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华富贵 第四章 功名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温玉目下住的小院很小,仅有两间住房,一间灶房,一间柴房。温玉父女俩各住了一间,张妈妈夫妻便将柴房改装升级了住。杂物什么的,紧要一点儿的,便在各个屋子里堆着。不紧要的,便在院子里搭了个棚随便放着,看起来尤其拥挤不堪,因此也也没可以用来当饭厅的地方。温玉曾强烈建议温玉曾建议在院子里摆张桌子,四个人围着吃。温如韬闻言脸都黑了且不说,张妈妈和张叔先是将她训了一顿。露天吃饭,这哪里是名门的礼节,哪里是一个小姐可以做的事。温玉心里小声嘀咕都快三餐不继了,还顾着这些礼节做什么,但面上还是乖巧地应了。大家都不容易,就尽量别说些让人伤心的话了。。...

温玉现下住的小院很小,只有两间住房,一间灶房,一间柴房。温玉父女俩各住了一间,张妈妈夫妻便将柴房改装了住。杂物什么的,要紧一点的,便在各个屋子里堆着。不要紧的,便在院子里搭了个棚随便放着,显得特别拥挤,因而也没有用来当饭厅的地方。

温玉曾建议在院子里摆张桌子,四个人围着吃。温如韬闻言脸都黑了且不说,张妈妈和张叔先是将她训了一顿。露天吃饭,这哪里是名门的礼节,哪里是一个小姐可以做的事。温玉心里小声嘀咕都快三餐不继了,还顾着这些礼节做什么,但面上还是乖巧地应了。大家都不容易,就尽量别说些让人伤心的话了。

最后的决定是,温如韬的屋子大点,便在屋里摆了张桌子作为父女俩的饭桌。等他们吃完之后,张妈妈夫妇在厨房吃。张妈妈是温玉的母亲林夫人的陪嫁大丫环,张叔是温家的家生子,祖上三代都在温家做活,所以就算再落魄,也敬着他们父女俩是主子。

他们有一个独生女儿,名叫翠云,比温玉大六岁。也是从小照顾温玉的,去年开春刚出阁,嫁了青州温家的一个佃户。温如韬决定上京时,想着短期可能回不来,所以不准备带他们两口子,怕他们会思念女儿,从而选了另一对掌管厨房的夫妻。但是张妈妈却坚决要陪温玉上京,张叔则觉得那房人是青州温家过来的,总是隔了一层,怕在有些时候,不能尽力,也坚持要陪同进京。难拂好意,温如韬便改变主意,带着他们随行了。

张妈妈在温如韬房里摆了饭菜,温玉扶了温如韬下床,坐到饭桌前。张妈妈给父女俩每人盛了碗饭,便掩门出去了。简单的两素一汤,温玉各个菜吃了一口,说这个好吃,这个也好吃,然后往父亲碗里夹菜。

温如韬吃了一口,便放下筷子,叹道:“是爹爹没用啊,让玉儿跟着吃苦。”

温玉知道温如韬又想起进京这些时日遇到的寒心事了。在青州时,同族人虽然冷淡,但至少表面上的情份还是做到的,这么多年来,也没有短了他们的吃喝。进京之后,才知道世态炎凉。但细细想起来,也不太能怪那些昔日的亲朋好友。毕竟温家是罪官,是被先帝赶出京城的。谁愿意在新帝面前提这件事情,触自己霉头?

怕父亲再受刺激,温玉连忙摇着小脑袋,说道:“不苦不苦,玉儿有爹爹、还有张妈妈、张叔疼,不知道多幸福!”

温如韬又叹了口气:“你姑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身边光大丫环就有四个,小的更是数不过来,你身边却连个服侍的都没有……”

“爹爹。”温玉轻轻推推温如韬的手,认真地说道。“玉儿不羡慕那样的生活,玉儿只要爹爹健健康康的,能一直陪着玉儿就够了。所以,爹爹一定要早点好起来。那些所谓的朋友,不愿帮忙就算了,爹爹也不要与他们翻脸。俗话说,一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指不定什么时候,以要与他们交往呢!”

温如韬看着过于早慧的女儿,心中也不知是悲是喜。

“其实爹爹也不是只能靠他们,以爹爹的才学,再考取个功名,也不是难事啊!”

温如韬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明年开春,会有恩科……”

“那爹爹就去吧,一定能高中的!”温玉鼓励道。温如韬现在一身颓废,满腔愤懑,倘若有个目标可以让他去努力,应该也会更容易从病榻上振作起来。

温如韬却蹙起眉来:“但是,参加恩科要有人举荐。我看,还要等后年的正科吧。爹爹是正科出身,虽然被罢了官,但功名还在。论起来,还是有参加京试的资格的。”

“嗯。”难得温如韬又打起了精彩,温玉连忙点点头,表示强烈支持。“那爹爹要早日好起来,要温习功课了!爹爹加油,玉儿支持你!”

温如韬不由摸着女儿的小脑袋,欣慰地笑了。落到这种境地,她小小年纪尚能如此乐观坚强,他一个进士出身、为官多年的成年人,却看不开,只会成天怨天尤人么?

温玉抬起头,与父亲相视一笑。往父亲碗里夹了两筷菜,然后埋头欢快地吃了起来。吃了一会儿,忽而又问道:“爹爹,要怎么样才有参加恩科的资格呀?”

“至少要有三个有功名的人的举荐。”

“那不难嘛!”温玉刚说完,忽想到这好似又触及温如韬的软肋了,偷偷看了他一眼。

温如韬倒似没有往那边想,叹息着说道:“有功名的人是多,但每人只有一个举荐名额,又是内举不避亲,自然都是留给亲朋好友,或者高价出售的。我们与他们非亲非故,又没有银两去打点,他们又岂会给我们?”

温玉不想父亲再多想,连忙“唔唔”地应了,随即又转移话题说道:“爹爹,张叔每天在外面帮人拉车赚钱,太辛苦了,我想……”温如韬的目光转过来,温玉便乖乖地将想去书阁里做工的话给吞了回来。父亲出生世家,他的门第观念很重,肯定不会同意她这个所谓的“名门闺秀”去给人家做帮工的。“我在家也是无事,就做些绣品,让张叔带去卖,也稍微贴补点家用。”

温如韬叹了口气,再次摸摸女儿的小脑袋,柔声说道:“难得你有这份心,那就在闲暇的时候做些,练练绣工也好,只是别累着了。”

“嗯。”温玉连忙点点头。

虽然这个身体从小就开始做绣活,温玉穿越过来后,也一直跟着张妈妈学,但总是绣得不那么好。握起毛笔来,倒是很快就得心应手了,拿起针线来,却是你东我西,完全不是一路人。

隔了两天,温玉又趁着张妈妈不注意的时候,揣了新画的几张画,溜去卖与文澜书阁,顺便打听了招工的事情。据说是快到年关了,阁中有些帮工回乡去了,人手不够,所以要招些短期的帮工。青莲看温玉又是渴望又是为难的样子,便隐约知了究竟,轻声问道:“小玉可是想来应征,无奈家中又不应允?”

温玉无奈地点点头。

青莲劝道:“最近多雪天,阁里的活又多,通常要做到夜里,我也不放心你独自来回。若是家中确实紧缺,我再与夫人说说,给你加些画钱。”

温玉连忙摆手说道:“不,不用,家中已是够用,我只不过是想谋个长久的活计。现在细想,这事确实是急不来,从长再计议了。”这一条街里,只有这家收她的画,而且才刚刚加了她的画钱,这时候若是再提加钱之事,恐怕只会徒徒惹人反感,反而得不偿失。不能急功近利这个道理,温玉还是懂得。

温玉一路小跑着回家,正熟门熟路地从后门摸进,忽然听见院子里张妈妈一声惊叫“你什么人”。温玉惊了惊,紧接着伴随着清脆的瓦罐破碎声,听到张妈妈“啊哟”一声跌倒在地的声音。温玉当即顾不得隐藏行踪,飞奔了进去,不想迎面一个葛衣的精瘦男子飞奔了过来。

——————————————

PS:新书上传,求推荐,求收藏~~~

另外,大家投评价票的时候,一定要看仔细。今天早上一点开书页,就发现被投了张评价票,投了四分,不由泪奔~~~相信投的人一定是看错了,投评价票的页面,鼠标移动一点,打的分值就会变,所以一定要看仔细,呜呜呜~~~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