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嫁 第四章 遇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林政孝虽对天诩和夕落的突然会出现心存埋怨,可终究以正自己制作,挨页的看了林天诩的字后,将其被召唤过去的,扶其手又及时纠正分析讲解数遍后便放了他。林天诩规规矩矩的一鞠躬施礼后,一瞬间便笑着冲到胡氏怀里,那如释重负的感觉,让林夕落都跟随喘了口长气。本我以为在现代孩子背林天诩规规矩矩的鞠躬行礼之后,瞬间便笑着冲到胡氏怀里,那如释重负的感觉,让林夕落都跟着喘了口长气。。...

林政孝虽对天诩和夕落的突然出现心存抱怨,可终归以正自制,挨页的看了林天诩的字后,将其召唤过去,扶其手又纠正讲解数遍后便放了他。

林天诩规规矩矩的鞠躬行礼之后,瞬间便笑着冲到胡氏怀里,那如释重负的感觉,让林夕落都跟着喘了口长气。

本以为现代孩子背沉重书包课业繁重着实辛苦,如今再看林天诩这六岁娃娃就手书千字、还要背诵百家姓、千字文,这大包袱背了身上,让林夕落都觉得喘不过气来。

其实林夕落不知,旁人家的子弟并非如此劳苦,只有林政孝严格要求天诩从三岁能说清楚话就开始学文,不是他狠,而是不得不为之。

林政孝自知庶子出身,七年为一县令不改,他怎能不就此着手培养自己唯一的儿子?

心中似有歉疚,林夕落亲手给林天诩剥开个果子,天诩笑嘻嘻的谢过,开始叽喳叫嚷着跑出去玩。

门外来报,魏大人的侍卫首领来请林政孝去看一看装好行囊的车,林政孝即刻道谢离开,林夕落则趁机问起这魏大人。前身记忆对此人很是陌生,就连那订了亲的泊言都知之甚少,这实在让林夕落心里没底。

而且这泊言来信便能请魏大人捎带林政孝一家人回幽州城,他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梦中婚嫁轿子上被刺死,到底是不是嫁这个人?

“娘,那位魏大人是何人?”林夕落问出口,胡氏顿时惊恐撇嘴,“这人可不要提。”

“为什么?刚听父亲说,他允了咱们一家同行,这不是好事?”林夕落也没隐瞒刚刚听到父母相谈。

胡氏撇了撇嘴,而后道:

“他是宣阳侯最小的儿子,庶子出身可为人精明,行文习武样样都成,多年来深得皇上赏识,但这人是个命硬的,刚刚出生他生母就死了,宣阳侯一气之下,将那些接生婆子、伺候的丫鬟们一连十六人全给砍了脑袋……”

胡氏胆怯的耸了耸肩膀,继续道:

“这是宣阳侯的手段狠倒也说得过去,可他大前年娶了一门亲,媳妇儿过门一年,生子难产,母子都没保得住命,去年续弦再定亲,人还没过门就染病过世,如今谁家都不肯再与他沾亲事,否则没得好下场。”

“如若这是传言也罢,前些天你出事,我远远瞧见他一眼,那一副冷漠之像让人看了就胆颤……”胡氏回想起不免一哆嗦,“而后他得知你父亲是林家的人,还是泊言的老师,这才缓了神色,吩咐人请大夫来为你瞧病。”

林夕落听完胡氏的话,顿时翻了白眼。

难怪胡氏最初说他是个克妻的……林夕落就此将这位“魏大人”抛出脑海,随即装作羞赧的问起那位“泊言”。

“那泊言师兄……怎么会与魏大人如此交好?”说完此话,林夕落抿嘴低头。

胡氏一怔,瞬间明白林夕落这其实是想问泊言的状况……刚刚她与林政孝说起女儿及笄之后就筹备婚事,显然是被林夕落听到,女儿大了,难免私下与娘多句嘴问问。

想到此,胡氏脸上多了分笑意,又见林夕落目光中的急切探寻,则笑着道:

“李泊言是个苦命的,你那时还小,兴许是不记得了。”胡氏喋喋不休,也没什么顾忌,“终归是与你定了亲的,娘也该与你仔细说说。你父亲刚刚到福陵县时,娘带你出门,你见到一个讨饭的小童,被他吓了一跳,你可还记得?”

林夕落眉头轻皱,虽说前身印象隐约有此人,但她为了让胡氏多说些,便摇了摇头,“女儿不记得了。”

“难怪你不记得,那时候你已满七岁,都在内院……”胡氏顿了下继续道:

“他虽吓到了你,但娘见他可怜就收他在院子里做杂活,他每次做完活都到墙角在地上写写字,口里念文,很懂事的样子,某次无意中被你爹听见,就问了几句,他都能对答如流,而后还状着胆子向你爹请教,你爹倒是惜才,知无不言的给他讲个透,而后仔细盘问他的家事,他不肯细说,只说赚钱是为救他娘才不得不放弃学业,你爹觉得他十来岁的孩子很孝顺,就给了他五两银子,他就走了。

“过了两年他回来,才知他母亲已经过世,独自一人边做工,边读书,县试、府试都过了,你父亲才想起来,没问他叫什么名字。”胡氏嗔笑一声,“这时候才知道他叫李泊言。”

林夕落仔细的停了会儿,开口问:“后来呢?”

“后来他又用了二年时间,乡试、会试一举都过了,但不知他因为何故没能得一官职,杳无音讯一年,他才又拜你爹,敬他一声老师,你爹不同意,他就不走,后来才知他在这魏大人的手下得了差,却是一武职,深得器重,你爹没细问,他也没多说,你爹觉得他为人很好,便欲召他为婿,这才有定亲一说。”

胡氏看着林夕落脸上阴晴不定,以为她因婚事羞赧,不好开口,拍着她的手道:

“李泊言虽出身不好,但娘看得出他为人不错,如今才二十出头已是一六品千总,往后定有鹏程前景,配得上你。”

“女儿不想过早出嫁。”林夕落斟酌片刻终究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娘也舍不得你,可不能留你太久,那不是耽搁了你。”胡氏后半句没说,可目光中的担忧却明明白白写着:她怕出变故。

林夕落无法道出心中想法,总不能跟胡氏说她怕死?

这种鬼怪乱神的事虽真,却不是恰当借口,林夕落无奈的叹气,出言道:“父母之命女儿遵循,可还是那句话,女儿不想早嫁。”胡氏没再说什么,显然没将林夕落这句稚嫩之言放在心里。

林夕落知道她自己没法子此时就因婚事与胡氏闹不休,看来她也只能慢慢的等,无论嫁的是谁,她可不想真的没了命。

这一晚,林夕落都在脑中盘算着一个疑问:“李泊言,害死我的,会是你吗?”

****

二日卯正时分,天色还未大亮,林夕落就起了床。

胡氏新寻来的丫鬟春桃伺候着林夕落洗漱、穿衣,春桃之前是胡氏身边儿的杂事丫鬟,有了杏儿被遣走一事,春桃对林夕落俯首帖耳,尽心伺候,绝不随意插言乱语,倒是让林夕落心里松了下来。

一家人在前厅用了早饭之后,便准备出门上马车,准备往都城而去。

刚一出门,就见林政孝与一高头棕马上的男人拱手言谈,那男人目光投来,林夕落下意识的抬头看去……

浑身颤抖,她坚持住没露出惊恐,一双吊梢眼微眯下又恢复如常。

这应该就是那位魏大人。

微微屈膝行了礼,林夕落即刻随着胡氏往马车方向而去,她仍能感到一股炙热目光盯着自己,这感觉就像野狼猛虎盯住猎物,着实的让人战粟。

莫说她是“二世为人”的女子,之前的温弱细语的林夕落怎可能不被吓到?

如今她十分怀疑,前身的林夕落不是被马吓昏,而是被这魏大人……吓死!

一双狭长眼眸中的审度透着冰冷,鹰眉中的拧痕深成一道沟,挺鼻薄唇,纵使没有半分表情也让人觉得胸口憋闷,这样的人,难怪命那么硬……

连连摇头,林夕落将此人模样从脑中挥散,林政孝与其寒暄片刻,就见他驾马离去。

胡氏有些狐疑,忍不住去问:“老爷,魏大人怎么先走了?”

“魏大人留了他的车驾在此,他先行一步,其侍卫首领魏海大人率三十侍卫陪同我等回都城,这个人情可实在太大了。”林政孝边说边皱眉不安,胡氏怔住不知该说什么话,片刻道:

“老太爷与宣阳侯的关系没这么紧密吧?”

“此事不关老太爷的面子,都是泊言那孩子。”林政孝无意间已将李泊言划入自家晚辈之列,虽忧虑这人情还不上,可提起李泊言,他脸上带着股子骄傲自豪:“有他这一学生,此辈足矣!”

说罢,林政孝便欲吩咐人启程,林夕落在旁听了这话,倒是又皱了眉,还是那李泊言……

“爹,娘,既是魏大人留了车驾,不妨您二老去乘,女儿带着天诩另乘一马车甚好。”林夕落这番提议,让胡氏有些动心,“……侯爷府的车驾,还从来都没见过。”

“不可,不合规制,有违礼道!如今有侯府侍卫陪同都已逾越了,怎可再乘魏大人车辇?绝对不行。”林政孝即刻拒绝,胡氏是守礼之人,也并未坚持,林政孝径自前行乘他的小车驾,胡氏、林夕落、林天诩则乘侯府的客驾。

这一路鲜少再停,而是疾速前往都城幽州城……

虽是侯府客驾马车,但也比他们之前的马车好上太多,皮毛铺地、玉枕软席,茶酒点心、水果佳蜜半点儿不缺,纵使一路不在驿站停歇都绝无问题。

胡氏这几日也劳累的很,躺在席上便睡了过去,林天诩与林夕落二人怕吵醒胡氏,便都不再开口叙话。

林夕落看着车帘外簇簇而过的景色,看着一眼望不到劲头的田野乡土,她来此始终压抑心头的紧张沉重逐渐的消逝下去。

……人只要活着,比什么都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