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新令 第5章,秦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乔氏的父辈多数在商阳做官,城中的乔府是乔氏族长乔台宗的府邸,自从七年前他们夫妇离世后,便由二弟乔台铭借住。而如今乔台宗长子乔誉慢慢长大成人,又为大梁建功立业,选妻后商阳乔氏府邸自然而然会回乔誉手中,至于家中父辈兄弟,且等乔誉夫妇自行选择安排好。宴席上,王如今乔台宗长子乔誉长大成人,又为大梁建功立业,选妻后商阳乔氏府邸自然会回到乔誉手中,至于家中父辈兄弟,且等乔誉夫妇自行安排。。...

喜新令

推荐指数:10分

《喜新令》在线阅读


乔氏的父辈多数在商阳为官,城中的乔府是乔氏族长乔台宗的府邸,自从七年前他们夫妇去世后,便由二弟乔台铭暂住。

如今乔台宗长子乔誉长大成人,又为大梁建功立业,选妻后商阳乔氏府邸自然会回到乔誉手中,至于家中父辈兄弟,且等乔誉夫妇自行安排。

宴席上,王姿威严在,宴席进行的拘谨压抑,谁也不敢出声。

菜一道道送上来,矮案上的食盘中各种珍馐,极为诱人。

王姿用了些菜食,喝了两盅汤,觉得七分饱了,便停了筷子,因着汤的味道鲜美,让仆妇去问是谁做的,以后给府上常做。

漱完口后,她看向堂厅里的女郎,举手投足间守着礼,很是规矩,又想着外厅的来客,实在放心不下,嘱咐了张氏和柳氏后,留下王仆妇自己便去了前厅。

堂厅里,王姿走了一会儿后,三婶娘张娴和四婶娘柳萱便放松下来,两人朝着众女郎使了个眼色。

“你们不用拘谨,随意用膳吧!”四婶娘闲闲的笑道。

众女郎听到这话,提着的一口气也就松懈下来。

王姿从不与她们相交,有什么话,也是王仆妇在中间传着,所以女郎们都挺怕她。

两位婶娘就不一样,平易近人规矩少,在她们面前女郎们不用拘着礼。

张娴也喊来仆妇,连上了三盅汤,直夸赞这汤味道妙极。

柳萱见她又要第四盅,连忙拦阻:“不宜多饮。”

张娴看了眼女郎们,又看着手中的汤盅,不情不愿的放下盅,埋怨道:“你总是拦我,真想再饮一盅。”

柳萱抿嘴笑道:“还记得前年你因贪嘴发生的事?不能!”

张娴皱了皱眉,怎么又提那事,脸色一下子沉下,只觉失兴。

王秋意的堂妹王秋棠和张氏姐妹张文怡坐在两位婶娘的旁边,闻言也想起这事。

前年冬日,张娴从乔氏老家清河丹州来商阳,途径秦址路过一村庄,闻到一户农家在做晚饭,香的她下了马车直奔农家。

在农家用完晚饭,张娴等人本该当晚入城,却又贪恋农家的早饭,非要等天亮再入城,谁知半夜匪盗入村,张娴差点丢了命,幸好身上钱不少,用钱换回了命,后来入城报官也没拿到那群盗贼。

王秋意想起这事,嘴角一翘,这事对于张娴来说,是心病,她痛恨盗贼,更恨秦址,思虑罢,朝着堂妹和张文怡递了眼色。

王秋棠接到指示,转而腼腆说道:“三夫人宽心,秦址那地不安全常出事,那地儿皇恩到不了地方,遍地村民是盗匪,上年我们王氏的物品从那地过,也遇见盗匪。”

张娴微微颔首,可不是,一路走过来哪里都没有问题,偏偏在秦址的地方出了盗匪,还差点丢命,那地儿真是贼窝。

张文怡附和着:“三夫人,秦址素来有三无,无官府,无良民,无粟米,寸草难生,平日又盗匪猖獗,民生混乱,商贾不留,从那儿出来的人,自然匪里匪气,看着正常美观的人,说不定就是个贼。”

王张两人说完,堂厅间一下子安静下来,女郎们余光寻向萧氏姐妹。

萧瑶正和妹妹说起汤的味道熟悉,听到她们如此说秦址,心里极为不悦,又见女郎们一致看向她,刚想为秦址说几句好话,话含在嘴里说不出口,转而低下头紧握着妹妹的手。

柳萱见气氛尴尬,尤其是张娴余光瞥见萧瑶,脸上起了怒色,忙打圆场道:“嫂嫂,大家正在用膳……”

张娴扔掉手里的木筷,气道:“还用什么,胃口全没了,让我继续和盗匪一桌?和强盗同食?”

女郎们全都把筷子放下来,垂着头静默听着。

“她们又不是……”柳萱劝着。

张娴嫌恶的瞥了眼萧氏姐妹这边,冷哼一声:“让她们赶紧离席,我不想见她们。”

萧瑶羞耻极了,心中委屈的不知该如何说出,她们又不是盗匪,管她们什么事?而且她们也是奉了恩旨来的,处处看人脸色忍受委屈不说,还要当着这么多人面赶她们出去,比直接让她们回家更难堪。

她扁着嘴委屈问:“三夫人,我们姐妹并无错处……”

王秋棠打断萧瑶的话,怒斥:“萧瑶萧静,你们两个还坐在那儿干嘛?还不赶紧跟三夫人道完歉走人?”

萧瑶眉眼红润泪盈满眶,弱弱反问:“我们没有错!为何要道歉走人?”

她起身朝着张娴福了福礼道:”三夫人,先不说我们姐妹规矩周不周全,若您因为我们是秦址人而让我们离席,恐怕这不合适,毕竟我们也是领了圣旨来的。”

她想她这么说婶娘应该多少有些忌讳,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

一语闭,王秋棠乐的差点没有笑出声,张氏并没有说什么,而萧瑶每句话都把这事推到无法挽回的地步,这不是当众在说婶娘因私为难她们?又搬出圣旨威胁,啧啧……

张娴看着这张美人脸,一副坦然无错振振有词的样子,气的手颤抖着,指着萧瑶愤愤道:“住嘴,没有错?还敢回嘴?当真是强盗窝里出来的野蛮女子,说出来的话句句要挟,让你们出去就搬出圣旨来,怎么?你们还没入乔府,就敢着跟我这么说话?若真让你们进了乔府的门,是不是第一个要将我请出门?”

柳萱看着针锋相对的两人,一句也劝不住,她低眉看了眼身后的仆妇,那仆妇悄声退出大堂。

此时,张文怡扬声道:“三夫人不必和污秽的人较气,夫人不知道秦址不止她们说的那些,我还听闻,说是秦址无良女,秦址盗匪成群,时常出没,农家不敢生女,萧氏更无贞女,大家请看,就凭萧瑶这张脸,相信百十里的人都知道,她能平安长这么大,难道是被族人藏起来?然后等她及笄,萧氏直接将她送来商阳?我想,不会吧……”

众女郎唏嘘一声,低下眉冷观。

这话难听恶毒,如今不只在说秦址,已经在质疑萧氏姐妹是不是清白之身来商阳,众女郎若这时帮着萧氏,岂不是让人认为她们和萧氏同类?



从道果开始 从剑网三开始的新世界 宠物饲养守则 江湖之非常系统 报告师傅他有系统 修仙归来当奶爸 异能神医在都市 碧血倾心 快穿之改变结局甜甜甜 飘香剑雨传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