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末世种田求生 第1章 身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青华国,东海市市郊贫民区。一女子穿着黑色长款羽绒服,黑色长裤,黑色运动鞋,身后提着背篓,身前抱了个筐,顺着去时踩下的脚印,在半米深的雪里艰难爬涉。一个小时后,毕艾丽斯皮包骨的黑爪子了被冻得甚至麻木了,哆浑身哆嗦嗦把框和背篓放下自己,伸出手进口袋取出来钥匙,却一女子穿着黑色长款羽绒服,黑色长裤,黑色运动鞋,身后背着背篓,身前抱了个筐,顺着来时踩下的脚印,在半米深的雪里艰难跋涉。。...

青华国,海市市郊贫民区。

一女子穿着黑色长款羽绒服,黑色长裤,黑色运动鞋,身后背着背篓,身前抱了个筐,顺着来时踩下的脚印,在半米深的雪里艰难跋涉。

两个小时后,毕乔安皮包骨的黑爪子已经被冻得麻木了,哆哆嗦嗦把框和背篓放下,伸手进口袋取出钥匙,却手抖得怎么也开不了门。

毕乔安把手捂在嘴上哈下气,再拿下双手搓来搓去,大概五六分钟,双手才慢慢恢复知觉,扭开了门锁。

这是一间砖瓦房,大概二十平米,里面只有一个柜子一张床,床上两条薄棉被,一条铺一条盖。床下一个煤炉子,里面却是烧着柴。

毕乔安把框和背篓拿回屋子放到角落,里面装着刚刚从山里找到的树枝。

她先是拿出两根树枝扔进炉子里,后又从床底搬出三块砖头,垒在炉子旁。

然后坐在砖头上,烤着火,发着呆。

“乔安,开门!”敲门声响起,惊醒了发呆中的毕乔安。

毕乔安叹了口气,缓缓起身开了门,语气不算友好的问道:“你怎么又来了,你能不来吗?”

男子没理毕乔安,顺着门缝挤了进去,把手上的布袋放到墙根,感受着屋内和屋外相差无几的温度,语气不善开口道:“毕乔安,这就是你的骨气?两年了,你还要在这里待多久?”

“这是我家啊,不待在这里去哪里?”

毕乔安嘴角泛起一丝苦笑,眼角也有些泛酸,感觉到眼泪开始不受控制涌出眼眶,毕乔安不动声色的侧过身不让男子看见自己的神色。

“乔安,这真是你家吗?你以前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不用我再提醒你吧,你用得着这么糟蹋自己吗?

乔安,跟我回家吧,你的房间我还给你留着呢,你放心,我会好好对你的!”男子语气中饱含深情,走到乔安的身后,伸手将乔安抱进怀中。

“肖飞,你就放过我吧,你已经结婚了,我在这里很好。”

毕乔安用劲掰开环在自己腰间的双手,挣脱肖飞的怀抱,伸出双手说道:“肖飞,你看看我,这双手怕是比鸡爪子都不如吧。

你再看看我的脸,说我现在三十五都有人信的吧!

肖飞,你身边不缺女人,你来找我你究竟图什么?”

图什么,心安吗?呵呵!

肖飞紧抿嘴唇,看着毕乔安苍老憔悴的容颜透出一丝丝复杂,“我能图什么,无非就是想让你过得好一点罢了!”

“你不来我能过得更好!”

肖飞听后也不生气,走到角落将自己带来的东西从袋子里一样一样拿出来。

“乔安,我给你带了很多吃的,有米有面,还有花生,土豆。

你看,我还给你带了一包糖,还有半袋子碳。以后别去山里头了,零下三十多度太遭罪,这些你先用着。”

肖飞见毕乔安不说话,就又走过去将毕乔安抱进怀里,叹了口气说道:“你说说你,这两年我给你送了多少吃的,怎么还能瘦成这样?

就算你不愿意跟我走,也不能不吃东西啊,你放心,我养得起你。

这些东西你放开吃,吃完了就去找我,你的卧室我还给你留着,谁都没让住。”

不等毕乔安挣扎拒绝,肖飞就放开毕乔安说道:“我先走了,下次再来看你!”

毕乔安站在原地看着肖飞离开了,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像是护卫一般的人。

这两年来一直都是如此,毕乔安也不知道肖飞怎么就成了重点保护对象。

毕乔安没有关门,呆呆坐在床上,等人。

不到半个小时,一个身穿紫色貂皮大衣,脚踩高筒皮靴的漂亮女人就怒气冲冲地跑了进来,伸手就要往毕乔安脸上招呼。

毕乔安躲了过去,可随即进来的两人,将毕乔安制住,双手绑在背后。

啪,一耳光甩在毕乔安左脸上,啪,又是一耳光,这力道直接让毕乔安摔倒在地上。

“贱人,你怎么不去死啊,躲在贫民区你就安安生生在这里躲着,为什么又要介入我和肖飞之中,毕乔安,你怎么这么贱啊?”

陈锦边骂边怒打着毕乔安,骂着骂着,陈锦就哭了。

“乔安,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一直要横在我和肖飞之间。

我和肖飞已经结婚三年多了,看见了吗,我都怀孕六个月了!

为什么他要来找你,为什么他一直放不下你?”陈锦歇斯底里怒骂着,还不停踢向毕乔安。

毕乔安嘴角挂起一丝嘲讽的微笑,说道:“陈锦,你确定是我吗?我真的有插足你们的感情吗?

呵呵呵呵,若是有可能,我宁愿从来不曾认识你俩。

我和肖飞三四年前就分手了,我也没有主动联系过他。你家那位啊,有点花心哦,听说你们家有好几朵野花呢。

怎么,那些野花比家花香,所以你才来找我的麻烦?”

陈锦听到毕乔安揭自己的伤疤后怒气再一次上涨,一脚一脚踢向毕乔安腹部,嘴里还骂骂咧咧:“就是找你麻烦,贱人,对付不了她们还收拾不了你吗?

毕乔安,凭什么同是孤儿你就高人一等,为什么你一个孤儿就能像公主一样生活,凭什么我就只能在尘埃里仰望你?

呵,现在你的房子是我的,你的男朋友是我的,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陈锦的神色愈发疯狂,一直以来掩藏极深的心思也暴露出来,直到感觉毕乔安一动不动了,脑子才恢复清明,随即一股恐慌涌上心头。

“你们俩进来,把她给我扔出去,冻冻让她清醒清醒!”陈锦迅速恢复镇定,喊人来给她善后。

这俩人原本是上头拨给肖飞的,因为陈锦怀孕了才调到陈锦身边保护她的安全。

而陈锦又是个极为擅长处理人际关系的人,短短两个月就收服了俩人的心。

“你们俩把这屋里的东西拿去分了吧,我看了看都是些好东西。”

陈锦见二人回来后便语气柔柔的说道,若不是二人亲眼所见,根本想不到眼前如此温柔之人竟是刚才疯狂的施暴者。

“真的吗?谢谢夫人!”二人对视一眼,脸上泛起喜色,他们可是来过不止一次了,每次从这里都能拿到足够自己一个月的吃食。

“什么时候骗过你们,不过还是老规矩,回去不能跟先生说,要是你们谁说漏嘴,可别怪我手下不留情!”陈锦脸上挂着笑,眼里的狠色却丝毫没有遮掩。

二人心头一震,忙说不敢。

也对,现在这年月,有口吃的比什么都强,能活着不容易,至于刚才扔出去的那人,与他们有何关系?

陈锦也能猜出他们的心思,轻蔑一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