沈家根基遥遥相望,对立而生。

沈氏主管控股,收购濒危企业股份,而沈家长女沈清素来喜爱用她那双芊芊玉手为濒危企业指出一条光明大道。

无形之中似在夺了沈家命脉。就是如此清冷,且素来独善其身的女子无形之中被人推向了风口浪尖。

她面色惨白,本就身形单薄,此刻看起来如同纸片似的,不堪一击。昨夜手机支离破碎,身旁三五好友寻不到她人,便登门寻人,听闻外面猛烈的砸门声,她轻启薄唇低沉开口,“别开。”并不想将自己脆弱的一面坦诚在他人面前,此刻的她,更倾向于独自舔伤口。章宜住宅属二环,只因上午时分有人电话过来寻她,说漏了嘴,此刻门外响起猛烈砸门声,声声入耳。

今晨起始,汉城淅淅沥沥的蒙蒙细雨转成了倾盆大雨,一早,便将整个城市冲洗干净。

此时卧室玻璃窗上,大雨打下来,随后雨水顺延着玻璃而下,她睁着空洞的眸子望的出神。窗外细雨绵绵,寒风凛冽,她盯着玻璃窗出神,颓废问道,“前些时日,我放在这里的酒,可还有?”

她多年来有嗜酒的习惯,而这习惯知晓的人并不多,她唯独喜好在深夜空旷无人的地方浅酌一二,而今日,她需要借酒消愁。章宜望了她半晌才轻声劝阻,“饮酒伤胃。”

伤胃?连心都没有的人还怕什么伤胃?生有时晨、死有定处,若真因为喝酒挂了,那也是她的命。

“若有,给我吧!”她浅语,看着窗外的眼眸并未移开,章宜无奈叹息一声,反身去了厨房,将她前些时日没喝完的半瓶洋酒拿出来,顺带拿了两只杯子,准备陪她浅酌一二。这日,她身心疲惫,周身散发着无奈,饮酒的心情也格外迫切,半瓶洋酒似乎并未过瘾,章宜讶异看着她,她手中半杯尚且还在,而她半瓶已然下肚,说她嗜酒如命,也不过如此。

“可还有?”她出声询问。

章宜看着她微愣的摇了摇头,她不喝酒,家中自然没酒。

她如此动作,倒是让她有些失望。

随即反手将酒瓶扔在地毯上,心中苦痛难耐。

借酒消愁都不能满足她的意愿,真真的可悲。一时间,她成了豪门贵族茶余饭后的笑谈,她天生傲骨,如此让人戳着自己脊梁骨,她怎能受的了?

昨夜那场噩梦断断续续在脑海中拼成版图,只觉头疼,伸出纤长的手指撕扯自己秀发,随后将身子埋在被窝里,忍不住痛哭流涕狠狠抽泣起来,昨夜那般境况,会成为她一辈子的耻辱。

她心疼难耐,脆弱的心脏似是被只利爪狠狠抓住似的,不能呼吸,近乎停止跳动。

她清高自傲,到头来也不过是落得个如此下场。

下午,她冽去一身伤痕回自己高档公寓,不料还未上楼,便碰见沈家家长沈风临派来寻她的管家秦用。

“大小姐,”秦用站在一侧毕恭毕敬道。

她未言语,反倒是章宜挡在她身前,“秦管家。”

“章秘书,沈先生让我来寻大小姐回去,”秦用知晓章宜是沈清的人,言语中并未有多大差别。

“改日吧!只怕这满城风雨,回去丢了父亲的脸,你且用这句话回他,”沈清说完,冷漠转身离去。

“沈先生说,自是因为丢脸,所以才请大小姐回去,”秦用嗓音有些颤栗,将这句话带给沈清,都说知女莫若父,沈先生料事如神,只怕是一早便猜想到沈小姐会是如此态度。原本准备抬步的沈清闻言自是狠狠一顿,随即眸光如刀扫向秦用,让他整个人呼吸一顿,微微颔首,不敢直视。当她迈步进沈家大宅时便感受到来自各路佣人同情的眸光,她心中苦笑,她沈清何时沦落到需要佣人同情的地步了?沈家家长沈风临素来喜爱中国风,沈家主宅是一处僻静优雅的中式庭院,亭台水榭,潺潺流水,一进门映入眼帘的便是翠竹摇曳,美景如画她亦无半分欣赏心情,反倒是觉得这处宅子肮脏的很。

佣人穿梭在院前,见她回有一丝愕然,随即点头问好,“大小姐。”

沈家长女素来清冷孤傲,众人早已习以为常。

彼时,在看到晨间新闻时,某人便一直候在家中半步不离,只恐唯独她回了,受人冷言冷语,此时靠在屋檐下,见她周身气质阴沉朝主屋款款而来,便出声唤道,“阿幽。”

沈家长女沈清原名沈清幽,后江城东方山主持亲自算一五行八卦,说她命中缺水,生母严歌谣便去幽选清,定名沈清。

自小熟识她的人,都喜唤她一声阿幽。她顿足,却也未将清冷眸光赏给他。只听他担忧道,“你还好吗?”

她冷笑,“我若说不好,你能如何?”

我好与不好,都得我自己杠,好又如何?不好又如何?他一声轻叹,似是不在乎她嘲讽的语气,“一阵风雨而已,飘过也就罢了,莫要放在心上。”“放在心上的是你们,”她素来不问世事,外人眸光在热烈都不关她的事,这些年,她只为自己而活,活不下去那就另当别论。

她想越过他离去,却被他一手擒住,一张机票出现在她眼前,“伦敦,出去避避风头。”闻言她心中狠狠一顿,随即眸光似是粹了毒似的朝他射过去,似是觉得恶心狠狠甩开他的手,“沈少爷真是好样的,一边让我别放在心上,一边让我出去避避,左右都是你在言语。”听此言,他瞳孔猛缩。



教父的荣耀 福妻到 轮回大劫主 靓女演怪角 总监抢当爸 野蛮娘子快认栽 笑面如来佛 烽火战国志 道者为尊 一统僵山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