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祸异世 第四章 莫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望着架子上的大型物体,再看一看这个坐在旁边不停地忙绿着,小脸都被熏得黑黑了的魅兰莎,福柯了能想象自己回家去以后被家里那群人围殴的下场了。毕竟这个‘殴’也不是指武力,不是嘴。他一个人说但是家里的那三个人。敢让他们的宝贝不动手弄吃的,这和找死没两样。在金灿灿、油滋滋的烤肉上洒下一点孜然,新鲜的烤魔兔就这样出炉了。抬头,自家福爷爷的表情好奇怪啊,一会期待一会害怕,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痛苦并快乐着’。。...

看着架子上的大型物体,再看看这个坐在旁边不停忙碌着,小脸都被熏得黑黑了的魅兰莎,福柯已经能够想像自己回去以后被家里那群人群殴的下场了。当然这个‘殴’不是指武力,而是嘴。他一个人说不过家里的那三个人。敢让他们的宝贝动手弄吃的,这和找死没两样。可是,他想接手的,魅兰莎不干,还说一定要让他意识到毒火草是多么神圣的调味料。福柯再次哀叹,希望在吃了这东东以后,他能活着,貌似他还特意准备了很多水。不过,还别说,架上的肉不是一般的香。

在金灿灿、油滋滋的烤肉上洒下一点孜然,新鲜的烤魔兔就这样出炉了。抬头,自家福爷爷的表情好奇怪啊,一会期待一会害怕,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痛苦并快乐着’。

“福爷爷,好了。”

“好了?!”福柯看着魅兰莎,不敢下手。

郑重的点头,伸出白嫩嫩的小手在烤肉上一扯,香味不要钱似的飘散出来。

咬了一口,很好,她果然是天才,不然怎么能做出这么美味的食物呢,如果再加点蜂蜜就更好了。魅兰莎一边吃一边在心里想着。

福柯咽了下口水,看着吃的很High,并且没有异常反应的魅兰莎,他也动手了。一只兔腿到了他的手里,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眼睛刷的发亮,三秒过后,手里的兔腿只剩下骨头了,要不是骨头太硬,他肯定会吃下去。

“小魅兰莎,你是天才。”说完这句,半只兔子又跑到他手里了。魅兰莎翻翻白眼,继续吃自己的。

就在俩人吃得忘乎所以的时候,“小魅兰莎,你把那小半只都吃了吗?”看着空荡荡的架子,福柯有点不敢相信,他家小魅兰莎的食量没那么大吧。

魅兰莎抬起头看着他,摇头,“没有,不是福爷爷吃了吗?”

同样摇头。两人一愣,太奇怪了,小半只兔肉不翼而飞了。

福柯用鼻子仔细的嗅了嗅,终于,除了魅兰莎手里那兔腿散发出的香味以外,他还发现了别的香味来源。

福柯秉住呼吸,向着一棵大树慢慢靠近。魅兰莎眼睛一亮,感觉很有趣,也跟着做。

这只长的好奇怪啊,感觉像小狗,但肯定不是,也就还在襁褓里的婴儿大小,全身金灿灿的,不过头顶和尾部长着紫色的毛,背后还有两只小小的金色肉翼。不过原本光滑的皮肤上有几道血痕,打架打得很激烈呢。它正背对着魅兰莎俩人,前肢捧着小半子兔肉在吃呢。

“福爷爷,这是什么魔兽?”魅兰莎很好奇的问。

魔兽一惊,刷的正面对着俩人,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你们敢过来我就攻击的表情。不过,如果它没有在吃的话说服力会更强。

“眼睛也是紫色的,还有脖子上那一块,真是太可爱了。”紫色的毛发长在脖子上感觉就像戴了围巾,超卡哇伊的。

水汪汪的看经看着福柯,柔柔的说:“爷爷,我们养它好不好?”

福柯和某魔兽同时黑线。貌似还没搞清楚这是什么品种,而且人家愿不愿意跟你走又是另一回事。

转头盯着它诱惑的说:“你手里的肉很好吃吧?”

某魔兽看看爪子里的东西,灵性的点头。福柯眼睛一眯,暂时还弄不懂是什么品种,但光看着灵性,肯定不一般。智慧生物,起码是6级或6级以上的魔兽。

“想以后都能吃到这种烤肉吗?”

还是点头。

“那你就跟我走吧,我会随时做好吃的给你吃。我还会做别的吃的哦,味道肯定不会输给你手里的东西。”魅兰莎拍拍小胸脯自信的说。

小魔兽是一脸渴望,不过好像怕这样太丢魔兽的脸了,把头一别,意思是拒绝。

福柯摸摸她的头,安慰道:“别伤心,高级魔兽是有很强的尊严的,就算是幼兽也一样,除非你把它们打败。像这样引诱是不会成功的。”

魅兰莎挑了挑眉,伸出右手,手里还抓着那只没吃完的兔腿,在小魔兽面前晃了晃,然后小魔兽刷的跳起咬住了它。

福柯黑线。

虽然魔兽有点重,但对魅兰莎来说还是小意思。轻轻的晃晃手里的兔腿,小魔兽随着她的晃动也在空中荡着,就是不松嘴下来。

魅兰莎看着福柯,传达的意思是: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再说一遍。

福柯黑线更多了,对着小魔兽骂道:“你有点出息好不好!”

魔兽没理他,继续咬自己的。

魅兰莎嘎嘎直笑,这算不算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呢。

架子上放上了新的魔兽,魅兰莎的小手在辛勤的劳动着,福柯和小飞以及被魅兰莎取名为小可爱的小魔兽正目不转睛的盯着。

为了这个这么有个性的名字,小魔兽强烈抗议过,怎么说人家也是男性,虽然现在还小,也确实很可爱,但等长大了,还不得被别的魔兽笑死。不过,魅兰莎华丽丽的忽视了它的抗议。福柯对魅兰莎的取名能力已经有一定的免疫力了,而且也领教过她的固执,想当初他家小飞也这样过来的。而小飞呢,在被福柯放出来后,开始有些怕小可爱,不过在听了某只的名字后,怕之类的东东就丢到爪瓦国去了,一直用‘同志啊~~~’的表情看着它。

不过,貌似小可爱的爪子里好像还抓着没吃完的兔肉,典型的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

就餐的气氛非常好,可惜还是要上路了,魅兰莎看着站在一边的小可爱,它好像没有下定决心要跟他们走。

“小可爱,我们要走了,你真的不一起吗?”魔女扁扁嘴,她好喜欢它来着。

“算了,小魅兰莎,既然小可爱不想走就别勉强了。而且它还是幼兽,母兽应该离得也不远,你带走了它,说不定母兽会立刻跟上,到时候打起来了可不好。

听了福柯的话,魅兰莎点点头,一步三回头的跟着福柯慢慢向前面走着,小可爱一直盯着她的背影。过了几个时辰,终于就要走出这个生死地了。

“小魅兰莎,迪斯城很好玩的,福爷爷待会就带你到处看看,好不好?”看着闷闷不乐的某小屁孩,福柯一路下来是用尽了心,可人家的小脸就是很不给面子的沮丧着,于是某人自己也变得很沮丧。

虽然她的精神年龄貌似很长,而且懂得也很多,但情商不行,还处在小孩子级别。小朋友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总是特别上心,但当你无法得到时难免会难过,这也就是她现在的情况。

“福爷爷,我没事,你别担心。”魅兰莎拉拉福柯的手,反过来安慰沮丧的他。

“嘿嘿,福爷爷也没事,魅兰莎不是很喜欢小飞吗?那以后爷爷就把小飞给你玩,好不好?”某只回到异空间的某兽突然打了个哆嗦,没发现就这么被自己主人卖了。(被人类收服的魔兽所待的地方叫异空间,当主人念动咒语时就会出来,不用时可以自己回去)

点头,虽然没有了小可爱,但小飞也不错。

俩人刚踏出生死地的区域,魅兰莎回头再看了一眼,说不定以后就见不到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对那奇怪的小魔兽特别钟爱。刚开始面对他们时,它的眼里充满了桀骜、不驯还有被隐藏在深处的孤独。就是这一双拥有很多故事的眼睛深深的吸引了她。

福柯叹了口气,说道:“魅兰莎,走吧。”

没反应。转头,魅兰莎正张大嘴看着林子里。福柯顺眼看了过去,一只小肉球在林子里向这里跌跌撞撞的飞了过来,看样子它应该是用尽了力在飞,翅膀上还能看到丝丝血痕,没有好的伤口又裂开了。看到俩人后,小肉球飞的更用力,没来得刹车,一头撞进了魅兰莎的怀里。幸好小家伙还小,不然接的人肯定得被撞飞。

“小可爱!”

接下来,他们到达了迪斯城,福柯想也不想的拉着魅兰莎去买当储物媒介的首饰,又过了十二天,魅兰莎和福柯两人终于进入了雷撒帝都了,原本最多就十天的路,因为有小可爱的加入,硬是往后延迟了两天。一路下来,魅兰莎和小可爱的关系犹如坐火箭一般直线上升,虽然小可爱对福柯还是酷酷的,但只要一面对魅兰莎,简直就是孩子遇到妈,超溺的。福柯很坏心的做了个实验。在小可爱和魅兰莎玩的开心时,走过去蹲下,然后把小家伙的小脑袋转向他。结果,刚刚还乐呵呵的小脸在看到福柯后立马变成冰块。福柯不信邪的把小可爱的脑袋脸再次转向了魅兰莎,果然,那张小脸开花了。再转过来,又冰了。反复试了几遍,终于在小可爱的追杀下停了手。现在的福柯当然不怕小可爱这个小不点,不过还是做做样子装成很害怕的跑,惹得在后面的魅兰莎咯咯直笑。

在进入帝都以后,魅兰莎抱着小可爱跟着福柯东转西转,来到了一所普通的带院房子面前。

魅兰莎上去敲门,咚咚咚的几下,里面没人反映。

福柯慢慢的走到了门前,对着那扇看上去不是很牢固的门就是猛敲。看着门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魅兰莎和小可爱对望一眼,又同时看向门,真怀疑它会不会立马散架。

敲了会,福柯泄气的说:“我放弃了,那家伙肯定是在地下室做实验,连这么响的敲门声都没听见,我早该想到的。”

眼睛望了一下四周,很好,没人,抱起魅兰莎迅速的跳进了院子。轻轻的放下某人,爽朗的说:“还是这样干脆。”

不管两小家伙的黑线,笑着说道:“我去把那家伙揪出来,你们先在这玩。”说完,刷的不见了。

魅兰莎见没事可做,拿掉斗笠,和小可爱玩眼对眼游戏。每个魔兽在和人类签订契约以后都可以进入一个只有签约魔兽的独立空间,就像福柯的飞天魔狼在福柯没有需要的时候就进那个魔兽空间休息去了,那里是签约魔兽的天堂,不管多严重的伤在那待几天就能好。小可爱和魅兰莎签的是平等契约,按理说小家伙在那里休息会更好。可人家就是不同意进去,赖在魅兰莎不愿意离开。一定要进的话就是空间戒指里面了,至从第一次进去以后,小可爱对魔兽空间更是兴趣缺缺。

“砰!”福柯刚才过去的那边传来了非常大的响声。魅兰莎怕福柯出事,抱着小可爱快速跑了过去。不过当她看到眼前的景象时就默了,非常后悔自己的这个决定,真没想到福爷爷的兴趣竟然是这样,怪不得这么大年纪了都没找老婆,以前还奇怪,现在明白了,原来是这样。

只见不远处,福柯和那位应该是莫罗的人躺在地上,亲密的互相拥抱在一起,两人身上的衣服非常凌乱,看上去‘战况’很激烈。

不过这个莫罗虽然有五六十了,看上去却很吸引人,年轻的时候肯定是魅力四射,也怪不得福爷爷会喜欢他。

而在地上的两人此时也正看着魅兰莎。莫罗打量着魅兰莎,心里一阵赞叹,好标致的小姑娘,简直是创始神的奇迹之作,小小年纪就有这样姿色,那长大以后还得了,如果势力差一点的人得到她,那就等着被灭吧。唉,祸水中的祸水,这样的人注定不得安稳。除非她自己有绝对的实力。呐?她怀里的是什么?

“虽然这样说不合适,但我觉得还是的提醒一下。你们年纪也不小了,有些事悠着点,就算很长时间没见面了,现在见着了也不要这么激动,对身体很不好。还有就是,虽然不是很了解,但我觉得你们干那事在床上肯定会舒服很多。”然后,转身走人,把地方留给两人。

魅兰莎一边摇头一边叹气,小可爱不明白的看着她,感觉挺有趣的,也跟着摇头叹气。没走多远,后面就传来了脚步声。只见福柯快速的来到她身边,解释道:“小魅兰莎,你不要想歪了,我和他没什么的。”

“明白,明白,你们没什么。其实你不用解释的,我会替你保密,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就当作什么也没看见。”某人自认为很体贴的说道,而听得人感觉自己有抽过去的趋势。

“小丫头,我真的和这个家伙没什么,你不要误会了。”莫罗也接着出现了。

“明白明白,你们继续,我和小可爱会自己打发时间的。”说着还自顾自的往前走,突然想起什么,转头往后看,囧。

扭在一起的两人也囧了。

“现在是大白天,而且还是在院子里,这里还有两个正在发育什么也不懂的小孩,你们难道不能忍耐一下回房再继续吗?”哼的一声,朝前走,她对这两个为老不尊还有教坏小孩子嫌疑的老家伙真的很无语。

不过福柯和莫罗的心理更是无奈,两人虽然挺久没见面是有点激动,但也不是魅兰莎想的那样,实在是莫罗发现自己看不出福柯的修为,知道他晋级了,激动地上去就问原因。结果他太激动,而福柯又有点受不了某人的激动,两人就一推一拉起来,因为莫罗是法师,福柯这个剑神也不敢太暴力,这造成的后果就是两人统统摔倒在地,也就出现了魅兰莎开始时看到的那一幕。而后来在魅兰莎后面扭在一起,是因为福柯怪莫罗毁坏了他在魅兰莎心里的美好形象,而莫罗也正因为魅兰莎的误会,怕自己晚节不保,很是郁闷。互看不顺眼的两人就有互揪了起来,然后,魅兰莎又看到了。

于是就有了现在欲哭无泪的状况。

于是这个误会就这样停留在了魅兰莎的心中。

三人外加一只小魔兽围坐在一起,魅兰莎和小可爱吃点心,莫罗和福柯在讲话,内容主要还是围绕在福柯是怎么成为剑神的这件事上。

福柯的解释很清楚,就是魅兰莎无意中说的那句‘一法通万法通’,当然没有把她拜了别的空间的神当师傅这件事说出来,不是不信任,二是太过匪夷所思,越少人知道越好。

听完福柯的话,莫罗认真的想着那句话,觉得很有道理,感觉快要抓住什么,却又什么也没抓到,有点烦躁。不过这么多年都过来,也不急于一时,决定有空再好好思考这句话,说不定他也能晋级。

不过他现在好奇的是这么小的尽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有点诧异的看着魅兰莎,越看越觉得这个黑发黑眼的孩子不简单。所以说是珍珠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会发亮,就算你想掩饰也掩饰不了。

“呵呵,是不是觉得我们家小魅兰莎不简单。告诉你哦,她可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天才,刚出生三个月没到,讲话、站立、走路都会了,还能自己给自己找事做,最妙的是还能做新奇的东西,记不记得以前我更你说的象棋,那就是魅兰莎做的哦。”

看福柯那一脸花样的脸,莫罗敢发誓,他这绝对是在炫耀。不过确实有炫耀的资本,这孩子非常有特点。看着魅兰莎突然说道:“小丫头,要不要和我学空间魔法?”虽然才第一次见面,但挺喜欢她的,收她做徒弟不禁能教她点防身的技能,多多少少还能用自己的名字吓唬一些想要打她主意的人,对她的将来肯定有好处。而且,绝对不能让福柯这家伙在自己面前这样炫耀下去。(这个理由肯定才是最主要的)

魅兰莎和福柯有点惊讶的看着莫罗,他好像不喜欢收徒弟,不然早就有了。对视一眼,福柯笑着说:“嘿嘿,好家伙,尽然把注意打到我家魅兰莎身上,不过还是很遗憾的告诉你,魅兰莎是蚀魔体。”

莫罗口中的一口茶不客气的吐了出来,幸好福柯闪得快,不然就中标了。

“蚀魔体?!你们没在开玩笑吧?尽然是蚀魔体?”

一致的摇头,“受洗那天发现的,不仅这样,她还不能修炼斗气。”

随着福柯的话,莫罗的嘴巴张得老大老大,一脸不敢置信,这样梯子的人有多少年没有出现了。就算五百年前,那个也只是蚀魔体,修炼一点点斗气还是可以的,这个倒好,不管魔法斗气全都蚀。看着一脸平淡的孩子,莫罗已经可以想象如果没有坚强后盾,未来世界肯定会因为她的出现而风起云涌。战争,鲜血,一个都不会少。

福柯知道他心里所想的,笑着说:“其实你不用想多了,这孩子虽然不能修炼魔法和斗气,但却拥有了修炼另一项神技的机会。”在某人好奇的目光下继续说道:“不久前有个老妇人找上了她,告诉你吧,以我剑神的实力都无法看出那个人的修为,而且我敢相信,真正动起手来,输的那个肯定是我。”

“怎么会?”莫罗很吃惊,尽然还有剑神看不出修为的人存在,要不是知道福柯不可能和他开玩笑,他肯定会怀疑这人精神不正常。

福柯喝了口茶扁扁嘴接着说:“我知道你很难相信,但确实有这类人,这就说明了,神级对我们来说并不是极限,我们通过修炼还可以走得更远。那妇人说魅兰莎的这种体质刚好就能修炼她的武技,所以就收她为徒了。而且那个妇人不仅教她武技,还有各种神奇的技艺,特别是那个刺绣,我看了都觉得这应该是神所待的地方才有的。唉,一直以来,真的是我们的心太小了。”

“那个妇人现在在哪?”莫罗激动的说。

“走了,魅兰莎的记忆好,虽然没学会全部东西,但都记在她的小脑袋里了,妇人觉得也没什么可教的了,所以走了。”

“那她有说什么时候再来吗?”

摇头,“没有,这种高手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们也不是很清楚。”

最后三人有沉默了,谁也没有开口。

关于妇人这件事是魅兰莎家人想出来的,为了她以后少点麻烦,不管是谁对于蚀魔体突然拥有武技都会感到诧异,甚至生出什么怪念头,随意还是要想个理由打发他们。而且有个神秘的师傅,也能杜绝一些人的想法。

“对了,她怀里的是什么魔兽?”莫罗想起来还有一个奇怪的生物存在。

福柯笑呵呵的说:“不清楚,是小魅兰莎在那个生死地交的小朋友。”

莫罗眼睛贼溜溜的望着某兽,可以研究。某兽被看得浑身不舒服,身子往魅兰莎怀里缩了缩。

接下来,魅兰莎和福柯又在莫罗家住了三天,准备走人了。小可爱酷酷的小脸上有了一点点裂痕,心里那个兴奋,终于可以离开这个整整骚扰了它三天的人了。

莫罗家的后院有一棵开满了粉红色花朵的树,非常漂亮,魅兰莎留恋的看了最后一眼,慢慢的向主屋走去。身后有响动,魅兰莎回头看去,刚好就在这时有微风吹动,黑色的长发轻轻的飘了起来。树的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十二三岁左右的男孩,穿戴很考究,紫色的短发张扬的飘着,一只手扶着大树,正怔怔的望着魅兰莎。

魅兰莎突然觉得他会不会就是这棵树的精灵,微微一笑,转身,走人。

当紫发少年从魅兰莎的一笑中缓过神来后才发现人已经消失了,急切的想要找到那个身影,可整个房子被他翻了个遍也没发现人。突然想起这个房子的主人可能知道,快速的走到莫罗面前,问:“莫罗大师,那个有着黑色头发的女孩在哪里?”

莫罗一愣,疑惑得回道:“皇子殿下,什么女孩,我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你看错了吧?”其实莫罗心里真正的想法是:第一个中标的就这样出现了,而且还是个帝国皇子,丫头啊,以后有的你忙的了。

看莫罗的表情不像是在说假话,男孩低下了头,心里想道:难道只是错觉?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