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华富贵 第一章 贩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飞扬的了三天的大雪终于等到停了,太阳从厚厚的云层中露着小半个脸庞,点亮了银装银妆的白茫茫大地。京城里,东、西两个集市因为大雪的原因闹腾了三天。在雪停的第一时间,街两旁的商户们便铲去了自家门前的积雪,铺上厚厚的地毡,跺着脚站在门口,就招纳客人了。温玉蹑手蹑脚地来到门前,徐徐地将门打开一条缝,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将颗小脑袋探出去,左右瞅了瞅,正好瞅见张妈妈扫完雪,提着扫帚和畚箕走回厨房的背影。温玉连忙踮着脚尖,蹑手蹑脚地侧身出门,一溜烟地从半开的后门跑出去了。。...

荣华富贵

推荐指数:10分

《荣华富贵》在线阅读


飞扬了三天的大雪终于停了,太阳从厚厚的云层中露出小半个脸庞,照亮了银装素裹的白茫茫大地。京城里,东、西两个集市由于大雪的原因消停了两天。在雪停的第一时间,街两旁的商户们便铲去了自家门前的积雪,铺上厚厚的地毡,跺着脚站在门口,开始招揽客人了。渐近中午,吆喝声也愈见嘹亮,就算是隔了三四条街,依然听得清楚。

温玉蹑手蹑脚地来到门前,徐徐地将门打开一条缝,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将颗小脑袋探出去,左右瞅了瞅,正好瞅见张妈妈扫完雪,提着扫帚和畚箕走回厨房的背影。温玉连忙踮着脚尖,蹑手蹑脚地侧身出门,一溜烟地从半开的后门跑出去了。

从夏天进京到现在,已经有小半年了。从自家住的长平街到东市,虽然基本上算是横穿了半个京城,但温玉走得熟了,一路小跑着抄近路,半个时辰不到便跑到了。温玉刚穿越过来的时候,这十岁小女孩的身体孱弱得很,风一吹,便摇摇欲坠。但在这一年多刻意的锻炼之下,已经强壮了很多。跑进东市,温玉便放缓下步子来,将两只冰冷的小手插在袖管里,沿着两旁的人行道,慢慢地走。

东市与西市不同。西市是全国最大的贸易中心,那里卖的东西多,人也多。她一个小姑娘家,独自过去,实在不安全。而东市这边,却主要针对达官贵人,卖些风雅的东西,比如字画、珠宝等等。

温玉回头左右看看,见并没有车马行进,便快步穿过中间的车马道,走进一排四间店面的文澜书阁。一名青衣少女正在门口书架上摆放书籍,见着温玉像只过街老鼠一般地窜了进来,便停下手上的活,回头笑着说道:“怎么,出来的时候,又被妈妈发现了?”

“没有,没有。只是外面天冷,屋子里暖和,便早一步跑了进来。”温玉说着,从棉衣里摸出一个小布包,踮起脚尖,放到柜台上。取出里面的三卷纸,一一展开,取过旁边的纸镇压了。三张都是一尺见方的普通宣纸,清一色的墨色山水,十分秀丽。“青莲姐姐来看看。”

青莲用布巾擦了擦手,缓步来到温玉身边,瞧了两眼排得端端正正的画,便笑着说道:“这大冷天的,你倒也是没闲着。对了,我们夫人说了,今后呀,你的这些小开幅的画,涨到五个铜钱一幅。”

“真的呀?”温玉大喜过望,精雕玉琢的小脸上绽放着喜悦的光彩。

她还记得,当初父女俩远道而来,到京城投亲,却再三碰到软钉子,生活拮据,三餐不继。她悄悄偷了两幅父亲闲暇时画的画,沿途的书画店问过来,只有这一家收这些没有名家落款的画作。卖了几个钱,塞给张妈贴补家用。

但是父亲在投亲不遇之后,一气之下病倒了,也就不再有画作。温玉便仗着前世的画画功底,自己画些小东西去卖。温玉的前一世,也算是出生在书香门第。父母亲都在大学里任教,父亲是古汉语的教授,母亲是国画界小有名气的画家。有这两位在,温玉的学生生涯可谓是要求严格且一帆风顺的。大学毕业后,她回绝了留校当老师的邀请,也没有报考研究生、或者公务员,而是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学子一样,进入了一家外资的私营企业。

一直以来,在学校中,她都是与众不同的一个。成绩优异、家世好,大家都很喜欢她,但是她却没有朋友。工作后,从最基层的小职员做起,虽然很辛苦,但是她有了朋友,也有了竞争对手。其中不乏因为刚出社会,吃了不少苦头,但她觉得有欢欣、也有悲苦,这才是真正的生活。所以穿越到这个陌生的朝代之后,她很坦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作为这个名叫温玉的小女孩,好好地活下去。

青莲见温玉转着小脑袋左右张望,不由笑着说道:“别瞧了,我们夫人今儿不在。”

温玉见自己的小心思被发现了,腆颜“呵呵”笑道:“我不能在外面久呆,那就拜托青莲姐姐帮我向陈夫人道谢了。”

“记着了!”青莲笑着数出十五个铜子,交给温玉,说道。“快回去吧,路上仔细。”

温玉将钱贴身收好,向青莲道了别,便准备回程。张妈妈虽然知道她在偷偷卖画,却总不放心她一个人出来。让她抓见,少不了会被说。若是被父亲发现了,那就更了不得了。

出门的时候,忽而瞧见旁边一间,有名蓝衣女子在门口挂起了一个牌子。温玉定睛一看,却是招工的告示。“男女不拘,要识文断字,还要熟知各种画派的风格和特色。”温玉心中一转,觉得自己倒是挺符合条件。

虽然前一世的母亲是画家,她的画功其实一般,但是临摹却是一画一个像。为了能让自己画的小玩意更符合这个时代的潮流,能卖出得快一点,稍微卖得起价钱些,她没少研究过当世几个知名的画派。尤其是最当红、最值钱的那个严派山水,她完全可以仿得以假乱真。

不过,却也只是细处可以仿得极像,至于大幅的,还是心有余力不足。毕竟布局、气势之类的,是无法刻意模仿的。所以她至今也只能单独地画画瀑布、树林、草屋什么的,卖作闺中小姐的绣样之用。虽然还算卖得不错,但打些零散工,终不是长久之计。若是能进入到书阁里工作,就不仅有了稳定的改入,而且还能多认识些人,说不定对父亲的重新入仕还有所帮助。

正想回头问问青莲那边招工的具体情况,一辆马车在门前停了下来。不等车停稳,随车的仆从都不及跳下车,马车里便“咚”地冲下一个半大的男孩来。嘴里嚷嚷着“笔,给我笔”,便利箭一般地跑了进去。踮起脚尖趴在柜台上,睁圆了眼睛往壁架上排放整齐的一排笔墨上张望。

“唉哟,我的少爷诶!”随车的仆从,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瘦瘦高高,一身书僮的打扮。“您动作能缓着些么,要是摔着了,我还不得让冯嬷嬷给揭了层皮去!”

那男孩却不理会他,伸出白胖胖的手往壁架上指了指,说道:“我要这支、这支、还有那枝!”

青莲依言一一取了下来,递到男孩手里,一面笑着说道:“小少爷的笔又掉了?”

男孩从鼻子里“哼哼”了两声,并不作答。将那几支笔拈在手里瞧了瞧,满意地交给书僮收好。出门的时候,一眼瞧见门口站了一个与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小女娃,虽然只一身粗布衣衫,却白白净净,五官秀致,安静娴雅,看着倒是挺顺眼的。见她既不走,又不进门,就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男孩心里隐约顿了顿,振了振声音问道:“你是谁家的丫头,找我有什么事?”

温玉吃了一惊,自己只不过想等他走了之后,向青莲打听下招工的事情,何时找他了,这家伙还真是容易自作多情?当即便回答说道:“我不找你。”

男孩闻言,脸色不由变了。他家家世显赫,富可敌国,他素来出手阔绰,在学中极受欢迎。常有小姐命丫环前来送信传情,他早已习以为常,所以看到温玉之时,以为又是奉命前来传信的小丫环。不想她却说不是,当众拂了他的面子,让他下不了台来,不由恼羞成怒,瞪着温玉说道:“既然不是,那站在这里做什么,快走,快走!”说罢,那书僮便过来驱赶她。

青莲见状,掩嘴轻笑,示意她赶紧离去,这小少爷可惹不起。温玉只得暂时离去,过了街,回头瞧时,趁着那男孩回头与那书僮说话之时,悄声躺入旁边的小巷子。想等他离开后,再行过去。

那小少爷在门口张望了一阵,就钻回车子走了。但他却留了个家仆模样的人下来,守在门口。温玉一靠近,便遭到再次驱赶。

“可恶的臭小子!”

任是温玉这样好脾气的人,也气愤非常。

————————————————————

PS:某晚新书上传,求收藏,求推荐,求包养~~~



都市之逍遥医仙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神奇宝贝之智辉 赝太子 妖孽奶爸在都市 农家努力生活 攻略小社会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春风似我 洪荒圣纪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