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姐她超酷哒 第5章 苏文柏的到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苏文柏进病房前先深吸了口气。房门病房后看见紧皱着眉头的苏东耀。躺在病床上的苏东耀原本是昏昏沉沉睡过去的。可突然间一阵剧烈地的腹胀把他从梦里拽醒了。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眼就看见头上雪白的房顶,再看见面前不停地掩面抽泣的乔淑华,他恍然大悟间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是推开病房后看到紧皱着眉头的苏东耀。。...

苏文柏进病房前先深吸了一口气。

推开病房后看到紧皱着眉头的苏东耀。

躺在病床上的苏东耀本来是昏昏沉沉睡过去。

可忽然一阵剧烈的腹痛把他从梦里拽醒了。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就看到头上雪白的房顶,再看到面前不停掩面啜泣的乔淑华,他恍然间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是在医院里。

要不是疼得太难受,他差点都忘了自己被诊断出胰腺癌。

先前不是没有出现过腹痛的症状。

可苏东耀年轻时候吃惯了苦头,对小病小灾从来都没有在意。

每当疼起来的时候只当忍忍就能过去。

年前体检还没有诊断出情况。

哪想到疼得受不了再来医院做检查就被诊断成了癌。

可,他又不愿相信自己真就这么病得倒了下去,身体被折磨的疼痛最终化成了脸上的焦躁。

他张嘴低喊着,“你找医生问过没有,先前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给诊断出这病,我每年都体检,也没查出什么毛病!怎么现在就说我是得了癌!”

苏文柏上前先扶正了被苏东耀推歪的桌子,又弯腰把扔在地上的东西一个个捡起,忙完后才站在了苏东耀的床边,耐心劝和,“爸,您先冷静点,现在医学科技发达,病情都有解决的办法,咱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相信医生的治疗。”

重重地哼了口气。

苏东耀头侧向了另一边,明摆着不信他的话。

“要是真能有得治才好!我是年纪大了,但还没到老糊涂的地步,胰腺癌是个什么东西我还知道点,到了我这个年纪,要是真得了这个病,那往后就是闭着眼数日子的份。”

癌,听着就没什么能活下去的劲头。

苏文柏知道父亲在气头上,没再说话,只在一旁陪着。

躺在病床太长时间,苏东耀动了动身体想要起身。

苏文柏先拦下了他的动作,帮他把病床摇高,又在他背后放了靠枕让他能够舒服点。

忽然间听到苏东耀问了一句,“你跟雨涔……”

想了想觉得不妥当,他面色难看,嘴唇蠕动着问了一句,“跟槿一联系着没?”

作为苏东耀的女儿,徐槿一曾叫苏雨涔。

可,现在已经是改了名字。

苏文柏知道他问的是谁,把得知的情况告诉他,“过几天她要举办个人画展,日程上可能会有些忙。”

苏东耀听了闷了很长时间,随后面色僵硬地说了一通,“要是有时间就多去看看她,和她多走动走动。”

他言语间意味不明,继续说,“我知道她不乐意见到我,但晓得她对你没那么大敌意。”

苏文柏听着。

提到徐槿一,苏东耀脸上有明显的疲惫,目光虽然有挣扎,可他没忘了自己的身份。

虽然现在是病了,训导的口吻却依旧,“她现在脾气冲,即便有情绪也是对着我,牵连不到你,你见着她就多照应一些,要真是朝你发脾气,就忍忍。再怎么说你们是兄妹,让着她些也没关系。”

“我知道。”

一番话说完,苏东耀觉得肚子里还有些话,可瞧见苏文柏他又觉得说不出来。

最终挥了挥手让苏文柏帮他把床放平,“你先出去,别在这了,我睡会儿。”

苏文柏按照他的指示做事,说了声“好”就从病房里退出去了。

病房里重新变得安静,苏东耀躺在病床上,眼神直直地看着头顶,眼底浮动着一层晦涩的光。

站在走廊上,扭头看到了窗外的深谙,苏文柏凝神,想着接下来该样进行合适。

夜色深深,城市的另一端徐槿一没能睡好。

早就到了入睡的时间,今天却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没能睡着。

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忽然想到先前取消的预约。

突发奇想地再次登陆,特意去看了郑嘉平的页面介绍。

郑嘉平,主修心理学,本科毕业后,硕博连读,如今更是凭着无人能及的实力成为了平川大学的教授,最年轻的硕士导师。

不仅如此,他还开设心理咨询室,义务帮人解决心理问题。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原来,她对门住着的是个高级知识分子。

而且,还是长得那么帅的知识分子。

想到那些做学问的‘聪明绝顶’,徐槿一就觉得他的邻居外貌更出彩了。

这让她不禁想,恐怕,即便是以高颜值著称的娱乐圈里,比她邻居好看的,也找不出几个来。

然而,当她看到平川大学这个地标后,眼神沉了又沉,最后直接锁屏。

把手机放到了一边。

翻个身重新扯过被子,强硬让自己闭眼睡觉。

这一觉,徐槿一睡得很不舒服,直接导致了第二天的晚起。

听到门铃声,过来开门时看到显示器上的人,徐槿一打开门的同时松开了门扶手,往客厅走的时候淡淡问了一句,“你怎么来了。”

门外站着的人是苏文柏。

浅笑间开口,“正好顺路就过来看看。”

徐槿一给他从冰箱里拿了瓶水,递给他的同时,不忘补一句,“你在城东,这里是城西,不顺路。”

苏文柏一笑了之,没有做解释。

诺大的客厅里只有从电视屏幕里传出来的声音。

两个人各自坐在不同的沙发上。

谁没有出声,但谁的注意也没有放在电视上。

微凉的水在掌心下变温,在电视上插播广告时,苏文柏忽然开口,“爸到医院体检,被诊断出胰腺癌,恶性,情况很不好。”

无论她是否知情,他作为兄长,都该把情况告诉她。

一句话落,徐槿一的视线依旧看着电视的方向。

屏幕上广告还没有播完。

已知的消息除了第一次知道有冲击,再听到已经变得无感。

客厅里很安静,电视的声音来回穿梭,非静止的气氛却透着诡异。

她没有说话,但是态度却表明了。

又过了一会儿,电视里重新开始播放节目,苏文柏扭头瞧了眼天色,起身的时候再次开口,“看着外面天色不好,我先回去,改天再来看你。”

徐槿一听到也扭头看了眼窗外。

果然乌云密闭,有种山雨欲来的趋势。

从沙发上站起来的时候,她问了一句,“带伞了没有?”

“没有。”苏文柏不在意地笑笑,“没关系,我是开车来的。”

徐槿一说话间已经拿了伞过来,递给他,依旧是话不多,“带着。”

“好。”

把苏文柏送出门,Lucky本来也想跟出去,却先被徐槿一关门拦住了。

虽说是兄妹,但两个人在一块,话都少,气氛总透着尴尬。

尤其是在等电梯的过程中。

越是等待,陷入的僵持场面越久。

最后还是苏文柏先开口,笑着对她说了句,“回去吧!”

眼角的余光注意到渐渐上升的电梯,徐槿一没带太多表情,只说,“没事。”

和苏文柏一起乘了电梯,直接到了负一层。

徐槿一在一旁看着苏文柏发动车子离开。



教父的荣耀 福妻到 轮回大劫主 靓女演怪角 总监抢当爸 野蛮娘子快认栽 笑面如来佛 烽火战国志 道者为尊 一统僵山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