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谋妻之婚不由你 第四章联姻(有修改)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站在屋檐下,见她背影冷冽朝主屋而去,当她狠狠地追上自己时,他便获知,昨日沈清注定一生怒火中烧。她说他功利之心无人可及,可也仅有自己获知,这沈家若不是她在,他又怎会多留?生母再嫁改继父姓,能有几人忍得了?可为了她,一个姓氏而已,哪及的过她?站在屋檐下她说他功利之心无人可及,可也只有自己知晓,这沈家若非她在,他又怎会多留?。...

站在屋檐下,见她背影清冷朝主屋而去,当她狠狠甩开自己时,他便知晓,今日沈清注定怒火中烧。

她说他功利之心无人可及,可也只有自己知晓,这沈家若非她在,他又怎会多留?

生母改嫁改继父姓,能有几人忍得了?可为了她,一个姓氏而已,哪及的过她?

站在屋檐下狠吸了两支烟才转身进屋,此时,屋内众人皆在,沈风临面色阴沉,沈清面容清淡,沈家续弦唐晚面目担忧,而二女沈唅眸光始终流连在长女沈清身上。

“阿幽,这件事情你想如何处理?”世人都说沈家家长沈风临算得上宠妻爱子,可唯独只有沈清知晓,这一切也不过是外人所见。

“父亲想要我如何?”她轻勾薄唇,冷嘲开口。

此话一出,众人且是一愣,沈清素来不喜回应沈风临话语,问三回一是常态,今日这一问一答也着实是少见。

就连沈风临本人也是滞愣,外人面前,沈清不得不跟他做样子,可回了沈家,她素来是连样子都懒得做。

沈风临被她今日良好态度弄得不知如何开口往下言语。

“绯闻而已,一段时间也就过了,阿幽出去避避风头好了,”此时唐晚在一旁轻柔开口,尽显贤妻良母本色,闻言沈清平静的眸子朝她扫过去,而后目光落在站在一侧沈南风身上,嘴角牵起一抹嘲讽笑容,正是这一笑,看的唐晚后脊发凉。

原来,这是你们商量好的意思,沈南风,沈清心中一阵苦涩,无论心中如何翻腾,她必须做到不表于情。

沈南风乃续弦唐晚与前夫所生,后改顾姓沈。这些年,她忘过许多事,丢了许多人,可唯独顾南风她一直压在心底,这个一开始就给她温暖的男人,她始终铭记在心,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坟,葬着未亡人,更可悲的是,二人都知晓自己是对方的未亡人。

初次见面,听闻他自报家门,而后她娓娓道来,【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这日他先是宽慰让她莫要多想,而后给张机票,此时唐晚再度提及,她心中了然,沈家家大业大终究无自己的容身之处,孤魂野鬼尚且都有落脚之处,而她呢?多的是人想赶她走。

包括顾南风。

包括顾南风。包括顾南风。

她心中始终重复这句话,她不想负隅顽抗,不想苦作挣扎,不想面对现实,想立马逃离这个让她感到恶心的地方。嘲讽起身,准备离开。

而后身后传来一道沉冷的嗓音平地惊雷,“首都陆家来电话,有意联姻。”

“想都不用想,”她惊恐,恶心,随后怒不可揭怒目圆睁,声音狠历又决绝。

砰……沈风临拍桌而起,“陆家不会让陆景行绯闻缠身,他以后是要继大统的人,陆家能看的上你是你的福气。”

“他夺我清白毁我声誉,你还让我嫁给一个强奸犯,沈风临,你嗜钱如命就罢,还想卖了自己亲闺女来换取地位?”啪……沈风临宽厚大掌落在她洁白无瑕的面庞上,顿时五个鲜红的指印涌现出来。

唐晚吓的双手倏然握紧,沈唅吓得往唐晚身侧靠拢,诺大的沈家敢如此顶撞沈风临的也就沈清一人。

也只有沈清能让这位及其克制的男人爆出怒火。

一时间众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鲜红朝唇角顺势而下,她眼眸中的恨意似要将他推向万丈深渊,怒火在心中翻涌,似是马上就要爆炸的锅炉似的,这些年她与沈风临的父母之情一直处在边缘,稍有不慎,便会咯嘣而断,多年来,她与沈风临二人尽量不往边缘而去,这才得以维持那一点微弱的父女之情,今日他这一巴掌,好似将她推向谷底,断了父母之情。“你与陆景行的事情闹的满城风雨,除了结婚并无他法,”沈风临知晓自己今日情绪激动,尽量隐忍自己情绪。“除非我死,”她咬牙切齿。“就算是死,你也得入陆家衣冠冢,陆景行这辈子都不得有污点,你别忘了现任总统姓什么,他们宁愿陆景行配偶那一栏写上丧偶,也绝不许人生出现污点。”

M国世代君主世袭,陆景行年轻有为又是位可造之材,身后背景庞大,将来必定是承大统之人,昨晚阁下来电话,来意明显,容不得沈清瞎闹。

“沈风临,你能让我感受到一点父爱吗?你能吗?我被毁清白已是剧痛难忍,你还用你那双侩子手来逼迫我,”逼我跟那个男人结婚,沈风临,你这跟把我往死里逼有什么区别。

你这辈子,除了在乎你的声誉名望,你还在乎过什么?

“这件事情且先放放吧!”唐晚稳了心神便开始充起了和事佬。

“是啊!爸爸、给姐姐一点时间,”沈唅领悟到自家母亲脸色,便也开始出来劝说。

唯独只有沈南风,站在一侧,面目清冷,若细看,定能看见他插在兜里的手是狠狠握紧的。

“滚,用不着你们狐假虎威,”沈清本就满心怒火,此刻见他们母女二人一唱一和更是怒火喷张,年少时,她便知晓唐晚不是什么好货色。若说沈风临是个烂人,她便是个烂货,烂人配烂货,也算得上是绝配。

“沈清幽,”沈风临见她如此态度,大声喝出全名。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