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嫁 第一章 梦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半夜。耀星装饰点缀苍穹,月光映下,在护城河的水面上泛出粼粼澄光,岸边垂柳跟着轻轻地微摇,撩拔着水中夜影。四更锣响,岸边驿站的小门“吱呀”一声轻开,一中年人男子送从医大夫与小厮出门时,待二人上马车远游后才又赶回屋中。横穿过正厅走入内间一阁,看一看躺在床上的耀星点缀苍穹,月光映下,在护城河的水面上泛起粼粼澄光,岸边垂柳跟随轻轻微摇,撩拨着水中夜影。。...

喜嫁

推荐指数:10分

《喜嫁》在线阅读


深夜。

耀星点缀苍穹,月光映下,在护城河的水面上泛起粼粼澄光,岸边垂柳跟随轻轻微摇,撩拨着水中夜影。

三更锣响,岸边驿站的小门“吱呀”一声轻开,一中年男子送行医大夫与小厮出门,待二人上马车远行后才又返回屋中。

穿过正厅走进内间一阁,看看躺在床上的女子依旧未醒,便吩咐丫鬟吹灭那角桌上的莹烛,示意其好生看护后便出门离去。

丫鬟为她掖了掖被角便到角桌上趴着,躺于床上的女子睁开眼又合上,听着外面又响起不休轻吵,她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才一日的功夫,是吵第多少遍了?”

林夕落……

她微微张口默念这个名字,随即脸上绽出苦笑。

这是庄周梦蝶?还是噩梦成真?

连续三日都梦见一身着凤冠霞帔、背后利剑刺胸、口呕鲜血的女子而惊醒。

可最后一梦再睁开眼时,却是躺在这古梁雕床之上,纵使不停的睁眼、闭眼也没有回到现代、没回到她的那个蜗居;

纵使再睡、再醒也都能看到那十二三岁的小丫鬟在旁伺候,还有此身父母在外嘘声争吵和嘤嘤泣声入耳。

魂牵梦绕,一堆杂乱信息涌入脑海,她才知道,那身着嫁衣被刺死之女与现在之身乃是同一人,相州福陵县令之女:林夕落。

而她如今的病状乃是因为一早护着六岁的弟弟躲开车驾队伍跌倒在路边,昏过去至今未醒。

不是未醒,而是她不愿醒来。

醒来如何面对此身父母?如何面对那六岁的弟弟?如何面对这陈墙壁瓦、青石砖地、绫罗绸衣,还有这挂着不明死因的身份?

她闭上眼睛,回想着另外一个世界,那位爱好酗酒的父亲不知何时能发现她的离去?她的离去是否会让他痛彻心扉的改掉酗酒的恶习?不会再醉到连家都找不见吧?祖传的雕刀不会再被他当成开酒瓶的用具糟蹋的惨不忍睹吧?

如若他能改掉这些恶习,她愿意舍身离去……

在这床上躺了许久,她已知无论再如何幻想,都无法回到她渴望的现代,哪怕那曾是她厌恶的生活。

想起前世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让命运女神牵着你的手走,否则,她就会拖着你的脚走……她如今的愿望就是二字:活着。

闭上眼,眼角滑过一滴泪,过往的辛酸哀苦统统就此挥去,再睁开眼,她抖着嘴唇微念出声:

“我叫林夕落。”

*****

二日一早,林夕落醒来时就感觉身旁有人,微睁开眼就见一妇人在床边垂头守着。

这便是她的母亲:胡氏。

脸上原有的典雅风韵因熬夜浮上一层苍白疲惫,那双杏核眼微眯微闭,眼周因流泪过多浮起的红肿仍未褪去,手里握的帕子湿润未干,显然是哭了一整宿。

林夕落的心里涌起一股暖。

子欲养而亲不待,林夕落上辈子生下时母亲就因难产离世,从未享过母爱是什么,这辈子忽然有这样一人为母,她这副模样让林夕落忍不住唤出一声娘。

“娘。”林夕落沙哑出声。

胡氏一怔,目光下意识的看着她,先是上手摸着林夕落的额头,看她的眼睛睁着,惊愕的脸上立即添了笑,“你醒了?”

未等林夕落点头,胡氏的眼泪瞬间的掉了下来,趴在床上抱着她便嚎啕大哭:

“太好了,娘担心死了,你可醒了,你要是有个好歹的,娘可怎么办,呜呜……”

话语有些酸,可林夕落的眼中也涌起泪花,轻咳两声,又喊了句:“娘。”

“乖,好闺女,娘的好闺女!”胡氏这方抚慰,随即站起身朝着门外便喊:“快去告诉老爷,大姑娘醒了!快去!”

小丫鬟正欲进门,忽听胡氏的叫嚷,吓的手中水盆稀里哗啦掉地,可依旧忍不住惊喜连忙朝外边跑边嚷:

“老爷,大姑娘醒了,少爷,您不用罚跪了!”

……

看着父亲林政孝匆匆赶来绽出了笑后频频点头,林夕落不适的垂了眼。

小厮从门外进来,背上还有个六岁的男童,这便是她那位六岁的弟弟林天诩。

两个眼圈黑成了熊猫眼,胆怯的目光中带着关切,林夕落心底忽然涌起一抹她未察觉到的暖。

林政孝咳了一声,林天诩畏惧的一哆嗦,随即赶紧从小厮背上下来,跪在地上给林夕落磕了个头,虽胆怯却诚恳的道:

“给大姐赔罪,因弟弟的一时粗心贪玩,让大姐为护弟弟受伤,实在是弟弟的错。”

胡氏看着林夕落,似在等她开口,可一个六岁孩童给自己磕头,林夕落从没体验过,不免有些尴尬的道:

“好在无事,快起来吧。”

林夕落没怪罪,林天诩松了口气,可又不敢露出笑意,转了身朝向林政孝低头领罪,林政孝看了一眼林夕落,随即才正了声音道:

“你才六岁便如此顽劣不堪,险些让你长姐护你丧命,这番作为实则该打该罚,跪足一晚抵了打,罚却不能饶,将‘错’字写足千遍,三日后拿给我看,但凡有半点儿糊弄,定再罚千遍。”

“是。”林天诩嘟着小嘴领了罚,林夕落却心中瞪了眼。

跪足一晚再写千遍“错”字?这可不是她曾所居的现代用的铅笔圆珠笔,而是要用毛笔,他可才六岁……虽说他过错不轻,但对六岁的孩童如此重罚,可见林政孝与胡氏并非是宠子轻女,虽心疼这小家伙,但也让林夕落心里舒坦一分。

都乃自己子女,胡氏是左手疼右手爱,扶着林天诩起来,掸掸他裤上的灰土,心疼的道:“这小腿都跪青跪破了。”

“夫人放心,昨儿大夫来给大姑娘瞧病事,奴才请他给开了伤药。”小厮在旁谄媚道。

“还不快去拿。”胡氏话音一落,那小厮立马从怀里掏出药包,待看到林政孝瞪他,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门外有人来回事,林政孝便出了门,丫鬟小厮都被林胡氏给差出去做事,屋中则只剩一母、一弟共三人。

胡氏给林天诩上着药,六岁的小娃子咬牙忍着疼,最终忍不住便咬着林夕落的被子,看他那小脸憋的青紫,林夕落抽出手拥他入怀,林天诩下意识的就搂紧了她……

三人俱都无言,可其中萦绕的亲情让林夕落心底的那扇隔阂之门瞬间坍塌。

有此父母、有这弟弟,不白来一回,上辈子未体验过的亲情,这辈子,就让她品个够吧!

待给林天诩上完药,林天诩虽困倦乏疲,但看着林夕落仍坚持上前讨好。

没了刚刚的怯懦,反而开始接二连三的拿出好吃的、好玩的哄她开心,胡氏在一旁连训带絮叨。女人的话匣子一开便合不上,有的没的、要紧的闲散的都倒了出来,林夕落融合前身的记忆也逐渐明晰这个家的状况。

她所居这个“梦境”名为大周国,东邻海,北临沙漠,西、南地区有邻国三个,分别为:乌梁国、咸池国、太邻国。

林政孝虽不是草芥小民,大周国远境一县令,可在林家这个大家族中来说却不值一提。

林家是百年世家,曾辅佐大周国三代帝王,而这一代的家主、林政孝的父亲林忠德乃是当朝二品左都御史,嫡庶子女共十三人,林政孝排行老七,胡氏出身平凡家庭,因嫡亲舅舅是林忠德的门生,故而择她嫁于林政孝,诞下一女一子,便是林夕落、林天诩。

林夕落虽是嫡长女,但林政孝却是庶子出身,其生母为林家老夫人的陪嫁丫鬟,因受老太爷宠爱、老夫人信任提为姨娘,后因心忧染疾,未享几年福气就离开人世。

终归是老夫人的陪嫁丫鬟所出,故而林政孝也多得老夫人指点,可终归不是嫡子,时时受排挤打压。

老夫人故去,林政孝的状况直落千丈,在族中忍辱苦学,终于考了功名,远赴外府县为一县令。

林忠德起初啧啧惋惜,可一个县令做了七年,又不在身边奉孝,如今林忠德鲜少能想起这个儿子。

这次回都城是因林政孝县令职务期满等待吏部评审,本不用回都城、抑或他独自一人回城即可,可林家来了家书,让林政孝带全家都回去,信上所言林忠德已快花甲之寿,要全族齐乐。

胡氏说到此时,还自语的嘀咕了一句:

“……那个老太婆指不定又有什么花招!”

胡氏口中的老太婆是林忠德的一位太姨娘,林老夫人故去后,林忠德并未续弦,这位太姨娘虽在林府能吆五喝六说上几句话,但并无名分。

林夕落没有细问,任由胡氏自言自语。

林天诩在异地所生,从未来过都城,心里揣着好奇和兴奋,接二连三的打断胡氏唠叨,询问都城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胡氏这些年远居小县城,这次回都城心有堪忧但仍揣着喜意,立即道出哪有好吃的、好玩的,回头带着她们齐去见识见识。

“大姐到时候咱们一起去!”林天诩笑嘻嘻的看着林夕落。

这话说出,却让胡氏眉头蹙紧,看林夕落的脸上露出纳闷探寻,她则挤出笑道:

“没事,也许是娘想的多了,回头让你爹铺陈好,带着你们姐弟好好逛逛‘金轩街’,想买什么娘都给买!”

林天诩乐得拍手,林夕落心有余悸,胡氏刚刚的皱眉恐怕没那么简单吧?可她此时不能刨根问底儿,毕竟还未完全摸透这家是个什么情形。

母子三人闲话到午时,胡氏则问着门口的丫鬟杏儿,“老爷呢?到了饭食了。”

“回夫人的话,刚刚魏大人的侍卫来请,老爷还未归来。”

“又是那个克妻的……”胡氏说到此不免住了嘴,起身到门口去张罗饭食,林夕落皱了眉,问着林天诩,“魏大人是谁?”

“姐你忘啦?就是他的马把你吓昏了!”林天诩说完,林夕落就觉心头一紧,不知为何,那曾日夜所梦的凤冠霞帔嫁衣死状忽然闯入脑海,把刚刚呵护手心的所有温滋亲情全都冲散。

拍拍自己的脸,这会不会就是她的梦?

^^^^^

PS:开新书,还请大家多多关照!嘻嘻~~~~~~~~



快穿之我家娘子是上神 重生之独步江湖 虞书 遮天之大帝饶命 骑马与砍杀之立马横枪 修真家族平凡路 全职赘婿 御魂师之无猜小主 我有一拳的能力 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