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火阑珊时 第五章:往事(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王佳的双眼瞪得老大,林杰则是手一抖,把杯子里的酒飞溅一小半,他再顾擦,急忙问着:“死了没?”高涛说:“那一刀正好刺到对方身上的要害,医院救治医院的半路上就死了。但是幸亏,法院判决许炎腾是过失杀人和防卫过当,而非故意杀人,最后判了他六年的有期徒“原来是这样......”林杰连连摇着头,靠在椅背上半天不说话,突然又想起了什么,问道:“高队,那许炎腾的妈妈,还有石若冰,后来怎么样?”。...

冰火阑珊时

推荐指数:10分

《冰火阑珊时》在线阅读


王佳的双眼瞪得老大,林杰则是手一抖,把杯子里的酒溅出一小半,他顾不得擦,赶忙问道:“死了没?”

高涛说:“那一刀正好刺中对方身上的要害,送往医院的半路上就死了。不过幸好,法院裁定许炎腾是过失杀人和防卫过当,而非故意杀人,最终判了他七年的有期徒刑。”

“原来是这样......”林杰连连摇着头,靠在椅背上半天不说话,突然又想起了什么,问道:“高队,那许炎腾的妈妈,还有石若冰,后来怎么样?”

“许炎腾的妈妈从石头台阶摔下去,在她落地的一瞬间,是后脑勺着地,也当场死亡。”

“这么惨......”林杰倒吸一口凉气。

旁边的王佳咬着嘴唇,眼泪在眼眶里拼命打转。

“是的,就是这么惨,”高涛主动和林杰碰了碰酒杯,接着说:“妈妈的后事,是石若冰独自操办的,给妈妈下葬后,她去看守所探望许炎腾,那时候法院还没开庭。却没想到,在看守所里,许炎腾当场写了一张纸,又押了手印,交给石若冰,纸上写着,许家的房子等一切财产,全归石若冰,他要石若冰卖了房子,用这笔钱去英国留学念书。”

林杰啊了一声。

王佳瞬间脸色大变,她用颤抖的声音问:“高叔叔,那许炎腾就没有想过,他出狱后该怎么办?他连家都没了啊!”

“是的,当时石若冰也是马上拒绝,许炎腾却说,出狱后可以自己找生活,叫石若冰不用管他,他只希望小妹能尽快出国留学,总之,自己以后绝对不会拖累她。”

“高队,那石若冰她肯吗?”

“她当然不肯了,最后在许炎腾用死相逼的情况下,才哭着答应了.......那天看守所里的情景,我是没有看到,不过听人说,市局人事科的同事看了当时的探视录像后,都忍不住哭了。”

不知不觉间,王佳已经流下了眼泪,她赶紧低下头,轻轻揉了揉眼睛,又偷偷瞄一眼高叔叔和林杰,怕他们会笑话自己。

“许炎腾可惜了,是条重情重义的汉子......”林杰胸口莫名一酸,咕嘟咕嘟灌下一整瓶啤酒,又倒满一杯,轻轻洒在地上:“我再敬许兄一杯酒,许兄仁义,我只恨没能有机会认识你。”

“好了,你小子,酒都被你倒光了,我们喝什么?”

高涛嘴里这样说,其实也是颇为欣赏林杰的做法,年轻人不就该是这个样子的么?

林杰摸出烟,给高涛点上,又问道:“高队,石若冰接下来就卖了许家的房子,去英国读书了,是吧?”

“是的,她在剑桥大学法医专业读了六年,获得了博士学位,她在英国的这段日子,发生过什么事情,王佳比我清楚。”

王佳的声音里,隐隐带着哽咽:“我......唉,在英国那几年,若冰姐就是我的偶像,她的功课成绩无可挑剔,人也漂亮出挑,完美地找不出任何毛病......但我是直到今天才知道,在她的身上,居然还有这么曲折的一个故事。”

沉默了片刻后,林杰又问:“高队,你说石若冰没有进省公安厅,是不是因为许炎腾?”

“嗯,听说是的,石若冰虽然和许炎腾没有血缘关系,但这对兄妹间的感情,绝对已经超过了普通人家的兄弟姐妹,而省厅可能就是顾忌着许炎腾杀过人的经历,才没有录用石若冰。”

林杰揉了揉鼻子,脸上带着不甘:“可惜了呀,那可是省厅啊......”

王佳突然重重哼了一声:“省厅真是瞎了眼!若冰姐是那么优秀的一个人,她在剑桥读最后一年书的时候,都还没毕业呢,英国的警署,还有好多医疗科研机构,就轮番来我们学校抢人了,争着要若冰姐以后留在国外工作,给她开的那些待遇条件,我们其他所有留学生,甚至包括英国本地的学生,全都看得眼红的要死,但若冰姐还是执意要回国.....省厅居然那么傲气,还不要若冰姐,狗眼看人低!”

高涛轻轻拍了拍桌子:“小丫头,有些话不要乱说,省厅也有省厅的顾虑。”

“要不是许炎腾还在国内,若冰姐会不会回国工作,还不一定呢,”王佳气哼哼地说。

林杰问:“高队,那石若冰怎么会来我们市局的?”

“当时省厅因为顾忌着某些原因,没有录用石若冰,不过我们古琴市市局可没那么多考虑,石若冰这样成绩斐然的海归博士,是我们请都请不来的,所以,市局知道省厅没有留下她后,技术鉴定处的罗处长,也就是老罗,他二话不说,马上和分管副局长一起赶去省城,找到了石若冰,和她一番长谈后,石若冰最终就答应来我们市局工作了。”

“我们市局都准备留下若冰姐了,干嘛还要查她以前的事情?还查得那么细?”王佳有些不解。

林杰给她解释:“留人归留人,查归查,公安系统不是普通的地方,像我这样以前在派出所工作的民警,在入职前,都经过了详细的身份审查,何况是市局呢。”

“哦,我知道了。”

高涛说:“听说我们市局为了留下石若冰,不被其他几个医疗科研机构挖走,还承诺等许炎腾出狱后,会给他安排工作和住处,他们知道对于石若冰来说,许炎腾有多么的重要。而在市局技术鉴定处,只实习了半年时间不到,石若冰就直接被转正了,因为她的专业能力确实是强,整个市局没人不佩服她的。老罗最近一直在偷懒,他其实是盼着能早点退休,回家带孙子,因为局里有石若冰在,他也可以高枕无忧,安心退休了。”

王佳问:“高叔叔,若冰姐在一年前毕业回国的时候,许炎腾应该还剩下最后一年的刑期,她有没有去看望过许炎腾?”

“这个就不知道了,应该是去过的吧,毕竟他们兄妹俩,有六年没见了。”

“相隔万里,整整六年没见......”王佳轻声喃喃自语,眼中隐隐闪烁着泪光:“按照时间推算,许炎腾差不多该出狱了吧。”

林杰说:“他在几天前已经出狱了,然后就去了外地旅游,在今天上午,他突然跳崖自杀......”

王佳又是一声尖叫,把高涛和林杰吓了一跳。

她站起来,瞪着大眼睛,用力扯了扯林杰的T恤袖子:“林警官,你刚才说什么?许炎腾......跳崖自杀了?”

“是的,高队和我今天下午去了一次市局,把这事情通知了石若冰。”

“许炎腾居然死了......他......他有什么想不开的,都已经出狱了,为什么还要寻死?”

王佳一屁股坐回椅子上,用手捂着脸,满心的悲痛难过:“他对若冰姐那么好,为她牺牲了那么多,现在他出狱了,却又突然跳崖,若冰姐该有多难过......”

说到最后,她又红了眼眶。

林杰拿出一张纸巾,递给王佳,又小声问她:“你说石若冰在英国的时候,每个月都会给国内写信,她是写给许炎腾的吗?”

“那还用说!”王佳接过纸巾,轻轻抹了抹眼角,哽咽着说:“若冰姐在国内的亲人,只有许炎腾一个,她不可能写信给别人的......只是她从没收到过回信,一次也没有过,她每天回到宿舍楼,都会去楼下的信箱里看看,虽然她从来不说什么,但每次她脸上的失望,我都看得到......”

高涛说:“许炎腾在坐牢,按照规定,他可以每个月给家人寄一封信,但是只能写给国内的亲友,要往国外寄信的话,是不允许的。”

“凡事都可以有特例的嘛!”王佳撅了撅嘴,又说:“那时候我就一直很奇怪,若冰姐为什么从不和国内的家人朋友打电话,就连过年过节,她也从不回国探亲,现在我算是明白了,她在国内唯一的亲人,在坐牢......只是许炎腾好不容易熬到了出狱,又为什么要自杀呢?”

高涛想了半天,最后说道:“其实我也想不明白,但我有个猜测,你们姑且听听看。”

“高叔叔,是什么?”

“许炎腾或许觉得,他自己的存在,会在未来的某一天拖累到石若冰,毕竟他曾经是个杀人犯,如果以后石若冰要升职,有人拿他过去的事情来使绊子,给石若冰添堵,那么他到时候......喂,我说小林,别再往地上倒酒了啊!我都说了这是猜测,不一定准的!”

王佳抹着眼泪,又用力一拍桌子:“我现在要去看看若冰姐!我必须去陪着她!”

拎起自己的小包,她拦下一辆出租车,很快就消失地没了影。

“这个丫头,从小到大一直就是这风风火火的性子,”高涛无奈地咧咧嘴,“小林,故事听完了,我们继续吃。”

见林杰还在发着愣,高涛就没再理他,自顾自吃了起来。

过了很久,林杰才慢慢回过神,他猛灌一杯啤酒,又自言自语:“一个人,可以把自己牺牲到这种地步,连性命都能抛弃......真的有这种人吗?”

高涛说:“有是肯定有的,许炎腾或许就是一个。”

“有时间的话,我应该去阑山跑一次,祭拜一下这位许兄。”

高涛不屑地笑了:“你了解人家多少,就说什么祭拜?真要祭拜,那也应该是石若冰去才对。”



快穿之我家娘子是上神 重生之独步江湖 虞书 遮天之大帝饶命 骑马与砍杀之立马横枪 修真家族平凡路 全职赘婿 御魂师之无猜小主 我有一拳的能力 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