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华富贵 第五章 遇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在温玉吃了一惊的同时,那人明显也吓了一跳,弓起身子奋勇地将温玉撞向一边,接着夺门而出。那人用的力气很大,一下子将温玉撞翻在后墙。抛到勺磕在墙上,撞得两耳“嗡嗡”地鸣了好一阵,才完全恢复正常地。“出什么事了?”温如韬听见声响,披了衣服打开门出。见张“出什么事了?”温如韬听到声响,披了衣服开门出来。见张妈妈跌倒在地,盐罐子碎在地上,白花花的盐撒了一地,不由变了脸色。“怎么了,有人闯进来了?”。...

荣华富贵

推荐指数:10分

《荣华富贵》在线阅读


在温玉吃了一惊的同时,那人明显也吓了一跳,弓起身子奋力地将温玉撞向一边,然后夺门而出。那人用的力气很大,一下子将温玉撞倒在后墙。脑后勺磕在墙上,撞得两耳“嗡嗡”地鸣了好一阵,才恢复正常。

“出什么事了?”温如韬听到声响,披了衣服开门出来。见张妈妈跌倒在地,盐罐子碎在地上,白花花的盐撒了一地,不由变了脸色。“怎么了,有人闯进来了?”

“没什么。”温玉连忙出声解释,一边快步过去扶张妈妈。“估计是走错走到我们家,又被张妈妈喝了一声,吓到了,所以才出了乱子。”

“小姐……”张妈妈买盐归来,就看见有个陌生男子鬼鬼祟祟地从温玉房中出来,吓得魂都飞了。这会儿见温玉平平安安的,才舒出一口气来。家中有陌生男子闯入,这是多大的事情,见温玉竟然要隐瞒温如韬,不由变了脸色,想要出言纠正温玉的话。温玉却在扶她起来的同时,凑到她耳边低声提醒:“爹爹的病……”

张妈妈想到温如韬的病情这几天好不容易有了好转,这事让他知道,多思多想,说不准病情又反复了。刚才那件事,就让自己男人想想办法吧。

“爹爹快回去看书吧,我扶张妈进屋擦些跌打药。”

温如韬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走过去将后门关了,才回屋。

温玉帮张妈妈擦药酒的时候,听她说了这番究竟,而后念叨着等张叔回来,就让他不要再出去拉车了。这家中,还是得有个男人守着才行。不然再像今日,突然闯进来一个陌生男子,她与温玉一老一小的两个女人,如何对付得了?而且那人是往温玉房中去的,今天幸好温玉又偷溜出去了,不然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她可如何对得起夫人的泉下有灵?

张妈妈越说越害怕,越说越伤心,说到后头,就捏着帕子哭了起来。温玉挨着她坐下,亲昵地挽过她的手,柔声说道:“妈妈不要胡思乱想了,依我看,那人八成是走错了。妈妈想呀,哪有心怀不轨的家伙,放着晚上不来,偏要在这大白天来的?”

张妈妈一想,也对,略略宽了心,但还是左右放不下,说道:“对了,他是从你旁中出来,我去看看可少了什么东西?”

温玉笑着跟在张妈妈身后出门,往自己房里走,一边说道:“我那屋里能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不过就是一些笔墨,和一些旧衣裳……”温玉的说话声在提步进门的一瞬间嘎然而止,看着屋里的情况愣了三秒。

“这、这……”

见张妈妈有大声呼唤的意思,温玉赶紧回身关了房门,低声说道:“妈妈,看来今天这事情大有问题啊!”

“我去告诉老爷!”张妈妈脸色发白,颤抖着嘴唇说了声,转身便要去开门。

温玉匆匆拉了她回来,说道:“妈妈先不要惊动爹爹,我先想想。”

“你一个小孩家,能想出什么法子来?”张妈妈又惊又怕,遇到这样大的事情,没个男人主持怎么行?要去报官,一定要去报官!不拿住那偷儿,这今后的日子,可怎么能安心过啊?

“妈妈,我看不是普通的偷儿。哪有偷儿夜里不来,白天来,不偷正房,偷偏房的?妈妈先不要慌,我整理下房间,看看到底少了些什么,再做打算。”说着,温玉扶张妈妈到旁边坐了,自己先过去收拾。

这偷儿仿佛是在找什么东西,将个屋子翻了个底朝天,一片狼藉。衣服被子抛了一地,桌椅倒都没有倒。镜台上也乱作一团,自己仅有的几件首饰都被翻了出来。虽然都只是些廉价货,但总也值几个钱,算是这屋子最值钱的东西了,不想那偷儿居然还看不上眼……想到这里,温玉心里蓦然间明了。

张妈妈这时也蓦地醒过神来,连声唤道:“小姐,小姐,快瞧瞧你那玉镯子还在不在?”

温玉也正想去寻,便应了声“嗯”,转身去搬桌子。张妈妈不由好奇地问:“小姐搬桌子做什么?”温玉伸手往墙壁高处指了指,说道:“我藏上面了。”

这小院,外面看着挺整洁,其实屋里相当破旧。温玉住进来的时候,这土坯墙有多处破损。不过只是看起来难看些,事实上并不妨碍住。为免再花一笔钱,温玉便用纸把破损处糊上。还在纸上用墨作画,将那些地方画得像是因为年久失修而产生的污渍一般。除非盯着一处仔细看看,否则很难看出究竟来。

本来,那玉镯因为是母亲遗物,与别的首饰不同,单独收藏在床前。前些天,宋家在拿到退婚书之后,还要特地登门来索要玉镯,可见是玉镯是个要紧的东西。虽然温玉对他们家的小世子没什么兴趣,但她温玉却也不是他们说娶便娶,说退便退的。所以,她决定要“好好地”保管这玉镯,等来日,找个“好”时节再还给宋家……不过么,东西自然不能白给,她多多少少地为自己父女俩谋些好处才行!

温玉撕了床侧上方的一片“污渍”,取出那只碧玉盈盈的镯子。张妈妈见镯子尚在,便松了口气,拍了胸脯说道:“幸好小姐精明,藏了这么个好处所,不然屋子被翻成这样,这名贵的镯子哪里还能保住。若是镯子不见了,小姐的亲事没了着落,夫人在九泉之下,如何安心……”

在张妈妈的碎碎念中,温玉将镯子放回去,跳回地上,说道:“肯定是前些天宋家的冯妈妈来咱们家,被这偷儿瞧见了。以为她们给了我们家什么值钱的东西,所以便来偷了。他今天没翻着,又被我们撞见了正脸,以后肯定不会再来了。”

“妈妈放宽心,也不要拿这事惊扰爹爹了。他要是知道,必定会将原因怪责在自己身上……”

张妈妈叹了口气,轻轻拍拍温玉的手,说道:“妈妈知道了,这事,我与你张叔商量去,就不让老爷操这份心了。”

“妈妈要是实在不放心的话,就让张叔在家中歇几天。咱们多做些绣品,拿去卖,也是能贴补家用的。”

张妈妈不由心疼地搂过温玉,唉声说道:“可怜的小姐,有哪家的千金小姐,是像你一样成天要为钱发愁的?”

“唉呀,我愁得肚子都饿啦,妈妈可以做饭啦!”温玉笑嘻嘻地打断张妈妈的感慨,推着她的腰,一起往厨房走。

温如韬虽然回了屋,却还是有些在意刚才那件事。这会儿听到声响,打开窗往外看,见温玉娇嗔着推张妈妈去厨房,与往日无异。看来刚才之事确实是个误会,于是,也便放下心来。合上窗,继续看书。



型男飘飘然 穷神当家 心中猛兽 让巨龙再次伟大 继承千万亿 情倾两世之废柴特工 看来这个世界已经不允许我低调了 神灾罚世 HP叫我女王大人 我有一拳的能力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