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新令 第1章,商阳城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腊月二十六初六,商阳城内外整肃打扫,过几日就是腊月初八,是五大家族祭祀天地的日子,据传翼州大军那天会到商阳,到时候乔将军会随着李氏皇室和朝政官员去天安寺为大梁和战死沙场在边关的将士祭祀天地默哀一分钟。祭祀天地那几日,商阳城内各个街道不许买卖交易往来,城内严格禁止不杀生,百姓们素食三日祭天那几日,商阳城内各个街道不准买卖来往,城内禁止杀生,百姓们素食七日,在家里一同祭天。。...

喜新令

推荐指数:10分

《喜新令》在线阅读


腊月初五,商阳城内外整顿清扫,过几日便是腊八,是五大家族祭天的日子,据说翼州大军那天会到商阳,到时乔将军会随着李氏皇室和朝政官员去天安寺为大梁和战死在边关的将士祭天默哀。

祭天那几日,商阳城内各个街道不准买卖来往,城内禁止杀生,百姓们素食七日,在家里一同祭天。

诏书下后,各家各户开始忙碌,各府也不再串门,家里摆好香案,备齐祭品,就等着腊八到来。

连近日最热闹的乔府也安静了些,只是府里的婢子和仆妇仍忙个不停,这边刚忙完手里活,那边便要去各院伺候入府的女郎。

乔氏是大族,府中的婢子和仆妇身份自然也不同,她们瞧不上那些小族的女郎,没人愿意去伺候,联合管事的把小族女郎安排在离正殿较远的霖戒园,只是每日送些吃食。

这日午膳后,其他院子里的女郎出来走走消食,一起说说笑笑,霖戒园东北角的耳房里,一位女郎正坐在梳妆案前拧眉想事,女郎的双眼并没有看面前的铜镜,欣赏里面长相一般的容颜,而是盯着案几的边上她前些天放置的纸和笔。

昏黄的纸面上一字未见,却让她出神了一晌午。

乔誉就要回来了,姐姐的小像想必也看过了。

如果记忆没错的话,乔誉回府后,就把姐姐关入大牢,开春后,乔氏长辈又把姐姐送去了琅琊王氏的后院,王氏是虎狼之族,没几月就接到姐姐的死讯。

而自己在经过大选,被乔誉随意一指,留在了他身边伺候,孤独到死。

她叫萧静,萧瑶是她的姐姐。

昨日晨早醒来后,她听到姐姐喊她去学乔氏家训,发现自己重生了到了三年前。

她连懵带惊的恍惚了一早上,直到今日,曾经发生过的事,在脑中又浮现,她才肯承认,这一切是真的。

她回到她和姐姐被族人选中后,送给就打赢一场战争的虎贲将……不,这个时候圣旨应该下了,是翼州刺史虎贲军统帅,新晋大司马乔誉的府中。

她还记得她和姐姐离开家时家族的交代,萧氏是后起小族,无法和五姓大族比拟,想要在这些豺狼旁边安稳度日,萧氏必须要依附于他们。

她们谨慎小心在乔府度日,一个多月,姐姐被抓去大牢,说她心思不正不是正经女郎。而自己也不知什么时候,搏得了乔誉的欢心,在一群家世背景极好的女郎中被选中,留在乔誉身边伺候,姐妹两人一荣一损,萧氏族人倒也不责怪她的家人。

不过,留在乔誉身边,她也只是伺候,曾试过各种办法想救姐姐,但她人微言轻,孤立无援,又被家族予以使命,直到后来接到姐姐死讯,对于家族和权势的荣耀才看懂。

后来乔誉退隐,又把她留在身边,她开始盘算着离开。

不知道乔誉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突然对她极好,她便趁此机会问他关于姐姐的事,没想到还没问出口,就被暗杀乔誉的人误杀,回到了三年前。

前世今生,她和姐姐只不过想安稳的活着,不为家族,不为权势,有几亩田地,过得自在便好,只是她们到死也仍没能得偿所愿。

如今又活了,她压住心里的激动,姐姐还在,一切都还没发生,还有回转余地!

只是眼下,出自她手的小像已经被乔誉看到,她和姐姐该怎么办?

萧静陷入沉思,她记得姐姐的小像之所以会送去了边境,是因为她听信了王氏王秋意的话,她和姐姐来到商阳举目无亲,遇到对自己好的女子,自然很是相信。

王秋意便是那位对她们极好的人,但人心隔肚皮,她接近她们是为了让她们从商阳城消失,没有入选资格,可惜她们到事发时才看清她的面目。

那时王秋意告诉她,有好多姐妹都给乔誉写信了,问她要不要写……

萧静想到这,便深深自责,是她把画给了王秋意,是她在画像上落了姐姐的名字。

当时……她怎么就信了呢?

姐姐的不幸,她也是帮凶!

……

痛恨悔过片刻,萧静梳理会儿情绪,直到外面有了动静才停住。

寒风透过窗缝吹了进来,其中夹着些细密的脚步声,萧静打了个颤,回头看向门口,见有人正朝着这边走来。

紧接着,一个温和的声音问:“萧静在吗?”

听到这个声音,萧静心里一紧,是她!那个至死也忘不掉的声音,那个害得她和姐姐阴阳相隔,萧氏差点被王氏蚕食的人,一切罪恶的始作俑者,王秋意!

她倏地起身握紧拳头就要冲出去,只是刚想迈步,萧静立马停了下来。

她要忍!冲动只会害死自己和姐姐。

缓缓呼出气后,她思量着,这个时辰,王秋意来霖戒园作什么?

王氏的人不会来霖戒园,一是霖戒园离主人屋较远,二是这里冷,没有什么遮挡,院子里的风比较大,她们这些贵族女郎,自然不会屈尊。

萧静快速想着前世,搜寻着腊八前几天的记忆,前世晌午她和姐姐一般不回霖戒园,因为午后还要在书阁学课,书阁有炭火,待在那里歇息更暖和,而她今日回来是想确定当年自己是不是那么傻。

记忆有些模糊不清,干脆不再想了,王秋意她人快走到门前,她要去迎着。

刚转个门,迎面不远处一个亭亭女郎走至廊下。

萧静勉强笑起,眼睛审视着她,这张温柔不谙世故的脸,谁会相信,会那么狠绝地咒着姐姐去死,站在地牢门前一遍一遍的骂着。

看着王秋意笑盈盈的走近,还没开口便伸出手臂想亲近她,萧静后退一步,避开和她的接触,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王秋意一愣,脸上的笑容休止一瞬,转而关心的问:“怎么了静儿,怎地突然和我生分了?”

萧静淡淡道:“没事,你找我做什么?”

王秋意看了她一会,被她的疏离和冷淡拒绝的有些诧异。

没事?

没事你耷拉着脸跟死了姐一样?

王秋意暗骂后,脸上又笑着道:“前几日,婶娘们不是给你们外地的女郎做了些冬衣,尤其是萧瑶姐姐,她的衣裳可好看了,正在书阁试穿呢,我们一起去看看?”

萧静听到冬衣,突然想到一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