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同辉 第6章 失踪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李卓航忙道:“爹爹不吃。一共也没做多少呢。”这素鸡腿是用青竹为腿骨,将各色菌、菇、笋等素珍剁碎后,掺进捣碎的糯米饭,制作而成素肉泥,再用千张一层层缠紧、裹在青竹腿骨上,作成鸡腿的形状,最外层用豆油皮做为鸡皮包裹,接着便上锅蒸,再红烩。但是素鸡腿这素鸡腿是用青竹为腿骨,将各色菌、菇、笋等素珍剁碎后,掺入捣烂的糯米饭,制成素肉泥,再用千张一层层缠紧、裹在青竹腿骨上,做成鸡腿的形状,最外层用豆油皮充当鸡皮包裹,然后便上锅蒸,再红烩。。...

日月同辉

推荐指数:10分

《日月同辉》在线阅读


李卓航忙道:“爹爹不吃。总共也没做多少呢。”

这素鸡腿是用青竹为腿骨,将各色菌、菇、笋等素珍剁碎后,掺入捣烂的糯米饭,制成素肉泥,再用千张一层层缠紧、裹在青竹腿骨上,做成鸡腿的形状,最外层用豆油皮充当鸡皮包裹,然后便上锅蒸,再红烩。

虽然素鸡腿的制作材料都是素,目的还是为了满足吃荤的口腹之欲,李卓航虔心替母守丧,重在“虔心”二字,若贪吃这个,岂不是自欺欺人?所以推脱不吃。

李菡瑶一听,爹爹舍不得吃,省给她吃?那她更不能吃独食了。她举起手中的鸡腿送到李卓航面前,道:“我孝敬爹爹吃。爹爹,你瘦了许多呢。”

李卓航眼窝一热,鼻子发酸。

“好,爹爹也吃。”

他就着女儿的小手咬了一口。

替母守丧要虔心,女儿的孝心也不能辜负,这二者并非不可调和。女儿看见他瘦了心疼,母亲在天之灵看见他瘦了,更会心疼,所以他吃这鸡腿,能让老小都安心。

说错了,不止老小,还有妻子。

江玉真匆匆走来,身后丫鬟用托盘端着一盅汤,“老爷,喝了这汤再去。”

一家人忙里偷闲聚在一起吃了一顿不早不晚的饭。

李卓航觉得那素鸡腿比他在外吃的素鸡(纯千张制成)要美味许多,简直能与真的鸡味媲美。他怀疑厨娘用鸡汤卤煮,追问:“你用的什么汤?”

厨娘忙道:“素汤。”

因说用的菌子是庄上人从黄山深处采来的,新鲜不说,做汤更是美味,这素鸡腿突出的就是一个“鲜”。

李卓航恍然。

饭罢,他叮嘱李菡瑶:“别去前面了,前面人多,就在后面玩。”又交代红叶不可让姑娘去前面。

李菡瑶和红叶都答应了。

李卓航和江氏这才离开,各自去忙。

红叶便带着李菡瑶在三院内转悠,跟着的还有其他媳妇婆子,浩浩荡荡一大群。

李菡瑶这几天忙着给老祖母磕头烧纸,都没好生看一看这高墙深井的祖宅,于是一路朝里跑去。

在第四进院,红叶被一个媳妇拽住说话,李菡瑶趴在栏杆上,仰面看落在四方天井屋檐翘脚上的鸟儿。跟着的媳妇婆子见她们暂时不走,便到各屋寻人说话,反正红叶在姑娘身边伺候,要走时,红叶会叫她们。

李菡瑶看了一会,又朝屋里跑。

红叶回头看了一眼,见姑娘不是往外去,也就不在意,横竖都在家里,还能上天?

她转身继续和那媳妇说话。

庭院深深深几许,李菡瑶一路进来,开始还有人跟她打招呼,不知穿过几重穿堂,拐过多少道回廊,渐渐人稀了,终至没人。她站在一方小天井里,不知怎的,总有种被人窥视的感觉,仿佛暗中有双眼睛盯着自己。

她朝对面的正房内看去。

大门半掩着,里面幽深。

小女孩抬起脚,朝前走去。

走上台阶,推开大门。

傍晚时分,江氏娘家哥嫂赶到了,带着侄女江如蓝。

江如蓝比李菡瑶大一岁,婴儿肥的小脸,也是杏核眼,肌肤吹弹可破,腮颊鲜艳的令人想啃一口。

在灵前祭拜过后,她便问江氏:“姑姑,瑶妹妹呢?”

江氏一面张罗安置哥嫂和跟来的下人,一面命丫鬟去叫李菡瑶来见舅舅舅母和表姐。

然不多时,丫鬟匆匆转来回禀,说姑娘不见了。

江氏震惊,“怎么不见了?红叶呢?”

丫鬟咬牙道:“那小蹄子跟人说话说忘记了,把姑娘弄丢了,现正到处找呢。婢子先来回禀太太。”

江氏立即起身,对她嫂子道:“嫂子略坐坐,我去看看。”

江大太太也跟着站起来,道:“坐什么,找外甥女要紧。妹妹,咱们是娘家人,不讲那些虚礼。你也别急,瑶儿恐怕是玩忘了,在哪屋里睡着了也不定。”一面转脸吩咐身边人,“你们都去跟着找,要大声喊。”

众人齐齐答应,匆忙出屋。

江氏心突突地跳,道:“但愿如此。”

若不是呢?

李菡瑶可是嫡支唯一的血脉,若有人使坏……她简直不敢想下去了,命郑妈妈“去告诉老爷。”

今天是头七,远客的女眷、本家太太奶奶们,以及她们带的丫鬟媳妇婆子,分散在各院,听说李姑娘不见了,忙都出来,一面帮着找,一面安慰江氏。

江氏强忍不安,劝她们回屋。

一面分派人去各院寻找李菡瑶。

正在这时,李卓航旋风一般刮进内院,眉目凛然,哪有半点平常的儒雅和飘逸!他身后穿堂内白漫漫涌出一群人,是李卓望带着护院、墨管家带着众家仆。

原本井然有序的内院忽然骚乱起来,面对年轻的李卓航,女眷们忽然觉得心慌意乱、手足无措。让她们怦然心乱的不是李卓航玉树临风的外表,也不是他豪富的家主身份,而是他在这种情形下表现出的担当和柔情。

只见他迎向江玉真,江玉真叫一声“老爷”,他便紧紧攥住她双手,道:“别担心。”声音沉稳、浑厚,简单三个字,却有着异常镇定人心的作用。

江氏心定了些,随即道:“红叶看见她进了四院堂屋,应该是往后面去了。我已经使人往后面去找了。”

李卓航道:“前面也要找。”

江氏一怔,这话什么意思?

李卓航心想,万一有什么情况是红叶没看见的呢?她若精心照看,瑶儿也不会丢了。

李卓航转向李卓望和墨管家,吩咐道:“你们各自把人分成五拨,分头往各院去寻找。楼上楼下、厨房、柴房、马房、库房、箱子柜子,到处都要找到!有消息赶紧来回禀我跟太太。墨管家——”墨管家忙答应一声“老爷请吩咐。”李卓航道——“叫你媳妇把内院的女人也分成五拨,跟着你们到各院,知会各院的女客们回避,别冲撞了客人。”

他一面说,李卓望和墨管家一面答应。

等他说完,李卓望已经把人分派完。

顿时,众人轰然行动,奔向各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